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角形

慈斯基
2018-01-07 08:20:04

在火车上看完《奥丽芙·斯特里奇》,心里生出种奇妙的感受,一个三角形、很勇敢的三角形。

最近接触到很多以古怪老男人/老女人为主人公的作品,他们将人生孤旅的恶寒郁结成一股偏执,讲规矩、重责任,但同时将笼罩在自己记忆中的阴影毫不留情地笼罩在周围人的头上,“遇见我算你倒霉”。仿佛双脚踏地的等边三角形——如同弗朗西斯法令纹和紧抿双唇构成的那个——顽固的,狠硬的,从不宽容,谁也不能摇撼。恐怕——那些尖角消失的时候,所有人都会松一口气。

中年,老年,到死亡,冷眼刻薄的人一定“看得更清楚”、“活得更真实”吗?未必。反是更沉溺在自我世界罢了。当熟悉容忍她的人一个一个地离去,迎面受到“孩子们的世界”一撞的时候,才真正算“认识了自己”。与此攒下的痛苦也是数倍的,相较少年迷失,谁忍去看老者在树林荒野中的哭号?

在小说、舞台剧和电影电视剧等多媒介共荣的时代里,行文有电影感的小说并不鲜见,而有文学感的电影也不断呈现。我很喜欢“细节耐嚼”的影视作品,它们超越了视觉一闪而过的属性,不是抛给你信息,而是信号,一个个反复出现的隐喻,花,狗,丝袜,调动人投入其中,在“发射—接收”中得到交流的默契,也令转逝

...
显示全文

在火车上看完《奥丽芙·斯特里奇》,心里生出种奇妙的感受,一个三角形、很勇敢的三角形。

最近接触到很多以古怪老男人/老女人为主人公的作品,他们将人生孤旅的恶寒郁结成一股偏执,讲规矩、重责任,但同时将笼罩在自己记忆中的阴影毫不留情地笼罩在周围人的头上,“遇见我算你倒霉”。仿佛双脚踏地的等边三角形——如同弗朗西斯法令纹和紧抿双唇构成的那个——顽固的,狠硬的,从不宽容,谁也不能摇撼。恐怕——那些尖角消失的时候,所有人都会松一口气。

中年,老年,到死亡,冷眼刻薄的人一定“看得更清楚”、“活得更真实”吗?未必。反是更沉溺在自我世界罢了。当熟悉容忍她的人一个一个地离去,迎面受到“孩子们的世界”一撞的时候,才真正算“认识了自己”。与此攒下的痛苦也是数倍的,相较少年迷失,谁忍去看老者在树林荒野中的哭号?

在小说、舞台剧和电影电视剧等多媒介共荣的时代里,行文有电影感的小说并不鲜见,而有文学感的电影也不断呈现。我很喜欢“细节耐嚼”的影视作品,它们超越了视觉一闪而过的属性,不是抛给你信息,而是信号,一个个反复出现的隐喻,花,狗,丝袜,调动人投入其中,在“发射—接收”中得到交流的默契,也令转逝而过的快节奏画面在某种程度上慢下来,凝聚为独有的观看记忆。

有时人物的情绪被放大到让人觉得恍然,但不经意间流露出的小动作又仿佛似曾相识。把生活一模一样地搬上书页或屏幕,怕是也不太有人愿意看。问题就在于怎样把握这个度。与世格格不入之状态,在细节的戳心真实上有些戏剧性的滑稽,界限如此模糊,在人感到“这怎么这么像昨天就发生在我身上的事”那一刻,用一点“戏感”把你拉远,让你反思,又在刚刚好没真正觉得“太假”的某个点上复向生活的真实质感推进。向内的力、向外的力作用在一起,有种漩涡感。

我还想说勇敢。

奥丽芙明撕暗捅的一生,作者写,导演拍,演员演,我们看,某种程度上因为它足够真实,所以大家都是足够狠心的;而另一方面,正因为它成了作品,所有人便也经历了反省。而可贵的,是我们在其中加入了一点滑稽,不是自慰,而是自嘲,自嘲始于真正的接受和理解,现为释放的轻松。你笑了,但双眼含泪,我以为,这更加勇敢。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奥丽芙·基特里奇的更多剧评

推荐奥丽芙·基特里奇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视剧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