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什么限制了他们的想象力?

叩歌
2018-01-04 00:06:38
不管从哪个角度来看,《二代妖精》都是一部平庸的电影。它没有烂到无可救药,只是沦为了最没营养的一次性消费品。

它以现代奇幻、“妖在都市”的世界观为卖点,却几乎只剩下妖怪变身的特效和一些无科学根据的高科技(消除记忆)的卖弄,除此之外并无更多妖界奇观的展示,这种毫无创意的想象力是否可以理解为主创的集体偷懒?到底是什么限制了他们的想象力?

《二代妖精》简单粗暴地用二元论对人妖两界进行划分,这无可厚非,毕竟《寻梦环游记》里还有个梦幻般的亡灵界呢。

问题是,你如何打通这两个并行世界?通过什么切入点去让观众进入到你设置的非人空间?

于是屡试不爽的“万金油”——爱情来了。刘亦菲扮演的北极银狐为了报恩来到人间与冯绍峰结婚,结果触犯妖界禁令惹来“妖怪管理局”的捉拿。

《二代妖精》就以这样一个家喻户晓的“白蛇传”式的报恩为由,讲述了一个老套而陈旧的爱情故事,接着装进了一个美其名曰“现代奇幻”的壳里,到头来不过是“新瓶装旧酒”,没有任何惊喜可言。

在一番自以为轰轰烈烈的爱情之后,留下的只是热闹过后的一片虚无。

如同影片片名的屡次改动,从《一代妖精》到《二代妖精》,再到













...
显示全文
不管从哪个角度来看,《二代妖精》都是一部平庸的电影。它没有烂到无可救药,只是沦为了最没营养的一次性消费品。

它以现代奇幻、“妖在都市”的世界观为卖点,却几乎只剩下妖怪变身的特效和一些无科学根据的高科技(消除记忆)的卖弄,除此之外并无更多妖界奇观的展示,这种毫无创意的想象力是否可以理解为主创的集体偷懒?到底是什么限制了他们的想象力?

《二代妖精》简单粗暴地用二元论对人妖两界进行划分,这无可厚非,毕竟《寻梦环游记》里还有个梦幻般的亡灵界呢。

问题是,你如何打通这两个并行世界?通过什么切入点去让观众进入到你设置的非人空间?

于是屡试不爽的“万金油”——爱情来了。刘亦菲扮演的北极银狐为了报恩来到人间与冯绍峰结婚,结果触犯妖界禁令惹来“妖怪管理局”的捉拿。

《二代妖精》就以这样一个家喻户晓的“白蛇传”式的报恩为由,讲述了一个老套而陈旧的爱情故事,接着装进了一个美其名曰“现代奇幻”的壳里,到头来不过是“新瓶装旧酒”,没有任何惊喜可言。

在一番自以为轰轰烈烈的爱情之后,留下的只是热闹过后的一片虚无。

如同影片片名的屡次改动,从《一代妖精》到《二代妖精》,再到现在的《二代妖精之今生有幸》,总是透着一股纠结、摇摆、进退两难又不知如何言说的别扭感,看完电影之后这种感觉尤其强烈。

它的故事是俗套且既定的,几乎一眼就能望到结局:人妖相恋的主题、身份差异引发的闹剧、专制强权的阻碍、迷途知返的拯救、真爱战胜一切的大团圆结局。

这些路数经由《白蛇传》、《倩女幽魂》的发扬光大,再次在《二代妖精》中复刻重演,结果却在廉价的网剧感、失衡的节奏感、别扭的违和感中稀释了主题的力度,即使刘亦菲表演得再卖力,这份真爱还是显得如过场般仓促和虚假。

《二代妖精》是一部伪科幻性质的奇幻电影。它最引人注目的就是它的片名,听说过“富二代”、“星二代”,怎么还有“妖二代”?更何况,广电不是明文规定了“建国之后动物不能成精”吗?

