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深渊 来自深渊 9.2分

来自深渊的诅咒

小曾伽
2018-01-04 17:21:56

我有三个向往之地,地心,海洋和太空。可以说,只要是以这三处为题材的作品,只要不纯粹圈钱,我都能看地津津有味。

这份向往有时令我振奋,有时又令我感到可怜。就如动画里说的一样,一旦对深渊产生了兴趣就离死不远了。这是一种诅咒。

但谁在背后操纵这个诅咒呢?谁又为我们的兴趣负责呢?

我也不知道自己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对这些生活以外的东西产生强烈兴趣的,我唯一知道的是,当你的兴趣落在生活之外时,那些人人向往的正常生活便和你没有半点关系了。金钱?权力?就连眼角的余光都不愿多瞧一眼。动画中,不论纳多怎样劝说,莉可也要毅然前往奈落之底。友情,也不能破坏这个诅咒。

这份好奇伴随巨大的危险,现实中的危险远比艺术作品中的危险更残忍。或许我不该用残忍来描述,他们本来就是超越人类范畴的存在,不能用人性的眼光来衡量。文艺作品为了要展开故事,必须得保证主人公至少要活到最后一刻,但是,在这个现实世界里,超过了70亿的人类,谁又是主角呢?动画中,他们下到第四层后,画风突变,打了观众一个措手不及。血腥,残忍,可怜等词汇开始在眼前出现。可是,如我刚才所说,如果你有基本的想象能力的话,你就会知道,真实世界里的

...
显示全文

我有三个向往之地,地心,海洋和太空。可以说,只要是以这三处为题材的作品,只要不纯粹圈钱,我都能看地津津有味。

这份向往有时令我振奋,有时又令我感到可怜。就如动画里说的一样,一旦对深渊产生了兴趣就离死不远了。这是一种诅咒。

但谁在背后操纵这个诅咒呢?谁又为我们的兴趣负责呢?

我也不知道自己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对这些生活以外的东西产生强烈兴趣的,我唯一知道的是,当你的兴趣落在生活之外时,那些人人向往的正常生活便和你没有半点关系了。金钱?权力?就连眼角的余光都不愿多瞧一眼。动画中,不论纳多怎样劝说,莉可也要毅然前往奈落之底。友情,也不能破坏这个诅咒。

这份好奇伴随巨大的危险,现实中的危险远比艺术作品中的危险更残忍。或许我不该用残忍来描述,他们本来就是超越人类范畴的存在,不能用人性的眼光来衡量。文艺作品为了要展开故事,必须得保证主人公至少要活到最后一刻,但是,在这个现实世界里,超过了70亿的人类,谁又是主角呢?动画中,他们下到第四层后,画风突变,打了观众一个措手不及。血腥,残忍,可怜等词汇开始在眼前出现。可是,如我刚才所说,如果你有基本的想象能力的话,你就会知道,真实世界里的探险比这危险得多,也残忍得多。如果现实世界出现了这样一个深渊,你可以想象接下来发生的事会有多惨烈。

而且,换个角度来看,当好奇者闯入一个新世界时,他们才是不速之客。旧领地的生物为了保护自己的地盘,或者为了猎食,不管将闯入者撕成几片,都不能用残忍来形容。

就像一个行者,误入老虎的领地,于是老虎终于捕到了三天来的第一个猎物,家里的小老虎们已经快饿晕了。这样的捕食过程,能算残忍吗?如果这个行者,就像雷格一样,开了一发火葬炮,将老虎一家全送上了西天,他又能被称为残忍吗?

残忍,只是人类在自己的安乐窝里,为了维护自身利益而发明出的一种宽泛的道德词汇。走出人类世界,便没有残忍一说,有的只是生存。

人类世界将生存做了延伸,走进两个方向。一个叫享受,一个叫探索。

享受派的人好比古时候的守旧派,他们不愿冒一丁点风险失去现在的安逸。就今天社会来说,那些反对转基因,反对粒子碰撞,反对人工智能的人,都属于享受派。探索派则走向另一个极端。刘慈欣在短篇小说《朝闻道》中,构造出了一大群这样的形象。他们宁愿舍弃现在的一切,身份,金钱,地位,家庭,而向外星人获取绝对的真理。当他们得到真理后,只有10分钟的时间,然后便等离子化了。这真是够理想化的。现实中的探索,哪里会让你死的这么轻松。就拿我向往的三处圣地,地心,海洋和太空来说,任何一丁点意外都会让你经历最恐怖的绝望。

可是,即便如此,这份向往却只会越发炽盛。

因为,这是一个诅咒。

来自“深渊”的诅咒。

这正是我向往的异世界

6
1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来自深渊的更多剧评

推荐来自深渊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视剧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