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生酱观察日记

液化气女士
2018-01-06 01:04:01

之前看过Daria(拽妹黛薇儿)觉得Daria很像我 讨厌一切不自在的热情迎合和无效率的善意 追求智商至上的优越感 但还是保持着怜悯和道德底线 偶尔表现得比较有温度 当然 片子对一个高中生的刻画不至于太残忍 (Daria好几次拥抱好朋友Jane 也萌生过恋爱的粉色气泡)

Daria长大后或许就变成了Diane(毕竟绿色的外套依旧,只是褪了色,眼镜呀还是没换成隐形)成了赤裸裸的Zoe型人格的人——Cynical, judging, possessive, sad and mean,但偏偏找了个具有典型的Zelda人格的Mr. Peanutbutter做男朋友。Zelda型人格——Warm, happy, carefree, loyal and loving。

这一对cp的出现让我对他们的结局格外关注,因为我就是典型的Zoe,我的小男票则是Zelda。男友不是一般年幼无知型的乐天派,也不是家产万贯富二代型的乐天,而是资本主义型乐天派,法国浪漫主义型乐天派,深入骨髓和排列在基因序列上的乐天派!比如,有一天他用同样的昵称称呼他ex和我,被我发现,我火大又伤心,举

...
显示全文

之前看过Daria(拽妹黛薇儿)觉得Daria很像我 讨厌一切不自在的热情迎合和无效率的善意 追求智商至上的优越感 但还是保持着怜悯和道德底线 偶尔表现得比较有温度 当然 片子对一个高中生的刻画不至于太残忍 (Daria好几次拥抱好朋友Jane 也萌生过恋爱的粉色气泡)

Daria长大后或许就变成了Diane(毕竟绿色的外套依旧,只是褪了色,眼镜呀还是没换成隐形)成了赤裸裸的Zoe型人格的人——Cynical, judging, possessive, sad and mean,但偏偏找了个具有典型的Zelda人格的Mr. Peanutbutter做男朋友。Zelda型人格——Warm, happy, carefree, loyal and loving。

这一对cp的出现让我对他们的结局格外关注,因为我就是典型的Zoe,我的小男票则是Zelda。男友不是一般年幼无知型的乐天派,也不是家产万贯富二代型的乐天,而是资本主义型乐天派,法国浪漫主义型乐天派,深入骨髓和排列在基因序列上的乐天派!比如,有一天他用同样的昵称称呼他ex和我,被我发现,我火大又伤心,举个例子给他说明我的愤怒:“比如,我叫我的前男友professor,你乐意我也叫你professor吗?”他高兴地回答:“Good!I am the new professor!”好吧,他也承认他就是个典型的Zelda。

然而我的前男友可以说是个典型的Bojack,早年精英人生赚了几把钞票,就开始怠惰,美其名曰过自己喜欢的生活,香槟不离手,冰箱里永远有存货,有过几段感情都没有长久经营,身上既有德国人的冷漠刻薄,又有法国人的浪漫享受,每天也是靠酒精入睡,时而失意忧郁,时而激情澎湃。

Zoe型的男人对我来说就是种忧郁的诱惑,而我的恋爱对象常常是快乐的Zelda,这让我很好奇,我是不是真的能和Zelda拥有美好结局。

故事的开头,戴安的前男友出现,厘清了Zoe和Zelda两型人格,并告诉戴安:“我们都是Zoe,内心总有阴暗的角落,不知道何时会爆发,并且,我们无法改变,你应该和我在一起,而不是花生酱先生,因为我了解你。”

尽管前男友以及波杰克持续捣乱,花生酱依然向戴安求婚了,打破我美梦的是花生酱求婚那天说的一句话“戴安你是那么的抢手,而我就喜欢抢手的东西。”这句话足以毁掉他所有的真诚。那么一想,我不应该把他当作男票的参照物,因为这句话一出,我认为他们还是有本质区别的。可男票跟我说,Zelda能成为Zoe的骄傲,正是因为她聪明且有魅力(或者说看上去很抢手),对于头脑简单的男人而言,这又不是原则性错误。所以花生酱和戴安结婚了,共同度过了幸福的时光,尽管有一次在生日派对上争吵,原因是戴安作为高智商人群的自尊心爆炸遇上花生酱自以为是的付出带来的优越感。

