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Rhythmatist The Rhythmatist 暂无评分

Every Little Thing He Does Is Magic

桃夭
2018-01-05 23:00:40

向鼓而舞,为鼓而生。

Happy 60th birthday,Stewart Copeland.

我怀疑除了当年the police乐队的绝对死忠,和一拨深受Stewart影响成长起来的鼓手,是否还会有太多人能够记得这个一生一世顽性不改的糟老头的60岁生日。当然,这么说或许有自我推脱之嫌,因为我既不属于前者(开始听the Police的专辑才不过两年),更不可能属于后者(虽然小时候学过打鼓,但当我认识他时早已不摸鼓棒十余年),于是当我终于恍然大悟般的记起这个早已写进自己灵魂的男人的60岁生日时,略带懊悔的去看他的官网,没有太多有关他生日的庆祝新闻,这个男人早已开始了新的漂泊。

这就对了,这才是那个让人放心的Stewart。这样的Stewart,六十岁与十六岁并无二致。他生命的年轮永远镌刻在他的鼓棒上,而与时间本身无关。看他的行程安排,7月15日他在法国巡演,7月17日他的目的地是意大利。那么中间那天呢,他会如何庆祝这个生日?不用想,必然是在路上。就像他所固有的永恒姿态。

或许每一个女孩年轻时总会在心里有一个完美的异性偶像,你可以将其寄托为你的兄长,或者父亲,当然更多的或许是情人。

而Stewart于我而言理应是另一个自己,一个渴求不已但又永远无法实现

...
显示全文

向鼓而舞,为鼓而生。

Happy 60th birthday,Stewart Copeland.

我怀疑除了当年the police乐队的绝对死忠,和一拨深受Stewart影响成长起来的鼓手,是否还会有太多人能够记得这个一生一世顽性不改的糟老头的60岁生日。当然,这么说或许有自我推脱之嫌,因为我既不属于前者(开始听the Police的专辑才不过两年),更不可能属于后者(虽然小时候学过打鼓,但当我认识他时早已不摸鼓棒十余年),于是当我终于恍然大悟般的记起这个早已写进自己灵魂的男人的60岁生日时,略带懊悔的去看他的官网,没有太多有关他生日的庆祝新闻,这个男人早已开始了新的漂泊。

这就对了,这才是那个让人放心的Stewart。这样的Stewart,六十岁与十六岁并无二致。他生命的年轮永远镌刻在他的鼓棒上,而与时间本身无关。看他的行程安排,7月15日他在法国巡演,7月17日他的目的地是意大利。那么中间那天呢,他会如何庆祝这个生日?不用想,必然是在路上。就像他所固有的永恒姿态。

或许每一个女孩年轻时总会在心里有一个完美的异性偶像,你可以将其寄托为你的兄长,或者父亲,当然更多的或许是情人。

而Stewart于我而言理应是另一个自己,一个渴求不已但又永远无法实现的自己。

转眼间,当年The Police乐队里三个人中年龄最小的Stewart也来到了人生的60岁。 60岁时的Andy大抵已很难回忆起当初他是如何弹出《every breath you take》里那一段惊世骇俗的riff,10年后乐队重组时他留给人们的几乎只剩怀念。那时的他大概已经放下吉他多年,转而越来越倾向于用镜头来记录自己对于生活的理解。他的官网里大片他自己的摄影作品,如果初次知道这个名字,看他官网根本难以想象就是这样一个人,曾经是New Wave时期英国最富盛名的那支乐队的吉他手。他大抵是一个虔诚的生活者,无论是在近40岁的年龄加入一支摇滚乐队还是在乐队解散后逐步远离摇滚远离吉他,或许都源于他对于生活最朴素的理解。他永远都会精确找到与人生每一站心境所丝丝入扣的问题,并对其作出最生活化的细腻回答。

60岁时的Sting刚刚发行完那张与英国皇家爱乐管弦乐团合作的专辑《Symphonicities》,并表示这可能会是他个人的最后一张录音室专辑。确实,从1985年单飞开始,他的10张录音室专辑横跨摇滚,流行,乡村,爵士,古典,民谣,舞曲,第一张个人专辑《Dream Of The Blue Turtles》的录影带就在当年的格莱美上挤下当时几乎不可阻挡的Machel Jackson的《Thriller》。一张又一张白金唱片,4座格莱美最佳流行男歌手奖,摇滚名人堂,歌曲作词名人堂,包括早早就领回的终身成就奖,一个歌手所能获得的极致荣耀他实在已经不缺任何一项,再往下走,甚至会有晚节不保之嫌。于是他精明的选择了及时抽身,理由是“不再有热情”。

这就是Sting,当年The Police乐队发行第一首后来未被收入任何录音室专辑的单曲《Fall Out》的时候,Sting对这首他大概很不以为然的单曲评价道,这首歌纯粹只是Stewart精力过盛的产物。对,很正常他会这么评价,这也正是Stewart之所以为Stewart,而Sting之所以为Sting。他的人生永远需要完美而得体的布置,并且一定要恰到好处,不可浪费,精确到时光中每一个小数点。作为一个有着浓郁诗人气质的音乐天才,Sting对于这个世界有着敏感而狂躁的野心。这一切使得他注定难以安心在一支乐队里做一名主唱,于是他在当时几乎是冒天下之大不韪的选择了单飞,开启自己的独唱生涯。随后,他一直都精确无误的计算好了什么时候需要发行一张不同风格的专辑来证明自己全面而杰出的音乐才华,也精确无误的计算好了什么时候该重新会合当年几乎水火不容的Stewart和Andy,重组当年那支留给太多人太多美好记忆的乐队,两年时间里在全球近150场的演出,为自己赢得盆满钵盈,在2008年的音乐人财富榜上傲视全球。去年60岁生日那天,Sting举行了一场星光熠熠的演唱会,好莱坞一众明星前来捧场,Lady Gaga与他深情对唱,相拥而吻。60岁时的他官网上依然布满密密麻麻的演出告示,但大多只关乎于公益。他和他的第二任妻子相安无事的走过了近30年,4个孩子中最疼爱的小女儿已经在英国摇滚界初露锋芒。总之,他的人生,简直可以说完美得没有任何瑕疵。

