芳华 芳华 7.6分

不是芳花,而是毒草——评新映电影剧《芳华》

牛耳朵
2018-01-06 看过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二零一七年十二月十五日,冯小刚执导,根据严歌苓同名小说改编的电影《芳华》在中国、北美地区同步上映。冯小刚称历经一波十三折拍了部三十年没人敢拍的电影,它不是一部流行电影,而是电影百花园里的一股清流,严歌苓直言这是最过瘾的拍摄,冯小刚还呼吁年轻一代去了解自己父辈这一代。影片上映后,一时好评如潮,观众一篇赞扬之声,有的观众高度评价它“全程泪目,冯小刚的功力还是有的,再加上严歌苓的剧本,真是珠联璧合”;不少观众在看完影片后觉得看到了自己的青春岁月,称赞它为“一部超有情怀的片子,祭奠逝去的芳华岁月,每一个曾经年轻过的人都可以从中找到自己青春的影子”;还有观众极度称赞冯小刚,“那些扑面而来的青春气息、强压不住的躁动的荷尔蒙、高速分泌的多巴胺,不得不说,冯导很懂青春”“从《芳华》里看到了不能遗忘的历史,冯小刚在做一些伟大的事!”;更有观众说“虽然不能完全理解那个时代的人的感情,但却被冯导带入了那个年代,感受到了他们有血有肉,有笑有泪的灵魂。这才能称之为一部好电影。”“真的感觉父辈的人特别坚强,无论经历了什么大风大浪都能挺过去,强烈推荐:‘一定要带爸妈去看’。”既然《芳华》及其赞扬者提出了这么重大的问题,并且广泛地宣传了他们的主张,我们就不能不认真地进行一次研究。

《芳华》是怎样塑造刘峰的?

在这部电影里,冯小刚把刘峰塑造成了一个“比雷锋还崇高”的人民战士,他的形象十分完美,十分高大,勇于奉献、正直仁厚,是备受排挤的文工团女战士何小萍的救星,在他身上,你简直找不出有什么缺点。但就是这样一个毫不利己、专门利人的人,却没有什么好结果,看来只有精致的利己主义者,才是社会主义新时代的人们学习的榜样。

在影片中,女主角何小萍因为父亲是右派,家庭出身不好,母亲被迫改嫁了一位革命干部,但她常受继父与弟妹的欺负,生活中从未感受过温暖。为了更好地保护何小萍,热心的刘峰帮她隐瞒了亲生父亲的身份,并改用了继父的姓,她高兴地犹如旧社会的农民彻底翻身得到了解放,露出了久违的微笑。虽然那个时代“出身不好抬不了头”,但苦大仇深的何小萍相信进入部队就是一次改写人生的契机,改头换面了的她一定能够获得幸福。这种烘云托月的手法,难道不是用富有人性的“活雷锋”刘峰,来衬托那个时代的荒唐与没有人性吗?这种反衬的手法,就是为了使观众强烈感受到那个时代的痛苦与荒诞,它说明了《芳华》并不是如导演所说要把烈士们牺牲、献身的精神表现出来,让年轻人知道,而是千方百计地为我们今天的观众再虚构一个建国后的前三十年。

