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球大战:最后的绝地武士》彩蛋&细节&客串总汇

彩蛋君KL
2018-01-04 13:28:13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剧透需谨慎】【剧透需谨慎】【剧透需谨慎】

彩蛋与细节(按时间顺序)

传统开场

星战系列电影有个传统,这部续集当然也不例外。开场必先出现一句话“A long time ago in a galaxy far, far away”(很久以前,在一个遥远的银河系),紧接着经典音乐响起,浩瀚星空中出现“STAR WARS”的黄色空心大字,以及说明故事背景的滚动字幕,接着镜头往下摇,出现一艘飞船,故事正式开始。

(外传电影不会遵循这个套路,如《侠盗一号》和2018年的《Solo》)

拉杜斯号

开场出现的第一艘大型飞船是抵抗组织的主力旗舰——拉杜斯号(Raddus),以抵抗军英雄拉杜斯上将(Admiral Raddus)命名。拉杜斯曾在《侠盗一号》中出场,在斯卡里夫战役(Battle of Scarif)中协助抵抗军窃取死星设计图,最终光荣牺牲。

经典台词

著名台词“I have a bad feeling about this”(我有一个不好的预感)在星战系列电影中至少会出现一次(《侠盗一号》里只有半句)。

然而,有观众反映在整部电影里都没有听到这句话,但导演在社交媒体上却表示这句话确实在电影里。那是因为,这句话是BB-8说的,没错,它被翻译成机器语言了,也难怪大家听不懂。

影片开场波·达默龙单人匹马面对第一秩序的舰队时,BB-8发出了紧张的哔哔声,达默龙回了一句"Hey, happy beeps here, buddy, c’mon"(乐观点,我的老伙计),莱娅将军接着回应"I am with the droid on this one"(这次我站在机器人这边),一切迹象都表明BB-8说的就是那句话。

导演原本为达默龙设计的台词是“Oh, I got a good feeling about it. Keep your chin up”(噢,我有一个很好的预感,乐观点我的老伙计),但考虑到提示太过明确就更改了。

赫克斯的母亲

开头波·达默龙戏弄赫克斯时,提到了赫克斯的母亲,令他瞬间恼羞成怒。根据小说《余波》,赫克斯是帝国军官父亲和一名厨房妇女私通生下的儿子。

C-3PO的手臂

还记得C-3PO在《原力觉醒》中的红色手臂吗?其实很多人可能没注意到,在《原力觉醒》结尾欢送蕾伊的人群中,可以看到C-3PO已经换回了金色手臂,所以在星战8中他的手臂不再是红色的。

莎拉·贝

波·达默龙的项链上的金环,是他母亲莎拉·贝(Shara Bey)的订婚戒指。莎拉·贝是一名优秀的A翼战机飞行员,参与过《绝地归来》中的恩多战役,多次协助卢克和莱娅执行绝密任务。

从抵抗军退役后,莎拉与同属抵抗组织的丈夫克斯·达默龙(Kes Dameron)在雅汶四号卫星定居,过着相夫教子的生活。所以波·达默龙高超的飞行驾驶技巧,都是他妈妈亲自传授的!

卢克的手

蕾伊向卢克递去光剑时,注意看卢克的机械手,上面还保留着他在《绝地归来》中被枪击打伤的痕迹。

《绝地归来》中卢克的机械手被打伤

X翼战机

蕾伊在岛上看见一艘被海水淹没的X翼战机,令人想起《帝国反击战》中卢克驾驶的X翼同样沉没在达戈巴(Dagobah)的水潭中,这让我们不禁期待卢克会像尤达大师一样,训练蕾伊用原力举起战机,结果……它始终就在水里待着。

不过这架战机还是有发挥用处的,留意看水里的战机,机翼上似乎少了一块东西,再看看卢克小屋的门,那正是从机翼上取下来的铁块

波波

Ahch-To岛上的小萌物波波(Porg),设计灵感来源于拍摄地斯迈克尔岛上的海鹦

片中有一个镜头,一只波波在踩踏光剑的开关,而另一只在发射口探头张望,虽然它们最后都被蕾伊赶走,但实际上影片的原稿的确画了那只可怜的波波被射穿的画面。

红色水晶

卢克的小屋里,墙上挂着一条项链,上面镶嵌了一颗红色的凯伯水晶(Kyber Crystal)