然而Zelda并不是傻白甜。花生酱一破产就开始积极乐观地再就业,并且很快有了起色。他开始主持电视节目,然而当戴安恰好被迫站出来伸张正义,诋毁了花生酱节目里的嘉宾的声誉。花生酱本不舍得戴安去战火纷飞的地方当战地记者,想方设法把戴安留在身边,但他在这种利益冲突的时刻,朝戴安发了一通脾气,并把戴安支去了战场。这是花生酱人物形象转变的关键剧情。戴安似乎并没有为这“招之即来,挥之即去”的态度感到生气,反而当她从战地退缩回国,还觉得无法面对丈夫。最后,温暖的是,花生酱偶然在餐厅遇到了戴安,假装没认出来,给戴安打电话,唤她回家。

此时,我对花生酱的人格有更深刻的理解,他很乐观,即使遇到挫折他也能秒速恢复,行动起来,他不会想太多,这部分很符合Zelda的定义。但这类人往往头脑简单,用情也不够深刻,他在富有的时候,倾尽一切对戴安好,也不顾戴安的喜好,(他也没有能力理解Zoe的九曲十八弯的心思,只是沉迷自身有能力付出的优越感罢了)窘迫的时候他的表现更能反应他的真实心理。花生酱的爱意满满是基于自己功成名就。所以男朋友loving与否,和他是不是Zelda没有关系,关键在于我更需要什么样的关怀,需求又是否与对方的能力相匹配。

从选男友的角度来看,Zelda和Zoe没有优劣,童年受挫的戴安,性格里还是有点包子,遇到闪闪发光,“爱意满满”的的花生酱先生,会觉得很放松;试想她和另一个Zoe谈恋爱是什么样子,即使相爱也疏于表达,共同揭开生活的消极面纱,那样深入对方灵魂的关怀又有何意义,真没气氛!

然而,第三季又介绍花生酱和戴安的相遇。当时花生酱对在星巴克当服务员的戴安说:“请给我的第二任以及最后一任妻子来一杯咖啡。”当时的他爱着他的第二任妻子,为一点小事斤斤计较吃醋吵架,就如他和戴安在一起的样子一样。他总是能够无微不至地表达他的爱意,即使糟糕的爱情也并不能浇熄他的热情。让我这悲观的Zelda不禁惆怅:这样缺少“忧郁基因”的男人,即使失去一万次也能开心地开始第一万零一次吧?当我想象男友对他的前任也是那么loving,就有一种失落感,我大概对他来说也没有什么特别的吧,或许谁都能让他开心。为此,我也常常问男票,你给你前女友写过歌吗?写过?写了几首?你跟你前女友做过这个吗?做过那个吗?...总之这种忧郁的不平衡经常会导致争吵,为什么?你经常看到事情悲观的一面,他却整天开开心心的,嫉妒他的开心啊!

的确,花生酱的家乡拉布拉多岛有句俗语“这儿没有坏事发生”,当我看到花生酱的哥哥得了病憋在心里,整条狗充满忧郁,忽然回想起花生酱的一系列悲观行为。比如他把家里弄脏了,怕戴安生气,“我们离正式分手还有五次大吵,我不希望这次是其中一次。”他明知道戴安假装在国外呆了两个月,也没敢问为什么,更不敢责备,忧郁得让人心疼。Zelda也并非无忧无虑啊,他的乐观是有阈值的。所幸,Zoe和Zelda竟然能就要不要孩子这个事儿达成统一,在这个事情上决裂的情侣不计其数。

第四季,花生酱竞选长官的戏份很多,尽管他擅长竞选,但戴安从一开始就恐惧这种生活,同时也知道花生酱并不适合从政。诸多矛盾之中,总体还是戴安做出很多让步。纵观四季,虽然花生酱体现出日常生活中无微不至的小恩小爱及容忍,但一到大局基本是戴安在让步,比如脱口秀嘉宾事件,戴安出国避风头。可以说这类Zoe-Zelda cp的平衡、收放是聪明的那一个在维持,只要聪明人还能忍受,不提分手,他们就散不了。

花生酱的脑子是被热情的爱意填满的,热情散去后就剩下整个书房的假书,作为Zoe的我真的会恼火的,毕竟 Everything depends on the feelings. 但与Bojack相比,花生酱和戴安的人格毕竟还是普通的,普通人的幸福总是容易些,有信心。❤️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马男波杰克 第四季的更多剧评

推荐马男波杰克 第四季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视剧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