电影冲突围绕着刘峰一生命运的大喜大悲展开。虽然冯小刚在评价时自称电影介绍了崇拜英雄的年代,但实际上怀旧却是从英雄的悲剧开始,“下放”“断臂”的情节也是围绕着“好人没好报”的潜意识进行。“断臂”被安排成是讨好小资女人办法的一种,作为戏剧冲突最高潮的“下放”,也是放在表白小资女人这件事上。影片通过文工团女演员的口吻特别说明:“现在大家都在学雷锋,不知道是谁又拿去帮你洗了吧?”要观众记住:学雷锋不过是她们茶余饭后的笑话,不过是一场拙劣的表演,而最能够打动她们的只是自己的利益。“活雷锋”果然不负众望,他吃饭的时候不吃饺子,专捡煮烂的饺子皮吃,还给心爱的林丁丁做了一碗爱吃的面,猪圈里的猪跑了出来,就帮助食堂里的炊事员去抓跑上街的猪。野外拉练林丁丁的脚受了伤,刘峰帮她挤破水泡。为了帮助战友王友泉、接触林丁丁,刘峰还让出了去军政大学深造提干的机会。抗震救灾之时,刘峰冲在最前面,还为此砸坏了腰。练舞的时候,战友嫌弃何小萍的身上有异味,刘峰主动帮助她排舞。战友结婚没有家具,刘峰帮忙做了两条凳子。对越自卫反击战中战友陷入了沼泽地,刘峰拼命营救,还失去了右臂。战场上刘峰渴望牺牲,想成为林丁丁嘴巴里唱出来的英雄。做了这些以后,刘峰能否如愿以偿得到了大家的认可与尊重,得到林丁丁的格外青睐呢?答案是否定的。这一切都没有什么回报,战友们把他的好人好事视为理所应当,表面上对他客气敬重,背地里把他看作笑柄,到处招惹男人的文工团歌唱演员林丁丁,宁可为了一口罐头让吴干事亲一口,也不愿让他抱一下,还说所有的人都可以追求她,就是“活雷锋”不可以。搂抱事件东窗事发之后,林丁丁为自保诬陷了他,害他下放到了伐木连。转业之后的他更是命运凄惨,沦落到了海口以贩卖盗版图书为生,被联防队员殴打,妻子也跟送货司机跑了,拖着伤残的身子一个人无依无靠。影片告诉人们:所谓的英雄都是假的,尽管他们毫无保留帮助别人,强烈的私欲依然存在,还有不要再做好人,好人不会有什么好结果,人为财死,鸟为食亡,只要为了自己,一片好光景就在眼前了!

电影还着重刻画了刘峰对林丁丁刻骨铭心的爱,最后使得被林丁丁深深伤害的他不会再爱。电影反复宣传正直老实、没有背景、无钱无权的男人是靠不住的,要结婚就应选择有社会地位,可以帮助自己实现利益交换的人。行动是:林丁丁为了钱嫁给了澳大利亚的华侨,原来讨厌陈灿的郝淑雯,在得知他是昆明军区副司令员的儿子后,为了实现政治联姻的目的,从萧穗子身边抢走了他,而不掺杂利益交换的刘峰与何小萍的结合,在萧穗子的笔下却很卑微。这样,作为老好人的刘峰,便成为了一个不合时宜的悲情英雄。电影结束时,陈灿成为了有钱的地产开发商,郝淑雯过上了阔太太的生活,萧穗子也变成了作家,只有刘峰拖着残疾的身躯依旧落魄,原来的“活雷锋”、战斗英雄,尽管昂首挺立,但一无所有,再次论证了林丁丁当年不选择他是无比正确的。作者叙述“活雷锋”的悲剧人生的“壮举”,也“胜利”完成了。

这部剧里,真正以崇高面目出现的,只有刘峰一人。何小萍在文工团受尽欺辱时只能接受他的帮助,只能与他惺惺相惜,把自己的命运托给“活雷锋”。为了衬托刘峰形象如何孤独于文工团所有战友,其他出场的主要战友统统设计成只为一己私欲的自私自利之徒。就连刘峰的团长和政委也是“明哲保身”派,只有萧穗子支持了他一下。刘峰孤零零一个人,从经济到政治,始终在单枪匹马地对抗世界。

看完这部剧,人们强烈地感到:冯小刚塑造的这个“活雷锋”形象,相比于文工团的其他人物,落后于时代太多了。尽管冯小刚在讲述《芳华》背后的故事时作了说明,自己有过七年文工团经历,对于曾经的部队生活最是怀念,也是他记忆中最美好的片段,一直以来,就想把这段生活拍成电影。严歌苓也坦言:“因为与冯导同为文工团出身,所以两人合作一拍即合”。这些都企图使人们得到这样的印象:他们是完全根据历史事实来编写剧情与导演电影的;但是,人们仍然不能不发出这样的疑问:毛泽东时代,难道真的那样荒诞与违背人性吗?那个时代的人,难道真的唯利是图吗?军队里所有涌现的战斗英雄,难道真的出现过这样的悲剧吗?这个“活雷锋”到底是历史上真实存在人物的艺术加工,或者是冯小刚、严歌苓亲身接触并见证过的人,还是冯小刚、严歌苓凭空编出来的一个人物呢?

