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娣 莫娣 9.0分

不完美的,完美

玛格丽特的阁楼
2018-01-15 看过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如果,人生是一幅画,注定有取舍,完不完美都是一幅画

影片开始近一分钟的特写,或许会下意识的将这个像孩子一样的成年女人,看作一名残障人士,甚至联想她的人生注定只能像一场:过家家。

但,眼见不一定为实。

莫娣,一个从出身走路跛脚的女人,寄住在姨妈家,抱着有天能回家的期望,却被哥哥查尔斯告知,已经没有家了:因为他卖掉了妈妈留下的房子

理由却是,口中的这个妹妹无法 “自食其力”。

一张招聘公告的出现,是她为自己选择人生的开始,『 住家女佣』这份工作就像是一块浮木,她知道,只要获得这份工作,就能毫不犹豫离开这个从来都不属于她的“家”。

或许先天的缺陷,剥夺了她行动自如的权利,却未

...
显示全文

如果,人生是一幅画,注定有取舍,完不完美都是一幅画

影片开始近一分钟的特写,或许会下意识的将这个像孩子一样的成年女人,看作一名残障人士,甚至联想她的人生注定只能像一场:过家家。

但,眼见不一定为实。

莫娣,一个从出身走路跛脚的女人,寄住在姨妈家,抱着有天能回家的期望,却被哥哥查尔斯告知,已经没有家了:因为他卖掉了妈妈留下的房子

理由却是,口中的这个妹妹无法 “自食其力”。

一张招聘公告的出现,是她为自己选择人生的开始,『 住家女佣』这份工作就像是一块浮木,她知道,只要获得这份工作,就能毫不犹豫离开这个从来都不属于她的“家”。

或许先天的缺陷,剥夺了她行动自如的权利,却未夺走她敏捷的思维,那个有着她亲人的住处,虽然舒适却未曾获得过哪怕对于一个亲人应有的尊重!

而对于莫娣,似乎有着与生俱来尊重一切的能力

她,尊重与人有同样生命的动物,尊重表里不一的亲人,尊重无知的孩子,尊重这个以貌取人的世界。她并非圣人,只是尊重自己,甚至这个一出生给她打上异类标签的皮囊。

因为她知道:与别人没有什么不一样。

与埃弗里特的第一次见面,是从那张招聘告示开始,一个出身孤儿院的鱼贩,独自住在远离镇上的木屋里,试图寻找一个为他操持家务的女佣。对于莫娣的到访,如常人一般的偏见,促使对她说的第一句话是:我需要的是一个女人。

正如在后来的谈话中,莫娣不经意间提到一群不是“故意”向她仍石头的孩子们

“人们总是不喜欢,与你不一样的人”

莫娣用一杯茶的时间,告诉埃弗里特:除了先天的缺陷,她没什么不同,甚至可以当五个女人。

对于莫娣而言,即使所面对的世界是黑白,依然能发现其中的色彩,随手不离的画笔就是最好的证明,画笔打开了她心灵的窗户,获得了旁人眼中所无法拥有的财富。

而随着画作的畅销,从亲人眼中的乱涂乱画,到旁人“吃不到葡萄说酸” 的嘁嘘,这个曾经人们眼中的无用之人,用画笔证明了超越常人的价值。

对于售货员的吹嘘,埃弗里特这个与莫娣朝夕相处的男人,虽然总是一副苛刻的大男子主义姿态,却比亲人还懂得她的不凡

“也许他可以,但他没画,莫娣画了”

每个人都是自己思想中的巨人,大多也是现实中的矮子;而那些生活中,看似渺小不起眼的人,却往往有着生而平凡的伟大。

不问,并非不懂;不说,不是不知道

这些看似弱小的人,容易受到伤害,不是因为他们无力还击,而是伤害他们的人,对善良的无知,有人生而缺陷,但心智过人,有人健步如飞,却内心残疾。

就像莫娣的亲人,哥哥借由妹妹的缺陷,为自己还债卖掉房子找托词,姨妈借由侄女的残疾,将她正常的孩子卖做他人,仅仅只为顾及自己的面子,这些打着亲人的名号,做着自私自利的事,即便有着正常人的体态,内心却是扭曲不堪。

对于亲人无意伤害,莫娣总是用她强大的内心,包容所遭受的一切,即使已经千疮百孔。但对于真心伤害她的人,这个女人会展现出与她外在截然不同的力量,虽然残疾,但她并不傻。

她知道,埃弗里特虽然态度恶劣,从来没有一句好话,却在她最需要的时候收留了她,但同时,她知道这并非寄人篱下,做饭,扫地,洗衣,劈柴…一样不漏,没有催问应得的工钱,只是出于对他的尊重与信任,却并非是伤害她的理由。

画作畅销,登报上刊,慕名而来,甚至副总统亲自为其买单,这个有着天生缺陷的女人,一下成为小镇上最有名的人。曾经无法自食其力的妹妹,也成了久而未见的哥哥-查尔斯,口中天赋异禀的艺术家,试图再次打着亲情的棋牌,谋取这个从未付出真心的妹妹的财产,却被他曾视为无用的妹妹,上了如雷灌顶的一课:不说,不代表不知道。

莫娣将旁人眼中,如家家酒一般的日子,过成人生;而这位哥哥,却将人生活得像一场过家家。

始于热爱,足于拥有

即便有着丑陋的外在,也能发现存在其中的美好, 这是莫娣的天赋,无论画画还是对人。

对于埃弗里特的种种“恶劣”,莫娣仍然会对他说:

“你不喜欢外面的人,外面的人也不喜欢你,但…我喜欢你”。

或许一开始会将,这个有着大男子主义一切特征的男人,划分到“坏人”之中,可生活不是超级英雄电影,非善即恶,埃弗里特只是习惯用“恶人”姿态来进行自我伪装,假装告诉自己:我不需要任何人

而莫娣的出现,让我们看到摘下面具后的温暖

“我们好像就是一双落单的袜子”

一个爱说反话,一个毫无保留,他们是一双落单的袜子,凑在一起才算完整。

影片中,有一幕最为可爱:

埃弗里特看到专注作画的莫娣,嘴里叨念着让她打扫的同时,随即放下手中的事自己扫了起来,却被本以为会感激涕零的莫娣,抱怨灰尘毁掉刚作的画,而毫不领情的挡在门外。

当莫娣提议安置一扇纱窗,熟练削着土豆的埃弗里特,如一贯一家之主姿态否决后,会在某天默默将准备好的纱窗换好。虽然这个出身孤儿院的男人一直想被人照顾,嘴里从来也只能说出『这个家,我说了算 』 的话,但在相伴的日子中一直照顾并尊重着这个沉迷于作画的女人。


如果有什么人,是最应该卸下面具对待的,那就是亲人。

世俗眼光让埃弗里特知道,莫娣应该如旁人所说,离开这个穷乡僻壤,但即便因争吵短暂分开的日子,都让他无所适从,才明白原来一切的情绪,不过只是害怕,害怕有一天,这个他爱的人离开。

从选择来到埃弗里特这里的开始,遵从内心的莫娣,无论外界给让怎样的定义,残缺也好天才也罢,她知道,这一生不过只需要两样东西,从来都是:一支画笔和被爱。

而她知道,埃弗里特,给了她一切她想要的。

人生,不是童话故事,再圆满也免不了悲欢离合,只是再回首是否珍惜曾经拥有;而最后,留下的那句 “我是被爱着的”,是送给埃弗里特最好的,也是最后的礼物。

是啊,就是这样一个“不完美”的人,将她的美好带给了所有人。

31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2条

添加回应

莫娣的更多影评

推荐莫娣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