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l

海喜
2018-01-04 00:27:01

一直被困在没有意识的梦境,不知道是否在做梦,也不知道睡梦中的一片黑暗意味着什么。凌晨四点醒来的时候,刚好收到她的消息。我已经很久没有真真切切地为自己考虑过了,我总是认为我该怎么去做,然后打破,最后重复。我以为我有很多时间。可当我从黑暗中醒来,另一片黑暗中没有任何在等待我。

其实并没有太多悲伤,也没有太多理性,也没有太多相对的盲目。它就像一个梦。梦里出生,梦里被父母训斥,梦里升学,梦里喜欢了一个两个三个男孩女孩男人女人,梦里争吵不休相互扶持的兄弟姐妹,梦里痛苦,梦里笑。梦何时醒?只有醒了我才知道它是梦啊。

夏天快要结束的时候我做了一个梦。

梦里有一处花园,花园的一角长着一枝花,她远离其他的花独自生长着,直到有天她看到窗台上有一个落满灰尘的矮花瓶,他那么特别,她第一次想占有除她脚下土地之外的东西。

当她躺在矮花瓶里的时候,她发现矮花瓶的瓶口是破的。终于有天,矮花瓶割伤了花茎。那个夜晚,花看着绿色的汁液变成气体消失,许久后对花瓶说,是否我们原本并不合适。矮花瓶对花说,如果我说合适呢。花陷入沉默,选择留下。后来那处裂缝又割伤了一次,她离开了矮花瓶,回

...
显示全文

一直被困在没有意识的梦境,不知道是否在做梦,也不知道睡梦中的一片黑暗意味着什么。凌晨四点醒来的时候,刚好收到她的消息。我已经很久没有真真切切地为自己考虑过了,我总是认为我该怎么去做,然后打破,最后重复。我以为我有很多时间。可当我从黑暗中醒来,另一片黑暗中没有任何在等待我。

其实并没有太多悲伤,也没有太多理性,也没有太多相对的盲目。它就像一个梦。梦里出生,梦里被父母训斥,梦里升学,梦里喜欢了一个两个三个男孩女孩男人女人,梦里争吵不休相互扶持的兄弟姐妹,梦里痛苦,梦里笑。梦何时醒?只有醒了我才知道它是梦啊。

夏天快要结束的时候我做了一个梦。

梦里有一处花园,花园的一角长着一枝花,她远离其他的花独自生长着,直到有天她看到窗台上有一个落满灰尘的矮花瓶,他那么特别,她第一次想占有除她脚下土地之外的东西。

当她躺在矮花瓶里的时候,她发现矮花瓶的瓶口是破的。终于有天,矮花瓶割伤了花茎。那个夜晚,花看着绿色的汁液变成气体消失,许久后对花瓶说,是否我们原本并不合适。矮花瓶对花说,如果我说合适呢。花陷入沉默,选择留下。后来那处裂缝又割伤了一次,她离开了矮花瓶,回到了土地上。没过多久,矮花瓶来到她面前,对她说,嘿,你看我的裂缝补上了,而且,带刺的你真的很美丽。回到我身边好吗?花说,可我不知道怎么保护自己。矮花瓶说,没事,我会时刻小心的,你放心。

花再次躺在矮花瓶里。他们在一起度过了最难忘的时光,直到矮花瓶再次破损,割伤了花。花在一个晨雾弥漫的清晨对矮花瓶说,你知道我为何独自生长,你知道在那里我是自由的,你知道你没有错,只是我该回去了。矮花瓶忽然想起自己曾一直打算做一堆碎片,废置在墙角,可他忽然发现有朵花在望着自己,让他觉得舒适,那种感觉从来没有过。他忘了他曾为一条鱼打破自己,他想为了她变成一个花瓶。可他终究还是伤害了她。矮花瓶里的水由于剧烈的震颤开始变得浑浊,终于跌落窗台,变成碎片回到了那块墙角。

当我从梦中醒来已是冬天,除了躺在灯光下把自己包裹得密不透风以外,我无事可做。

黑暗里我独自伫立,睁开两只不能同猫或狼一样发光的眼睛,发现长久陪伴我的只有黑暗,惟有黑暗。我要怎么做才能摆脱黑暗?我不知道。或许黑暗与世上所有事物一样,需要感受才能被人加以感情。可我何时才能直面黑暗,像直面光明那样?

我想,那一刻或许不久就会到来。

但相比黑暗,我永远更热爱光明。

22:19-0:13

1
2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瑞克和莫蒂 第二季的更多剧评

推荐瑞克和莫蒂 第二季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视剧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