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埋泉下泥销骨,我寄人间雪满头,你们一口一个先帝,不就是那个傻小子萧景琰?

小离的私家笔记
2018-01-05 看过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王师北定中原日,家祭无忘告乃翁。”

《琅琊榜之风起长林》中,萧庭生和两儿子过年为先人进香,于一块无字牌位前祭拜。

萧庭生对两个儿子说:“这块无字牌位乃是先帝钦制,赐我长林王府供奉的,虽说年年祭拜,但这其中深意,我只在平章册立世子的时候说过,你们兄弟俩可曾记得?”

萧平章回答 :“世间英灵无数,并非人人后世留名,此牌位虽无字,情义却在心,但凡心中想祭之人,或是师长、或是先辈、或是故友,或是大梁战旗下的每一个亡魂,皆可祭拜于此位之前,以安忧思,以念长情。”

“君埋泉下泥销骨,我寄人间雪满头。”

想起当年梅长苏和萧景琰期待的清平天下,如今,他们若泉下有知,可还欣慰?

看《琅琊榜之风起长林》的时候,总是忍不住会联想到第一部,那是因为两者之间,本来就有血脉相连,有风骨乘袭。

每次从众人口中听到“先帝”这个词儿,就会不由自主地想:你们念念不忘的先帝,不就是那个“有情有义却没脑子”的傻孩子萧景琰吗?

老王爷萧庭生要去北境调整兵力部署,梁帝不同意这段,真是像极了当年梅长苏请命出征,被萧景琰驳回的情形。
萧平章受伤的时候,老王爷萧庭生在他床前念叨:

“平旌飞扬跳脱,天不怕地不怕的,先帝和陛下都更喜欢他。但是你知道,为父心里更偏爱你。”

想来先帝偏爱的,是金陵城里最明亮的那个少年林殊,而萧庭生忘不了的那位“先生”,是沉稳淡然的梅长苏。原本,就是截然不同的两个性情啊。

“谁都知道军中贪腐是先帝的大忌,更何况是在长林军内呢。”

萧景琰当年赐名“长林军”,不只是为了梅长苏和林殊而已,这支风清气正的军队,就是他即使身在帝位也不会改的初心,军中贪腐自然不能容忍,哪怕是亲儿子也不能姑息。

“先帝也说过,咱们萧氏儿郎,那是要能文能武的。”

那是因为萧景琰当初就是征战沙场,以无数军功立下赫赫威名的靖王,他的好兄弟,是十六岁就拥有自己赤羽营的少帅林殊,是往来无败的少年将军!

当年萧景琰的父皇对梅长苏说,“只要坐在这把龙椅上,人自然是会变的,你记着,无论景琰现在什么样,等他坐上了这个位子,他也会变的。”

如今在《琅琊榜之风起长林》中,从众人口中便可知道,做了皇帝的萧景琰从未失了本心,公正严明,后人敬仰,而他的儿子,后来的皇帝萧歆,也是英明宽厚,只是不知他的孙子,未来的皇帝萧元时,又会如何呢?
14 有用
2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4条

添加回应

琅琊榜之风起长林的更多剧评

推荐琅琊榜之风起长林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视剧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