根据《视觉图典》,这是绝地圣战团(Jedi Crusader)的吊坠,水晶碎片来自一把西斯的光剑。书里没有指明水晶属于哪个西斯君主,他可能是卢克的父亲达斯·维达,也可能是游戏《旧共和国武士》中的达斯·瑞文(Darth Revan),瑞文曾经是一名绝地武士,绝地圣战团的领导人 ,因受黑暗原力诱惑而成为西斯君主(但这个角色不一定属于正史)。

指南针

小屋里还有一个造型别致的指南针。这个指南针在电影里出现了两次,一次是开场不久卢克在屋里叠衣服时,一次在青年本·索罗的床头柜上。

正史游戏《星球大战:前线II》里面提到,卢克在水生行星Pillio上发现了帝国的宝库,其中藏有绝地的古老遗物,卢克拿走了这个指南针,并可能利用它找到了绝地神殿的所在地。

禁卫军

斯诺克身边的精锐禁卫队(Elite Praetorian Guard),一身鲜红造型,令人想起帝国皇帝帕尔帕丁的御用禁卫军。他们身份成谜,拥有十八般武艺,精通各样武器,盔甲上有一种高科技材质,能挡开激光攻击,甚至在一定程度上能抵御光剑。

神秘人

在斯诺克王座室的第一个镜头中,除了斯诺克、赫克斯和八个禁卫外,还有两个神秘的黑影。他们是斯诺克的随从,来自未知领域(Unknown Regions)的外星领航员,头脑发达,善于处理多维运算,王座室中的观察镜就是他们设计并操控的。

近看神秘人

斯诺克造型

最高领袖斯诺克的真身登场时,他身穿金色长袍,坐在红色宫殿的正中央。根据扮演者安迪·瑟金斯,这个角色的造型参考了著名的《花花公子》创始人休·海夫纳(Hugh M. Hefner),因为他总是以一件深红色的睡袍示人。

斯诺克与西斯

斯诺克虽然不是西斯君主,但他与达斯·维达和帕尔帕丁却有一点渊源。

斯诺克戒指上的黑曜石,来自维达在穆斯塔法星(Mustafar )的圣所下的火山熔岩(《侠盗一号》中有出现)。安纳金正是在这个星球被欧比旺斩去了手脚,最终被烈火焚身,成为令人闻风丧胆的达斯·维达。

另外戒指上还刻有“德瓦蒂四贤”(Four Sages of Dwartii)的雕文,“四贤”分别是Faya、Yanjon、Btaata和Sistros,他们是旧共和国早期具有争议的思想家和立法者,其中Braata更是黑暗原力的支持者(有粉丝提出斯诺克可能就是Braata本人)。

在《克隆人的进攻》和《西斯的复仇》中,“德瓦蒂四贤”的铜像曾出现在帕尔帕丁的办公室中。

帝国进行曲

斯诺克向凯洛·伦提及达斯·维达的时候,背景音乐响起经典的《帝国进行曲》(The Imperial March)

激光剑

蕾伊劝说卢克出山,卢克严词拒绝:“你还要我怎样?拿一把激光剑独自面对第一秩序?”(然而最后他的确这么做了)。注意卢克说的是“激光剑”(laser sword)而不是光剑(lightsaber)。

实际上,在乔治·卢卡斯撰写《新希望》的初稿时,光剑的名称就叫做laser sword。据说卢卡斯本人平常也是这样称光剑的。

绿奶

影片中我们竟能一睹绝地大师挤奶的风采……一脸谜之享受的“奶牛”叫做Thala-siren,是Ahch-To岛上的一种慵懒的大型海洋哺乳生物,拥有四个乳头,能生产绿色的奶,且安全无毒(至少卢克喜欢直接饮用)。

