芳华 芳华 7.7分

世上有朵美丽的花——电影《芳华》和《他触摸了我》

心宁
2018-01-06 看过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人们都说《芳华》讲述的是严歌苓、冯小刚那一代人的与青春有关的记忆,如果这样,我们的共鸣感为什么那么的强大?我想大概是因为这些刻骨铭心的体验,这些难以言喻的无奈、这些对命运苍白无力的挣扎,充斥着的是每一个时代,却并不是专属于某一个时代。
      无论是原著还是电影,电影的色彩和情节的走向都是因为刘峰的“触摸事件”。
      “触摸”事件前,萧穗子只不过用着平淡的不能再平淡的语气,讲述着那个年代多数人对于“小人物”和“英雄”的态度。红色革命舞蹈、因为家庭和身世遭嫌弃的何小萍、被推在“神坛”上永远乐于助人刘峰、萧穗子青春期的暗恋……镜头在还没有向观众明显的呈现出来关于每个人物一生的“隐藏的关卡”。尽管何小萍被所有人嫌弃、鄙视,但是刘峰“空调式”的关心让她被照到了一丝阳光;“集体”中的每个人都嗤之以鼻的却理所应当的享受着刘峰为这个集体所做的付出,那是的他还是一个乐观、积极的刘峰;娇嗔的林丁丁也好,心机的郝淑雯也罢,红楼里面呈现出来的是无忧无虑、色调鲜艳、阳光明媚,青春的朝气溢出了银幕。
      只是开始有多么美好,后面就有多么的残酷。
      当“触摸”事件发生以后,这个电影就开始变的格外的揪心和残酷。跌下神坛的刘峰看得我很心疼(大概是我特别容易同情那些一无所有的人吧),他曾经是那么好的一个人,好到每一个人都习以为常的有什么脏活累活儿都丢给他,他用他“超我”的高尚情操一点点、小心翼翼的筑造自己——一个没有高干家庭背景的小人物的地基,因为伸出了世俗的“人性”的手,以前所做的一切,瞬间被抹杀了,消失的没有了一点曾经存在的迹象,甚至那些象征着荣誉的“奖品”,他的离去都是那么悲伤,他的眼神中就此有了求死的冷峻。只有小萍,这位一直不被善待的姑娘,原以为离开了那个冷漠的“家”就可以凭自己的业务改变命运和环境的人,懂得刘峰的绝望,并且不再对畸形的世界抱有希望。
      刘峰是明线,小萍就是暗线。
       刘峰就这样抱着求死的心上了战场,冯导用了近十分钟的长镜头再现了战争的残酷,这个镜头不亚于任何一部战争片,沉重的色调里飞过的白色蝴蝶,枪林弹雨中短暂的耳鸣般的安静,血肉横飞的战场和那个充满着对美丽胴体幻想、散发着荷尔蒙的文工团相对比,环境已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战争的冷酷无情和刘峰求死的心情大概是一个颜色吧,刘峰在战场上完全不顾一切的向前冲,也许他希望用这样拼死为国捐躯的形式证明自己的高尚,也许是希望弥补当时没有控制住的欲望,也许也只是心灰意冷的单纯求死吧,刘峰把那只曾经触摸青春的手留在了战场上。
      而这个时候的小萍好像刘峰的另一条平行线一样,也没有摆脱命运的捉弄。渴望被人关心的小萍在看到“英雄”的离去以后,心寒的她采取了消极的躲避,在高原演出大概是一次过山车,她终没有压抑住自己所有对于别人关注的渴望,圆满的完成了政委安排给他的政治任务,却也从此远离了文工团,这个事情不出意外的又成为了文工团可以议论的话题。看到了横尸遍野的小萍已经不是那个跳舞的女孩子了,一次出于本性的求助,让何小萍成了英雄,这是第二次的过山车,从来没有那么多的人关心的小萍,终于承受不住压力精神失常了。
       小萍病号服的独舞大概是每一个人的泪点。看得我心痛不已。
        后来,文工团解散了,一场各奔东西的散伙饭后,文工团彻底淡出了历史的舞台,那代人的芳华已去。辗转在海南的刘峰过着狼狈不堪的生活,而其他的人似乎也并不是那么美好。
       电影的结局有一段很多人都喜欢的旁白:“我不禁想到,一代人的芳华已逝,面目全非,虽然他们谈笑如故,可还是不难看出岁月给每个人带来的改变。倒是刘峰和小萍显得更为知足,话虽不多,却待人温和。”小萍依偎在刘峰身旁的那个最后的镜头也让观众在最后一刻又流下了感叹芳华的眼泪。但是我并不满意这样的叙述,好像草草的就结束了一样(小说的结果果然是不同,更加真实)。
        其实无论是没有删减的电影,还是小说,远比我们现在看到屏幕上的细节和结局更加诚实,是的,诚实,不加掩饰任何缺点的诚实。
