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NATURAL」里那些戳心的小细节(已完结)

若辰
2018-01-20 看过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18.01.12~18.03.16,两个月时间,这部剧终于完结了,可以说是这么几年来看的最棒的剧之一,无论是剧情节奏的把控,人物的塑造,主线的埋伏和展开,还有背后的深意,都不能再多夸了。不想再详细去分析每集的剧情,只想把一些戳心的细节再回味一下。另外托这部剧的福,第一次写影评获得了如此多的阅读量和评论数,甚至收到了赞赏和许多的关注,感谢耐心读完我这些小小感受的每一个人。

为了方便编辑和翻阅,6~10集更新在前面,想看1~5集的请往下拉。

感谢 @沉没是鲸 的评论,特地到官网上看了每集的标题,还蛮有意思的,补充在集数后面~

ep06 友達じゃない(不是朋友)

这集是一个高科技犯罪的剧情,没有太多反转和推理,全靠信息量制胜,但还是有值得看的地方。首先是三澄和东海林准备去救飞行员的时候,东海林说了一句不想救坏人,三澄说,不该由我们来制裁,而应该是由法律来制裁,并且附加了一个理由,是如果飞行员死了,就少了一份证词,无法证明东海林的清白了,而设计更巧妙的是,飞行员被杀的时候正好是带着一家人出游,如果三澄和东海林出于她们自己的正义没有去救,就反而会伤害了无辜的人。这实际上也在照应第5集三澄的正义所在。

承接上集三澄让中堂滚蛋以后的情节,三澄对久部说,我其实并不想让中堂走,只是想“做点什么”,本集的最后,就借由所长之口告诉了中堂,她也在暗中调查中堂女友的死亡事件。个人感觉这个故事可能成为大结局的情节,毕竟“红色金鱼”的伏笔从第一集就出现了。上集的末尾,三澄说,“让这个永远没有答案的问题找到答案吧”,因为这样才能把中堂从私刑的冲动中解救出来,和这集的情节融在一起来看,顿时让三澄身上洒满了圣母的光辉。

三澄和东海林这一段个人感觉有点画蛇添足,因为从前面的剧情,根本没人觉得她俩不是朋友关系,莫名其妙出来一段,再次旧事重提三澄“从来不说自己的事”的性格,最后这一对视然后一笑泯恩仇虽然很温情,但总感觉对剧情没有什么推动。

(ep07后补充)后来看了@沉没是鲸 的评论,明白了这段的用意所在。被杀的三个人和杀人的年轻老板,是所谓的朋友关系,而最后卖情报给久部的人,也轻易地说,我们是“朋友”,但一同经历了欢乐和泪水的东海林和三澄,却不轻易地称对方为“朋友”,反而看出了这段感情的珍贵。

最后吃一口三澄久部糖。总感觉这一段像极了刚在一起不久想要改称呼的情侣。接了弟弟糖仍然毫不气馁,中堂你可好好学学人家。

我记得给久部情报的人在法医大战检察官那一集有出现过,当时就是他说女法医还是失败了,因为她没有亲自出场,之前毁三澄形象的报道估计也出自他手笔。既然让人去招惹中堂,还对各种情报了如指掌,不知道会不会成为后来一些情况下的关键人物。

ep07 殺人遊戯

这集讲的是校园欺凌,主线剧情之外,让我在意的是女班长这个角色,最开始被三澄弟弟叫出去问的时候,她说的是“觉得小池他们关系很好,所以没觉得他们被欺凌”,但从白石同学的叙述中可以知道,白石实际上是告诉她希望她能提供帮助的。印象最深的是这个镜头,当白石被迫表演段子的时候,画面扫过哈哈大笑的同学们,给了乐开花的女班长一个特写。欺凌的组成成分,除了欺凌者和被欺凌者以外,永远有一些更可怕的存在,即旁观者。白石最后自杀的原因,一方面是三澄所说的“独自活下去的人的罪恶感”,另一方面,也是从一个被欺凌者变成旁观者带来的罪恶感。女班长后来哭得梨花带雨,是不是也是感受到了心中的那一份罪恶呢?

