芳华 芳华 7.8分

《芳华》视听分析

Desperado
2018-01-02 23:59:48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说明:本文本是作者自己《电影声音》课程的作业,写完后觉得也是好久没在豆瓣上发文了,聊且充当一篇影评。

一、电影《芳华》部分片段的声画分析

1、片头

红底白字,音乐起,小提琴奏出歌曲《绒花》的旋律,复古的片头制作一下子将观众带回到六七十年代的中国。

2、序幕

《绒花》的旋律继续贯穿,影片第一个画面是一幅毛泽东头像,第二个画面从一个持刷子的手在写字的特写缓缓后拉成几个穿军服、戴军帽的工作人员在墙上写标语、绘制领袖头像的小全景,这时故事叙述者穗子的旁白声起,告诉观众影片要讲的是一个关于文工团的故事。伴随着《绒花》的旋律和旁白声,镜头随着一名穿军服的工作人员向画左横移,工作人员从搭着的梯子爬下去,我们听到了雨声,看到天在下雨,镜头跟随工作人员向画里纵深方向前推,工作人员画右出画后,镜头继续推进,我们看到了穗子旁白声告诉观众的男女主人公——刘峰与何小萍,镜头跟在浑身淋湿的刘峰和披着雨衣的何小萍身后,穗子的旁白声和《绒花》的旋律继续,伴随着男女主人公躲着雨朝画面纵深处一条横向马路后面的文工团大门小跑过去,雨声、人群喊叫的嘈杂声

...
显示全文

说明:本文本是作者自己《电影声音》课程的作业,写完后觉得也是好久没在豆瓣上发文了,聊且充当一篇影评。

一、电影《芳华》部分片段的声画分析

1、片头

红底白字,音乐起,小提琴奏出歌曲《绒花》的旋律,复古的片头制作一下子将观众带回到六七十年代的中国。

2、序幕

《绒花》的旋律继续贯穿,影片第一个画面是一幅毛泽东头像,第二个画面从一个持刷子的手在写字的特写缓缓后拉成几个穿军服、戴军帽的工作人员在墙上写标语、绘制领袖头像的小全景,这时故事叙述者穗子的旁白声起,告诉观众影片要讲的是一个关于文工团的故事。伴随着《绒花》的旋律和旁白声,镜头随着一名穿军服的工作人员向画左横移,工作人员从搭着的梯子爬下去,我们听到了雨声,看到天在下雨,镜头跟随工作人员向画里纵深方向前推,工作人员画右出画后,镜头继续推进,我们看到了穗子旁白声告诉观众的男女主人公——刘峰与何小萍,镜头跟在浑身淋湿的刘峰和披着雨衣的何小萍身后,穗子的旁白声和《绒花》的旋律继续,伴随着男女主人公躲着雨朝画面纵深处一条横向马路后面的文工团大门小跑过去,雨声、人群喊叫的嘈杂声、哨子声、喇叭声、自行车铃声、刹车声、小汽车和大卡车驶过湿滑路面的声音也越来越清晰。影片第二个镜头是一个长镜头,在开头用这样一个长镜头调度可以很好的把观众带进电影要讲述的故事。

切至下一个镜头,男女主人公在房檐下避雨,穗子的旁白声和《绒花》的旋律逐渐消失,刘峰与何小萍的对话声起。在刘峰教会何小萍敬礼后,两人互相敬礼举起手的那一刻,画面变成升格,音乐起,伴随一声简短有力的和弦,将这一刻庄严定格。那一声有力的和弦后,小号吹奏出舒缓悠扬的旋律,片名《芳华》在蓝天白云的背景上渐显。

