芳华 芳华 7.8分

当无力去爱的青春遇上背叛集体的善良

catcher07
2018-01-25 14:03:49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这不是有关青春爱情的故事,而是一个过来人对青春爱情诠释的故事 —— 严歌苓

流水它带走光阴的故事改变了一个人,就在那多愁善感而初次等待的青春,罗大佑先生唱出了光阴流逝,青春不灭的感悟,初次走进军营的何小萍也是这么想的,

“我不止一次地写何小曼这个人物,但从来没有写好过。这一次我也不知道能不能写好她。”严歌苓在揭开何小曼身世的时候写下了这段很容易让人走神的话,(冯导在电影里用了何小萍这个名字,后面统称“小萍”),何小萍类似的人物确实在她的小说里塑造过,另一方面,在何小萍的人物形象上严歌苓是倾注了很多思想的

父亲因右倾被打成反动,母

...
显示全文
这不是有关青春爱情的故事,而是一个过来人对青春爱情诠释的故事 —— 严歌苓

流水它带走光阴的故事改变了一个人,就在那多愁善感而初次等待的青春,罗大佑先生唱出了光阴流逝,青春不灭的感悟,初次走进军营的何小萍也是这么想的,

“我不止一次地写何小曼这个人物,但从来没有写好过。这一次我也不知道能不能写好她。”严歌苓在揭开何小曼身世的时候写下了这段很容易让人走神的话,(冯导在电影里用了何小萍这个名字,后面统称“小萍”),何小萍类似的人物确实在她的小说里塑造过,另一方面,在何小萍的人物形象上严歌苓是倾注了很多思想的

父亲因右倾被打成反动,母亲改嫁,离开父亲,小萍成了拖油瓶,母亲给了老粗干部,有了两个孩子后,拖油瓶连油也没有了,一个空瓶渴望着在花样年华再次被填满希望,她很想向人诉说思父之情、痛苦遭遇,但有许多难言之隐,只好憋闷在心中,心里万分痛苦,就像车轮在肠子里转动一般,阵阵绞痛。

她出现在上海部队文艺团体招生点,每一个考生登记簿上都有她的名字,她把在学校文艺小分队里学到的全部展现出来并超常发挥,感动了招生的“首长”……这是电影没有提及的过往,也是小萍天真地敬起别扭军礼的原因,军队是离开父亲之后她唯一可以依靠、毫无保留的地方,除了父亲,未来这个集体会是她生命的全部,至少她是这么想的。

书本的几个重要剧情大致都在冯小刚的电影里呈现了,而小萍的青春感悟则在人性的负面情绪下撕碎了,记得之前电视里宣传电影《芳华》的时候,有一句话:跟着冯小刚导演体会战火下的青春。战火有了,青春呢,或者说展现美好的青春呢,小萍的青春被人性的阴暗面压抑,而刘峰,却成了那个年代集体主义的牺牲品。

原始社会中强壮威猛代表后代生存的质量更高、存活概率更大,千百年来,雌性动物在生育时会选择最强大、最凶猛、最有力量的雄性基因赋予下一代,所以在女性潜意识里首先会选择集体中的强者,不仅仅是被吸引,也是为了培育出优秀的下一代,能够真正的起跑线上胜人一筹。但刘峰最引人注目的善良并没有与强大、凶猛这些词沾边,在集体潜意识里,女性自然不会优先考虑“善”,文工团的女性们都觉得刘峰人很好,却没有人愿意和刘峰处对象,但被人的无情压迫到窒息的小萍,内心被理解的需要大于对强大有力男性基因的需求,善良的刘峰便很轻易地进入了小萍的意识里。

所以,我是一直觉得原著中唯一被详细赋予过往的小萍才是这部片的主角,善良的刘峰是小萍内心崩塌后,需要理解呵护她的具体意象,这个在集体中被视为“雷锋“的具体意象,在有意无意中,碰到了这个时代给人性的枷锁。

谈到那个年代,“集体主义“是一个躲不掉的词

一般来说,集体主义者把自我看成群体中的一员,与他人有相互依存的关系,不能脱离他人而存在。个人应该属于某一个群体,如果找不到“组织”,会有很强的失落感,会一下子不知道自己是谁。别人对自己的看法至关重要,常常会影响到自己对自我的评价。人在集体主义氛围中可以降低焦虑与情绪紊乱,相当于该环境起了一个缓冲作用。

蔡安迪斯博士,心理学家,以个人主义与集体主义的理论研究闻名,他把集体主义划分为“水平的”和“垂直的”两类,水平的集体主义相对来说人人地位平等,等级观念淡化;垂直的集体主义强调等级关系,服从于上下层阶级秩序。如果说水平集体主义强调集体中的个人,那么垂直集体主义则意在突出等级概念,中国社会主流意识的集体主义应该属于垂直型,这是我们两千多年封建社会管理思想体制决定的,就像《芳华》的那个年代,思想要纯净,好事要做足,标兵可以往上提拔,但不要被私情阻碍进步。