但Stewart呢。像Sting这样的人生对于他而言,怕是一种避之唯恐不及的玩笑与负担。

他的一生到底能否算完美呢。很难说。作为曾经的摇滚乐队鼓手,在2010年由Rollin Stone杂志发起的全球范围内票选有史以来最伟大鼓手的投票中,他最终名列第五。除了Rush乐队大名鼎鼎的教科书级鼓手Neil Peart,排在他前面的,都已是写进历史的摇滚化石。在伦敦居住时,他在当地摇滚界享有崇高的威望与敬意,就像他在07年The Police乐队重组时所说的那样,这一辈子,他早已无需再追逐名或利。因为他确实早已得到。

但他又似乎与完美一词生而为敌,他这一生似乎始终都在处心积虑的破坏完美的假象,使其覆灭,使其破碎,进而为自己寻找新的启程。

我常常觉得,一个纯粹而高贵的人,一生之中一定要有一项深爱的事物,能为其燃烧一生,物我两忘,飞蛾扑火,九死不悔。这种近乎癫狂的状态,很难具体用语言来表述。而Stewart大概就是我所能想到的,最好的佐证。

有着在CIA任高官的父亲,他却偏偏不安心于老老实实的做他的富二代,一个人远渡重洋来到大不列颠玩起了乐队。加入的第一支乐队Curved Air草草解散,他却不死心,自己一手组建了后来那支传奇的The Police乐队。没有任何迹象过早的显示出他这辈子注定是为鼓而生,12岁才开始学鼓,中间还一度花心于吉他与键盘。他对于音乐的狂热,执著表现于他对于太多事物都有着鲜活的兴趣与探险精神。他注定无法将精力全神贯注的集中在鼓上,如果他专心致志的研究Rhythm专心致志的做他的solo,或许他的乐迷今天也不必再费神的去与别人争论他与Neil Peart谁是更出色的鼓手。可是他毕竟是Stewart,他的一生如果要用一个词来概述,那必然就是探险。不断去看陌生的风景,去尝试新鲜的事物。早在The Police时期,他就尝试着为大导演弗朗西斯科波拉的电影《斗鱼》创作OST,而结果就是其中的一首《Don't Box Me In》获得了当年金球奖的最佳原声提名。冥冥之中有些事情注定玄妙得让人概叹,想必是受到鼓舞,在乐队解散后,Stewart更多的是作为一个曲作者行走自己的音乐道路。他给电影,给游戏,给电视剧创作原声音乐,这一条道路,他乐此不疲的坚持至今。我在今年年初几乎废了九牛二虎之力翻遍一大堆国外小众音乐网站一一扒下他几乎全部的音乐专辑。尤其喜欢他在2000年给一款游戏创作的原声《Spyro The Dragon》,汹涌激烈的鼓点间,铺陈着这个男人可歌可泣的音乐才华。除此之外,他甚至还创作过芭蕾。总之,他实在是贪玩,并且这份玩性随着他年龄的增长,怕是有增无减。

而我对于他一生轨迹里最狂热的崇拜,定格在1985年。那一年的Sting推出了首张个人专辑,The Police乐队已经名存实亡。而注定永远闲不下来的Stewart在那一年里,将他的足迹带到了,非洲。

我在U土逼上看过那一年他孤身一人深入非洲所拍摄的纪录片《The Rhythmatist》,画面模糊无比,但我还是翻来覆去的看了无数遍,惊异惊叹,与最浓墨重彩的惊艳。众所周知,Paul Simon大叔曾经深入非洲采样,于是有了后来那张伟大的《Graceland》。但Stewart踏上非洲,甚至比Simon大叔还要更早一年。当然,这两者之间毫无逻辑关联,只是这样的时间对位,一直都让我觉得不可思议并且激动人心。非洲实在是片神奇的土地,而对于鼓手而言,那里或许更是片圣地。片子里的Stewart,艳遇很香浓,密林里追逐鼓点很热血。天色欲雨的茫茫荒原上,他坐在一块大石上用还不及大拇指长的铅笔头记录曲谱。那个被铅蓝的天色映衬得单薄而倔强的背影,始终定格在我记忆里,诠释着我对于一个才华横溢而又精彩丰富的男人,最完整的想象。

关于The Police乐队07-08年世界范围内巡演,我在网上找到过两个完整资源,一个是Buenos Aires那场,一个是东京那场。记得是在东京那场演出,当表演到乐队当年的经典曲目《Every Little Thing She Does Is Magic》时,Stewart敲坏了一根鼓棒。他带着招牌式的一脸坏笑举起那根断棒向台下示意,台下瞬时一片欢乐的浪潮。不知那一刻会有多少人和我一样在心里默默念道,Every Little Thing He Does Is Magic。YES.Forever MAGIC.

2012.08.29(于 2012-11-05 09:20:15 发表于第一个豆瓣账号。该账号已注销)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