      原来的电影被删减的镜头,有几个对剧情起到了很重要的作用,挑几个个人认为重要的一起来想想一下:
    1、刘峰和林丁丁在宿舍听邓丽君,被政委发现了,林丁丁紧张之下偷偷拉了刘峰的手,刘峰当时整个人都不好了。被心中的女神这么一拉,对老实的刘峰来说,大概是巨大的“鼓励”。可惜刘峰不知道,他以为的暗示,不过是林丁丁的习惯性收服异性的小伎俩,就好像吃了人家桔子罐头就可以让亲一口一样不过是很正常的表现。
我想如果刘峰没有收到“暗示”,就不一定会松动绷紧了的那根弦了,而有些不喜欢刘峰这个人物形象的人也就不会对刘峰那么苛刻的认为他从头到脚都在虚伪的装了。
   2、小萍在战场上得知是刘峰的部队以后,遍地的翻刘峰的“尸体”。
脑补一下那个画面,没有生命的战场硝烟中,即便是看过生死的小萍,也毕竟是一个弱女子,是什么样的情感让他不顾一切疯狂的寻找刘峰。刘峰是小萍心中的太阳、是他从小缺少父爱的映射,“不被善待的人更容易看到别人的善良”。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小萍的心和人已经自己单方面默认属于刘峰了,我在想,小萍是不是除了羡慕林丁丁的家庭优渥以外,还羡慕着刘峰对她的“触摸”。
    3、自卫反击战以后,小萍的被表彰的镜头,这段大概相对能够补充小萍精神失常的的原因吧。找到的剧照中,小萍的眼神木然的望着远方,绿色的军装,整个身体一般大的大红花,看着让人落泪。
除了提到的以外,还有小萍在高原上的独舞(这大概代表着她的一次绽放)、刘峰被批斗文工团举手表决、刘峰退伍后潦倒的生活、刘峰追猪撞到伟人像、刘峰小萍车站各种乘车离开等。
如果加上这些,这个电影会更加的饱满吧。
看完电影和删减镜头以后的我以为这大概就是真实的人生和不可反抗的命运了吧,直到我把原著小说一口气看完以后,我才觉得冯导已经加了大量的滤镜过滤了人性的复杂、命运的无奈、挣扎的无力、不堪回忆的芳华了。
原著的小说有这样几个特别的不同,指戳人心啊。
1、小萍:电影中小萍的爸爸在劳改,妈妈因为受不了改嫁了他人,小萍从此是成了一个拖油瓶。只是拖油瓶也有差别的,小说中关于小萍的家庭背景描述的更为全面,让这个小拖油瓶更加的让人怜惜。小萍的爸爸在他6岁的时候自杀了,小萍的记忆中停留在了爸爸最后一次带她吃好吃的,改嫁以后的妈妈因为迫于压力对小萍处于不闻不问的状态,小萍渴望得到母亲的爱,高烧换来了一次,也只是短暂的搂抱而已,有了弟弟妹妹以后,小成彻底的成了一个完全多余的人,小萍用玩儿命般的做技巧的决心,被看中招到了文工团,离别的时候歌唱着的音乐是:“再见吧亲爱的妈妈”,大概那个时候她的潜意识中就也已经有了求死的心。小萍原以为来到文工团就能够改变自己被忽视被欺负的境遇,她没有想到招待她的是一个虐待她的集体,我想,别人对小萍的排挤中,也有着对阶级地位的鄙视吧。小萍成了英雄以后,母亲意外打电话和来信,只是来信不是关心小萍,而是求小萍办事的还是为了那个后来的家,可以想象第一次收到母亲来的小萍本是多么的期待看到来自母亲爱的爱啊。小萍最后一次拒绝了帮助母亲给他继父买药,书中这样写的:“二十多岁做孤儿,有点嫌晚,不过到底是做上了,感觉真好,有选择的做个孤儿,比没选择性的做拖油瓶要好的多”。
小萍在高原上的装病,在书中写的更为撕心,政委知道了小萍的装病以后,一直利用她榨取了她的剩余价值,用小萍的“事迹”平息了一场政治纷争,并且故意以一种流言的方式默认着别人对小萍的重伤,而不出来官方解释,是的,因为他知道流言会越穿越添油加醋。后来小萍,一个本是跳舞的女生被发配到了基层,政委还不忘交代了让小萍多锻炼的意图。
小萍的疯狂是这样的,她一边被套路的英雄事迹反复侵蚀着,一遍还要接受着一个假母亲对她的利用,小萍是在“再见吧亲爱的妈妈”的歌声中疯掉的,从6岁积累到现在的所有病态终于没有能够消化。病重以后小萍转入了更专业的医院——歌乐山精神病院,那个时候传来的是他才新婚一年的丈夫的噩耗,病重的她并不知道,她是后来好了以后才知道的。
最后,小萍辗转还是遇到了心中的英雄刘峰,无论刘峰如何的落魄如何的不堪,小萍都不离不弃的陪着刘峰走过了最后惨淡的余生,可悲的是,善良的刘峰真是诚实的控制着自己的身体始终没有碰过小萍;可喜的是,无论怎样,小萍是陪他走到最后的人。作者在书中没有写他们俩如何相处,这样的留白,留给我的是无限的惆怅和叹息。
是的,刘峰死了。
