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视剧《风筝》51集送审版得失谈

菲弗斯
2018-01-22 看过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看了《风筝》51集送审版,前半段颇有些不以为然,觉得网上的好评如潮是过誉了;到后半段涉及国内政治大环境的反映,人物形象逐渐丰满起来,然后感觉确实是渐次走高。虽然好多人物设定、剧情设计仍然有粗糙感觉、不合理处,可总体来说,这不是一部用过去的眼光看上去“纯正”的革命战争历史剧、谍战片,这是一部对那段历史真实具有突破性意义的探索片。因其突破,所以粗糙;因其粗糙,所以真实。假如有足够的预算、时间,有足够宽松的政策环境,这段历史这个剧情本可以拍成一部关于新中国诞生的史诗剧。它不必有《大决战》的宏大场景,就能够表现出那段历史的波澜壮阔、反映出那个时代敌对双方人物共有的伟大精神。 人物篇 主角郑耀先,开篇数集借各方对立势力之口,不断拔高不断神化,就算是艺术表现手法吧,可这种神化感觉很虚。韩冰讲了一个太平洋战争爆发时判断日本北进南进战略方向的“轶事”,说郑六哥只用半个小时就解决了美国军方数年间多少万份情报都分析不出来的问题。这个轶事我们在网上早已经听说过了,真假不论,这个神话本身就很扯。日本只能有南北两个战略方向,所有敢下结论的人只要下了结论,总会有50%的人命中正确答案,那是不是有一半的人都可以声称自己解决了美军重大战略难题呢?中国人作这个判断只是个旁观身份,可美军却要依据这个判断作出战略决策,所以再怎么审慎也不为过;而且不论得出哪个结论,其实美军都会以南进为最终判断制定政策。中统领导高占龙的“吹捧”就更让人受不了了,既然你认为郑六哥惹事不得,那你还惹他做什么?作死。 郑耀先在大街上“调戏”程真儿一场戏,简直让人莫名惊诧。郑六哥是什么身份?三十多岁的大叔一脸沧桑,山城重庆小儿闻之止啼的军统大魔头,居然一副十八岁小后生的猪哥像躲在街边向心上人扔石子?高占龙一查得知,军统郑魔头追中统小女生居然还追了五年没得手然后仍然痴心不改?!你开什么玩笑,把顶头长官戴笠的超级色魔脸面都丢尽了。就算是真爱,这跟你身份跟你资历匹配吗?何况郑程二人实际上是长期偷偷约会,而且竟然是在公共场合约会,只要有心人跟踪二人必然露馅,这哪还有一点点地下党成员的组织性纪律性。所以剧中高占龙一分析就中的,程真儿之死是必然的。 战争史上,凡是卧底间谍要想以卓越表现换取敌方信任,随便几条本方情报就能让他表现出“超人一等”的能力水平,不要太简单。郑六哥成就威名,除了在抗战期间表现卓越外,剿共大业中的表现肯定更加卓越。同理,韩冰也是这样成就的威名。剧中她一套一套的轶事、理论、分析让下到马小五上到陈国华们五体投地。可问题是,那个年代没有互联网没有时代周刊中文版,同样身处信息闭塞的延安,同样是一天两顿小米饭南瓜汤的过日子,别人都是两眼瞎,她韩冰哪儿来的那些轶事、理论?要说是知识分子也不成立,韩冰从1931年参加红军时能有十几岁不错了,哪有修炼升级成知识分子的机会,就算是读书也不过是根据地那一亩三分地的书。 郑耀先不得已亲手送走了不少共产党人,所以山城游击队恨之入骨下达了追杀令。可是郑再怎么说也只是个执行者,上边还有四哥有戴长官更有蒋委员长,论罪大恶极应该是这些上级更该死吧?山城游击队怎么不暗杀这些人?只是盯着顶多算个小头目的郑六哥下狠手,是因为他官职够小欺软怕硬吗?对比一下韩冰,73名军统特务名单一到,职务是反特科长的她肯定亲自带队捕杀,可国军一方可没人把她列为必杀对象。延安潜伏特务不在少数,也没人动手暗杀过。郑的所作所为放在中统军统眼里,就是个共党嫌疑,可在山城游击队眼里却是个不折不扣的军统魔鬼。当然可以解释说游击队能看到的和国民党能看到的不一样,可是还有些事情是游击队首领袁农看到了分析到了的,却得出了一个完全相反的结论。袁农这个角色塑造得蠢得没边了,对党的事业几乎就是危害大于贡献,那他怎么坐住山城特委领导这个位子的? 江万朝的人物设定是个谜。上海时代由于妻子遭受威胁而崩溃屈服叛变投敌,他肯定不会说由坚定的共产主义信仰者转变成为坚定的三民主义信仰者。