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惠翁主 德惠翁主 7.3分

历史原型

阿西
2018-01-06 20:57:59

某日在B站看视频看到了德惠翁主的介绍,然后查到这部片子。许秦豪是拍爱情片出身,电影也美化了历史,尤其是虚构的男主金章汉,完全变成了护花使者,而实际上真实的历史是相当悲惨的。

德惠翁主

高宗国王一生除闵妃(明成皇后)外,先后有六个获得正式名号的妻子。自从严妃1911年去世后,他便移情梁姓尚宫。1912年5月25日,梁生一女,即高宗惟一女儿德惠。此前高宗曾经有过几个女儿,但都幼年夭折。依制,德惠作为国王庶女称翁主。1925年,年仅13岁的德惠被送往日本。1925年3月30日她到达东京时, 其兄的日本妻子方子到车站去迎接。第一次见面,方子不禁为她的憔悴大吃一惊。直到60多年以后方子回忆起当时见面的情景时,仍对她当时那对忧伤的眼睛刻骨铭心。虽然当时她仍是一个童稚未脱的孩子,但当方子对其旅途劳顿表示问候时,只见她默不作声,脸上毫无表情,只是深深地垂下她长长的睫毛,

...
显示全文

某日在B站看视频看到了德惠翁主的介绍,然后查到这部片子。许秦豪是拍爱情片出身,电影也美化了历史,尤其是虚构的男主金章汉,完全变成了护花使者,而实际上真实的历史是相当悲惨的。

