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猫传 妖猫传 6.9分

文人的轻与慕

昏黄的笛膜
2018-01-03 看过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我读书少,看电影看书,只会从直接的感受去评价,甚至直接骂娘。

被我骂的当然有些是我所不懂的,而其实在有文化的人看来是极好的。

我骂得直接,也就能心安理得地接受别人对我更直白的骂。

一年前我在贴吧直观地评价过成龙的《绝地逃亡》,被成龙粉丝骂,被封号删帖,于是我特意注册了豆瓣号,在豆瓣更容易发声的地方骂了成龙电影。

成龙的粉丝水平大多不高,所以自来水们的影评质量也不怎么高,即便是花钱请来的御用水军违心地写了质量较高的软文吹捧成龙电影,也是一眼即可瞧出是水文的。

毕竟成龙电影,层次高明不到哪去,水军再厉害,也不能把成龙作品往玄学上扯。

但这一次不一样。

这次的陈凯歌大师的《猫妖传》,我相信“自来水”的数量远多过花钱请的水军,其影评质量也远高过成龙的“自来水”与“付费水”软文。

说实话,限于见识,我对陈凯歌本部电影,有点无从下笔评价。

只能是直观地说自己的个人感受:很好,不够好。对于各路大神纷纷从史学、文学、美学、电影学、社会学、玄学角度给出的评价,我只有啧啧称奇的份儿。

这些影评溢美到无复以加的占多,而批评的较少。批评他的评论中,我姑且认为是出自“文人相轻”者之手,有不少击中要害的,也有不少有失偏颇的。而溢美的评论,却让我读来瞠目结舌,云里雾里。

从根本上讲,陈凯歌是个文人,而各路评论家也是文人。文人有相轻的毛病,也有相吹捧的习性。然而相轻的时候多,相吹捧的时候极少。一边倒的单方面被崇慕,只能发生在文化名人身上。

在有生之年即享大名,被众人所崇慕,这样的文人是幸运的,像李白、苏轼、唐寅、胡适、金庸等人,真是天之骄子。

陈凯歌在当代诗坛小有名气,在影坛大有声望。崇慕他的人数不胜数。

他创造的电影高峰高不可攀,他拍的最差的《无极》也并非一无是处。

《猫妖传》一出,各路英豪纷纷从各自的角度发表影评。如果愿意去读这些影评,会发现他们和我、和各自之间看的简直不是同一部电影。我想多数普通观众和我一样,只会直白地看电影,而不会想到电影之内、之外,还可以这么解读。

当然,要我看来,这些解读中,尤其是溢美的,有时侯难免是自说自话,阐释过度,只怕连陈凯歌本人都没想到过这些层面、这些含义。

如果把所有的赞美放一起,且信以为真,陈凯歌简直就一空前绝后的史学、哲学、东西方文学、建筑学、美学等等各方面的无所不通的大师。陈凯歌本人虽然自负,其实也不敢享此等盛名。

我眼中的陈凯歌,文化上的造诣没到这种高度,他只是陈凯歌,一个学了电影学从事电影学的文人。

他很自负,很狂傲,很有天才,但学养并不如此高深,并不如此全面。

他的电影很个人化,很文人化,才情横冲直撞,这是其长处,也是其短处。他电影中的盛唐,只是他眼中的盛唐;他电影中的人物,只是他臆想中的人物。《猫妖传》中的典章文物和角色与真实的历史和人物,相差甚远、甚偏,没筋没骨、匮乏贫瘠、诡异乞薄。

他只是借了一个日本人的酒瓶,来装自己的酒。

从自自角度出发,自以为读懂了陈凯歌的人,除了自己的“慕”是真的,其阐释恐怕是一厢情愿。

陈凯歌是个狂人,你说你崇慕他,他会窃喜;你说你理解他,他不一定高兴。

明明人家就是要体现自己无匹的才情文心,你非得说你读懂了他,是他的知己,那不表明你才识不在他之下吗?

陈凯歌其实是个现代派西式诗人,他的电影就是他的诗,此次的《猫妖传》,虽然如七宝楼台,眩人耳目,却仍恐拆开不成片断。一众自话自说的自来水,写出的逼格满满的影评,只怕是为慕而慕,自以为懂了。

0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妖猫传的更多影评

推荐妖猫传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