3、野外夜里演出片段声画处理

伴随一阵快速急促的定音鼓鼓点声,镜头从一排高高扬起炮管的坦克画面向画面右侧横移拉出,画面纵深处的演出舞台入画。镜头切到乐队小号手吹小号的近景,再切到舞台演出人员吹小号的舞姿和行军的画面,一个乐句演奏完后,乐队声变弱成为背景声,画面转到舞台幕后,女兵们说着话,在准备演出道具和服装。乐队演奏声变得更弱,画面转到林丁丁和摄影师幽会的画面。通过乐队演奏声的变化,将这三个不同的空间区分得更加明确,同时同一首背景音乐又把这三个空间发生的事情按时间顺序统一起来。

在打靶片段中,先是响度和混响极大的两声枪响,人声入画后,第三声枪响就变得稍弱以便突出人物对话。

4、毛主席去世片段中的声画处理

在上一场戏的结尾,即分队长训斥女兵侮辱何小萍的结束部分,几声急促的锣鼓声先入,之后画面切到政委急速奔走的画面,镜头跟随人物快速向画左移动,热烈激昂的音乐继续,当政委走到楼梯处,才发觉原来音乐是从文工团的练功房传出来的,又一次的音乐转场,无源音乐到有源音乐的转换。

当政委叫停文工团的排练后,画面声音只剩下政委的讲话声,当政委说完取消演出的那一刻,伴随一声重重的经过处理的类似轰隆雷声的巨响,画面切到墙上毛主席的画像,接着又是五声同样重重的巨响,配合毛主席画像被落下的黑色幕布逐渐遮住的重复剪辑升格画面,一代伟人就这样逝去了。幕布落下,遮住的不只是主席的画像,更是一个时代的结束。六声震耳发聩的巨响,极具庄严的肃穆感,震撼着影院的观众,也震撼着整个中国人民。导演用这种仪式化的处理方式,干脆坚决的为一个时代画上了句号。

5、蒙自前线段落的声画处理

伴随火车刹车停靠的一刹那,音乐起,几声不安的钢琴声一直重复着,随后不安的小提琴旋律进入,整个旋律上还盘旋着经过处理的类似直升机螺旋桨转动的音效,火车门打开后,军队快速下车,在护士长集合女护士发出整队命令时,大提琴进入,紧张、急速上行的旋律快板和着重重有力的和弦,与小提琴高音部不安的旋律交叉贯穿,配合镜头的移动和画面里人物快速搭建临时医院时紧张匆忙的动作,导演用一组蒙太奇迅速营造了战时的紧张气氛。

6、救护伤员片段声画处理

伴随护士长迅速揭开上面染有红十字的白色门帘这个动作,背景音乐和拯救伤员的嘈杂声一下子进入画面。这场戏的调度很有意思,一个长镜头将医院里受伤士兵的情况、医生拯救伤员的情况、何小萍为伤员包扎伤口的情况以及刘峰给士兵下达作战命令的场景一气呵成的呈现出来,极富感染力。背景音乐有两条旋律,主旋律深情、舒缓有力,副旋律是一句不断重复的不安的提琴断奏,时不时的贯穿盘绕在主旋律中,这种方式有力渲染了战争的残酷与护士和士兵们不畏牺牲的英雄气概。在环境声和人声的处理上,主要是镜头给向哪个场景,就以这个场景中的人声和环境声为主,弱化别的不太相关的环境声。

7、刘峰带队遭遇伏击的战争段落

行军途中,路两边长着很深的草丛,队伍边行走边严密警惕着周围的动静。声音构成上主要有知了声、踩在砂石路上的脚步声、马的喘气声、衣服和武器的摩擦声等,不安的背景音乐刚开始很弱,时有时无,给人一种危险即将来临的感觉。就在大家觉的危险还在后面的时候,一声枪响打破寂静。在中枪士兵手榴弹即将爆炸时,背景音乐是不安的啸叫声。接下来战斗打响,跑步声、子弹的嗖嗖声、炮弹爆炸声、手枪射击声、机枪扫射声、喊叫声、炸起来的泥土洒落声、马的嘶叫声、炮弹在水里爆炸的声音、身体穿过草丛的沙沙声、身体被子弹或炮弹打中的声音等,背景音乐是不安的低频声响,还有紧张急促的鼓点声。当炮弹在刘峰旁边爆炸时,出现了刘峰的耳鸣声,环境声变得发闷,模仿刘峰的主观听觉。镜头运动跟随着刘峰,前景不断地划过草丛,给画面带来更多的动感。在刘峰拿着冲锋枪向一处射击后,背景音乐变成深情舒缓优美的交响曲,大起大落的提琴旋律把刘峰那种不畏牺牲的英雄主义表现的浪漫唯美。