绿奶致敬了星战系列著名的班萨奶(Bantha milk),也就是《新希望》里卢克家中的蓝奶,这种奶也曾出现在《侠盗一号》女主的家中。

原力树

蕾伊在Ahco-To感受到原力树的召唤,发现了保存在树洞里的绝地典籍。

这棵树叫做“乌内蒂”(Uneti),一颗古老的原力敏感树。在星战7的前导漫画《破碎帝国》(Shattered Empire)中,其中讲述了卢克与莎拉·贝(波·达默龙的母亲)在一次行动中从帝国手上取回了两株原力树,后来达默龙夫妇将其中一棵树种在了他们雅汶四号的新家。

另外,《侠盗一号》中奇鲁特·英威(Chirrut Imwe)手中那支“盲人杖”的原材料也是来自乌内蒂。

超空间追踪

这是一个连接星战8和《侠盗一号》的彩蛋。在《侠盗一号》中,琴·厄索潜入帝国基地偷取死星图纸,在搜寻资料库时提及到“超空间追踪”(Hyperspace Tracking)。星战8与《侠盗一号》之间相距大约三十多年,中间隔着正传三部曲,根据抵抗军得知超空间追踪时的诧异程度,可见第一秩序不仅继承了帝国遗志,还攻克了前人留下的技术难题。

动力机器人

GNK动力机器人(Gonk Droid)几乎在每一部星战电影中都有出现,外形像一个长着两条腿的垃圾箱。这一次它出现在凯洛·伦攻击抵抗军旗舰前,机库里的一架战机后。

翻滚吧,钛战机!

凯洛·伦驾驶钛战机进行滚筒翻转,这是他的祖父安纳金·天行者所擅长的飞行技巧,在《魅影危机》和《西斯的复仇》中均有展现。

像祖父一样,凯洛·伦拥有一架与众不同的限量版钛战机——钛·沉默者(Tie silencer)

经典过场

凯洛·伦驾驶战机准备攻击莱娅的主舰时,他们的脸交叉淡化显现,这种过场方式曾应用在《帝国反击战》中,卢克与黑武士的脸相互渐变,代表两人之间的原力感应。

另外,影片中“擦除式”的过场方式也是星战系列电影的标志和常用手法。

莱娅·天行者

根据《视觉图典》,莱娅在《绝地归来》中的大战结束后开始了她的绝地训练,这就解释为什么她能在太空中运用原力回到了飞船。

幸运骰子

卢克在千年隼上拿走了悬挂在驾驶舱里的两颗骰子。据说,韩·索罗正是凭借这两颗幸运骰子,在一场赌博中从兰多的手里赢得了千年隼,相信这个故事会在即将上映的索罗外传中呈现。

金色骰子最初仅在《新希望》中出现了一次,后来在续集里也不见了踪影,据说是因为它们在片场被人偷了

R2D2

卢克与R2在千年隼中重遇,R2二话不说放出了回忆杀:莱娅公主的全息影像(也为了纪念逝去的伊人凯丽·费雪)。在《新希望》中,莱娅公主录下这段影像,请求隐居的欧比旺协助抵抗军,当时正值少年的卢克正是因为公主的倩影而踏上了改变宇宙的征途。

另外,卢克对R2D2说“说话注意点”(watch your language),这是《新希望》中C-3PO对R2说过的话。(好奇R2到底说了什么) 看护者

Ahco-To岛上的“看护者”(caretakers)都是雌性的,她们属于一个叫Lanai的种族。这个种族也有雄性的,他们叫做“访问者”(visitors),会在一年中某个时间造访Ahco-To岛,目的是为了……你懂的。

最初的绝地武士

蕾伊进入绝地圣庙后,注视着地面上的一个图案。图案中正在冥思的人是“Prime Jedi”,也就是历史上第一个绝地武士。(呼应这部影片的片名:最后的绝对武士)

奥德兰遗产

赌城坎托湾(Canto Bight)街道上的树来自莱娅公主的家乡奥德兰,由于奥德兰在《新希望》中就被死星炸毁了,所以这些树也变得十分稀有。

妙想天开

芬恩和罗丝在坎托湾被捕,警卫宣告他们违反了禁停条例"27B/6",这个梗致敬了特瑞·吉列姆的经典电影《妙想天开》(Brazil)。影片中山姆为了赶走家中讨厌的修理工而问“你们有27B/6”表格吗?”,其中一个修理工立刻口吐白沫,发起了羊癫疯。

