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娣 莫娣 8.9分

用生命开出的花,关于人,关于爱

LadySam
2018-01-05 看过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一句话台词:

我看不到,我看见的都是你。 ——《莫娣》

这是一个患有先天性关节炎,佝偻着背,走起路来颤颤巍巍的女人,最终成了伟大的艺术家,画作为美国总统所收。
不是傻白甜,不是玛丽苏,不是励志片鸡汤文,打动人的只是一个至真至善、热爱生活,灵魂闪闪发光的人。
自立、自主、自信、有尊严有自由。

因为身体不便,女主莫娣被哥哥、阿姨视为累赘,甚至是家族耻辱。
在他们看来,莫娣是失去自理能力的人,认为她“无法照顾自己”。

这种看法,现实中也很普遍。看到残疾人,人们经常第一想法是提供帮助,想着怎样不伤害他们的感情,但从未没想过他们自己能否完成,愿不愿意接受帮助,希不希望被看得那么不同。有时候就是这种意识,使得对视不那么平等,也没那么尊重。

生而为人,他们有缺陷有做不到的事情,就像我们一样,也有缺陷也有做不到的事情啊。

莫娣的特别之处是,她从不看低自己。
她的身为人的渴望与追求,是那么真实而饱满,那么自信地去争取。

寄人篱下,面对颐指气使的姨妈,莫娣却从不因此唯唯诺诺,放弃自我。


在莫娣眼里,她只是和别人不同而已。

There is nothing wrong to be different.

小孩子不懂事向她扔石头,她一笑置之,“Some people don't like it when it's different”.


这种不同,不代表工作能力就理当受到质疑,生活理应没有自主,爱好理当被屏蔽。


面对家人质疑,莫娣从没有怀疑过自己无法拥有独立的人生,也没有怀疑过自己想要的生活,一有机会,她便绝不放手。
在商店听到有人招女佣,刚一贴上招聘广告就被她揭了下来。
暴躁的埃弗雷特质疑她无法照顾自己,莫娣被赶出去。第二天早上,她准备好早餐,默默拖地,证明了自己的能力。(莫娣如果进职场的话,应该是高手,主动出击,自我驱动,行动果断,智商情商也很高。)

莫娣热爱绘画,源自她有一颗热爱生活的心。
你看她描述画的小鸡时(小鸡却已惨遭毒手),是多么单纯可爱的想法。


就像看着注定为他人食的悲惨“鸡”生,莫娣攫取到它快乐的瞬间一样,面对生活丢来的酸柠檬,她用心制成美味的柠檬汁。
莫娣和埃弗雷特的第二次争吵中,埃弗雷特当着外人打了她。留下眼泪的莫娣默默回到木屋,拿出颜料在墙上作画,指尖下长出一朵可爱的小花。
得知女儿没死而是被家人瞒着卖了的莫娣,第一次显示出了崩溃的痛苦,以至于她的笑容、乐观都被消磨了。
可是,生活的苦涩都凝聚成了画里的美好,那就是她眼里的浮生一切。
她总是心怀着至善和美好,相信着生命,相信着爱。


关于爱情

对于莫娣与男主埃弗雷特之间的感情,或许会觉得,两个莫不相干的人住到了一起,也许只是陪伴吧。
然而这里有爱。
埃弗雷特最先出现时是模糊的,长焦镜头的使用增加了悬念感。因为对莫娣来说,埃弗雷特是未知的。
这是一个什么样的男人?笨拙、不识字、暴躁、和狗生活,但他勤劳,甚至一个人干三份工。
莫娣慢慢走近了这颗冷酷不懂柔情的心。
单调的房间有了色彩,埃弗雷特的人生有了莫娣的痕迹。
莫娣主动帮不识字的埃弗雷特记账的莫娣,温柔又不居高临下。
也有粗暴对待后的反击(埃弗雷特打了她)。面对质问,埃弗雷特歉疚得一言不发。
不愿让这个女人侵入自己生活的埃弗雷特,面对这样的质问却不敢反驳。
渐渐地,埃弗雷特变成了护妻狂魔,尽管表达爱意总是口是心非。说好不能不做家务,转眼就帮莫娣扫地。说好不买纱窗,却又乖乖自动装上。
结婚时大概用尽了他所有的温柔。
“明天的我可能依然会说反话”。
“我知道”。




影片的画面叙事感很强烈,几个相似的画面很有意境。
四个画面分别对应的背景:
莫娣独自一人走过来应聘,与广阔的天水显得很渺小,也凸显了她的执着坚韧;

莫娣一人回家,略显落寞,与埃弗雷特同居遭人非议,为家人唾弃;

莫娣与埃弗雷特一起出门做生意,跟在后面,踉踉跄跄;

莫娣坐车,与埃弗雷特相伴同行。

这四幅画面穿插在电影中,也体现着人物关系和进展,从形单影只到彼此陪伴,从漠不关心到相互扶持。
两人也有争吵,但无论如何他们都渐渐认识到对方的重要性。
埃弗雷特主动来接生气离开的莫娣,少有地直接表露了感情。
莫娣说,“你看那朵云好像一个大屁股的女人。
“我看不到,我看见的都是你”。

最后的最后,固执的老头怪自己没有好好珍惜“完美"的莫娣。
莫娣拉着他的手,“I‘m loved”。

爱一个人,然后相濡以沫。

— End —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LadySam的放映室~分享值得一看的影视剧)
1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莫娣的更多影评

推荐莫娣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