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猫传 妖猫传 6.9分

陈导有情,贵妃长恨

菜头不高兴
2018-01-06 看过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妖猫传》是白龙的故事,整部电影讲的就是白龙如何看待贵妃之死。影片的前半段讲的是基本历史事实,后半段则是陈凯歌自己对唐杨二人的情事、白居易的《长恨歌》以及对“情”的理解。观众对后半段的叙事和感情观认可与否,将决定他们对这部电影的评价。陈凯歌心里清楚,历史上唐玄宗对杨贵妃的情带有很多自私虚伪的成分,而白居易写《长恨歌》则对残酷现实进行了许多遮掩和美化。所以陈凯歌另辟蹊径,借由虚构的白龙一角,来讲“情是真的”。此情非彼情,李代桃僵,虚虚实实,这种拆解史实和文本的手法,让我想起了韩国电影《方子传》。陈凯歌想要借唐杨二人的情事和《长恨歌》讲情、讲爱、讲无上密,找错了载体,故事也没讲好。

影片的前半段妖猫作祟,已经重演了当年的贵妃之死。陈云樵是唐玄宗的化身;春琴是陈云樵的妻子,胡姬玉莲是陈云樵的玩物,恰对应杨贵妃(玉奴)之于唐玄宗兼具妻子和玩物这一点,因此春琴与玉莲均为杨贵妃的化身。片中特地提及杨贵妃具有一半的胡人血统,所以她的化身对应的是一汉一胡:

白居易写诗赞贵妃——指代李白写诗赞贵妃。
陈云樵为玉莲花掉大把钱财——指代唐玄宗为贵妃花掉大把金银。
玉莲与日本人空海调情——影射日本人阿部倾慕贵妃。
玉莲饮下带蛊的酒,身体溃烂——指代贵妃饮下带蛊的酒,身体溃烂。
陈云樵对春琴说:“祸是你惹的。”——影射唐玄宗内心认为杨贵妃是灾祸的源头。
春琴说:“钱是你花的。”——暗示唐玄宗的所作所为才是导致盛唐衰败的原因。
陈云樵丢下春琴自己逃命去了——指代唐玄宗丢下杨贵妃自己逃命去了。
春琴说:“我的命,不就和她一样嘛。”——暗示春琴的命运就是贵妃的命运。
春琴跳起霓裳羽衣舞,一开始乐曲欢快,夫妇两人眉眼传情,宴席其乐融融。——指代唐玄宗和杨贵妃享受着盛唐的繁华,爱意绵绵。
陈云樵当着宾客的面拍了一下春琴的屁股——这种亵玩的姿态,暗示贵妃之于玄宗,不过是拿来炫耀的玩物。体现为:唐玄宗让贵妃在万众瞩目下荡秋千、玄宗当着阿部的面宣告对贵妃的所有权等等。
曲风突转,火光四起,杯盘狼藉——象征安史之乱打破了一切美好。
春琴死前极力挣扎,窒息而死——指代贵妃死前极力挣扎,窒息而死。
陈云樵掐死春琴后,假惺惺地擦了下眼泪,干脆地说:“不是我杀的。”——暗示唐玄宗逼死杨贵妃后,推卸杀人之责。
春琴临死前说:“别埋我,地下冷。”——暗示贵妃被埋地下而死。

前半段由妖猫(白龙)言说当年之事,感情基调是愤恨的。他质问陈云樵(唐玄宗):“她是你的女人,死到临头,你救不救?”借春琴之口(替贵妃)对陈云樵(即唐玄宗)哀诉:“你不救我吗?”更替贵妃控诉道:“大唐天子活埋了我,我就和大唐没完没了。”

陈府之事告一段落后,空海问乐天为何作《长恨歌》,乐天回答:“大唐陨落不是她(杨贵妃)的错,她不该孤独地被葬在马嵬。我为她不平!”这里影片开始深化主题和自圆其说。

后半段空海和乐天由阿部的日记了解到当年之事,言说者换成了阿部。阿部印象中的贵妃,在男人们对她的爱的环绕下,生如夏花之绚烂,死如秋叶之静美。他讲述道,贵妃在极乐之宴上说:“我对别人的好,一点一滴都想报答。”她还在死前说:“我已经满足了。”他对此的理解是:“贵妃在死前渴望拥抱所有的爱。”“她获得了爱的表白。”他眼中的贵妃,包容而富有牺牲精神。她接纳情感中的虚假,用性命报答所有男人对她的爱,带着所谓的“收获爱的表白”的满足感激涕零、欣然赴死。多么伟大而富于牺牲的爱!——这根本是先合理化这种牺牲,再美化和歌颂这种牺牲,充满自我安慰与自欺欺人!

