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在风雪里走丢的孩子

七楼朝北
2018-01-14 看过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这天是一郎的生日。 一郎自己忘了,朱家的其他人也不会记得,只有文他娘一个人带着酒菜,来亲手为一郎擀着他最爱吃的打卤面。剧情发展到这里的时候,一郎已经被森田大介利用,导致朱家的山河矿即将归属森田物产,朱开山大病卧床,三个儿子也各怀心思,山东菜馆的地板仿佛已经开始晃荡。 文他娘看着眼前这个曾经被朱家从阎王手边硬拽回来的养子,一心想着如今也要把自己的四儿子从“邪道”上拉回来,“到头来,要是证实了,你今天走的道对,娘为你高兴;要是证实了,你今天走的道错了,是入了邪道,娘也不记恨你,不嫌弃你,全当娘没有看护你,叫你一个人大黑天的在风雪中走丢了。” 一郎低头吃着打卤面,心思重重。后来一郎在遗书里面也说道,他没有变坏,他只是一个在风雪中走丢的孩子... 从义和团扶清灭洋到关东军侵吞东北,朱家的变迁也是那个纷乱时代的缩影。从朱家裕到放牛沟,从齐齐哈尔到哈尔滨,我们看到的是朱家人为生活所迫的颠沛流离,看到的是一家人同甘苦共患难的真情;看到的是一个个在大黑天里走丢、迷失亦或是被风雪吞没的孩子;看到的是千千万万背井离乡的游子,他们生性飘零,在城市肮脏的角落里隐忍,在金沟里于自由和金粒之间做着挣扎,在胡子山与挚友二三高谈阔论,兜兜转转最后在破败的茅草房里安静地死去... 从关内到关外,从高粱映红半边天的高密乡到大雪封城的哈尔滨,绵延千里的闯关东的道上,成就了多少人的希望,也埋葬了多少人的梦想,有多少孩子找到了安家的地方,也就有多少孩子在大黑天风雪里迷失了方向。 我们跟随着朱家人的脚步看惯了太多人世间的悲欢离合,为着一个个走散的孩子们而黯然神伤。龙口港一家离散,海陆两路奔赴关东;放牛沟里传武抗婚未果一走了之;传杰抵押四味楼被驱逐家门;传文私心作祟投诚森田.....纷乱的时代,变故的发生似是平常,朱家人的遭遇,也许是关东几千万人所正遭遇的;朱家的苦难,兴许是那个年代数万万国人所正忍受的。我们看到了,大黑丫头为了解救儿女不得已做着金沟里的眼线,韩老海恶气难咽却还是心甘情愿把女儿托付给朱家;我们看到了,夏元璋经商勾心斗角到头来抽上大烟家财散尽,潘五爷心机算尽处处使绊反而搭上自家老大的性命.....我们看到了很多平凡人平凡的故事,可还有更多所发生的,而我们看不到的,三五个孩子在我们眼前被风雪吞没,殊不知雪地里已经埋葬了千千万个孩子。 张垛爷去世之前对传杰说,他的名字叫一个得本儿,这辈子也就像他的名字,得了一个本。后来潘朱两家赌上全部家当贩药材,传杰临走之前说,“命就是本钱,什么时候都不能赔本儿,可是世上哪有不掏本钱的买卖?说到底,命就是脸面,就是精气神,是一股子志气”。闯关东道上的人,又有哪个不是把命赌上做本钱,一把赌赢的人还得赌上好几把,一把赌输的人多是客死他乡。这道上从来都是凶多吉少,奈何但凡有个出路,谁还会千里迢迢出关,在大黑天的风雪里摸索着前行的路途。 生活不易,难言其苦。这苦,不是等待未归人虚度的三年五载;这苦,不是为了寻借娶亲所需的一斗小米跨过的六十里山路;这苦,不是大旱年间用肩膀挑水灌溉过的二十亩良田;这苦,不是要守住中国人自己的煤矿所缺的百十万银元。生活里有着数不清的苦难,但是生活可贵在苦中作乐。这乐,是二龙山兄弟们的今朝有酒今朝醉,不问他纷乱世事;这乐,是农户人看着水漫旱田时溢出的眼泪;这乐,是花甲之年衣锦还乡和父老乡亲话着家长里短;这乐,是抗战前线一家人终得团聚拍下的全家福;这乐,是国将不国危难之际的家仍是家,是八月节庭院里的茶话会,是朱开山耍的武把式,文他娘唱的民歌,那文演的王府戏文,是一家人其乐融融萦绕在院落里的欢笑。 我们说不清这一路所经受的苦难,也许花间一壶酒,杯觥交错之中,就顿悟八千里路云和月不过是弹指一挥,爱恨情仇也终究不过是一笑而过。 最后,向所有闯关东的游子们致敬,向那个时代有着家国情怀的国人们致敬,向所有在大黑天里摸爬滚打,和风雪做着抗争的孩子们致敬!

23 有用
0 没用
闯关东 - 豆瓣

闯关东

9.2

68944人评价

查看豆瓣评价 >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3条

查看全部3条回复·打开App 添加回应

闯关东的更多剧评

推荐闯关东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视剧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