白石问三澄,同学Y到底是怎么死的,早就看出来是刺伤失血而死的三澄却看出了这死亡背后隐藏的东西。这和第二集的被冻死的三毛一样,怎么死并不是最关键的,而是为什么死。在最后公布答案的时候,三澄特地在解释了刺伤失血之后,“抛开法医的身份”,指出横山同学是死于“无法被法律所制裁的,名为欺凌的杀害”。联系到之前三澄报案以后,来的是一个慈祥的“少年科”的老年警官,甚至没有穿制服,而不是刑事案件的相关人员。日本少年犯罪的判罚之松也是一些文学作品爱用的话题之一,我印象里就有凑佳苗的《告白》和东野圭吾的《彷徨之刃》。三澄接起电话之后,就一直以非常认真的态度面对白石同学,报案时直接通报了“杀人案”,到最后尖锐地指出他们的欺凌就是“杀人”,也可以看出三澄,或者作为上帝的编剧,对这个问题的看法了。另外一个触动的点在于所谓的“法医的身份”,第五集三澄在中堂家看到他昔日恋人的插画书时,说了一句“有没有我,作为一个法医能做的事呢“,但从她湿润的眼睛里,我想她更多的,是想做”作为一个人,一个朋友“能够做的事情吧。实际上,这么多剧集下来,我们早就能发现,三澄的所做所为早就远远超过“一个法医”应该做的范畴了,甚至已经有两集(ep05和本集)都在做没有得到正式许可的工作。也许不是三澄定义了法医学这个“为了未来的学科”,而是法医学定义了三澄对自己的认识吧。当然,这些超出职业本身的东西也是众多职业剧好看的地方所在。

我记得上集的结尾,中堂和所长喝酒的时候,所长提到三澄也在追查他的案子,然后说,终于找到一个可以监视你的人(原文是「目付役」)了,而这集三澄就很明白地说了自己跟着追查的目的,是为了防止中堂把凶手揪出来杀掉。但到了剧集末尾,白石问,只有我一个人活下去真的可以吗,中堂的回答是,死人是不会回答你的,为了取得他的宽恕,你也应该活下去,我想这中间暗含着一句,“你活着是对不起那个死者的”,但是他/她是否能原谅你,取决于你能否好好活着。剧集的最后,中堂把“红色金鱼”相关的各种照片和案件的事情告诉了三澄并且很傲娇地请她帮忙。我想中堂是明白三澄是想盯着他不要干蠢事,但他仍然这么做的原因,是不是因为他渐渐地也想通了一些事情呢?无论是自杀,还是杀了那个凶手,搭进去了自己的人生,又能怎么样呢?就像三澄说的,欺凌的人照样也可以改名转学开始新的人生,凶手死了还会有更多犯罪者出来,没了你地球一样转,什么也不会改变。这是很残酷的事实,但也只有经历过死亡的三澄才知道,对死去的人最大的谢罪,对凶手最大的惩罚,是自己活得精彩。

中堂神速接电话、冲出房间那段简直太萌,放下电话说中堂会来的三澄笑得好开心,让久部吃醋了一把。下一集将会讲到久部同学背后的故事,看到预告里三澄的摸头杀了,在最终红色金鱼大戏开始之前,期待情感线的展开啊~

ep08 遥かなる我が家(变得遥远的我的家)

