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枯明仪&南枯月漓:野心昭彰,不失为另一种纯粹

╰☆豆乐☆╮
2018-01-06 18:26:43

《海上牧云记》足足七十几集,却更多的,像是一场大男人们的群戏:动辄是金戈铁马,是江山如画 而女人们,管他或勇武或倾城美丽,或娴静温柔,或大气端庄,都不过是男人们表演的背景板——给百炼钢填上几抹关于绕指柔的神秘与多情,让英雄也会在不那么重要的时候偶尔气短,让温柔乡的缠绵酒气穿越九曲小巷,弥漫进男人的朝堂和沙场。 但她们的重要性似乎也仅限于此 不管是牧云笙的盼兮,还是寒江的苏语凝,抑或是硕风和叶的金珠海,赫兰铁朵,牧云严霜 在大多数故事里,她们都面容模糊,有存在的重要性,却没有存在的必要性 而整部《海上牧云记》,真真正正算是张牙舞爪地鲜活过,甚至对男人们的世界产生冲击过的却只有两个女人: 南枯明仪 南枯月漓 带着“南枯家的不信命、不认命”的志气,她们执着的坐着戏里“女反派”的首把交椅:要的东西从来不隐藏,昭彰的野心路人皆知 甚至玩弄权力,玩弄人心,用天下给自己的“有求而不得”陪葬都在所不惜 纯粹的欲望,纯粹的爱恨,纯粹的索求——南枯家的女人,是整部剧里活得最真实的女人:真实的承认着自己的恨和妒,真实的面对着自己的自私和扭曲 我要的,我自己都会得到 我得不到的,全世界就谁也别想得到——看多了白莲花,