DJ

本尼西奥·德尔·托罗的角色名叫DJ,一个身份神秘的黑客。在千年隼上,可以看到DJ头戴一项帽子,上面的铁牌刻着一句Aurebesh语,翻译过来就是“Don't Join”(不要加入),片中DJ也说过这句话,代表这个人物并不可靠。

绿色光剑

好久不见的绿色光剑,卢克起念痛杀徒弟本·索罗时所持的绿色光剑,正是他在《绝地归来》中使用的那把。

本·索罗

电影中仍然没有解释本·索罗这个名字的来由,但大家肯定会联想到卢克的导师欧比旺·本·肯诺比(Obi-Wan Ben Kenobi)。在“传说宇宙”小说中,卢克有一个儿子叫本·天行者(Ben Skywalker),他的名字正是为了纪念欧比旺而取的。

实际上,本·索罗的经历更接近于“传说宇宙”中韩和莱娅的儿子杰森·索罗(Jacen Solo)。杰森曾经是卢克的学生,但却误入歧途堕入了黑暗面,改名为达斯·凯杜斯(Darth Caedus),并统治了银河同盟(Galactic Alliance)。尽管小说中杰森没有杀害自己的父亲,但他却杀了卢克的妻子,也就是自己的舅妈玛拉·杰德(Mara Jade)

达斯·西迪厄斯

在绝地圣殿中,卢克与蕾伊对话时提到了达斯·西迪厄斯(Darth Sidious),这是卢克第一次说出这个名字。实际上,在正传三部曲中,这个角色通常被称作“皇帝”“帕尔帕丁”,直到在前传中,我们才得知他的西斯名号为“达斯·西迪厄斯”。

义军戒指

罗丝给小孩展示的戒指上暗藏抵抗组织的标志,这枚戒指的历史可以追溯到银河内战时期,是帝国议会中的抵抗军成员用以识别同伴的重要道具。

邪恶洞穴

影片中蕾伊进入神秘的黑暗洞穴,在幻境中请求见见自己的父母,结果迷雾散开后却是自己的脸。这一段呼应了《帝国反击战》中,卢克走进一个充斥黑暗面的洞穴,在那里遭遇了达斯·维达(后来揭示是他的父亲),卢克把维达的头砍下后,发现面具下的人是他自己。

尤达大师

正当卢克准备放火焚烧绝地古迹时,尤达大师惊喜现身!以强大的原力引出天雷把古树烧个精光(居然还有这种原力操作?)

尤达的形象沿用回老三部曲中的人工布偶,而不是前传中的CG版。值得一提的是,弗兰克·奥兹(Frank Oz)回归担任尤达的配音演员,并再次亲自操控布偶。

熨斗

影片中的熨斗梗来自一部1978年的恶搞短片《Hardware Wars》,该片是第一部恶搞星球大战的影视作品,看过的人应该不多。

BB-9E

“暗黑版”BB-8出现在斯诺克的主舰“至尊号”上,它的官方名字叫BB-9E,但剧组人员都管它叫BB-H8,因为BB-Hate……

老鼠机器人

芬恩一行人潜入“至尊号”后,BB-8用垃圾桶伪装成第一秩序的机器人,它还模仿了著名的“老鼠机器人”的声音。

“老鼠机器人”MSE-6曾在多部前作中出现,第一次出场是在《新希望》中被丘巴卡的叫声吓跑。

法斯马队长

《原力觉醒》中,法斯马队长(Captain Phasma)被芬恩丢进垃圾压缩机,不过居然没有死,还在本集中回归了。漫威曾出版迷你系列漫画,讲述法斯马死里逃生后的故事(还目睹了蕾伊和凯洛·伦在雪地中打斗)。

