底层残酷物语

眉间尺
2018-01-05 15:07:58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2021年,新宿。拳头在流动,汗在飞舞,血在飘,新人拳手“新宿·新次”KTO击倒对手,不顾裁判的阻拦,把已经倒地的对手揍得满地找牙,直到被同伴死死抱住。新次一跃跨上绳栏,目眦欲裂,向在场边观战的宿敌嘶吼:“裕二,看着我的眼睛!我要杀了你,记住,我一定杀了你!”

这是2017年上映的《啊,荒野 上部》的最后一个场景。电影改编自寺山修司生平唯一的长篇小说。

在这个创作于1966年的故事里,寺山修司向近未来发去问候:“2021年,人类还孤独吗?”背景和舞台设定在2021年的东京新宿,那个上演过《深夜食堂》《迷失东京》《银魂》、以歌舞伎町为代表、“连空气中都弥漫着危险的兴奋气息”的地方。



|底层社会的斗场

现代运动都是战争的替代品,但只有拳击,完美地契合社会底层的气质:暴烈,粗粝。仅凭肉身,把对手一个一个放倒,怀着最强的恨意站到最后的那个人被叫做“冠军”。

所有拳手都经过脱胎换骨般的试炼。断食,禁欲,提升抗击打,获得力量、力量、更多的力量,速度、速度、更快的速度,把筋骨打磨到足够支撑每回合3分钟的无氧状态,在被持续暴击5分钟之后仍能凭肌肉记忆催动绝地反击。

只有一无所有的人,













...
显示全文
2021年,新宿。拳头在流动,汗在飞舞,血在飘,新人拳手“新宿·新次”KTO击倒对手,不顾裁判的阻拦,把已经倒地的对手揍得满地找牙,直到被同伴死死抱住。新次一跃跨上绳栏,目眦欲裂,向在场边观战的宿敌嘶吼:“裕二,看着我的眼睛!我要杀了你,记住,我一定杀了你!”

这是2017年上映的《啊,荒野 上部》的最后一个场景。电影改编自寺山修司生平唯一的长篇小说。

在这个创作于1966年的故事里,寺山修司向近未来发去问候:“2021年,人类还孤独吗?”背景和舞台设定在2021年的东京新宿,那个上演过《深夜食堂》《迷失东京》《银魂》、以歌舞伎町为代表、“连空气中都弥漫着危险的兴奋气息”的地方。



|底层社会的斗场

现代运动都是战争的替代品,但只有拳击,完美地契合社会底层的气质:暴烈,粗粝。仅凭肉身,把对手一个一个放倒,怀着最强的恨意站到最后的那个人被叫做“冠军”。

所有拳手都经过脱胎换骨般的试炼。断食,禁欲,提升抗击打,获得力量、力量、更多的力量,速度、速度、更快的速度,把筋骨打磨到足够支撑每回合3分钟的无氧状态,在被持续暴击5分钟之后仍能凭肌肉记忆催动绝地反击。

只有一无所有的人,或作天作地的叛逆期少年,有可能承受这种强度。拳击主题的电影,主角无一例外都是草根和屌丝。

《百元之恋》里的一子,30多岁的宅女,开始打拳是因为不甘心,因为觉得“打完比赛后彼此拍肩致意的感觉很好啊”。

《坏孩子的天空》里的安藤政信,无心向学,也无意于当混混,终日无所事事,开始打拳是偶然发现自己似乎有拳击天分。

《勇士》里的汤姆哈迪,堪称不幸的综合体,童年经历了酒鬼父亲漫长的家暴,少年背负起独自为母送终的宿命,青年在中东战场目睹最好的朋友被友军误杀。他是无处宣泄愤怒的困兽,每次比赛都一个照面就撂倒对手。

青年小说《陶潜和樱子》里,大山深处的希望小学,留守儿童之间欺凌成风。支教老师陶潜拿出了用最有效的解决办法:安排两个孩子单挑,霸凌者与被霸凌者,一对一,轮流挥拳,直到有一方倒下。那一次,他让长期经受暴力的孩子学会了如何面对恐惧。



|拳击是最有少年气的运动

拳击是接近人类原始形态的运动,需要用同样原始的力量来驱动:屈辱、愤怒、不甘……尤其适合好勇斗狠的叛逆期少年。

《荒野》里,新次站上拳台的唯一理由,就是可以不被阻拦地将背叛同伴的裕二干掉。“只要是在拳台上,杀了你也没关系吧?”