这集如果说是命题作文的话,已经可以打满分了。几条线索围绕着一个共同的主题,就是“回家”,美代子夫人的骨灰回到深爱她的、终于接受了她的死亡的丈夫身边,改邪归正的町田三郎回到终于原谅了自己、接受了自己的父母身边,被父亲逐出家门的久部同学回到了UDI的怀抱,那三句「お帰り」真的超暖。最戳的,还是三澄这条线。三澄的母亲担心她“找不到一个让自己安心地回去的地方”,吃饭聊天的时候东海林开玩笑地说道“当父母死后,单身无子的我们,遗体将无处可归”。最后三澄给母亲打电话的时候,说我们刚完成了一项大工程,我还以为她要说,“今天可以回家住吗”之类的话,但她却告诉妈妈,“现在大家都在实验室里喝酒呢,我每天都过得很开心,请不要担心我”。在她心里,让她能安心地回去的地方,就是这里,这个大家一起努力,又一起欢笑,一起流泪的地方。

另外一个印象很深的地方没法用截图来表示。在讲町田三郎的故事的时候,用的背景音乐并不是「Lemon」,然后熟悉的旋律最终响起时是在久部看到放着美代子夫人遗体的架子空出一块,说着“能回家真是太好了”的时候。最近看了相关的文章,说「Lemon」是米津玄师“看过样片之后根据剧情及世界观创作出来”的作品。已经不记得之前的剧集中「Lemon」都是在什么时机响起来的了,但是记得每次一响起来,随着剧情变得鼻酸但流不出来的泪水就会涌出来。到后来发现它真的有一种魔力,在不看剧的时候,当我内心堵得慌又无法疏解的时候,一听「Lemon」就真的会哭出来。后来仔细看了看「Lemon」的歌词,再结合这集出现的时机,能感受到编剧想要传达的,不仅仅是法医学的魅力,还有法医学之于这里所有工作的人而言,带来的价值感和归属感。

另外几个有趣的地方。这集还讲了UDI的创立和所长的心路历程。看到这句话的时候很想手动艾特《白金数据》。

「うちの」真是一个神奇的词,我想这里久部同学真的要沦陷了吧。虽然不太正经,但这里也还是在照应本集回家的主线,能看出,久部同学早就已经被大家所接纳为团队的一员了,我记得最后大家喝酒的时候,东海林对他的称呼已经变成了「ろく」,从久部君,到六郎,到外号,足见感情之深。

还有阳光下美丽的三澄。

下集开始进入大戏阶段了,这集说到了杀害中堂恋人的嫌疑人中,有一个是来自她的出版社”文詠”,而最后拍的久部的出版社片段,才发现原来他们就叫“文詠”,这个伏笔也是埋得够深。期待ing。以及根据情况可能会把ep09和ep10都看完了再一起写~

ep09 敵の姿(敌人的样子)~ep10 旅の終わり(旅行的终点)

(其实大多数图片来自第十集:P)

第三集侮辱女性的检察官再次出现,仍然要求三澄给出符合起诉要求的鉴定书,仍然说着你心气太盛自尊心太强这样的话语,尽管这次两方站在了相同立场上,但三澄还是像一直以来那样坚持了自己的判断。有趣的是,第三集让中堂来曲线救国的三澄,这次坚定自信地站在法庭上陈述了自己的观点,最终发表一番逼迫犯人认罪的演讲之前示意检察官时,检察官这个恭谦的态度真是啪啪打过去自己的脸了,这可以说是女法医学者的胜利吗?但相信三澄一定会说,这是法医学的胜利。

这一集的所长显露出了十分帅气的一面,为自己的下属背负起了责任。在被警方指责因为UDI不合作导致犯人不认罪无法得到制裁时,一句“那是你们的工作”解释了长久以来无论是中堂还是三澄所面临的困境和压力,ep09的标题叫“敌人的样子”,中堂说,我们的敌人是不合理的死,还有比杀人者得不到制裁更不合理的吗,看似如此顺滑的过渡,其中确有巨大的漏洞,因为作为法医学者,他们的工作是破解不合理的死亡,而不是破解世上的不公。三澄在决定不修改鉴定书之前,躺在被炉里说感觉到法医学的无力,妈妈说“你为什么要一个人背负全世界的悲伤呢”,第二天当她坚定地说出“即使UDI要解散、犯人得不到制裁,我也给不出假的鉴定书”时,我想她心里一定明白了自己的立场到底应该是什么。有意思的一点是打完官司给母亲打电话时,弟弟问“赢了吗”,三澄却说“工作结束了”,前面的剧集里有许多次,三澄貌似在做着超出自己工作范围的事情,但回想起来,又有哪一次,真正超出了法医的范畴呢?她经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是“法医学能做什么”,这才是对“工作“最好的诠释吧。