真实的冯小刚、严歌苓与一个假刘峰

冯小刚、严歌苓说到电影《芳华》,称影片来源于他们共同的文工团生活经历。但是他们鲜为人知的文工团时期的真实心路历程,又是怎样的呢?这些都不得不勾住我们的好奇心。

冯小刚,湖南湘潭人氏,一九五八年出生在北京的一户普通家庭,冯小刚的父亲曾是傅作义军队里的军官,冯小刚当年在北京军区三十八军装甲六师当了一年假兵,因为办不了入伍手续,一九七八年回到地方考上了北京军区战友京剧团当了一名美工,后与歌舞团一名女舞蹈演员谈恋爱。女孩的父亲是话剧团的一位老同志,老同志发现女儿春心荡漾,于是跟踪排查揪出了躲在幕后的冯小刚,老同志向冯小刚发出严正警告,最后就串通他们团的政委,借精简整编之名将冯小刚纳入转业名单,随后冯小刚被分配到了北京西直门粮库,并对转业一直耿耿于怀。冯小刚后来又被调到建工集团当文体干事,在那里,他遇到了北京台电视中心主任郑晓龙,从此彻底转入影视界,开始了职业导演的生涯。

严歌苓,一九五八年出生在上海,一九七零年十二岁的她考入成都军区战旗文工团,成为一名跳红色芭蕾舞的文艺兵,在那里,她遇到了自己的初恋。那年十五岁的她,竟爱上了一名三十岁的军官。因为部队禁止恋爱,两人便只能眉目传情。六个月的时间内,她一口气给他写了一百六十封情书。然而这些书信,却成为了她的爱慕者为“突出自己”而举报她的证据。那个男人就如影片中的林丁丁一般,为了急于脱罪保全自己,不惜落井下石揭发了她。并交出了她写的所有情书,指责这一切的发生都是因为她的勾引。于是,审查开始了,如同刘峰遭遇的那样,她一遍遍地被盘问,一遍遍地被要求写检讨。昔日的战友开始唾弃她、指责她,最绝望的时候严歌苓甚至想过自杀。一九七九年,对越自卫反击战爆发,在那炮火纷飞的年代,严歌苓做出了一个惊人大胆的决定,主动请缨担任战地记者,第一时间赶赴前线,她那时的工作,除了救助伤员,就是进行采访,这不就是影片中萧穗子的原型吗?有了这次对战争一线的观察与体验,作为作家的严歌苓好像被激发出来了。后来严歌苓弃舞从文,带着对部队怨气离开了部队,第二任丈夫是美国人,现已移民美国。

冯小刚、严歌苓两人的部队经历一语概括就是四个字:因爱生恨。两人的经历与李大眼、韩仁均相似。李大眼就是因为在大学入党的愿望没有实现,郁郁不得志,才走向另一个极端变成反动公知的。韩仁均原本是一个热爱文学的青年,还考上了华东师范大学,后来染上乙肝被劝退了,当时的医疗水平有限,学校怕他传染给其他同学,所以把他劝退了。于是韩仁均把对学校的爱,变成了对老师的恨。后来,韩仁均以笔名韩寒写的作品中多有对老师仇恨的描写,甚至把老师比作妓女。我们不妨也做一个猜想,冯小刚、严歌苓现在即使过得再好,可有放下自己内心的恨,可有借助作品去发泄报复去放大心里的恨?影片中的刘峰难道没有他们两共同的影子?

中国有句话,冤有头债有主,谁对他们不好,他们大可以直接去找那个对他们不好的人!但是,他们没有去报复那些个当初害了他们的人,却用自己的作品把仇恨转嫁给国家与社会。冯小刚、严歌苓等人有了自我展示与发泄的平台后,其他心怀怨恨的人也跟在冯小刚、严歌苓身后,借助他们的作品来排解郁积在各自心中的恨。冯小刚称影片《芳华》里有爱,并且是部队文工团里最美好的爱情,那么接下来要弄清楚的是,到底什么是爱?什么是恨?冯小刚、严歌苓把自己在部队文工团的痛苦经历注入到了影片当中,究竟是为了爱?还是为了恨?在军纪严明的部队搞男女关系,到底是谁的错?冯小刚卖私货,难道要人们来帮他来买单吗?