白龙获得了御猫的记忆,听到了贵妃死前在石棺里绝望的嘶喊,愤恨不已。他主导一系列事件,催促乐天写《长恨歌》,不就是为了帮贵妃开口诉冤吗?结果最后乐天一字不改,高歌唐玄宗对杨贵妃的爱情,就因为“情是真的”,令人大跌眼镜!我不认为贵妃真的能够宽容唐玄宗对她情感中的虚伪,也不认为她死得心甘情愿。至少,当她发现自己被封在石棺中独自等死的时候,她是有强烈的求生欲的。否则,她也不会拼命要推开棺板,不是吗?我想知道她在生命的最后时刻想了些什么,又是否后悔?

唐玄宗以贵妃为借口享乐,安禄山以贵妃为借口谋反,陈玄礼以贵妃为借口清君侧,他们都拿贵妃为自己的行为辩解。他们把自己的欲望投射到贵妃身上,也把自己犯下的过错推到贵妃身上:是贵妃的错,我无错!是欲望的罪,我无罪!最后,唐玄宗还要假惺惺地重提白头偕老的誓言,让贵妃自愿赴死,以推脱逼死贵妃的责任。我本以为,后半段会是贵妃的控诉。因为没有谁比贵妃本人更有资格评判自己的死亡。结果从头至尾,不论是妖猫(白龙)的言说、乐天的言说,还是阿部的言说,都是一帮男人在表白自己如何爱贵妃,而我看到的却是贵妃在所有男人的爱中失语。——我想听贵妃的言说。

(史上)唐玄宗和白居易的“长恨”,是长久地遗憾贵妃的死亡;而贵妃的“长恨”,则是长久地怨恨唐玄宗为了自己活命而牺牲她的性命。以往拍贵妃之死,不论她是怎么死的,反正就是一红颜祸水,盖棺定论就完事。这次陈凯歌一会儿妖猫一会儿白鹤少年,明明拍出了贵妃死前的求生欲,却让她配合唐玄宗的谎言,用所谓的爱和宽容强行给她带上光环。——说好的为贵妃不平呢?!

真即是有,伪不是无。以无作有为伪,以伪为真则为饰伪。唐玄宗对杨贵妃的情自私虚伪,是为“伪情”。白居易写诗歌颂这种“伪情”,是为为“伪情”饰伪。一段虚伪的情,一首虚伪的诗,一部虚伪的电影。三十年后伪上饰伪,一千多年后伪伪上再饰伪!!戏里是一众男人对贵妃的意淫,戏外是陈凯歌对贵妃和大唐盛世的意淫。我无法认可这种演绎。

悲剧就是悲剧,怎么拍也成不了正剧。老调重弹,消费贵妃罢了。

PS1.边写边生气,越写越生气。对中国的男导演不能抱太高期望,等他们什么时候能拍出《成为简·奥斯丁》那样的电影,我再进电影院好了!

PS2.文学上将元稹和白居易并称为“元白”,我现在发现了他们一个新的共同点:伪情。元稹作《西厢记》来伪饰自己对崔莺莺的薄幸;白居易作《长恨歌》来伪饰唐玄宗对杨贵妃的薄情。真真一对好基友。
   
————————————————————分割线———————————————————————

黄轩所饰演的白乐天,狂得可爱。秦昊的陈云樵也演得甚好。张榕容饰演的杨贵妃,虽不符合我对贵妃的想象,但确是美的,气质、样貌兼具的美。张雨绮饰演的春琴,确有唐代美人的仪态和风韵,但开头的一路小跑和不自然的轻喘让人很不适。张天爱饰演的胡姬玉莲,眼波流转却不见风情万种,空有皮相。至于极乐之宴,本期望看见一出活的敦煌壁画,结果是视觉杂耍。

影片的前半段是恐怖片的套路:怨灵在死亡之地不愿离去,找来与自己死亡相关的人重演一遍当年之事,方得解脱。在空海和乐天追寻妖猫作祟的线索的部分,有些地方衔接上有点生硬,但剧情总体上的连贯性还是可以的。后半段的故事只是在简单重复前半段,人物变多后,故事又讲得支离破碎。贵妃死因的真相—情—无上密这三个层次是断裂开的,最后空海和乐天领悟到无上密,强行拔高主旨,很生硬。同期上映的《至爱梵高》也是在探寻历史人物的死因,它用开放式的结局把答案和思索留给观众。而《妖猫传》在后半段本该升华,却成了续貂,强行将主旨塞给观众:“情是真的,要接纳虚假。”我实在是接受不来。

本文写于二刷后。
我一刷后的感想比较接近这位观众的观点: https://movie.douban.com/review/9013815/
在看了另一位观众的影评后:https://movie.douban.com/review/9011512/
去二刷,终于看懂了变瓜和无上密之间的关系。
如果观众需要看解读才能明白影片中的无上密,那么影片在表达方面确实不成功。
0 有用
3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妖猫传的更多影评

推荐妖猫传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