德惠翁主

高宗国王一生除闵妃(明成皇后)外,先后有六个获得正式名号的妻子。自从严妃1911年去世后,他便移情梁姓尚宫。1912年5月25日,梁生一女,即高宗惟一女儿德惠。此前高宗曾经有过几个女儿,但都幼年夭折。依制,德惠作为国王庶女称翁主。1925年,年仅13岁的德惠被送往日本。1925年3月30日她到达东京时, 其兄的日本妻子方子到车站去迎接。第一次见面,方子不禁为她的憔悴大吃一惊。直到60多年以后方子回忆起当时见面的情景时,仍对她当时那对忧伤的眼睛刻骨铭心。虽然当时她仍是一个童稚未脱的孩子,但当方子对其旅途劳顿表示问候时,只见她默不作声,脸上毫无表情,只是深深地垂下她长长的睫毛,把那双过于成人化的、无底深渊似的眼睛埋了起来。李垠夫妇原想在德惠入学以后仍然让她住在李垠处,以便早晚有所照应,但遭到日本方面一口回绝。1929年5月30日,德惠得到生母梁贵人病逝的消息。她把自己关在房间里数日未出。日本人开恩准她回国参加母亲葬仪,但15天后她就被匆匆送回日本。虽然仅仅15天,但李垠夫妇再见到她时,已产生了一种近似恐怖的不安。因为她此时削瘦异常,几近脱相,面色惨白,没有一点青春少女的生气。更使他们吃惊的是,她除去沉默无语以外,脸上竟看不到任何表情,既无泪水,也无悲伤,眼睛里有的只是冷漠和茫然。不久后医生们得出结论,德惠患了一种神经性疾病,且病情迅速恶化。见已无法继续学业,日本人把她送到了李垠处。她整天不吃不喝,死一样地躺在床上一动不动。有时她会像夜游症患者一样在夜里走到院子里东走西串。后来她被确诊患了“早发性痴呆症”。就在德惠患病最为严重的1930年秋天,日本当局决定了她的婚姻大事。他们为她选择的夫婿是日本对马岛藩主的儿子,名叫宗武志。李垠对这个决定感到愤怒,因为在他看来,当前妹妹最要紧的事是治病,而不是结婚。何况,在她患病之前她曾向哥哥表达过自己的愿望,这就是学校毕业后返回朝鲜,在那里当一名普通的小学教师,在祖国过平民生活。但妹妹的事情李垠说了不算。1931年5月,年已19岁的德惠病情有了好转,她的意识有所恢复,对人已可以分辨你我,食欲也有改善。有时她甚至对人说几句话。日本人见此又为其婚事忙起来。她被告知,这年5月8日已被确定为她结婚的日子。一听此言,她立即犯病。一连四天颗粒不进,滴水不沾,一动不动地呆坐流泪。即使如此,吉日一到她还是被罩上了婚纱。1933年8月14日,德惠生下一女。此后她的病情时好时坏,医院便成了她的日常居所。德惠在病床上神情恍惚,外部世界已发生了急剧的变化。日本挑起了侵华战争,旋即败亡投降。她的祖国被南北分裂,随后发生同族相残的战争。1953年,在她神志不清状态中,她被安排离婚了,她被抛弃了。她的女儿后入明治大学读书,毕业后嫁给一个日本男人。电影中说的是后来自杀了。也有种说法是继而离家出走,杳无音讯。德惠离婚后一直住在松泽医院。这是日本一家很著名的精神病专科医院。她的病情每况愈下,最后完全失去意识。这家医院的院长对德惠的悲剧深表同情,对她的照顾也很周到,这样,才使她的生命延续下来。1961年5月韩国发生军事政变,政治强人朴正熙手握大权后于这年11月出访美国。路经东京时他会见了李垠夫人李方子。当李方子向他说起德惠的悲惨处境时,朴正熙吃惊地问道:“德惠是谁?”朴正熙完全不知道德惠此人。当李方子向他介绍了德惠的身世和经历后,朴正熙眼圈湿润地说:“她的处境太悲惨了,要尽快让她回到祖国。” 朴灿珠携其次子李淙专程赴日本接她。1月26日,她终于要返回离别38年的祖国了。这天,在人们的搀扶下她步入东京羽田机场时,有10多位30年前与她同在学习院学习的童年伙伴前来送行。他们把一束鲜花放在她的怀里,挥泪告别,但她目光呆痴,面无表情,说不出一句话,甚至连当前这一场面意味着什么也全然不知。对于德惠终于返回汉城,最为高兴的莫于过纯宗的遗孀尹大妃和云岘宫的兴王妃。但是,她们很长时间接受不了这样一个事实:记忆中那个伶俐欢快的小女孩,怎么会变成了这样一个呆傻的老妇人了呢?对这件事最为痛心的是德惠幼年时的乳母卞氏。此时她还活着,年已71岁,但当年怀里的德惠翁主的影像仍然历历在目。因此,当飞机在汉城金浦机场停稳时,她竟冲上去失声大哭起来。德惠被径直送往汉城大学附属医院,乳母卞氏自然成了全天候的护士。也许是亲情暖热了她结冰的心,住院后不久德惠竟然神志清醒起来。又过了些日子,她竟然能够用幼年时学得的朝鲜文分别给尹大妃和英亲王李垠各写了一封简短的问候信,这真算是一个人间奇迹。再后来她病情稳定下来,出院住进了昔日王宫一隅的乐善斋,与尹大妃为伴。1989年4月21日,德惠去世,享年77岁。德惠的悲催主要在于她的病,不过病也是因为环境所致。实际上也没有金章汉这样好的护花使者。