皇帝的音乐

斯诺克与蕾伊会面时,背景响起了皇帝的主题音乐(The Emperor's Theme),这个段落中的剧情设计很大程度上呼应了《绝地归来》,例如蕾伊主动上门直面斯诺克、斯诺克让蕾伊看到抵抗军被击溃的景象、斯诺克折磨蕾伊、凯洛·伦反水斯诺克等。

断手梗

“断手梗”源于星战,由漫威发扬光大。在本集中,想不到“最高领袖”斯诺克被腰都被斩断了,注意看斯诺克上半身掉落后的画面,他的手还扶在椅子上

蕾伊的父母

蕾伊父母的秘密终于被揭开,不是天行者,也不是科诺比,而是一对卑贱的酒鬼,为了酒钱把女儿卖给了贾库商人当奴隶。这就解释了《原力觉醒》的回忆片段中,小蕾伊为何对着远去的飞船哭喊。

克瑞特星

抵抗军的秘密藏匿地点克瑞特(Crait)是最早的抵抗军基地之一,由莱娅的养父贝尔·奥加纳(Bail Organa)领导。根据先导小说,年轻的莱娅公主正是在Crait星球发现抵抗军的存在,并加入了组织。

红色机尾

抵抗军的飞行艇划过克瑞特地面,扬起盐层侠的红色泥土,这番景象令人想起电影《红色机尾》(Red Tails),这部片的制作人正是星球大战背后的男人——乔治·卢卡斯。

卢克与莱娅

卢克与莱娅兄妹重逢,莱娅打趣说她知道卢克要说她换了发型,实际上这是《原力觉醒》中韩与莱娅见面时韩说的话,此时的背景音乐也是老三部曲中的《Leia and Han》

追逐战

千年隼在克瑞特与钛战机展开追逐战时,背景向起了《新希望》中《Tie Fighter Attack》的旋律。随后千年隼在山洞中四处穿越躲避障碍的镜头,与《绝地归来》中千年隼穿行于死星2号的段落如出一辙。

概率控C3PO

C-3PO对达默龙说他们的生存概率是1/15428,结果被达默龙叫停,类似对话在《帝国反击战》中也出现过,3PO还被韩回怼“不要跟老子谈概率”。

绝地归来

卢克大战凯洛·伦的最后,揭示了卢克并没有亲身应战,而是利用原力投射出自己的影像。实际上影片中留下了很多线索,例如:

  • 卢克突然在基地中出现,并非从正门进入,秘道也还没被打开;
  • 他的样貌更年轻了,头发也更短,更像回忆片段中那时的样子;
  • 卢克手持的蓝色光剑,早在蕾伊与凯洛·伦的对抗中被摧毁了;
  • 最后,如果细心留意,你会发现此前卢克走过地面时,他根本就没有留下脚印。

绝地英灵

卢克收起武器,让凯洛·伦攻击的一幕,令人想起《新希望》中相似的师徒对战,最后欧比旺故意被维达击中,化身绝地英灵,给在场目睹整个过程的少年卢克产生了极大的心里冲击。

原力投影

这是“原力投影”(Force Projection)首次在电影中出现,但实际上在很早之前的扩充宇宙(Expanded Universe)中提及过这个技巧了。在《黑暗帝国》(Dark Empire)系列漫画中,达斯·西迪厄斯借用克隆复活,并引诱卢克坠入黑暗面,这时卢克拥有了制造原力分身(dopplegänger)的能力。在漫画《绝地的黎明》(Dawn of the Jedi)中,黑暗原力者能利用“原子影子”(force shadow)进行星际间的远距离穿梭。

双子太阳

卢克在双子太阳下化身绝地英灵的画面,致敬了《新希望》的经典一幕,从农场小子到银河英雄,命运的圆环此刻终于完满,愿原力与你同在。

绝地典籍

最后在千年隼上,芬恩照顾着受伤的罗丝,他打开了一个抽屉,里面竟然放着珍贵的绝地遗物,原本以为都被烧尽的绝地典籍,原来蕾伊在离开Ahco-To前把所有书都带在身上了!