前面的剧集中,三澄几次提起母亲拉着全家自杀的事情,第二集讲了事情的来龙去脉、讲了这件事促成自己当了法医,第五集讲了自己因为已经有了答案、所以即使仍然接受不了但内心已经不再混乱,这一集在被炉里,她说自己拼命破解不合理的死,是不想输给拉着自己死的母亲,她接受不了母亲的做法,因而一直“用愤怒代替悲伤”。无论是第一集中她的前男友和弟弟,还是第六集的东海林,都说过她从来不以真面目示人,因为她一直用愤怒的盔甲来武装自己,不停地在斗争,而这一次在家中流泪(弟弟“证实”是第一次看到),是否是因为她感到自己即将输掉这场战争、才不由自主地流露出悲伤的一面呢?而这一面,也许才是那些爱她的人希望看见的她的内心。但也许他们也早就猜透了,鉴定书这件事,无论东海林还是中堂,都说“这样才是三澄”,就是一个证明,但也许他们希望的是三澄能不用如此坚强、能在适当的时候依靠他们一点吧。

法庭上的“演讲”,三澄说到“犯人至今还活在母亲的阴影里”,也许也暗暗地在说自己,而能说出这样的话,说明她终于解开了心结,终于接受了生命中的这样一个事件,也终于明白了母亲说的“只要活着,就不会输”。这对中堂而言亦然,这一集宍戸记者也揭示了为什么中堂会认为独自活着的人对不起死者,因为从间接的意义来讲,夕希子是被他逼死的,在第五集讲起这个故事时,他对三澄说这种含义不明的画究竟能不能卖出去还是个问题,但眼里却带着一点悲伤,当时认为是对女友的怀念,但现在能理解这里包含着多大的自责,想要杀了凶手,不仅仅是为了报复,可能还暗含着毁了自己的人生来赎罪的希望。但后来父亲的回忆里,夕希子仍然是抱着希望离开中堂的,她知道他有一天能够理解,能够两个人再次一起“旅行”。夕希子的父亲对他说,请你好好活下去,因为只要好好活着,就是最好的复仇、最好的赎罪。这也是整部剧通过法医学对生与死的探讨后,给出的一个很好的交待。

最后终于完整地告诉了大家“7K”究竟是哪7个K,被中堂逼走的检验员又回来与大家一起工作,由他说出了最后一个K,这样的安排也很有意思,又脏又累,但是不讨厌,有人爆粗口,但是不讨厌,把每个人都交待了一遍以后,最后也没有忘记这个中途离开的人,还有比这个更加圆满的大结局吗?

最后说说喜闻乐见的感情线,久部再次来应聘实习生并骄傲地说自己将来的志向是法医时,三澄说了一句“说不定很优秀呢”,让我想起了上一集暖暖的「うちの優秀な六郎」,即使他“背叛”了大家,但并没有人真正地记恨他。这里想说东海林这个作为“女主的朋友”这个看似路人的角色,却成为了各种感情冲突的润滑剂,得知久部“背叛”时三澄并没有显得很生气(这其实是符合人设的),而则东海林愤怒至极,三澄劝她“久部是真心想帮大家”时,她反而更加接受不能,这样的“感情用事”比三澄理性的态度更加暖心,第九集里得知中堂的事情后说我以后还怎么diss他呢,当然还有让人印象深刻的“不是朋友”那集,都体现了她内心的温柔。中堂这条线可以不用说了,三澄拉着他说“不要让我绝望”后,他交出了解药,还有法庭上三澄演讲时,他嘴角似有似无的那一抹笑,可能就说明一切了。其实还是要感谢编剧没有明确地交待CP走向,否则就把整个剧情拉向狗血了,这种同伴(仲間)之间的感情,是最符合职业剧设定的,也是这部剧中最美好的感情线,其他有的没的留给观者自行yy就好。

ep01~ep05从这里开始......