李垠

英亲王李垠(1897-1970),德惠的哥哥。高宗第三子,1907年,日本朝鲜统监伊藤博文以“皇太子需要摆脱宫人影响,跟从帝师学习帝王之道”为名,将其带到日本,送入贵族学校。韩国人民普遍认为,年幼的皇太子是被作为人质带去的。李垠到达日本后,当时的明治天皇对他十分喜爱。日韩合并后不久,就封李坧为陆军大将,世子李垠为步兵中尉,李坧的弟弟李堈公则受封陆军中将,还都配置了韩国人担任的御付武官。李坧、李堈的大将、中将自然只是礼节性的,但王世子李垠和李堈的儿子李键、李鍝两公则是实实在在和皇族一样接受军校教育,走向了日军将校之路。1917年,当时任日本首相的第一任朝鲜总督寺内正毅为李垠挑选了梨本宫守正王的女儿方子为李垠未婚妻。方子本来是作为裕仁天皇太子妃的人选,但是由于阴谋被诊断为不孕,所以被指给了李垠。方子刚知道这个消息的时候还休克了过去。但是结婚后第二年方子就生了孩子,当时诊断的太医畏罪自杀。方子为人贤淑,从结婚那天起,她便把自己的名字改为“李方子”,把自己看作是朝鲜王子的发妻。因此,他们婚后生活是和睦的,这使从小便失去家庭温暖的李垠深感欣慰。李垠夫妇携幼子回朝鲜省亲,然而离开的最后一天婴儿被毒杀而亡。有人说,朝鲜王室憎恨这个有着一半日本血统的王室新成员;也有人说,这与王室内部争夺王位继承权的暗斗有关。李方子悲恸欲绝。她暗下决心,假如上天仍能赐她一子,她发誓在儿子成人之前,绝不让他踏上朝鲜的土地。李垠历任陆士教官、近卫步兵第二旅团长、留守第四师团长,到昭和十六年七月终于当上了宇都宫第五十一师团的师团长。八月,出征满洲,不过只干了四个月就被转到教育总监部,在同美英开战前回到了日本。顺便一提,昭和十七年秋,第五十一师团从中国大陆转战新几内亚,死伤惨重。战败那会,李王担任军事参议官,此前两年则是第一航空军的司令官。日本投降,1945年11月29日,日本天皇裕仁召开御前会议,宣布由于盟军总司令部的命令,除了天皇的弟弟秩父宫、高松宫、三笠宫之外,其他的12家皇族成员:闲院宫、伏见宫、东伏见宫、贺阳宫、久迩宫、东久迩宫、梨本宫、朝香宫、山阶宫、北白川宫、竹田宫、昌德宫全部降为平民。李垠自此被取消日本皇族身份。李垠在法律上由王族降为平民。随后,李垠到美国占领军的军政厅登记为“在日韩国人”,李方子一并作了同样登记。他想返回韩国,但是由于国内民族主义及共和主义力量的反对,李承晚总统因政治理由拒绝其回国。李承晚担心,李王室正统继承人回国有可能拥有太多的拥护者,这会对新贵的权势构成威胁。 同时,在大韩民国成立之后,被视为韩奸的李王家族在韩国的财产大部被没收,在北朝鲜的王室财产更是早被没收一空。在日本的财产也因盟总对日本皇族、贵族和财阀征收巨额财产税而几乎丧失殆尽,在东京纪尾井坂的府邸也因财产税而被迫出卖(后成为东京王子饭店),电影中重要场景。他生在王族,长大从军,没有生存技能,也没有真正的朋友。他彻底孤立无援。他开始以典当旧物过生活。汽车、家俱、房子,甚至他最喜欢的兰花、珍藏多年的传家宝皇后大礼服也先后被卖掉了。 李垠夫妇只能以蘑菇度日。1950年,其独子李玖自费去美国普林斯顿大学留学,1957年毕业前夕,李垠夫妇多方凑了盘缠去美国看望儿子,在纽约郊外的公寓里生活了两年。这是李垠一生中最快乐的时光。返回日本时,李垠夫妇为机票款无着而焦急,后来一位日本电影发行商资助5000美元,夫妇二人方算归期可定,不过,这时李垠却突患脑溢血被送进了医院。东京对他来说是爱恨交加的地方。穷困潦倒不免焦急上火,重返是非之地令人心烦意燥,于是病倒了。这样,直到1959年5月,李垠勉强可以步行时,他 们才返回日本。1959年,李垠因脑血栓突然卧床不起,5月回到日本治疗,生活仍然贫苦。1961年5月韩国发生“五一六”军事政变,张勉政权被推翻。好在新上台的朴正熙对李垠很宽厚。同意负担其医疗费用和生活费,并恢复李垠夫妇的大韩民国国籍。不过此时李垠已无法对此表示谢意。因为几天前李垠再次发病住院,已处于昏迷状态。直到这年9月他才恢复知觉。同年11月朴正熙访美途经日本会见了李方子,他表示要尽快让病榻上的李垠和同样流落日本、住在精神 病院的高宗惟一的女儿德惠翁主回到韩国。 1963年11月22日,李垠夫妇踏上了飞往汉城的专机。一个小时后到达韩国金浦机场。人们拥上前去欢迎去国近60年的英亲王,但他们看到的却是一个躺在担架上已失去知觉的濒死老人。李垠被直接从机场送进了圣母医院。 入院一周后出现奇迹:李垠会微笑了,脸色也渐有血色。后来他恢复了意识,也能看电视了,但也只能以医院为家了。李王家族尚存人世的老年成员们住在旧王宫乐善斋,近在咫尺,但无法见面。 1964年春,李垠已经可以坐在病椅上遥望窗外的天空了。他放眼望去,突然失声叫道:“啊,南山!”两行热泪滚下来。这是他儿时的山,60年后终于又见南山。 1967年10月,李垠在病榻上度过了其70岁生日。 1970年5月1日,李垠病危。为了使他能在死前见一见他日夜思念的儿时居住过的乐善斋,李方子和李玖夫妇令人把他抬上了汽车。到达乐善斋后人们最大的期望就是他能睁开眼睛看一看这里旧时的屋舍,旧日的草木,但他始终未能睁开眼睛。这天下午1时,他死了。他死时73岁,归国6年又6个月。追谥大韩帝国愍文仁武庄至孝明晖皇太子。