我们都不是影视戏剧家。但是,根据我们看到的影视方面的资料,我们知道电影从艺术的角度讲,影视作为对现有生活的加工,来源于生活又高于生活。然而冯小刚、严歌苓以自己的一己之见融入到刘峰这个虚构的人物当中并用以影射那个时代,还说影片反映了社会现实,还原了历史,帮人们找回了自己的青春芳华,把这样的芳华当作我们的芳华,难道不荒唐可笑吗?

我们也不是历史学家。但是,根据我们看到的材料,影片所描绘的历史冲突与刘峰在这些冲突中的遭遇,是违反历史真实的。片里的刘峰是严歌苓、冯小刚为了宣扬自己的观点编造出来的。

刘峰是上个世纪七十年代末,参加解放军的。当时,全军取消了军衔,恢复了红军时期的传统,强调官兵平等,军队换上了红帽徽绿军装,一颗红星头上戴,革命的红旗挂两边。《解放军报》载:“军衔制度取消以后,中国人民解放军陆、海、空军、公安部队所有部队人员一律佩戴全红五角星帽徽、全红领章。新的帽徽、领章非常大方、朴素,突出了鲜红的革命色彩。帽徽是一颗红星头上戴,象征着党和毛主席的领导;领章是革命红旗挂两边,象征着我军非常无产阶级化、非常战斗化。这种帽徽、领章非常鲜明地非常形象地体现了我军的革命本质和光荣传统。”毛主席废除将、校、尉那一套,就是为了推进官兵一致,那个时候解放军干部与战士同吃同住同劳动,唯一不同的一点是干部的军装有四个口袋,战士的军装只有两个口袋。有一位在女兵中浸泡了十二年的通讯连副连长回忆道:“当年我们的连队,不管男兵女兵,正气是占绝对上风的。同志之间,战友之间,哪有那样的嫉妒、尖刻和丑陋?我经历的女兵连队,新兵尊重老兵,老兵爱护新兵。记得我当班长时带新兵去农场垃大粪,回来后累了的新兵倒头就睡,我悄悄地把她们的脏鞋都刷净了。从那以后,我自己再也没刷过鞋¬——全被战友抢刷了。当年我们连队一个女兵开刀大出血,深夜我们接到通知,全连战士紧急集合毫不犹豫奔向医院为她献血。我们连也有来自农村的兵,有的生活困难,有的家里遭灾,连队常有干部战士为他们捐款捐物。干部子弟,我们连队也有不少,绝大多数是自律自严要求进步的,干活泼辣做事认真,生怕被别人说有‘骄娇二气’。”
 
刘峰所处的历史时代,正是社会风气好,路不拾遗,夜不闭户,人人崇拜英雄,人民精神境界极高的年代。通讯连女连长又回忆道:“在那个年代,我们学雷锋真心诚意,争当好人,争做好事,哪怕真是为了争取入党打扫猪圈,也不会顾头不顾尾仅仅做个样子。那时如果有人犯错误,大家会坐下来,开个班务会,真心诚意地本着‘惩前毖后治病救人’的原则去帮助她,关心他,怎么会墙倒众人推呢?我认为,我们那个时代,有错误有缺点,但人心是向善的。尤其是部队,更尤其是十几岁的女兵,善良、纯洁、真诚、上进是主旋律,人品比现在扶个老太都怕被讹好得不是一点点!”这位女连长的描述,与电影剧《芳华》所展现的部队女兵生态大相径庭,到底哪一种说法更接近真实的历史呢?