...
显示全文

《海上牧云记》足足七十几集,却更多的,像是一场大男人们的群戏:动辄是金戈铁马,是江山如画 而女人们,管他或勇武或倾城美丽,或娴静温柔,或大气端庄,都不过是男人们表演的背景板——给百炼钢填上几抹关于绕指柔的神秘与多情,让英雄也会在不那么重要的时候偶尔气短,让温柔乡的缠绵酒气穿越九曲小巷,弥漫进男人的朝堂和沙场。 但她们的重要性似乎也仅限于此 不管是牧云笙的盼兮,还是寒江的苏语凝,抑或是硕风和叶的金珠海,赫兰铁朵,牧云严霜 在大多数故事里,她们都面容模糊,有存在的重要性,却没有存在的必要性 而整部《海上牧云记》,真真正正算是张牙舞爪地鲜活过,甚至对男人们的世界产生冲击过的却只有两个女人: 南枯明仪 南枯月漓 带着“南枯家的不信命、不认命”的志气,她们执着的坐着戏里“女反派”的首把交椅:要的东西从来不隐藏,昭彰的野心路人皆知 甚至玩弄权力,玩弄人心,用天下给自己的“有求而不得”陪葬都在所不惜 纯粹的欲望,纯粹的爱恨,纯粹的索求——南枯家的女人,是整部剧里活得最真实的女人:真实的承认着自己的恨和妒,真实的面对着自己的自私和扭曲 我要的,我自己都会得到 我得不到的,全世界就谁也别想得到——看多了白莲花,谁不爱红玫瑰 越诡异,越锋利,越扭曲,越动人——来自地狱的花,最妖冶。 南枯明仪:要爱要被爱,得不到,就全不要 蒋勤勤的南枯明仪太经典了 那句“我也不过是一个容颜老去且不受宠”的女人差不多惊掉了半个中国的下巴:好想成为这样“容颜老去”的女人啊 她的爱太深太重了,重到牧云勤根本负担不起,重到根本不像是一个皇后该有的情绪 她为了丈夫片刻的回眸与关怀,努力去模仿那个她咬牙切齿恨着也痛着的情敌的一举一动;她天天画着她,念着她,甚至比她的丈夫对她的记忆更细致,更完整 可他终究不爱她 不止不爱她,也不爱他们的孩子 可不爱也就不爱了,他还要对她说“对不起”——对不起,给出的心就收不回了;对不起,我从来都没有爱过你。 男人的虚伪和做作远比想象来得更伤人,宛王口中曾经南枯府最美的那颗明珠成了牧云勤嘴里避之不及的麻烦,南枯明仪的可悲从她真正爱上帝王的那一刻就开始了 而最最让人觉得难过的是,南枯明仪从不是个傻子,她一直一直很清醒,很清醒地看着自己跌入地狱,她说:做皇后就做皇后好了,有权力满足就好了,我 为什么偏偏对你动了心? 她说,做人不能太贪心,权力和男人的心,你怎么什么都想要 她说,在这个后宫里,没有心的人才会快乐 她什么都知道,可她什么也做不到:那个男人杀了她满门,最后借着错认给了她一点温存,她却愿意为此假装忘记前尘往事 她那么聪明,却甘心在爱情里做个傻子——但偏偏,那个男人连做个傻子的机会都不愿意给她:他送她们的孩子去死,他说她只是个不值得费心的路人 其实南枯明仪不是死在第74集的自尽里,她早就死了 死在那年他拂袖而去,剩满殿残灯的午后,死在他说“对不起”的时候 往后的那么几十年,她只是在枯萎,一点一点,一片一片,零落成泥之前,试图搅一场风云色变 得不到爱,我就只要恨吧 不能被爱,就被死死记住——她在你心里,我跗在你的骨上,她让你岁月静好,我让你不得安宁 这样的女人,特别狠,特别蠢,特别聪明特别酷。 南枯月漓:最低贱,最尊贵,最肮脏,最纯粹 万茜饰演的大月漓一出现,就让人有点儿断片儿 总想问,在南枯月漓身上到底都发生了点儿啥,才能让这个小时候死蠢死蠢还沉不住气的女人,长大之后愣是有了这么一颗七窍玲珑心 醉心皇后梦 有勇有谋有气魄 要不是命里缺了那么一点儿点儿运气,凭借她的努力,我都想不通为什么星命皇后非得是苏语凝——但偏偏,命运跟努力是没有关系的,注定了就是注定了 人可以不信命,却改不了命 一朝时局动荡,她从千金之躯零落成妓馆酒肆里的“下九流”:一个做着皇后梦的女人,一朝沦落到妓馆里供人调笑打趣——只要不是南枯月漓,换个女人,大抵早就横刀抹了脖子,或一条白绫了此残生 但偏偏她是不服输的南枯家人:满门抄斩,自己也沦落风尘,却还是有手狠仇浓的架势,还是有蛊惑人心,重头再来的本事 为了她的皇后梦,她可以委身年纪足以当自己父亲的宛王 她可以对牧云德陪笑 她可以重新讨好牧云合戈 她可以咬着牙,和着血,重头开始:神挡杀神,佛挡杀佛,满手鲜血也不在乎 最后当得知登上帝位的牧云合戈立了别人为后,镜头给的大特写里,南枯月漓依旧没有哭:她只是咬紧了牙关,死死憋着眼泪说“我不服” 听到穆如军打来的声音,第一反应也不是错愕,不是尖叫,不是害怕,而是果断自戕,堵一个生的机会 这样的心机,这样的隐忍,这样多年如一日的执念和疯魔 南枯月漓才是整部剧里最有韧性也能屈能伸的人:如果她是男人,那这个九州世界应该就不会只是三个男人的血雨腥风 比硕风和叶心机深沉 比穆如寒江更懂权术 比牧云笙勇敢霸道——南枯家的女人啊,野心昭彰地美成了九州的一个异数。 世界不止黑与白,人心不止好与坏 南枯家的两个女人教会世界欣赏这种野心昭彰的纯粹。

2
8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九州·海上牧云记的更多剧评

推荐九州·海上牧云记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视剧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