ep01 名前のない毒(无名之毒)

实习的久部同学(洼田正孝)说,还是当一个救活人的临床医生比较好的时候,三澄(石原里美)说:法医学是为了未来的工作。之后的每一集都在印证这一点,ep01因为法医的解剖,发现了MERS的传播,揭露了大学医院的阴暗面,ep02则因此而拯救了一个被监禁的女孩。而三澄自己的故事也是如此,正因为亲身体会过无法动弹只能等死的恐惧和痛苦,才知道死亡并不是结束,而是开始。

被弟弟问起为什么喜欢现在的男朋友时,三澄引用了妈妈的一句话,可能是喜欢那个人的睡相。最后因为工作没有见上男友的父母,最终和男友分手后,弟弟评论了一句”姐姐是没办法给人看自己的睡相吧“。弟弟曾经质疑她,”那个人真的了解你吗”,而男友和她分手的原因,也是”在一起三年,我仍然不了解你,我们能就这样凑合着成为家人吗”。最初的理解可能是出于三澄工作狂的一面,但联系到之后的剧集之后才会明白,在死亡的边缘走过一回的人,对待生命的理解会如何地与众不同,同时也变相解释了三澄执着于法医这份工作的原因。

ep02 死にたがりの手紙(想死的信)

这里应该是想到了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事情,总有人自杀要带着孩子,因为觉得自己死了孩子孤零零的多可怜不如一起带着去了。但失去了家人的三澄却好好地长大了,没有成为罪犯而成了实力派的法医。被困在货车车厢里推下水后,她始终没有放弃希望,不停地在寻找出路时,对久部说,还有时间,还有希望,“人远远比你想象中的坚强”。这也许就是那个在一氧化碳房间里动弹不得地等死的女孩,在告诉轻生还要带着孩子一起走的妈妈说,也许你想死,但我想活,并且我可以很好地活下去。

和久部的这一段可以说是非常有feel了,莫名觉得两个人在超市里找食物的场景很有爱,而两个人一起遇险,久部被三澄的智慧和坚强折服以后,谈起她时嘴角这样的笑意。是爱上三澄无疑了。一起战斗真的会把两个人的距离拉近,无论是为了某个目标,还是为了活下去的希望。虽然末尾貌似说久部是周刊志派来的间谍,只能祈祷不虐,也不要狗血了。

三毛的这一段也非常戳心,和三澄一样,到临近死亡的时候,她们却想的是未来。三毛说要一起去看白夜,而即使到了快要冻死的时候,也留下小花被囚禁的信息吞进自己的肚里希望被人发现,因为她希望小花走出去的那天,能代替她去看没有见过的美好。即使被这个世界所遗忘,为了一些微小的美好,还是舍不得就这样离开,这也许是这两个轻易放弃生命的女孩在最后的日子里最痛的领悟吧。

ep03 予定外の証人(计划外的证人)

渣翻译:256:就这点小事别这么大惊小怪的嘛,是男人的话就振作点,别这么啰啰嗦嗦地责怪乌田(检察官)257:加油啊女法医!