毛主席说教育必须为无产阶级政治服务,必须同生产劳动相结合,知识分子要劳动化,劳动人民要知识化,并对政治立场、阶级立场极坏的右派知识分子进行批判改造,此即刘峰部队时期的知识分子政策。那时,毛主席号召广大干部与知识分子到“五七”干校劳动锻炼,他的女儿李敏也被“迫害”进了“牛棚”,毛主席还特别为她挑选了内蒙古阿拉善左旗作为李敏被“改造”的地方,与农民们同吃同住同劳动。毛主席的女儿李讷到江西中办“五七”干校劳动锻炼一年半后,觉得锻炼程度还不大,要求到农村插队。文化部长王蒙在他的自述《半生多事》里,讲述了他的“五七”干校生活。有几点印象颇深,一是看不到苦难的描写;二是补发了两千多元工资;三是生活还挺不错。他说:“每当举行文艺演出时,在戈壁滩上,皓月之下放声高歌,大家的欢乐之情溢于言表,纷纷赞道是同饮甘露、濯清泉、吃仙药、沐天恩,其乐无穷。他们购买了金华猪仔和一批奶牛,每天都享受新鲜牛奶和美味猪肉。晚上经常性的活动是下象棋打扑克,每天鏖战到深夜时,带队的干部就提醒:同志们,再不睡觉就影响明天早晨喝牛奶啦!”有位经历过“五七”干校生活的民营企业家说:“为了改善生活,也为了让年老体弱的同事干点轻松的活,不用下水田,我们连成立了养猪班和种菜班。种了吃不完的菜,喂了二三十头猪,富余的都送给校部和掉给兄弟连队。”一九七二年尼克松访华时跟着的汉学家费正清对毛主席说:“我们原以为知识分子下放后和工人农民一样生活,没想到只是让他们参加劳动体验生活而已,工资福利等方面还是有特权的。”毛主席哈哈大笑:“就这样我死了之后他们也会哭诉是残酷迫害,你信不信?少则几年多则几十年就不可避免地要出现全国性的大造谣。”从这些可以看出,干部与知识分子的下放改造,在日常生活上是完全有保障的。

弄清楚这些历史事实以后,《芳华》怎样歪曲了客观真相,就清清楚楚了。部队的同志会欺负一个成分不好的新兵,而且还是一个群体吗?不会的。通讯连老兵的叙述都证明,对一个新兵何小萍,从一开始就看不上她,猜疑她,欺负她,凭什么?用得着“大救星”刘峰的百般保护吗?且不说她隐瞒了父亲的身份,成分上填写的是“革干”,哪怕是成分不好,以部队的作风,难道会这样对待一个新同志?又哪有电影里那个什么“舍长”把高干父亲老挂在嘴边,盛气凌人,飞扬跋扈。怎么能够臆造出一个军长的女儿郝淑雯,开口必称革命江山是她家打下来的,不停地欺负老实人何小萍呢?这部电影哪个地方赞美女兵了?洗澡、游泳、跳舞就是美了?沉迷于别人胸罩的女兵就心灵美了?见到的只有丑恶。欺负新兵、诬陷别人偷东西、抢别人对象、诬告好人,甚至还有一个集体去撕人衣服的情节!这还是女兵吗?来了个分队长,也仅仅只驱散大家,连句批评都没有。那时的部队是这样的吗?这还是我们的连队我们的战友吗?何小萍的父亲是因为被下放劳动改造,不堪忍受“迫害”,选择自尽的吗?根本扯不上。王蒙与民营企业家的回忆说明过“迫害”的目的:“要知识分子更好地融入劳动人民,不要老摆出一副与劳动人民格格不入高高在上的姿态,要与私有制下旧的观念彻底决裂。”这不是把下放劳动的立场说得再明白没有了吗?更何况领袖毛泽东的女儿都下去蹲“牛棚”,受“迫害”了,知识精英反倒不能了?再说明明保障了下放人员的物质精神生活的质量,也照发了工资,哪里还有何小萍的父亲熬不过去自尽的问题,哪里还有何小萍在闻知父亲走后的伤心欲绝,哪里还有刘峰安慰痛不欲生的何小萍!?

毛泽东时代也不像戏里放的那样“不堪”。相反,像刘峰这样一个学雷锋标兵,大家也会争相学习,而不是像电影中看他做好事就翘嘴揶揄、嘲笑他。刘峰犯了错误,大家一下都远他而去,甚至集体落井下石。这样的描写难道不奇怪?难道很符合实际情况?这分明是旧军队反动本质的表现!硬说毛泽东时代如何世风日下,甚至人人都只为自己,这岂不是把过去的事实又给颠倒过来了!?

