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猫传 妖猫传 6.9分

他们爱什么?

青墨_
2018-01-06 20:09:43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想看《妖猫传》的原因很简单,无非是看到大家说白乐天是个cp粉而白龙是个纯粉最后cp粉用爱发粮纯粉奉献自我,觉得非常熟悉很有意思而已,也可能正是因为抱着这种心态观影,所以最后入戏格外深。

这是一个“人人都爱杨玉环”的故事吗?好像是这样,但又不是这样。你很难说唐玄宗爱她——他亲手哄骗诱杀了她;甚至很难说晁衡爱她——唯一体现出这爱的只不过是日记里的一句“疯狂地爱上了皇帝的女人”,可前面还有一句“我是个无情的人”;白居易爱的是爱情;而白龙,爱的是贵妃之美,不是贵妃之人。这美不是容貌姿态骨肉皮相,这美是长安城,是盛极的大唐,是那种恣意与浪漫,疯狂与包容,诗意与无用。这美不是空洞乏味,奢靡腐烂的华美,这美是活生生的,是金力士给李白脱靴之美,这是白鹤少年起舞之美,是“云想衣裳花想容”,独独不是杨玉环本人——虽然白龙以为是。

作为一个人,杨玉环是完全被模糊掉的,唯一一次私人的表达,就是在白龙面前讲述身世的时候——所以白龙会那样痴,因为他自认为窥见了那个光环挤压到看不见的,杨玉环的血肉。神是需要被仰望的,被爱戴的,但唯有人才是需要理解的,需要共情的。极美的贵妃落成真实的杨玉环之时,

...
显示全文

想看《妖猫传》的原因很简单,无非是看到大家说白乐天是个cp粉而白龙是个纯粉最后cp粉用爱发粮纯粉奉献自我,觉得非常熟悉很有意思而已,也可能正是因为抱着这种心态观影,所以最后入戏格外深。

这是一个“人人都爱杨玉环”的故事吗?好像是这样,但又不是这样。你很难说唐玄宗爱她——他亲手哄骗诱杀了她;甚至很难说晁衡爱她——唯一体现出这爱的只不过是日记里的一句“疯狂地爱上了皇帝的女人”,可前面还有一句“我是个无情的人”;白居易爱的是爱情;而白龙,爱的是贵妃之美,不是贵妃之人。这美不是容貌姿态骨肉皮相,这美是长安城,是盛极的大唐,是那种恣意与浪漫,疯狂与包容,诗意与无用。这美不是空洞乏味,奢靡腐烂的华美,这美是活生生的,是金力士给李白脱靴之美,这是白鹤少年起舞之美,是“云想衣裳花想容”,独独不是杨玉环本人——虽然白龙以为是。

作为一个人,杨玉环是完全被模糊掉的,唯一一次私人的表达,就是在白龙面前讲述身世的时候——所以白龙会那样痴,因为他自认为窥见了那个光环挤压到看不见的,杨玉环的血肉。神是需要被仰望的,被爱戴的,但唯有人才是需要理解的,需要共情的。极美的贵妃落成真实的杨玉环之时,就是白龙执念的开始。

但一句话而已,那就是杨玉环吗?不知道,谁也不知道。白龙觉得那是,但真实的人又怎么可以代表无上的美?神是不可能具象化的,美也一样,这是白龙的悲剧。

那么白居易呢?很好理解的是,他爱的也许并非是贵妃和皇帝之间的爱情,他爱的是众人对美之爱。“你不可以说我的《长恨歌》是假的。”故事是假的,情节是假的,戏是假的,可情是真的。李隆基也许确实不爱杨贵妃,可永远有人爱着美。

这也是我个人情感最浓的地方,编剧真是深谙我等cp粉的心声,落笔万般皆是假,惟愿此情人间存。令人绝望的人间并非是消弭那美,而是厌弃那美,否定那美,遗忘那美。

我总说我是一个看重故事的人,但我得承认的是,如果刨去电影呈现的视听效果,这故事也许不会是我喜欢的那种。文字本身已经够虚幻了,在虚幻里认真描写虚幻反而落了下乘。而《妖猫传》的好在于,它让我从最直接最真实的感官中,找到了只可能存在于文字中的那种“虚”,这种“虚”有神有骨,有气有韵,能用光影勾勒出诗味,才是最为让人震撼之处。

看电影的时候我老是想起王小波来,《红拂夜奔》的最后说,一个人只拥有此生此世是不够的,他还应该拥有诗意的世界。且把这句话,当做对《妖猫传》的总结吧。

1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妖猫传的更多影评

推荐妖猫传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