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兰芳 梅兰芳 6.9分

一半伶人,一半梅兰芳

庸夫
2018-01-07 12:58:55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梅兰芳》不是《霸王别姬》。 黎明更不是张国荣。 通常的影评对这部电影的都有着半部的评价,很多人都觉得从《无极》之后陈凯歌成了一个只能拍半部好电影的导演,都期待着下一个《霸王别姬》的诞生。 我们从电影结构上看,的确,电影在前半段,与燕十三的交手打擂台时达到了一种情节上的结束和高潮,从节奏的剪辑上看也是这样的,但是在观影的时候之所以会产生这样的一种观赏感。一部分是电影节奏的带动,还有一种原因在于之前的旧时代的一部分更像是故事片的叙述,我们不了解梅兰芳本人的过去,而在这里一部分好像感觉到了《霸王别姬》的怀旧感,一部分尝试到了梅兰芳少年的新鲜感。还有一种感觉是后半段民国时期的鲜明,色调的改变场景调度都没有之前的那么严谨讲究,更加突出了前半部分的故事性,也就更好看。后半部分也因此被嘲讽,鄙夷。 影片从开头告诉我们一个背景,但在前半段却只口没提,而是用了很多经典妙语来烘托那种京戏的角儿的范儿。可并不是梅兰芳本身,其实导演要想把开始的梅兰芳大伯说的那两句话,和燕十三临终说的那两句话表现清楚真的很难,哪怕就是一个杜撰的剧本与人物也很难在同样的情节下表现好伶人与社会的那种关系,更不说想完整的解决大伯和燕十三的心愿。可在一个半纪录色彩的故事中,能够设计用来摆脱那种纸枷锁的情节真的屈指可数,而且大多都是以台词烘托内涵,从情节和表现上较少。 《霸王别姬》作为一个完全电影剧本,他可以随心所欲的表达自己的诉说。当陈凯歌开始为《梅兰芳》的剧本版权奔波时,就已经注定它无法企及《霸王别姬》的高度。观众想看的是一个故事,导演想拍的是一个人物时代,制片方其实更多的想把他作为传统文化艺术的宣传片。从梅葆玖想要还原梅兰芳先生开始,我们就不能只采用故事片的审美来关注影片。在大多数人眼里,或者在梅葆玖,在大多票友眼里,用梅兰芳作为电影名称。就只能把镜头锁定在梅兰芳身上,而不是导演想要期盼的:中国伶人。 从这种角度,我们可以稍稍体谅导演。 其实从一开始,陈凯歌导演就有点混淆,电影剧本一开始并没有加入孟小白这个人物。但陈凯歌导演考虑到尊重史实,还是把孟小白这个与梅兰芳有着巨大关联的人物加了进去。导致电影后期的人物关系其实不好看。而且花了很大的笔墨去描述那种懵懂的爱情,不是为了描绘爱情,而是为了描绘史实。反而失了真。使得影片在纪录与故事之间徘徊,抽插。好像杜琪峰导演说《黑社会》,如果评委能看懂一点里面的关系,说不定就得奖了。戛纳评委对于东方人本身不熟,对东方社会的人物构成就更加不明所以。我不确定陈凯歌导演是不是因为描写了男女爱情,而不是男男。使得一开始的那种懵懂和微妙,慢慢的被纪录把美感打破,成了粗俗的婚外情。而不是《一代宗师》里章子怡的表现出的那种微妙的感觉。显然这种小资的男女情调不是陈凯歌导演所具备的。而朦胧的男男情调陈凯歌导演拍的很有魄力。 从电影手法上。我很喜欢其中对燕十三所在的那个房间拍摄的镜头。其实前半部分旧时代有很多这样的可以去追求的长镜头。但导演并没有把它拍成长镜头,其中有一些剪切可能是技术问题,比如镜子之类的道具实在无法回避。可是如果在今天真的可以将电影拍摄的手法,艺术,融入进京剧的唯美舞姿手势,我相信应该也会很完美的。 对于角色,梅兰芳人物在开场便定了调,那种温婉,小怯懦一贯而终,无论是余少群还是黎明都延续了下来。这种传承是纪录的胜利,是剧情艺术的悲哀。正是如此我们无法将黎明与张国荣进行任何的比较。张国荣可以在导演的认可下,用尽感官去演戏,张国荣在烧自己戏服的戏,或者隔着轻纱屏风看人,听信,抽鸦片来表现人物,表现自己。或者说在电影的后期,观众和张国荣都不在乎程蝶衣是谁,我们只需要知道荧幕里的那个不知性别的人叫作张国荣便好了。但黎明不行,他的一举一动,一板一眼都有一个原型在他身后。张国荣的程蝶衣或许说就是他自己,说是演戏,不如说是在表现自己,黎明则是在真正的表演,如果两人拿到影帝。张国荣该是活的精彩,黎明则是演的精彩。影片后半部分出现了开场和前半部分铺垫出的诉求。但凭借的却是台词,是对白引出的。而不是表演,无法演。因为梅兰芳本身是否具备这样的诉求,导演不确定。而导演确定想要表现得亮点却又太多:伶人,纸枷锁,京戏,梅兰芳,孟小白的爱情,邱如白的情,和这段历史的本身。陈凯歌导演就又成了那个《道士下山》的导演,从文字中找问题,然后拍成幻灯片,一张一张的给观众看,看着观众喝鸡汤。可能在《梅兰芳》导演电影中上面那些诉求都是一体的。可就像影评人说的那样,拍了一半。剩下一半,得靠观众脑补。 与其说电影后半部分节奏情节脱缰,不如说是后半部分人物脱缰了。梅兰芳不是程蝶衣,程蝶衣是文字里面的,梅兰芳是历史里面的。他拒绝日本人,导演就只能这样拒绝,而不可像程蝶衣委曲求全。可以说正是黎明过多的戏份,使得人物表现的东西少了,导演可以在台词中加入想法,而不是在动作或者表现上融入点睛之笔。可人物叙述中有意思的是孙红雷的邱如白。戏份不多,但每一章的戏份恰到好处,无浪费,无牵强。前后两部分,邱如白的改变与转化最为明显,也最触人心,从自由到不自由,从反对纸枷锁,到给自己纸枷锁。不一定非要演得好,而是导演想表现的东西到了。也就美了。可见,不是要戏多才能留下人心,而是要言之有物。其实如果把一百四十分钟的电影剪成九十分钟或者一百分钟,效果与现在比较不一定会差,也许观赏性反倒紧凑。最好的例子就是盖里奇的《大侦探福尔摩斯》电影剧情节奏无拖沓,无浪费,完全衔接无缝隙。或者说王家卫导演的《东邪西毒》拍了有五个多小时的正片,留下的却只有一百分钟。讲的话太多,失了真。 如果真的让黎明个人发挥到是真的令人期待,因为他的《真心英雄》《无间道》表演已经给了足够的惊喜。陈凯歌拍了一半时代,拍了一半伶人,拍了一半梅兰芳。 最后不得不说,邱如白老年时期发型真的好看多了。 个人浅见,仅供娱乐。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梅兰芳的更多影评

推荐梅兰芳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