嘉年华 嘉年华 8.3分

克制之下的揭露与安抚

九九
2018-01-04 22:10:40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文晏导演的《嘉年华》于2017年11月在中国内地上映,一举拿下金马奖最佳导演奖等多个奖项。影片围绕四个性侵受害者展开,通过四个年轻女孩遭受性侵的事件以及之后的不幸遭遇向观众揭露了令人担忧的社会现状,缄默中轰毁的女性意识浸泡在冰冷的现实里。北京某色幼儿园等类似一系列女童性侵案仍历历在目,《嘉年华》这样敏感题材类型的电影在内地上映无疑引起了轩然大波。由于题材的敏感性以及内地审核制度的影响,文晏导演并没有像科长的《天注定》一样“暴力呐喊”,而是以极其克制但丝毫不隐忍的拍摄手法将一场心痛的嘉年华展现出来,如此克制的表达同样也是对性侵受害者的一种安抚。当然,这样的表达方式自然离不开影片极富象征性的视听语言。

本文愿以此浅评《嘉年华》的象征性创作手法。

从第五代导演活跃在中国影坛开始,浸泡影视作品的文学气息就体现在作品的主观性、象征性、寓意性中。镜头作为电影最基本的视听元素,在影视作品中早以不是担任单纯叙事的傀儡,而是具有象征性的能表达导演主观意图的工具。在《嘉年华》如此克制的表达方式中,镜头固然是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在影片开始,文琪饰演的小米走回旅馆时,影片呈现

...
显示全文

文晏导演的《嘉年华》于2017年11月在中国内地上映,一举拿下金马奖最佳导演奖等多个奖项。影片围绕四个性侵受害者展开,通过四个年轻女孩遭受性侵的事件以及之后的不幸遭遇向观众揭露了令人担忧的社会现状,缄默中轰毁的女性意识浸泡在冰冷的现实里。北京某色幼儿园等类似一系列女童性侵案仍历历在目,《嘉年华》这样敏感题材类型的电影在内地上映无疑引起了轩然大波。由于题材的敏感性以及内地审核制度的影响,文晏导演并没有像科长的《天注定》一样“暴力呐喊”,而是以极其克制但丝毫不隐忍的拍摄手法将一场心痛的嘉年华展现出来,如此克制的表达同样也是对性侵受害者的一种安抚。当然,这样的表达方式自然离不开影片极富象征性的视听语言。

本文愿以此浅评《嘉年华》的象征性创作手法。

从第五代导演活跃在中国影坛开始,浸泡影视作品的文学气息就体现在作品的主观性、象征性、寓意性中。镜头作为电影最基本的视听元素,在影视作品中早以不是担任单纯叙事的傀儡,而是具有象征性的能表达导演主观意图的工具。在《嘉年华》如此克制的表达方式中,镜头固然是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在影片开始,文琪饰演的小米走回旅馆时,影片呈现出一个印有“WARMNESS”木门的空镜头,以固定的机位将观众注意力吸引到这一画面。其中字母“N”单独被涂黑,看似客观叙述环境的木门实则被导演赋予极强象征性。“WARMNESS”本是温暖之意,字母“N”被染黑后,温暖之中已经腐蚀了些许污浊,象征着影片中小女孩本应温暖的生存现状也暗藏着黑暗与冷漠。除其象征性外,在影片伊始就为之奠定了冰冷的基调。随着故事情节的发展,性侵受害者小文的家长在腐败恶臭的不公待遇中不断挣扎,所谓的“妇联专家”官官相护做假证时,影片在无音响与浅蓝冷色调中呈现了两张空无一人的体检床的长达8秒左右的空镜头,本应救死扶伤的病床此时成为罪恶、谎言的象征物,人性之恶被赋予其中。一切景语皆情语,文晏导演用这样较为细腻的空镜头对中国社会现状进行暗喻型揭露,抛开题材而言,这样的空镜象征拍摄外化主题的手法,营造出电影影像的“画外之景”“言外之意”,其《嘉年华》电影作品本身的文学性也由此可见。

如果本片象征性镜头在电影内容的讽刺、揭露、批判上的力度不强,其更大价值是在电影形式本身的文学性的话,本片的“玛丽莲梦露”道具象征性中的揭露、批判则较前者更为有力。