看一看这些历史事实,再看一看《芳华》中的假刘峰,就不难发现,这是一个编造出来的假刘峰。这是一个用资产阶级观点塑造的人物。文艺剧需要艺术加工,需要再创造,我们并不要求新映文艺剧的细节都与历史一样,但必须要求在人物的阶级立场、阶级关系上符合于历史真实。尽管冯小刚曾经说过“《芳华》是一代人多的青春,《芳华》才是‘我的’电影,骨子里是热的暖的”,然而事实胜于雄辩,这个新映电影剧中刘峰的形象已经同合理想象与典型概括没有什么关系,只能属于“歪曲,臆造”和“借古讽今”的范围了。历史斗争的进程告诉我们:在伟大的毛泽东时代,无论旧军队的兵痞或不可一世的官僚子弟或建国以后还对剥削压迫心存幻想沽名钓誉的御用文痞,都无法使已经腐朽没落的旧社会恢复青春芳华,更无法缓和劳动人民仇恨的烈火。在这样历史现实面前,剧情竟然还有知识分子获得“解放”后女兵的“欢呼”与“喜悦”,这不是天大的笑话吗?

《芳华》宣扬了什么?

既然是一个假刘峰,我们就来看一看导演通过这个艺术形象宣扬了什么?我们知道,国家是阶级矛盾不可调和的产物,是一个阶级压迫另一个阶级的机关。没有什么非阶级的、超阶级的国家。这是马克思列宁主义对待国家问题的基本观点。从这种观点出发,就不能不承认社会主义国家是无产阶级对大地主、大资产阶级、右派分子实行专政的工具。社会主义国家的法律、法院与执行统治权力的工农干部,只能是无产阶级专政的工具,而绝不可能是超阶级的,决不可能是既为统治阶级又为被统治阶级服务的工具。主席说:“在阶级社会里就是只有带着阶级性的人性,而没有什么超阶级的人性。”“人性”是具体的,不是抽象的,“人性”是相对有条件的,不是绝对无条件的,“人性”是有阶级性的,不是超阶级的,资产阶级所鼓吹的“人性论”就是超阶级的虚伪的普世价值观。当然,因为社会主义国家要维护无产阶级专政的需要,因为斗争形势的变化,他们之间在这个或那个问题上,在对待大地主、中小地主、富农与大资产阶级、中小资产阶级利益的态度上,根据他们压迫工人农民的程度,根据他们对革命的贡献,会有所区别。但是,从根本上说,这种区分的实质不可能超越维护无产阶级专政的范围。任何时候,我们都不能把这种巩固国家政权必要的专政歪曲成一个阶级对另一个阶级的迫害,哪怕是不可避免地出现了过激的事实。就拿《芳华》与《软埋》两篇“伤痕”作品来说,确实有过把小人物受“迫害”的事无限制放大,鼓吹超越阶级的所有人的“人性”与“博爱”,来否认土地革命与反击右派、改造知识分子的正义性,进而来虚无历史、解构集体主义与丑化英雄。这种现象迷惑过不少没有政治经验的人们,使他们看不清这些人的阶级面貌,看不清旧社会的阶级本质,地主资产阶级也略施小恩小惠来麻痹劳动人民的觉悟,当作调和劳动人民反抗的手段。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的中国受到地主资产阶级“博爱”的苦难人民,能否过上好日子呢?他们食不果腹,他们流离失所的悲惨景象,人们不是记忆犹新吗?

《芳华》却向我们说:不!国家不是统治阶级专政的工具,而是为全人类服务的。你看,戏里为了攻击那个劳动人民专政的时代,一方面,高举伟人画像的游行队伍,突然迎面闯入了一头猪。另一方面,刘峰受伤后,想牺牲,不是为了国家民族,而是为了可以编成一个故事,被伤害他的林丁丁传唱。列宁说过:“国家问题,这是一个被资产阶级的学者、作家与哲学家弄得最混乱的问题。”所谓的“伤痕”“人性”“博爱”之类,恐怕是被他们弄得特别混乱的问题,成为了毒害人民思想的一种迷信。《芳华》恰恰相反,它不但不去破除这种迷信,而且在“人性”的幌子下百般地丑化毛泽东时代、英雄、雷锋,加深这种迷信。代表“活雷锋”的底层劳动人民的儿子刘峰,最后落得个衣食无着的结局,郝淑雯、陈灿、林丁丁之流却通通大富大贵。这不是把无产阶级的国家机器统统当作权贵精英的工具了吗?这样的剧,还谈得上什么电影的创作也必须以马克思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为指导呢?