所以说人家就是有头脑,人家的妖精直接就和外星人扯上了远亲关系,即便这个理由怎么看怎么牵强,但总归让这群妖精活到了现代,广电也奈何不了。

这之前的《九层妖塔》、《奇门遁甲》其实也做了同样的设定,将终极反派设定成外星人,这样无论是80年代西北边陲的怪兽,还是古代的“天外来客”,都有迹可循,都是外星人在地球的代言和傀儡,因此打起来心安理得毫无负担。

然而正如你所看到的,以上先例都是反面典型,类型的模糊导致了故事叙述层面混乱,急于给出合理的解释又陷入自我臆想的矛盾,最终呈现出“四不像”的不伦不类。

如果说《二代妖精》中的奇幻类型只是一个煞有其事的噱头,它最大的意义就是为爱情设置不可逾越的障碍,即戏剧冲突,那么影片最大的硬伤就在于对爱情肤浅的表达。

它所呈现的人妖之恋不仅无法让人产生同情,而且显得刻意和莫名,就像敷衍的片场走位,丝毫体现不出男女主之间的情感变化。从一开始,刘亦菲就突然从天而降地出现在冯绍峰面前,叫嚷着“我是狐狸精”“我要跟你结婚”这样莫名其妙的话,还硬要变身吓人。

拜托,即使是想体现刘亦菲的纯真可爱也不要这么幼稚吧?作为神通广大的妖精难道不会制造一场邂逅?连一点基础常识都没有,不是纯,是蠢。

人物与行为严重不符,导致情节设定上出现多处逻辑硬伤。你无法解释为什么身份高贵血统纯正的北极银狐小时候会出现在人类动物园里,你也无法解释刘亦菲报恩的方式为什么非得以身相许,照理说冯绍峰当时最需要的不是还债吗?如果报恩的话是不是帮忙还债实际有用得多?

以身相许,这种古代传统民间的风俗怎么还在现代时空浮荡?我思来想去,也许妖精也看脸吧,毕竟冯绍峰在影片里面是卖脸的。

但是报恩和爱情简直是差之千里啊,怎么保证刘亦菲是爱上了冯绍峰这依然让人百思不得其解。总之人家就是爱上了,不管你信不信,官方CP最为致命。

影片最讨喜的角色落在了郭京飞饰演的公猫身上,这个刘亦菲的发小不仅秉持着备胎的自我修养,多次在女神危难之时挺身而出,更是让人看到了妖精的可爱之处。

他妖娆的造型、精致的眼线、不动声色的表情、自带BGM的魔性出场,成了《二代妖精》最幽默的表达。当然这一切只是为了喜剧效果,细究下去就会发现其实没什么意义,甚至重复太多会显得尴尬。

《二代妖精》用着精美的外壳包裹着陈腐的爱情观念,它的创作应该是经由一个“妖在现代”的概念生发出的,但它无力去呈现一个宏大的世界观构建,只能用一段观众见怪不怪的爱情故事填充进来。

你同时看到了“白蛇传”、“牛郎织女”、“七仙女董永”的神话传说影子,因为每个人物都可以一一对应,刻板化严重,最重要的是情感毫无波澜,食之无味,味同嚼蜡。在结尾最重要的一场营救戏上,被一场闹剧盖过,是对这部电影最微妙的讽刺。

在“颜即正义”的年代,《二代妖精》的想象力被限制住了,它成了迎合都市男女审美口味的梦幻泡影。同时,《二代妖精》的精神内核也流露出一丝直男癌的意味。

古代聊斋故事里,穷书生和女妖精相爱,女妖精为了穷书生赴京赶考牺牲自我,这样的设定在古代男权中心社会经由市民小说体现出来。到了《二代妖精》仍然落入窠臼,刘亦菲的狐狸精因为一件小到可忽略的事毅然决然爱上了男主,穷追不舍,愿意为他做任何事,这样一个主动上门的美女,贴心、顺从、忠贞不二,简直满足了男性对于另一半的美好想象。

还有一点要吐槽的,首尾出现了男女主孩子的画外音,换句话说,这是一个由孩子的视点讲述的故事,但这孩子在故事中完全是透明的,他的作用只是为证明人妖都可以生孩子了?

故事结尾他冷不丁的出现,让我想起了那句唐僧的名言——

“人是人他妈生的,妖是妖他妈生的。你妈贵姓?”

- 文章首发于公众号【MOViE木卫】
4
3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二代妖精之今生有幸的更多影评

推荐二代妖精之今生有幸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