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剑了却余生愿,世间再无程蝶衣|霸王别姬

Meg
2018-01-16 看过

两个终生遁着霸王去的女人,最终是姬别霸王。只因虞姬是真虞姬,霸王是假霸王。

三个小时漆黑黑地在家读完了电影,还没看完原著。但想来李碧华是赢不过陈凯歌的。从《青蛇》到《霸王别姬》,李碧华写男女情爱到妖冶极致,写男女欢愉到眉间尽头,却写不赢爱情之外。陈凯歌与徐克,便是在里面加了一丝人性,便在极致之外有了厚度。于是从水面泛起了滔天巨浪,艳绝凄迷的泪,发酵成暗流汹涌。

“婊子无情,戏子无义。 婊子合该在床上有情,戏子只能在台上有义。”此为《霸王别姬》原著开篇。然而程蝶衣演了一辈子的戏,却比谁都重义,只因身在戏中,人在戏中,他的一生,没有一时一刻下场,处处都是台上。菊仙是烟花之地的头牌,却比谁都重情。只因上了这人的床,也再没下来过。

而最不重情谊的,恐是那弯下男人的背脊,如折了的钢。

一生风华绝代,一生从一而终

——“咱们什么时候才能成角儿呀?”

和小癞子偷跑出去,看着台上风华绝代的角儿,想着这些年的皮肉之苦,稚嫩的脸上泪流满面,这是小豆子第一个愿,这愿成了。

——“师哥,我准送你这把剑”

小楼的一句玩笑话,蝶衣惦记了一辈子。

电影里,霸王说:要是有这把剑早就把刘邦砍了,到时候当上了皇上,那你就是正宫娘娘了。蝶衣一愣,“师哥,我准送你这把剑。”为了一句玩笑话似的许诺,这叫什么许诺?他一生遍寻此剑。

原著里还要更单纯。新年时,小霸王路过街边的橱窗,“要有这把剑,那才是真霸王了!”小蝶衣握着手里不到一两银子,“师哥,我准送你这把剑。”“嗨,我就随便说说,你还当真了,这剑要一百两,咱们俩人都不值那么多钱!”“我准送你这把剑。”他的眼神都要穿进剑里,剑刻在心里。这是小豆子第二个愿,哀只哀你坚守的一辈子,只是他一句不经心。

一生心死梦碎,一生至死不渝

——“什么是从一而终。从一而终说的是一辈子。少了一年,一个月,一天,一个时辰,都不算一辈子。”

年幼时小豆子终于知道,娘不会回来接他了。但没关系,他有师哥。乱世红尘中,只心系这一人。你说是爱情吗,恐怕不止是爱情了。幼时数次的挺身而出与良久陪伴,那些积年累月挨的板子,台上台下眉眼流转,风风雨雨漂泊的路,都是心里的枝枝桠桠,藤藤蔓蔓。如腾蛇绕树,虞姬绕着霸王。

本以为好好唱一辈子戏,而他要娶菊仙了。从一而终,这个一,没有终了。这是蝶衣第一次破碎。

——“你给日本人唱戏了?”

心急如焚地去救段小楼,本以为自此后再度相依,却被出狱的他啐了一口。这是蝶衣第二次破碎。

——“这是小楼写给你的,你看看吧。”

在狱中,看见段小楼亲笔书信,写着今后再不一同唱戏了。程蝶衣但觉余生无可眷恋,便在法庭上说,你们枪毙我吧。这是蝶衣第三次破碎。

——“这么弄,就不是京戏了。”

被收养的小四至终都不知道当初是蝶衣把他从寒寒冬日抱了回去,反逼蝶衣下戏台。不让他唱戏,是要了他的命。这是蝶衣第四次破碎。

——“你们都骗我。我揭发,我揭发!我揭发断壁残垣,我揭发姹紫嫣红。”

眼看着段小楼刚直一生,在红卫兵面前苟延残喘。他揭发蝶衣,揭发菊仙,揭发过往的一切。混沌着,撕开两个女人最疼痛的伤口,以求苟活。那一刻,这一生的大戏大梦,轰然坍塌。纵知霸王本是假霸王,这一刻却连遮掩的戏衣,都不复在。

两个女人不能割舍也不愿的,是心里的霸王,不是他段小楼。纵千般往事,多少委屈,都为情义二字矢志不渝。到头来却终究发现,哪到论得甚么爱?单单只盼你留一缕坚持,讲一份情义,你也做不到。只剩一副人皮了。

菊仙失望至极的眼神,蝶衣发疯癫狂的揭发。可即便失落如斯,他揭发断壁残垣,揭发姹紫嫣红。这正是救出段小楼时,他唱给青木的词。蝶衣揭发的是什么呢?

回首尽是伤心处,便都在戏里成全

回家后,菊仙上吊自尽。最后一出戏里,虞姬拔出那寻了一生送他的剑,自刎而死。

“婊子无情,戏子无义。 婊子合该在床上有情,戏子只能在台上有义。”下场的虞姬仍是虞姬,霸王却不是霸王,那莫不如身死戏台,以戏成全余生愿,世间再无程蝶衣。

这戏里,虞姬有虞姬的气节,霸王失了霸王的风骨。这苍凉一生,你可曾一步一步走失了自己。

1618 有用
122 没用
霸王别姬 - 豆瓣

霸王别姬

9.6

1223037人评价

查看豆瓣评价 >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90条

查看更多回应(90)

霸王别姬的更多影评

推荐霸王别姬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