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恋人絮语》解读Call Me By Your Name中的几个关键词

牛奶旅馆
2018-01-21 看过
Call Me By Your Name讲的不是一个复杂的故事。不过是夏天两个少年的短暂相爱。但在泛滥的爱情主题被反复演绎后,这部电影依旧能以如此简单的叙事打动人,大概就在于它对“爱情”最原汁原味的呈现。

大部分的爱情故事中,都存在着各种各样的阻力,它们可能来自社会、家庭、时间、空间、自我……这些阻力一方面是戏剧冲突的来源,一方面也削弱了本身对“爱情”内核的探讨。然而这部电影从一开始就创造了一个近乎封闭的空间。

1983年的夏天,意大利小镇,繁杂的移动通讯尚未侵占人们的内外空间,纸和笔依旧是表达和交流的常用工具,时间很慢。复古的双层别墅,果园,女佣,一切都不需要Elio操心,他只需要安心写乐谱、听音乐,阅读,到点吃饭,可能阻碍精神生活的日常琐事全都与他绝缘。

而同性恋情中来自家庭、外界的阻力,在这里也毫无踪迹。Elio的父母都是思想开放的知识分子,他们对Elio说:Eli宝贝,你可以和我们谈论任何事情,你知道的。察觉到了他和Oliver的感情后,他们只是不经意地表达出他们的支持,不让Elio感到尴尬或羞愧。

这是一个几乎可以被称为是零阻力的空间。而除此之外,它还美得失真——阳光、果园、澄澈的蓝色海水、喝不完的







...
显示全文
Call Me By Your Name讲的不是一个复杂的故事。不过是夏天两个少年的短暂相爱。但在泛滥的爱情主题被反复演绎后,这部电影依旧能以如此简单的叙事打动人,大概就在于它对“爱情”最原汁原味的呈现。

大部分的爱情故事中,都存在着各种各样的阻力,它们可能来自社会、家庭、时间、空间、自我……这些阻力一方面是戏剧冲突的来源,一方面也削弱了本身对“爱情”内核的探讨。然而这部电影从一开始就创造了一个近乎封闭的空间。

1983年的夏天,意大利小镇,繁杂的移动通讯尚未侵占人们的内外空间,纸和笔依旧是表达和交流的常用工具,时间很慢。复古的双层别墅,果园,女佣,一切都不需要Elio操心,他只需要安心写乐谱、听音乐,阅读,到点吃饭,可能阻碍精神生活的日常琐事全都与他绝缘。

而同性恋情中来自家庭、外界的阻力,在这里也毫无踪迹。Elio的父母都是思想开放的知识分子,他们对Elio说:Eli宝贝,你可以和我们谈论任何事情,你知道的。察觉到了他和Oliver的感情后,他们只是不经意地表达出他们的支持,不让Elio感到尴尬或羞愧。

这是一个几乎可以被称为是零阻力的空间。而除此之外,它还美得失真——阳光、果园、澄澈的蓝色海水、喝不完的杏子汁、年轻美好的肉体、肆意流淌的音乐、穿插其间的哲学讨论……环境中充溢着爱情的催化剂。在故事创作者为他们量身定做的空间里,两个貌美又聪慧的少年相遇,几乎不可能不发生一场恋情。

近乎完美的情境,在现实世界中当然不存在。然而,正是因为不存在,才令人痴迷。电影的好处就在于,它不必理会可能性,只需要按照自己的意愿创造出最适合故事文本的情境,如导演自己解释的那样:“我们的主人公们不会凝视外面的世界,从而可以真正审视彼此和自己。” 而对观众而言,这样一个唯美的空间不仅满足了我们全部的审美需求,更让我们把所有的注意力聚焦在作为主题的“爱情”本身上。

最近重读罗兰巴特的《恋人絮语》,觉得Elio和Oliver的故事,与其视其为又一段美好同性恋情的代表,不如把它看作是最接近爱情本质的元文本。

等待

“情人不经意的拖延,却引起了这边的搔首踟蹰。”在电影中,“等待”这一主题反复出现,将恋爱中的不安和紧张拉长,制造出一种张力。而电影中最令人心动的等待,延续了一整天——

在Oliver刻意躲避Elio的几天后,Elio坐在书桌前斟酌再三,撕去了直白热烈的告白,最终从门下递给Oliver的纸条上只写着:“我难以忍受沉默,我需要和你说话。” 第二天,他看到书桌上Oliver的留言:“成熟点,午夜见”。