这集除了案件最吸睛的主题可能就是赤果果的女性歧视了,从对立者到受助者,真是一万个人就有一万种歧视的方法,但几个侧面描写的点也很妙,报纸的报道反映了大众的主流看法,而网上的骂战则表现了更年轻一代的心声。对于女性主义,我其实很不爱谈论,作为和三澄几乎是同样立场的女性科学工作者(虽然还是学生阶段),对正面的侧面的一些论点已经习惯到燃不起太多情绪了。

其实更让我在意的是三澄对此事的态度。作为观者,希望的是三澄据理力争最终让全庭心服口服,但三澄的做法是让身为男性的中堂来做这个证言,避开身为女性的劣势。这就是现实。我很在意的是被乌田检察官激怒的三澄冲动之下说出的“我又不是自己乐意才生为女人的”,看来作为女性走到今天她受的委屈也不少。女性的胜利并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法医学的胜利。尽管并不是那么解恨,但也许这就是一路走来的三澄面对现实能做的最好的选择。

但三澄是幸运的,至少她的工作环境对女性还是尊重的。中堂的一句话,尽管最后被拿来作为他背后故事的伏笔,但确实非常在理。顺便截了一张在中堂怼乌田检察官时三澄的笑,yy一下三澄中堂cp。

不过这集的走向还真的挺有99.9的味道的,被害人的律师也给隔壁99.9做了个广告,真的没问题吗23333

ep04 誰がために働く(为了谁工作)

这集讨论的是劳动的意义还有幸福,虽然走向不如前面剧集惊心动魄,但故事的叙述还是很触动人心。

高潮的这一段剪辑,加上适时响起的主题曲,真的控制不住泪目了。前面厂长关停了厂里的机器,被社长指责没有尊严的时候,厂长说,我们比你更有尊严,对商品也有爱,但是这是出了人命还要干的事吗?而后面这段,摔倒在地的过劳的工人,在这样的艰难中仍然勇敢生活的妻儿,还有花天酒地的人们根本不稀罕的这几块蛋糕,都一样存在在漫天绚烂的烟花之下。最后所有人一起起诉社长,可以说是非常解气了。

而更深层的含义则在于这前后出现三次的「しあわせ」(幸福)。孩子看着蜂蜜蛋糕展板上的“幸福”,愤怒地拿起了石头投向洋溢着快乐的橱窗,我想佐野先生摔倒的时候,看着满天的烟火,一定有那么一瞬间在想“我到底在做什么呢”,但还是要爬起来,骑着伤痕累累的摩托车回家,假装什么事也没有的样子。从他家人的话里,能看出他从心底相信自己的工作是有意义的,所以即使过劳也要拼命去干,但当他摸着孩子的头说“要幸福”的时候,他相信自己是幸福的吗?

如果真的像三澄说的,“每个人都是罪人,工作就是赎罪”,那么作为一件不能不完成的事情,工作本身并不能得到幸福。那么为了什么而工作?又有什么东西是幸福呢?

看日剧有时候会特别感叹日本人对工作的态度,即使再平凡的工作都有种令人羡慕的热情,我记得《过保护的加穗子》第一集让我泪目的一句话,当加穗子发纸巾累得大口吃饭的时候,初君说“因为工作后的饭最香,酒最美,所以人们才想拼命工作”,镜头晃过周围大口吃饭喝酒的上班族,屏幕前的我鼻子就酸了。三澄说,我工作就是为了生存,梦想那么浮夸的东西,不要也罢,给自己找个小目标就好了啊,无论是去哪里玩还是买什么东西,或者为谁而工作。或者单纯为了每天晚上能安心地享用那一顿饭菜,一瓶啤酒。

久部休学打了两份工,因为他不知道自己到底梦想是什么,到底自己想做什么,但无论是开了“打倒伪医学”的博客,还是每一次案子都拼命帮忙找真相,还是看到工人和孩子相处的情景情不自禁拿起手机、最后不顾别人的看法想写报道时,我相信他都不是因为这就是自己梦想所在而去做,而是知道自己这么做是真的有意义的,无论多么小的意义,只要能让自己安心地享用每天的饭菜,这不就是足够的幸福了吗?