我们希望冯小刚把自己塑造的刘峰形象,把通过这个形象宣扬的那些观点,同毛泽东同志一再阐明过的马克思列宁主义的观点对照起来看,就不难发现,冯小刚恰恰用西方资产阶级的国家观代替了马克思列宁主义的国家观,用阶级博爱论代替了阶级专政论。今天宣扬这些西方资产阶级吹嘘了几百年的陈旧观点:究竟是为什么?究竟是对谁有利?需要分清是非。《芳华》要人们学习什么东西?像冯小刚那样,把西方资产阶级“人性论”描绘成拯救人类的理论,甚至把萧穗子的父亲加工成是依靠这样一种理论才能够“翻身得解放”的,这是彻底歪曲了社会主义国家的阶级面貌的。如果在新映电影剧中,能够真正贯彻历史唯物主义的原则,用阶级观点,对这类历史背景进行科学分析,去伪存真,按照刘峰所处时代的本来面目去塑造这个人物,也不是一件没有意义的事。从破除小说《芳华》所散布的坏影响来说,是有积极意义的。可是冯小刚却不但违背历史真实,原封不动地全部袭用了西方资产阶级的立场观点与材料;而且变本加厉,把刘峰塑造成一个时代的悲剧英雄,一个被命运抛弃的人,要他不要成为今天人民的榜样,这就完全离开了正确的方向。

冯小刚毫不含糊地要人们从他的《芳华》中“看到”自己的“芳华”。有的单位还特别组织同志们去看,不少老同志留下了眼泪,仿佛“看到”了自己年轻时候的影子。我们到底可以“看到”一些什么呢?看到“好人没好报”吗?我国正在培育与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要把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融入社会发展各方面。在这种情况下,请问:要谁“好人没好报”呢?要劳动人民“好人没好报”吗?又请问:那谁做好人好事呢?冯小刚做吗?严歌苓做吗?难道正在社会主义道路上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十三亿人民会需要去“看到”这种“好人没好报”吗?看到“平反”吗?“平反”章伯钧的“政治设计院”,还是“平反”储安平的“家天下”?我国是一个实现了无产阶级专政的国家。如果说什么“平反”的话,无产阶级与一切被压迫、被剥削阶级从最黑暗的人间地狱冲出来,打碎了地主、资产阶级的枷锁,成了社会的主人,这难道不是人类历史上最彻底的平反吗?如果今天还要去看什么“平反”,那么请问:到底哪些人有“冤”,他们的“冤”怎么才能“平”呢?如果不是看好人没好报、看平反,那么,《芳华》的“现实意义”究竟是什么呢?

也许冯小刚会说:就算看好人没好报、看平反都不对吧,看文工团女兵“青春向上”的“战斗”精神,“以反映人们过去与现在的青春芳华”,这总可以吧!然而我曾在这篇文章中说过,这部剧着重放映的是一群女兵欺负一个新兵、高干子弟盛气凌人、逢场作戏式的学雷锋、文工团战士集体对一个好人的落井下石,除了脸蛋、大腿与几段舞蹈,还有什么可以充当导演所要宣扬的“青春美”呢?这又会把人们引导到什么地方去呢?如今有些所谓的知识分子配合西方,到处兴风作浪,他们鼓吹什么“知识”的“优越性”,要劳动人民“好人没好报”,好要恢复知识精英的罪恶统治。那些在旧社会中为劳动人民制造了无数冤案的帝国主义者与地富反坏右,对他们的改造难道是冤枉的吗?还需要平反吗?人民从歪曲历史真实的《芳华》中到底能“看到”一些什么东西呢?

我们认为:《芳华》并不是芬芳的香花,而是一株毒草。它虽是今日才上映的,但是,赞颂的文章与评论连篇累牍,类似的作品与文章大量流传,影响很大,流毒很大,不加以澄清,对人民的事业是十分有害的,需要加以讨论。在这种讨论中,只要用阶级分析观点认真地思考,一定可以得到现实的与历史的斗争的深刻教训。

欢迎关注 ————微信公众号《燕云评论》
2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4条

添加回应

芳华的更多影评

推荐芳华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