女儿江心的延安之行可能导致他暴露,于是狠下心同意杀死女儿,这一点虽然让人不大信服好歹也算个理由,苟且偷生者更加在意自己的性命嘛。那么解放后的重庆时代,他为什么一被香港来人“激活”就毅然决然地牺牲自己保护真正的“影子”韩冰呢?别跟我说信仰,江万朝此时甚至可能仍然信仰马列也决不会信仰三民。他能杀死女儿唯一的合理解释就是活命,这一次台湾方面是要命令他放弃活命,那他什么也没有了,他凭什么就会听从命令自杀?怎么着都是一死了,他图个什么呢,总不能说是职业道德吧? 江心的人物设定不是谜,却是不合理。从她出现就处处表现出作为职业特工的麻瓜小白。无组织无纪律、粗心大意、草率鲁莽、任性大小姐脾气,白长了一副好皮囊。这样一个傻白甜为什么会被党送到虎口里去,这不是个炮灰吗?还是那种会害死一群队友的。哪个不负责的领导批准送进去的?结果她就白白牺牲了。如果就因为她为党牺牲而烈士不朽,对那些被她坑死的战友们肯定是不公平的。 韩冰说,她比共产党人还要布尔什维克,郑耀先比军统更象军统。这是必然的,大奸似忠。就象一枚硬币的正反两面,韩郑二人都是断了线的风筝。假想一下,如果韩冰根本不再主动联系国民党一方,即使有人来“激活”联络也装傻充愣根本不答理,从解放以后甚至从延安时期就一门心思扮演好布尔什维克角色,--毕竟已经断了线,双方阵营都没有人知道她是“影子”--那她到了盖棺论定时,不就是一个坚定的共产主义战士吗?这样的人,在真实的历史是否存在呢?改朝换代大局已定的情况下,一个成功的国民党特工这么做才是正确的选择吧。剧中韩冰没有这么做,仍然在为党国大业冒险工作。马小五赴香港公干、袁政委皮包失窃的三线工厂规划等情报是怎么传递给台湾的,剧中没作交代。如果要交代,真想不明白用的什么手段。电台不可能,信件更冒险,人员早就断了,或许就是没法交代干脆就不交代了。韩冰这个角色在上半部中一直感觉有点别扭、生硬,也许是有意为之,就是要让这个角色“不象个女人”她才能够在延安立足。在经历了建国后一系列磨难、和郑耀先同甘共苦后,角色逐渐丰满立体了起来。终于让人理解了,她对自己的信仰也是真正的舍生忘死。 剧中另一方人物群像。由于没有交代过抗战期间种种患难与共情节,军统兄弟情一开局表现得很突兀。用高占龙田湖的屡屡失败反衬郑耀先的英明神武有点简单粗暴。简之刚烈、孝安义重、林桃情深。宫庶和延娥居然反用了《白毛女》情节,“旧社会把人变成鬼,新社会把鬼变成人”,这一设定放在那个时代大背景下当真是有点胆大包天了! 高君宝之死,剧情上设计感觉太过于戏剧化,硬要划一个轮回,在同样的场景里再现当年惨剧。他最终自杀身亡没有射杀郑耀先。显然是想刻画出他对这种泯灭人性做法的反思,让人伦悲剧不再重演。不过感觉太刻意太生硬了反而不合理。马小五堂堂反特高手居然连当年狙杀高占龙的同一阵位都没有安排人,还说什么排查了方圆几里;已知对郑暗杀必然发生时,马小五居然放弃了搜索就索性痛苦地等待在窗后看着,这分明是玩忽职守。剧中借高君宝之口对周乔抨击文革遗祸,用心良苦,可惜仍然觉得生硬。君宝何人,一个小修鞋匠人而已,估计也没读过几天书,居然能说出这等黄钟大吕史笔春秋的话语。 另一段借剧中郑耀先之口向钱副部长发问,是以牺牲烈士之名质问当政者,这该是编剧导演苦心编辑、特意设计出来的桥段。“不忘**砥砺前行”,谁才有资格以**相问呢?烈士无言,六哥来问。问得痛心,却也给钱副部长答得痛心:“彭老总还是共产党员呢,又能怎样?那不是说撸就给撸了…我只不过是一个小部长,还带个副字,我能顶什么用?亩产十二万斤亩产十二万斤哪,可今年开春饿死人的时候,那些粮食都哪儿去了?…你现在觉得眼前党的领导不正常,可有几个人觉得它正常啊。你就是一个小小的侦察员而已,国家大事你管得了吗?…”这段对白符合人物设定符合剧情发展,再痛心疾首也不过是反映了史实,公映版本中还是直接全砍掉了。 历史篇 ZG历史上,对各方敌军俘虏都可以优待,对自己一方被俘然后生还的人却从来不待见。从抗日战争到解放战争到朝鲜战争从来如是。网上有拿所谓美军条令来作对比的。很不理解。剧中一句台词印象深刻,“你为什么没死?”真正是刀子一样戳在了韩冰、袁农心窝子里。 