回到最主线的佐野先生。当孩子回家告诉母亲,我听到了很多爸爸在工厂的趣事、很开心的时候,从心底,他也明白了拼命工作的父亲心里感受到的那种幸福吧。就像第二集说的,有时间绝望,不如去吃好吃的,在三澄眼里,能够坚强地活着,就是做所有事情的意义。

最后这一段不经意的逗孩子的情节,所长的表情真的超级可爱不说,中堂不管是出于什么目的,拎起孩子放入东海林的怀里,还是很戳我萌点的。中间有一段中堂对三澄说,你不用管,不是威胁你的,「呼び捨て」地直接称呼“三澄”莫名戳萌点,加上三澄给久部发了“弟弟卡”,更要站三澄中堂cp了,三澄久部党别打我。下一集可能要揭露中堂“杀人案”地真相了,期待ing

ep05 死の報復(死的报复)

这部剧被人们称赞的地方在于不断的反转再反转,而这集精彩之处在于,随着案件故事的反转,作为法医参与其中的人所被展现出来的性格和意志情感也在不断地反转。

这集虽然仍和前面的剧集一样讲了一个推理故事,但与故事一样充满着未知和转折的中堂医生的故事和人格。前面偷偷留下死者的肺、坚持要调查还拉三澄下水,一句“不想让人生永远面对没有答案的问题“成功让三澄和观众开始理解、甚至同情,在三澄说“作为法医学者,我能为你做什么”时,从显微镜前抬起头说的那一句“我们现在就在做了”、还有那一个似有似无的微笑真的很动人,一时让人脑补出他内心一种类似”悲剧已经发生在我身上了、我想用我的所学阻止更多的悲剧发生“的神圣的心理活动。

但如果那时能够想起,他仍然坚持呆在汇集了全国死亡信息的UDI实验室、不断要求木林去查看死者口腔中“红色金鱼”的标志,就应该会感觉到违和感,因为他并没有放下。没有放下,又如何说出这圣人一般的话呢?

最后看着铃木报复了害死爱人的女孩时,中堂只是冷漠地说,他完成了他的使命,有什么不好,然后来了一句“外行人就是不行,不知道刺哪里能死”。这早就远远超过说话恶毒的范畴了。在他心里,永远没有放下女友的死,没有打算放过杀害女朋友的凶手,甚至还可能做出与铃木相同的举动。

这也是一直正能量的法医学到此刻,开始经历的怀疑和崩坏吧。即使能知道死因,却不知道到底为什么会这么死去。即使知道为什么会这么死,却不知道背后的动机是什么。就像三澄永远也不知道当年母亲为什么要杀死全家人一样。尽管她说自己虽然接受不了,但内心已经平静、不再混乱,但同样接受不了、却不再混乱的铃木选择了报复作为自己最终的答案。但三澄真的原谅了母亲、真的放下了吗?当三澄站在高点评判铃木、“告诉你真相是为了你能有好的未来”时,中堂却从受害者的角度跳出来,提出了完全相反的观点,这也许会成为后面两人矛盾的焦点。

另一个反转在久部,打了一集酱油的久部同学,拿起了手机拍摄下了铃木被捕的时刻。因为他之前写的报道起到了正作用帮助黑心企业的员工争取到了自己的权益,而这一次,他也想用文字帮助铃木了解女友的死因,却遭到了反对。而最终铃木被捕时,举起手机的久部又是什么样的心态呢?这样的记事又帮助到了谁呢?一时间他忽然和末次先生那样典型周刊记者的嘴脸相互重叠,但最终把奖金留下默默离去的背影,也许又一次说出了他内心的动摇,到底应该宣扬什么,展现什么,自己的价值又在何处,这是他思考了好几集的问题。

最后聊聊感情线,这集可怜的久部同学不断在目睹三澄和中堂的互动,但也不得不说前面“解剖课”还有厨房场景非常戳萌点了,虽然最后两人的矛盾爆发,但编剧仍然让久部做了见证人,本来快要成为炮灰的久部忽然多了一线希望。

下一集可爱的东海林医生也要被卷入事件了,可谓人在UDI,不得不翻船,期待ing

2161 有用
293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167条

查看更多回应(167)

非自然死亡的更多剧评

推荐非自然死亡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视剧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