2、刘峰:有的人不喜欢刘峰,觉得他的善意是假的,是虚荣的,是为了获得大家的赞扬所呈现的精致表演。我不觉得,刘峰是一个小县城里板子剧团的苦孩子,设想这样的一个个苦孩子得怎么样努力才能够一步一步的到文工团这个高干子弟云集的地方,他必须小心翼翼,他必须在各个方面都加倍努力。书中有过这样的描述,萧穗子第一次看到刘峰的时候,他两只脚的鞋子是不同的。因为左脚作为主力腿时的旋转总是跑范儿,所以他的左脚总是习惯性的穿着练功的软底鞋,随时练习,他是一个对待业务如此认真的一个人,也难怪木匠、电工他也一样在手。我想这是他超我的自控力吧。我并不知道那个年代,那些身份背景极好的人是否会像当下这个竞争激烈的世界中的优秀二代们一样的努力,如果按照书中描述的那样,我猜应该不是的。没有一个人天生就是一个圣人,在文工团之前的刘峰经历过什么?又渴望得到什么,才用对自己近乎禁欲和苛刻的要求,把那些完美的、没有一点点小瑕疵的品质和行为内化成了习惯,规训的身体和思想已经条件反射的做出了一个有一个高尚的行为。
只是那些善良的又不被善待的人还是没有因为阶级没有改变自己的命运。
刘峰在神化的光环下小心翼翼的埋藏着自己对懵懂爱情的渴望,悄悄的做甜品给喜爱的人,娇嗔的林丁丁是一个惯性给男生以小情调的女生,只是刘峰不知道,这个不知道让他一下子跌下来神坛,仿佛他做过的无数的好事瞬间就消失了,刘峰从此不再是一个英雄,消失的是别人对他的尊敬,还有他对世界的希望,他抱着求死的心奔赴了战场。
书中的战争似乎更加的真实,也更加的血腥。刘峰是因为弹夹穿透了动脉大量的失血,他的献血铺成了一条血路,三存宽,红蚁密密麻麻的趴在上面,其他的红蚁大军也在赶来的路上,等待救护车远比等待林丁丁入党更为漫长和无助,他已经在等死了。送弹药的司机因为迷路误入了草丛,这才发现了刘峰。在车上的刘峰骗了司机,为司机指了一条正确的路,这条正确的路是送弹药的路,而不是救命的路。无论刘峰是抱着求死的心、还是他惯有的好人喜欢指的路,这种高尚并不是每个人都能够做得到的。刘峰拒绝了这次行动以后的表彰,他在很早以前就已经接受了太多太多的表彰了。
流落到海南以后的刘峰和妓女小惠在一起大伙过日子,刘峰还是一如既往的善良,处处为小惠着想,还希望感化她从良,最伤感的细节大概是这样写的,刘峰对小惠说过朴素的誓言:“我吃糠咽菜都有你一口”,小惠心想,老娘从老家来,就是不想吃糠咽菜,这样想着,校徽眼睛鄙夷的看着熟睡的刘峰,将烟头摁在了他的假肢上。看到这里,我真是恨不得跳进书里。刘峰还是那个善良的刘峰,世界还是那个无情的世界,周围的人仍旧不知廉耻、肆意妄为、理所应当的免费消费着刘峰的善意。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出身就奠定了刘峰和小萍这样人物的一生命运,这样的一个好人刘峰,最后却是肠癌晚期,出殡的那天,4个人,还是加急处理。这就是书中对刘峰的描写,小说结束,我连眼泪都流不出来。多么善良、刚正不阿的人,却无力改变自己的命运。
书中还有很多和电视剧中的不足,即便是花了码了那么多字的小萍和刘峰,也说不完他们的苦涩人生。
跨越四十年的人生故事,作者严歌苓没有用任何代表按个时代的事件描写,我们仍旧能够感受到那个扭曲的时代的不近人情;故事这么冷漠,文字时而幽默,时而又留白;很佩服作者严歌苓。
很多人都对《芳华》有着自己的看法,有的人从心理学的角度分析刘峰的自我本我超我,我不懂;有的人从文学性出发分析叙事风格,我不懂;有的人从社会学的角度分析他们悲剧的根本,我也不懂。看完电影和书的我,只是觉得扎心般的现实,和对两个主角无尽的心疼,如果可以跳进书里面,我希望我可以改写他们的命运。
没有华丽的辞藻形容青春,用书中的一段话结束这个长篇的碎碎念,这是萧穗子在北京准备约几个老友聚会的时候说的话,哦,对了,刘峰并没有参加那次的聚会。
不快乐的人,都懂得我们这样的笑。放下了包袱、破碎的梦想,就是那种笑。笑我们曾经认真过的所有事儿。前头没有值得期盼的好事儿,身后也没有留下值得自豪的已往,就是无价值的流年,也所剩不多,明明是破罐子,也怕摔不起,摔了连破的都没了的那种笑。
0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芳华的更多影评

推荐芳华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