从剧中终于明白了这种做法的理由:任何被俘的人都可能背叛D的事业,因此都得作为叛徒审查,而对待叛徒当然是要严厉于俘虏的。至于真正叛徒只会是极少数,这种做法会伤害到更多忠诚者,这不是问题。因为D的利益高于一切,任何忠诚于D的人都不会介意为D牺牲。翻译成国民党反动派的话就是“宁可...不可...”。 五七年反右风,剧中人物说“国内地方政府有三分之一是掌握在资产阶级手中”。任何一个政权,当它判断自己阵营有这么高比例的敌人时,不用外敌进攻,自己必然已经大乱了。至于这个大乱过程中是否会误伤到众多自己人非自己人无辜人,这个问题跟组织的生死存亡相比不重要。 水能载舟亦能覆舟。古往今来古今中外,任何一个国家中都会存在多种力量。地方藩镇是军事力量,王公贵族是政治力量,教会团体是宗教力量。最大多数人的被统治群体是最弱小的群体,很少有人能认识到这其实是最强大的力量。老子《道德经》里说:“天下莫柔弱于水,而攻坚强者莫之能胜,以其无以易之。柔之胜刚,弱之胜强,天下莫不知,而莫能行。”M就做到了,以“水”为剑打败了敌人,就以为“运用之妙存乎一心”。结果这“水”失控了,演变成了一场无政府主义浩劫。 公映版本46集,删掉了差不多五集内容。仅在最后两集中就有这些重要的不同,在此对比一下: 一、青海劳改干部对马小五介绍刑满释放劳改犯人不能回家乡: 51集版:“…人家都说青海是监狱的代名词,这儿缺啥都不缺犯人。…劳改犯成为农场职工,这不正说明他们接受社会主义改造取得了伟大成果吗?再说他们回内地能做啥?一听说青海回去的哪个敢要,就连他们父母都不让进门,兄弟姐妹都拿眼瞪你,吃啥喝啥住哪,总不能住房上去吧。俺这儿只进不出…” 46集版:“…人家都说青海是监狱的代名词,我说那是胡说,这儿就是个改造人的地方。…劳改犯成为农场职工,这不正说明他们接受社会主义改造取得了伟大成果吗?再说他们回内地能做啥?哪里跌倒就从哪里爬起来,要敢于从头再来,做出成绩,再荣归故里,爸妈高兴,兄弟姐妹也都高兴,这么做,才是皆大欢喜啊…” 二、街道居委会干部向周乔解释占用她家房产: 51集版:“你们这些学生娃啊,当年是哭着喊着上山下乡, 现在是哭着喊着要进城。这一回来,咋个办呢,僧多粥少啊,哪有那么多工作给你们安排啊,再说也没有这么多住房啊。我当时就想,这谁回来你也不会回来呀,你当时那可是知识青年扎根边疆的典范啊,早就和贫下中农成一家子了吧,啊?” 46集版:“你们这些学生娃啊,当年敲锣打鼓上山下乡, 到现在我都想得起来那场面。城里娃下到农村,少不了是吃苦,有多少爸妈的心,被你们牵着走啊。现在,知识青年可以返城,也可以高考,这街道办啊,就是克服再大的困难,也一定要落实知识青年返城安家的工作啊。那你这次回来,还准备走吗?啊?” 三、周乔向海归华侨高君宝讲述云南插队生活: 51集版:“无论我怎么拼命表现,他们都用那种眼光看我。我不能入团更不能入党。边境上一有点儿风吹草动,我就会被关进队部的小棚子里监管起来,手脚还得被捆着,生怕我逃到国境那边去。于是我就找当地最穷的人结婚了…” 46集版:“无论我怎么拼命表现,他们都用那种眼光看我。于是我就找当地最穷的人结婚了…” 四、高君宝以周乔一家为人质对郑耀先再现当年狙杀场景: 51集版:高君宝放弃狙杀,自杀身亡。周乔画外音:“我的哥哥高君宝自杀了。没有人知道,他为什么在最后一刻将对准郑耀先的枪口,转向了自己。” 46集版:高君宝狙杀失败。周乔画外音:“我的哥哥高君宝在当年宫庶射杀他父亲的同一位置被我公安人员击毙了。” 我想说,只有看到这些对比,你才能明白,什么是历史。 2018/1/21

118 有用
19 没用
风筝 - 豆瓣

风筝

8.8

47795人评价

查看豆瓣评价 >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18条

查看更多回应(18)

风筝的更多剧评

推荐风筝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视剧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