还记得尤达烧毁古树后对卢克说的话吗?“蕾伊已经拥有她需要的所有知识了”……

原力传承

影片的结尾,马场小子用原力取过扫帚,望着满天繁星,手握扫帚的姿势俨然一个绝地武士的模样,预示着革命之火生生不息,星球大战的传奇故事仍将继续。

莱娅公主

为了纪念2016年逝世的“莱娅公主”凯丽·费雪,片尾字幕中有一句“纪念我们的公主,凯丽·费雪”(In Loving Memory of Our Princess, Carrie Fisher)

客串

(人真多啊,有的可能是不属于客串的小角色,或者回归的老角色都会写进来)

凯莉·费雪的亲女儿比莉·洛德(Billie Lourd)在影片开场后不久就出现了,扮演抵抗军中尉康尼克斯(Connix)。这个角色曾在《原力觉醒》中短暂出场,而且在本片中戏份大增。

扮演第一秩序军官Captain Peavey的是英国演员亚德里安·埃德蒙松(Adrian Edmondson),在80年代主演过英国喜剧《超现实大学生活》。

第一秩序的一名女监测员(向Hux将军报告敌机靠近的那个),看着十分面熟,她是英国女演员凯特·迪基(Kate Dickie),也就是《权力的游戏》中溺爱儿子的莱莎·徒利,凯特琳的妹妹,最后被小指头推下了月门。

无畏舰的指挥官Captain Canady马克·路易斯·琼斯(Mark Lewis Jones),他曾在《权力的游戏》第一季中扮演高山部落石鸦部首领Shagga。

说起《权力的游戏》,不要忘了还有“美人布蕾妮”格温多兰·克里斯蒂(Gwendoline Christie)饰演的法斯马队长。

其实,在《原力觉醒》中更有多达七个权游演员参与演出(详见上一篇文章),新星战系列可以说是实现了权游演员再就业。

赫敏·科菲尔德(Hermione Corfield)饰演A翼飞行员Tallie,这个美丽的妹子曾在《碟中谍5》中出演阿汤哥的迷妹(可惜很早就领了便当),在《极限特工3》和《亚瑟王:斗兽争霸》中都有演出。

越南女星吴青芸饰演抵抗军轰炸机的一名炮手佩奇·蒂科(Paige Tico),她也是新主角罗丝·蒂科(Rose Tigo)的姐姐。

阿克巴上将(Ackbar)在抵抗军被袭击前出场,这个角色因为《绝地归来》中的一句“It's a trap”而深受星战迷喜爱,可惜在本集中牺牲了。顺带一提,阿克巴上将的配音Erik Bauersfeld在2016年也离开了我们。

抵抗军被第一秩序追踪后,一名黑人女抵抗军成员报告"They found us",她是演员米凯拉·科尔(Michaela Coel),相貌很有辨识度,在黑镜S04E01(戏仿星际迷航的一集)中饰演了一个类似的角色。

劳拉·邓恩(Laura Dern)饰演阿米琳·霍尔多(Amilyn Holdo)。霍尔多年轻时曾加入帝国议会的学徒立法会,与莱娅公主成为知己好友,后来加入抵抗组织,在对抗第一秩序的战争中担任中将。

不知道大家是否觉得这个女演员很脸熟?其实她是1993年电影《侏罗纪公园》的女主角。

导演埃德加·赖特(《僵尸肖恩》、《热血警探》、《极盗车神》)在片中客串出演抵抗军士兵,一同出演的还有他的哥哥Oscar Wright,编剧乔·考尼什和助理Leo Thompson。

客串饰演抵抗军士兵的还有演员纳温·乔杜里(Navin Chowdhry)诺阿·西甘(Noah Segan),后者几乎出现在导演莱恩·约翰逊的所有作品中。他们很可能出现在Holdo发表讲话时的场景中。

《绝地归来》中兰多的副船长尼恩·农布(Nien Nunb)在会议中出场,他在《原力觉醒》中也有登场,成为了一名X翼飞行员。

露皮塔·尼永奥(Lupita Nyong'o)扮演的玛兹·卡纳塔(Maz Kanata)继《原力觉醒》后再次出场,为芬恩和罗丝提供了解码大师的重要信息。

约瑟夫·高登-莱维特和导演在《环形使者》中合作过,这次友情加盟星战8,客串配音一个外星人,在Canto Bight向警察提供芬恩和罗丝线报的贵族就是他。值得一提的是,这个外星人的名字叫Slowen-Lo,来自“野兽男孩”乐队(Beastie Boys)的歌曲《Slow and Low》。

