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重要的是忌油腻

浔南向北
2018-01-05 18:30:49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我的朋友总是在抗拒“中年危机”这个词,但他们却乐意接受“佛系青年”的称呼,想来把一事无成概括成“无为”二字,或许就不让人那么焦虑了。

这种生活的无意义感在成年之后愈发显现出来,18岁以后的生日总让我有如临大敌之感,总觉得自己离碌碌无为又近了一步。

我曾安慰我的他们,生活至差的模样,不过芸芸众生而已。但其实芸芸众生并不一个模样,总有些人,他们看起来似乎一眼能望到尽头,但他们的生活充盈着丰盛和优雅。

我们或许像《刺猬的优雅》中的帕洛玛,总觉得生活是一生一死之间毫无轻重的直线,那是还没有遇见那些有趣的灵魂。

11岁的帕洛玛决定去死,在12岁生日到来的时候,跳脱出她认为富饶而荒诞的金鱼缸。在迎接死亡的路上,她要游弋到自己的珠穆朗玛峰上——拍摄一部电影。

她拍摄的对象是整日对着盆栽说话的妈妈,忙于工作的爸爸,一心想成为上流名媛的姐姐,还有每一条没有方向地游着,花尽了力气最后被装进塑料袋的金鱼。帕洛玛在这金鱼缸里悟出的哲学,让她认为鱼缸都是一样,鱼也都是一样,为了水而生活,畏惧珠穆朗玛的高耸。

直到她遇见了小津先生。

这位吃着高级饲料的金鱼出乎意外的是一位老绅士,挂

...
显示全文

我的朋友总是在抗拒“中年危机”这个词,但他们却乐意接受“佛系青年”的称呼,想来把一事无成概括成“无为”二字,或许就不让人那么焦虑了。

这种生活的无意义感在成年之后愈发显现出来,18岁以后的生日总让我有如临大敌之感,总觉得自己离碌碌无为又近了一步。

我曾安慰我的他们,生活至差的模样,不过芸芸众生而已。但其实芸芸众生并不一个模样,总有些人,他们看起来似乎一眼能望到尽头,但他们的生活充盈着丰盛和优雅。

我们或许像《刺猬的优雅》中的帕洛玛,总觉得生活是一生一死之间毫无轻重的直线,那是还没有遇见那些有趣的灵魂。

11岁的帕洛玛决定去死,在12岁生日到来的时候,跳脱出她认为富饶而荒诞的金鱼缸。在迎接死亡的路上,她要游弋到自己的珠穆朗玛峰上——拍摄一部电影。

她拍摄的对象是整日对着盆栽说话的妈妈,忙于工作的爸爸,一心想成为上流名媛的姐姐,还有每一条没有方向地游着,花尽了力气最后被装进塑料袋的金鱼。帕洛玛在这金鱼缸里悟出的哲学,让她认为鱼缸都是一样,鱼也都是一样,为了水而生活,畏惧珠穆朗玛的高耸。

直到她遇见了小津先生。

这位吃着高级饲料的金鱼出乎意外的是一位老绅士,挂着日本山脉的画,自己做料理,与帕洛玛聊天下棋,甚至厕所里放着交响乐。他把帕洛玛当成年轻的女士,而不是小孩子;他把门房作为一同居住的邻居;他把鱼缸的生活过成了简约的诗意。

一条与众不同的鱼,在帕洛玛寻找死亡的路上开出另一个岔口,人不仅可以拥有物质上的富有,还可以创造精神上的富有,“我能不能无视命运的安排,活出真实的自己呢”,以前她想依靠死亡反抗被写在脑门上的命运,现在她有了不同的思考。

看似物质上大体相同的人,内心总有差异,我们将富人粗鄙化,往往是为了让自己更好受,但有些人啊,总能将物质的富有加倍的用到精神上去。

帕洛玛把杯子倒扣在桌子上,从杯中窥人,妈妈变形了,但不是每一种生活,都能从杯子里看到。至少米歇尔太太的不是。

作为富丽鱼缸的守门员,她的猫是从《安娜·卡列尼娜》中跑出来的雷恩,她喜欢就着巧克力在自己的秘密书房中看书。我们下意识地低估生活的饱满度,但其实命运并没有写的那么清楚。

本该大腹便便的小津先生活得精致,本该邋遢粗鄙的门房女士活得优雅,他们将看似毫无意义的生活活得富有灵魂,所以在一切准备就绪的时候,帕洛玛放弃了死亡。我相信她将好好去生活,就像她画的每一张涂鸦,她拍的每一段影片,每一段生活的意义都是自己赋予的。

去年有句很丧却很流行的话,“生而为人,对不起”,活成这样的是自己,到头来最讨厌的还是自己,若是前方需要一路披荆斩棘的勇气,倒不如在这个熟悉的圈子里边走边讨厌。

所以啊,限制想象力的,从来都不是贫穷,而是我们对生活没有了态度。

生老病死是必然,但其中的经历却是偶然。我很害怕的是一眼就望到头了,此后便再不敢造次。

帕特里克在《地平线》中写,“一些人在青年时代是朋友,但有些人不会变老,他们在四十年后跟其他人迎面相遇,就再也认不出那些人了”,对于毫无意义的生活,重要的是忌油腻,你想要爱,想要吃,那就勇敢的去感受;想写诗,想做画,那就用心去写,我们生活从始至终的观众只有自己。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刺猬的优雅的更多影评

推荐刺猬的优雅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