“玛丽莲梦露”的雕像贯穿本片始终。在影片开始,小米在沙滩上抬头仰视梦露的雕像,此时镜头以小米的主观视角给到了梦露的“裙底风光”。玛丽莲梦露的身世是世人皆知的,在影片塑造的环境里,象征着性感和欲望的梦露的“裙底风光”以一种极自然的方式被放置在公共场所里,女性更像是男性欲望的消费品,在男权主义的背后隐藏着欲望在人们心里已成常态,这正是性侵罪行的诱因之一,如果映射在现代中国社会,几千年封建社会所深植于泥土的民族劣根性是否就在其中,或许是的。小文是性侵受害者,在遭受性侵之后还被周围的环境N次更大的伤害,例如小文妈妈将原因归结为“是你骚!”的畸形教育。于是小文离家出走,这时“玛丽莲梦露”的雕像再次出现,小文无家可归、无处可去,最后睡在梦露雕像的脚下。此时梦露雕像象征了一种美好和母性,文晏导演以此对性侵受害者群体赋予人文主义的安抚,当性侵受害者感受到环境的冰冷时,还有一隅之地可以抚慰千疮百孔的心灵。随着剧情不断发展,梦露的雕像被贴上各种海报、小广告,最后被拆掉、摧毁、移走。这时的梦露象征着以小米为代表的受害者群体,梦露雕像的命运和小米是一样的,在环境的挤压下被践踏、被玷污、被摧毁,同时轰毁的还有残存的女性意识,她们曾经反抗,曾挣扎,曾追求所谓的“公道”,但最终被环境淹没。当文晏导演在“玛丽莲梦露”这一不变的道具上赋予内容上多义性象征时,或揭露、批判、讽刺,或人文主义安抚,其表现力都是巨大的。

欲望
畸形的家庭教育
母性
“梦露”雕像被毁
雕像被移走

对于这样一部极具写实风格的影片,为数不多的几处音乐必然有其“点睛”之用。音乐就其本质而言是具有极强写意和象征性的,《嘉年华》的音乐使用和歌舞片《爱乐之城》可谓是两个极致。后者泼墨山水,叙事、象征、抒情皆于一身;前者《嘉年华》则惜“乐”如金,所用之处,必触人心弦。受害者小文和同学在游乐场狭小的黄绿色管道里玩耍时,影片用到了一段较为轻盈的钢琴轻音乐,这是影片为数不多的几处美好,其象征着小孩子本身所应该拥有的童真、快乐,但与狭小管道的同时出现又透着几分凄凉,小文在被性侵后所受到的伤害,导致本应天真活泼的小女孩被迫将自己隐藏、包裹起来,只有在管道中那样一个封闭狭小的空间里才敢捧出出自己心底那位天真的孩童。在影片最后文琪饰演的小米骑着自行车逃离沙滩奔上公路时,用到了一段明亮而富有希望的音乐,但与之同时出现的还有画面前景小米后面的背景——梦露污浊的“死尸”在卡车上不知被运往何处。看似明亮而饱含希望的音乐实为一种反讽,难道小米逃离之后真的会如音乐一样找到希望吗?还是会像身后玛丽莲梦露的“死尸”一样沉沦?结果不得而知。小米在被强暴之后选择了沉默、不反抗,同样她也是一个连“身份证”都没有的社会底层边缘的小人物,她今后的命运是显而易见的,这是文晏导演克制之中最为“生猛”的一笔。

嘉年华
梦露“死尸”

纵观文晏导演的《嘉年华》,克制的手法本身就是对受害者的安抚,但克制、象征之中揭露的辛辣程度丝毫不逊色于科长的《天注定》。影片中所发生的事件以及人物所遭遇的环境是中国社会真实存在的,这部作品更像是中国当代的《现代启示录》和《官场现形记》。希望这样一部作品终会给冰冷的现实敲响一记警钟。

(PS:扣掉一颗星,影片结尾被迫生硬,用一个画外音像万能神一样将违法者惩处,毫无理由的解决好像导演对自己耳语:你懂的。对,你懂的。)

1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嘉年华的更多影评

推荐嘉年华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