《原力觉醒》中已经出现过几个以“野兽男孩”作品为名字的角色,如Ello Asty(Hello Nasty)、Illco Munica(Ill Communication),Roodown(Root Down)和Brasmon Kee(Brass Monkey),估计下一部续集还会出现类似的梗。

Canto Bight赌场中有一个矮小的外星人是由侏儒演员沃维克·戴维斯(Warwick Davis)饰演的。Warwick算是星战系列的“老面孔”,在《绝地归来》中他饰演了那个最抢戏的Ewok,当时他只有11岁。而且他每一个角色的名字都是以“W”开头的,像《绝地归来》中的Wicket The Ewok,《魅影危机》中的Wald和Weazel、《原力觉醒》中的Wollivan和《侠盗一号》中的Weeteef Cyu-Bee。

凯莉·费雪的爱犬Gary Fisher在影片中客串了一只外星狗,出现在Canto Bight的赌场场景中。在这张剧照中Gary貌似在直视镜头,可能是首个打破四次元的星战演员了。生活中,费雪视Gary为自己的知己好友,走到哪里都会带着他,无论在节目中还是红毯上都能看到他们在一起的身影。据说费雪的助手说,她带Gary到电影院观看了《最后的绝地武士》,每次费雪出现在大银幕时,他的耳朵都会竖起来,似乎仍心系着已经离去的主人。

赌场中调戏BB-8的外星人Dobbu Scay是由“卢克”扮演者马克·哈米尔配音的。

贾斯汀·塞洛克斯(Justin Theroux)在片中出演解码大师,芬恩和罗丝寻找的佩戴红花的人就是他,可惜只有露个脸的戏份。

花边新闻一则:此人是詹妮弗·安妮斯顿的现任丈夫。

婴儿脸超模莉莉·科尔(Lily Cole)出演了Canto Bight赌场里的一个宾客。

《侠盗一号》导演加里斯·爱德华斯(Gareth Edwards)客串饰演抵抗军士兵,出现在结尾的克瑞特大战中。战壕里有一个士兵尝了尝地上的盐,在旁一脸问号的那个人正是加里斯。

星战导演在系列电影中客串屡见不鲜,乔治·卢卡斯在《西斯的复仇》客串过一个外星人,本片的导演莱恩·约翰逊和制作人也在《侠盗一号》里客串出演了死星的发射员。

众人皆知,007扮演者丹尼尔·克雷格在《原力觉醒》中饰演了一个全程不露脸的暴风兵,还被蕾伊原力控制了一番。《最后的绝地武士》中也有鼎鼎大名的人物来客串暴风兵,包括英国俩王子威廉和哈利、歌手加里·巴洛、还有本来就不喜欢在电影中露面的汤姆·哈迪老师。至于他们在哪个片段中出现,或是戏份不幸被删减,就要继续等待相关人士发声了。

卢克现身抵抗军基地,走向大门英勇赴战时,在一个镜头中,有三个抵抗军士兵探出头来望向卢克,这三人正是马克·哈米尔的子女

C-3PO仍然由安东尼·丹尼尔斯(Anthony Daniels)饰演,R2-D2则由侏儒演员吉米·维出演(原版演员肯尼·贝克已于2016年去世),而出演丘巴卡的老演员彼德·梅犹(Peter Mayhew)由于年事已高,演完《原力觉醒》后正式将薪火传给了年轻演员Joonas Suotamo

-未完待续-

【如需转载请联系授权】

文章有点长,读到最后的话就点个“有用”吧~

还会陆续修正和更新,敬请保持关注!

喜欢这篇文章的欢迎关注我的公众号 电影彩蛋堂,专注收集电影细节与彩蛋!~

1119
151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43)

查看更多回应(43)

星球大战8:最后的绝地武士的更多影评

推荐星球大战8:最后的绝地武士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