Elio看了一眼手表,将Oliver的纸条放在唇上揉搓。这之后漫长的等待中,Elio看表的动作重复出现,共有7次,隐隐表现出对时间流逝的不耐。即便一下午Elio都在与Marzia亲热,他也因为频繁看表而显得分心,似乎他与Marzia缠绵只是为了试图转移注意力、熬过这漫长等待罢了。

“我让自己围着别的什么事忙碌,我故意迟到;但在这种游戏里,我总输,不管干什么,我还在老地方,什么也没做,十分准时,甚至提前。”巴特眼中恋人注定的角色便是:等待的一方。等待是恋爱的明证:“我在恋爱着?——是的,因为我在等待着。”

另一边,Oliver内心也同样充满焦灼感,为了侧面体现出这一点,在中午Elio离开饭桌时,导演让Oliver握住Elio的手腕,看似漫不经心地询问时间。

镜头对手表的特写出现了两次,一次是Elio在阁楼与Marzia亲热前小心翼翼地将手表取下放在桌台上,一次是晚上Elio弹完琴后他的父亲将手表递回给他,这一意味深长的动作也是这场等待接近尾声的信号。

等待是一场酝酿,它克制欲望、销蚀需求,让情感和欲望一点点积蓄,直到获得时间的许可。午夜,Elio来到阳台,夜色如水,Oliver轻轻把手搭在Elio扶着栏杆的手上,结束了一场等待游戏。仅这一个淡淡的动作,就让观者内心也甜蜜不已,胜过亲吻和拥抱。

让人等着——这是超于世间所有权力之上的永恒权威,是“人类古老的消遣方式“。

病态

Elio在电影中呈现的是一个脆弱的少年形象——身体瘦削,五官精致,光泽的卷发下一张阴柔俊美的脸庞。电影中他两次出现身体异样,一次在饭桌上突然流鼻血,一次当Oliver在夜晚教堂门前跳舞时突然呕吐。小说中Elio流鼻血是因为Oliver在桌下用脚触碰他的缘故,电影里虽然没有明确点出,但之后Oliver和Elio独处时,Oliver边将脚搭在Elio的脚上边问:“你不会再流鼻血了吧?”也侧面体现出了Elio流鼻血的原因。

电影里Elio的异样,本身就是一种爱情隐喻。爱情与疾病之间总是相互映照,一如苏珊桑塔格对《魔山》的引用:“疾病的症状无非是被掩饰起来的爱情力量的宣示;所有的疾病都只是变形的爱情”。

病态的(pathological)爱情让维特、安娜卡列尼娜走向死亡,而即便略去这样的极端情况,被爱情击中的人也总失魂落魄,或惆怅或欣喜,情绪既无可名状,又难以排遣,像是感染上不知名的疾病。

身体与欲望

整部电影都在大声赞美着欲望。意大利的夏天是炽热的,镜头之下,两位主角赤裸的上身、修长的双腿,以及女孩们曲线优美的身体、慵懒的乱发,都那么秀色可餐,情欲仿佛空气中过于饱和的水汽,下一秒就要倾泻出来。与之相平行的,是电影中考古研究中展现出的一系列古代希腊雕塑。

当Elio的考古学家父亲邀Oliver一起进行幻灯片的分类时,Oliver看着这些身型饱满、肌肉紧实而富有动感的雕塑,忍不住说了一句:“他们看起来都好性感。”这些普拉克西特列斯风格的雕塑,笔触细腻而多情,充满肉感,丝毫看不出雕塑材质本身的冰冷坚硬。历史上,古典主义的理性逐渐让位给希腊化时期对人性和俗世的赞美,而这也是导演所期望所表达的——一种纯洁且神圣的凡人的欲望。Elio父亲评价这些雕塑时所运用的语言很动人:“这些雕塑都不是僵直的躯干,它们是有曲线的,有着一种漫不经心的随意,并因此模糊了岁月的痕迹,像是在大胆渴望你的垂青。”

有人说,上帝用年轻人美好的身体赋予爱情以形状,来教会无知的人们什么是爱情,就像学童要借助图形来理解抽象的数学公式。

电影中,Elio是欲望的主体。无论是和Oliver,或是同Marzia,还是自慰,他所表现出的欲望都炽烈而简单。没有一丝杂念或羞耻,他就像未尝禁果前的夏娃那样将情欲表达得干干净净,甚至透着一种纯真。