6分钟的一镜到底对于国产电影还是比较少见

在我们经历的教育中,往往是在宣扬这种垂直的集体主义,小时候的课本里董存瑞、邱少云们的精神在集体主义的体制下不断放大,这种极端的爱国主义情怀往往与个人主义相反,将集体的利益放在第一位的思想一度占据了社会道德的制高点,个人主义则被打上了反动的烙印。

集体可以是家庭、学校、工作单位、工作小组,《芳华》里明显我们能看到文工团这个集体,团内部,何小萍遭受着“校园欺凌“般的虐待,这种压制还算相对”横向“的,青年们从自我的角度让小曼感受着冷漠。而刘峰,在”触摸事件“后,在更大的垂直集体主义管理体制中,被一只无形的手拽着,向下坠落。

冯导还是尽了努力去保持电影文本的相对美好,“触摸事件”中,严歌苓并没有让事件直接发酵,一开始大家都保持沉默,到了电影里,冯导做了一点改动,门口两位同志直接就撞见了,还添了一句台词:一支队伍要烂,先从作风上烂,好啊,林丁丁,“腐蚀”我们活雷锋。所以前半段文工团的影像呈现的还是一个相对阳光、美丽,散发个人特质的故事,即便大家用异样的眼光看待小萍,这都会被看作年轻人充满稚气的玩闹,社会集体还没有插手年轻人的“进步”,尽管何小萍的内心被摧残着,但如果转身刘峰去接纳她,青春即使在战火的背景下也会显得如此与众不同。而现实终将被社会影响,看似充满稚气的玩闹,也是那个社会美好人性湮灭的映射。被林丁丁拒绝,被迫下放伐木连,后来踏上自卫反击的战场少了胳膊,包括改革开放后的艰辛,刘峰受尽了冷眼与嘲笑。

一个断了胳膊,一个坏了神经

影片想把事情都说全了,青春爱情、战争苦难、时代变迁都在《芳华》里有自己的位置,影片用慢慢觉醒的爱情诉说青春,用肆无忌惮的青春对比战争,用冷血无情的战争描绘苦难,用无处申诉的苦难反射时代,而时代却在唏嘘中再一次感受青春。青春主题下衍生出环环相扣的价值取向、社会背景,小说的体量呈现的内容殷实深刻,但如果以电影的体量去打造那么多,如果不在剧本上下点功夫,文本的推进会很零碎。这或许是冯小刚导演尝试把影片的诉说重点放到缅怀青春的原因,也应了名字“芳华”,但最后的叙事效果在人性方面还是接近了小说的质感,而社会背景描绘的七零八落也许是对集体主义的社会现实批判做出了最终妥协,但不管在怎样的社会现实下,小萍却从来没有过芳华,也许在刘峰背叛集体将她举过头顶的时候,她的期盼开始生长;又也许在刘峰准备离开文工团的前一夜,她有过一厢情愿的奢望。

电影最后刘峰搂着何小萍,传来萧穗子的旁白声:

他们没有结婚,也都没有子女,他们相依为命,把彼此当成了唯一的亲人。

两个受过伤,被爱情折磨到不见天日的人,终于走到一起,曾经的伤痛让他们已经爱无可诉,他们已经不知道该怎么去爱,他们只知道,相比较爱人的漠视,亲人的温暖才最可贵。

所以不管冯导把剧本怎么修改,怎么去展现青春语境下的文工团,主角根本没有办法毫无顾忌地拥抱爱,原著对人性的冷漠,社会的迫害呈现地如此清晰,让电影语境下的青春爱情总是被一根绳束缚着,想向上飞,却在挣脱时耗尽了力气,说青春不会累,一刹那似乎挣断了绳子,但有人还是折断了手膀,有人还是摔坏了神经,青春本无罪,但社会语境下的青春却可以戴着罪恶的模样。刘峰和小萍,还有那些和他们感同身受的青年们,他们诠释着单纯与善良无法发散的青春。

一代人的芳华已逝,面目全非,虽然他们谈笑如故,但是不难看出岁月对每个人的改变和难掩的失落,倒是刘峰和小萍,显得更知足,话虽不多,却待人温和。

四十年前,我们的红楼周围,栽种的就是冬青,不知是什么品种的冬青,无论冬夏,无论旱涝,绿叶子永远肥绿,像一层掉不掉的绿膘。

四十年后,他们更知足,因为他们不曾拥有美好;话不多,因为他们对现实已经无法诉求;待人温和,因为他们经历过冷漠欺凌;他们不想回到过去,因为他们诠释过了自己的芬芳年华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芳华的更多影评

推荐芳华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