李鍝

李鍝,影片中高修饰演的人物,喊德惠姑姑。大韩帝国皇族成员,义亲王次子。被日本册封为公爵。六岁时,李鍝被过继给云岘宫李埈镕为子,成为第四代云岘宫。 1922年被送到日本学习院就读。1931年,毕业于日本陆军士官学校。1935年5月3日,同朝鲜哲宗的驸马朴泳孝的孙女朴赞珠结婚。忤逆日本自主择婚并取得胜利,这在当时朝鲜王室是一个异数。第二年长子李清出生,同年于日本陆军大学毕业。1942年,作为少佐来到中国山西太原,担任情报参谋。曾和韩国独立运动有来往。1944年升为中佐。1945年被派往广岛。在和叔父李垠见了最后一面后,8月6日,在上马去工作途中,遭遇广岛市原子弹爆炸,次日死亡。他因此也成为第一个战死于“国内”的“韩国皇室成员”。此前有人说李韩王室几乎都是绥靖派。但是李鍝却是一个异数,却死于非命。

宗武志

宗武志(1908-1985)是家族的最后一代伯爵,是德惠在日本王室的逼迫下下嫁的日本人。父亲是黑田和志,母亲是鏻子。黑田家在江户时代时是久留里藩的藩主。黑田武志的伯父宗重正是贵族院议员。1920年入读对马中学校,1923年因表兄宗重望离世而继承宗家爵位,成为第37代当主和伯爵。1925年从对马中学校毕业后进入学习院高等科(旧制)读书。1928年进入东京帝国大学文学部英文科。1931年与前大韩帝国德惠翁主结婚,1932年有了女儿正惠。后来德惠翁主患精神疾病,在双方家族压力下,宗武志与李德惠离婚。1944年任内阁情报局总裁官房职员。战后的1946年被选为贵族院议员。1947年随《日本国宪法》第14条的生效,失去贵族爵位和贵族院议员席位。1955年与日本人胜村良江结婚,两人有儿子宗立人、宗中正和女儿宗和木。不管是在电影中还是真实历史中,宗武志对德惠都是十分照顾与怜惜的。之后两边家族说离婚的时候他也不怎么愿意,即使那时候德惠已经在精神方面有很严重的问题了。在电影中就有说过“我知道嫁给我这样的日本人你是不会情愿的,但是对我来说你不是日本人,也不是朝鲜人,你就是我的妻子,我会努力让你幸福的。”他在1972年的时候曾经去韩国想要拜访德惠,都遭到了她的拒绝。他对她怎么也算是在那悲惨岁月里的一丝阳光了,可她对那片土地的恨意太深,始终打不开心门。宗武志同时还是日本近现代的诗人和英语学者,论才貌和学识怎么也可以拥有更好的家庭其实他又何尝不是政治婚姻的牺牲品。

大部分都是搬自于百科和维基。= = ,仅供参考。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德惠翁主的更多影评

推荐德惠翁主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