情欲如水,无形又令人沉溺,因此电影中与水相关的场景屡见不鲜,每一处都暗示着欲望主体内心的渴望与爱慕。Oliver第一次邀Elio去水池游泳,Elio只是倚在池边,谨慎又犹疑,只有Oliver在窄小的水池里来回游弋,显得落寞。之后的一个场景中二人隔着水池对话,彼此渴求却保持距离,营造出一种巨大的张力。直到Elio绕道水池的另一边接过Oliver的手稿,Oliver毫无征兆地翻身落水,水里的人影若隐若现,暗示Oliver已沉溺其中,无法自拔。

Elio将Oliver带到他的秘密领地时,二人终于坦露心迹,在水中嬉戏玩闹。泉水清浅,两人的情欲也由一个吻点到为止。而当他们共同度过第一晚时,清晨二人去湖里游泳,则预示着他们完全的沉浸。彻底的缴械投降。

意象

[墨镜]
电影前半段里,Elio和Oliver出场时频繁戴着墨镜。在爱情萌芽的初始,双方互相揣度、试探又试图克制。墨镜如同一具隐藏情感的假面。在Elio假装对Oliver毫不动情、极力撮合他和Chiara时,Oliver冷言回应。之后,二人坐在狭小的车后座,虽然紧挨着对方,却都戴起墨镜,直到在沙滩上二人注视着对方的眼睛,Elio同Oliver拿起的铜像残臂握手,宣告和解。

《恋人絮语》中巴特对笛卡尔“戴着假面前进”(Larvatus prodeo)的注解很能体现这种假面的意象内涵:

我示意着自己戴的假面步步紧逼——我替自己的激情罩上一具假面,却又小心翼翼地(狡黠地)用手指着假面。每一种欲求最终总要有一个观众,爱情的奉献最终免不了一出终场戏——符号迹象总是要占上风的。

直视太阳令人晕眩,有时只能戴上墨镜。

戴上墨镜,不过是此地无银、欲盖弥彰。表面拥有了一种尊严上的优势,其实反而泄漏了心迹。然而,令他们痛苦的或许不是被看穿,而是要将自己的痴情掩盖几分,又暴露几分。我给的暗号,你若不理会,反更令人心碎。就像Elio在午夜看到Oliver起身去卫生间,故意打开自己床头的台灯,屏住呼吸躺在床上等待,却最终发现Oliver头也不回地回了房间,于是边关灯边嘀咕了一句:“叛徒”。

[香烟和六芒星]
抽烟是Elio的嗜好。Oliver与Elio骑车去镇上时,曾在一间杂货铺门口停下买烟。当Elio一边抽着他递过的烟一边说:“我以为你不抽烟”时,Oliver转头说:“我确实不抽。”然后抿嘴一笑。抽烟是Oliver内心接近Elio的一个迹象。午夜阳台的会面,Oliver握住Elio的手时,手上便夹着一支燃着的香烟。

这种模仿行为也同样出现在Elio身上。Oliver第一次与Elio一家在洒满阳光的院子里吃早餐时,电影就给了他胸前戴着的六芒星一个特写。如果电影镜头代表Elio的视角,那么Elio第一天就注意到了他的项链。当Elio和Oliver互相表露心迹之后,Elio告诉Oliver自己也有一个相同的六芒星,只是不常戴,因为母亲说他们是谨慎的犹太人。但这段对话之后,Elio就戴上了六芒星项链,总含在嘴里出神。只是一条项链便令人痴迷,这或许“不是感官的愉悦,而是咀嚼意义带来的快感”。母亲坐在他身边时,也注意到了他的项链,用一只手捧起六芒星,看了看,什么也没说,又捂在他胸前。

因为爱慕与崇拜而模仿对方的言行举止,这样的行为再寻常不过。两千多年前,苏格拉底在《会饮篇》里就坦言:“我便如此穿戴,以便与一位气度不凡的男青年同行。”恋人通过模仿而企图达到气质上的相通,使恋爱中的形象成为一个实体,相互交融,你中有我,全身心地投射到对方身上——

这也是对片名“以你的名字呼唤我”(Call Me By Your Name)的注解之一了吧。
2448 有用
148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89条

查看更多回应(89)

请以你的名字呼唤我的更多影评

推荐请以你的名字呼唤我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