十岁,父亲自杀,母亲出走,新次从弱肉强食的孤儿院,成长为拳脚凌厉、以诈骗老人养老金为生的街头混混。后遭其他团体火并、内部出了叛徒,因杀人未遂进了少管所。3年后获释,当年背叛同伴的裕二已经洗白成了职业拳手,只一拳,就把上门的新次打得云游四海怀疑人生。

于是新次转为职业拳手,正式出道。

场下的他脱胎换骨,严守“绝不向外行人挥拳”的职业守则,变成了从情侣酒店改造而成的老人院的勤杂工。他以最职业的态度对待拳击,重复着挥拳、闪躲、跑步、跳绳、抗击打训练,只吃减重塑形的食物,禁撸管禁嘿咻,还劝诫偷盗惯犯女友洗心革面。

仿佛是一个失足青年通过拳击改变人生的励志故事。

然而并不是。

新次只是要积聚一切能量留到拳台上去宣泄。他的能量来自对父亲的愤怒,对母亲的愤怒,对选择原谅叛徒的同伴的愤怒,对背叛同伴的裕二的愤怒。“裕二,看着我的眼睛。我一定杀了你”

拳台上,他是天生的猎手:自幼的街头喋血造就了他敏锐的反应,以及不按套路出牌,不惜一切挑衅和激怒对手的战术头脑,以及在对手方寸大乱、重拳挥出之际决生死的果敢勇猛。

教练对新次在场上肆意胡来大为光火。他回应:“闭嘴,看着!”

家犬永远斗不过野犬。那些踏实规矩的拳手在野兽面前不堪一击,勤奋和刻苦,替代不了只属于猎食者的天生嗅觉,以及浸满愤怒的杀伐之气。《黄海》里,衣装光鲜韩国黑社会在普通人面前吆五喝六,在延吉的老棒子们面前就变回了砧板上待宰的肉。

什么规则、战术、策略、胜负,通通去死。只有怀着最强恨意的人,才能站到最后。



|比起爱,恨更可靠

恨意和愤怒,也是青年漫画的永恒主题。

八木教广《大剑》的设定是,被妖魔夺去亲人的少女们,被改造成半人半妖的战士,成为斩杀妖魔的人形兵器——大剑。一个战士的类型和潜能,取决于她对妖魔吞噬亲人保有的记忆。心怀“恐惧”的少女会变防御型战士,拥有治愈创伤、感知妖气方面的出众才能。抱有“愤怒”和“恨意”的少女,会变成攻击型战士。而只有那个超越了恨意甚至成为了恨意本身的普利茜拉,能成为不世出的怪物,最终凌驾于所有战士、妖魔、觉醒者、甚至深渊之上。

三浦健太郎的《剑风传奇》里,格里菲斯出于野心、屈辱和不甘,将战友的生命和自己的灵魂献祭给恶魔,换回自己的肉身东山再起。而从活人祭中生还的格兹,以战友之名发誓要向格里菲斯讨还血债。两个怀着深刻的恨意的怪物,能背负起任何诅咒与宿命。

《陶潜和樱子》里,从云南大山走出来的少年小羊,在广西地下打黑拳为生。最后一战,价码10万,足够他从此脱离刀山血海,过回正常人的生活。

前提是,打完这场他没残。

他的对手,一个缅甸拳手,在职业圈子里混不入流,但在地下的黑拳场上如同煞神,十步一杀。

娇娇说,如果对手轻敌,小羊就还有机会一战,胜率“三成”。

比赛却成了单方面的屠杀。最后一回合,娇娇发现对方职业痕迹过重,教小羊挤进内围,膝击其下体,一击制胜。

只剩半条命的小羊拉过陶潜,露出一个惨烈的苦笑,“陶潜,你说,我会输吗?”

这时,半天没说过一句话的陶潜,双手拉过小羊的脑袋,和他脑门顶着脑门,眼睛对着眼睛,一字一顿:“你说过,你们黑拳手,最怕平局,所以最后一个回合他一定会打你打得更狠。小羊,你还有小明,还有两个妹妹和妈妈,所以你要杀了他。你不杀了他,他就会杀了你。”

陶潜盯着小羊的眼睛,狠狠地说:“然后你的家就全没了。”



|啊,果然是荒野

长达五个小时的《啊,荒野》的最后,新次打倒了所有人,却独自颓坐在更衣室里。女友走了,拳场散了,同伴死了,该打倒的人都打倒了,该留下的却谁也没留下。2021年的新宿,人们果然还孤独着,如同置身荒野。

我想起《陶潜和樱子》里那个被小羊废掉的缅甸仔。他的两个伙伴后来为他复仇行凶,在夜市捅了小羊七刀,刀刀奔命。然后,他们消失在漫长的边境线上。站在他们的视角看,这真是一个彻头彻尾的黑暗故事。在他们的时间线里,没有英雄,没有光环,没有热血嘶吼的胜利,只有被愤怒、痛苦和仇恨扭曲的人,将在漫长的下半生苟延残喘。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啊,荒野 前篇的更多影评

推荐啊,荒野 前篇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