这个段落中,主战斗场景也是用一个长镜头拍摄的,移动的镜头就像画笔,推拉摇移升降中,把战争的残酷以及人在战争中的脆弱和无助都一处处无缝地呈现出来,连贯无剪辑的拍摄带给观众更加真实的临场感。

8、何小萍《沂蒙颂》空地独舞片段

当听到乐队奏出《沂蒙颂》熟悉的旋律后,一直坐在观众席上麻木的何小萍开始若有所动,渐渐地不自觉用手比划起舞蹈来,音乐也逐渐变的浑厚饱满,终于,她起身走出了演出会场,来到外面的空草地上独自跳起了《沂蒙颂》的舞蹈。接下来是一段舞台演出的《沂蒙颂》与何小萍在外面空草地上独舞《沂蒙颂》的交叉剪辑。

一个是群舞,一个是独舞,一个是红色暖调的画面,一个是蓝色冷调的画面,对比鲜明,反差极大,把何小萍内心的失落和孤独淋漓尽致的表现出来。这样一位战场上救死扶伤的英雄,却只能在自己喜欢的舞蹈中得到些许慰藉。

9、片尾

刘峰与何小萍并坐在站台的长椅上,在刘峰拥抱何小萍的那一刻,《绒花》的旋律起,穗子的旁白起,镜头缓缓后拉,由两个人坐着的中景变成全景,人物隐去,韩红的歌声响起,出片尾。

二、电影《芳华》声音的独特使用

1、有源声音和无源声音之间的转换

(1)刘峰带着何小萍去文工团报道的片段

在刘峰带着何小萍去文工团报到时,小号柔美的《绒花》旋律减弱,音乐逐渐转入由横笛奏出的《草原女民兵》嘹亮欢快的旋律,画面切到文工团练功房排练的场景,这时我们才意识到,原来刚刚《草原女民兵》的旋律是文工团练功房中的乐队演奏的,无源音乐变成了有源音乐,不禁为这个声音转场的设计叫妙。

接下来是一整段《草原女民兵》排练的段落,分队长指导女兵舞姿的说教声、乐队的演奏声、女兵们腿脚撞击地板的跳舞声与乐队演奏和舞蹈队跳舞的画面为我们真实展现了文工团日常排练的情景,每个人浑身都是精气神。

(2)邓丽君歌曲《浓情万缕》在影片中的使用

在陈灿把磁带装进收音机,按下播放按钮的那一刻,甜美的旋律从收音机的扬声器里传出来,有着收音机特有频率波段的音质。在林丁丁拉上陈灿盖在收音机上方红色布帘的那一瞬,歌曲由收音机有源音乐变成音质更饱满的背景乐,整个感觉也变得更有“气氛”了,然后在画面切成刘峰戴着耳机听音乐的画面时,歌曲音质由背景音乐效果转变为耳机中音量较小没那么饱满的有源音乐。如此运用歌曲来进行转场,自然流畅,情绪连贯,声音设计处理很有意思。

2、声音转场

(1)何小萍回宿舍把林丁丁的军装放到原位转到穗子在黑板上写字的片段

通过突然响起欢快的手风琴声来转场的。

开始还以为手风琴声是无源的,哪知在穗子写字的画面里,镜头向左横移带出郝淑雯在拉手风琴,同时陈灿骑着自行车画左入画,恍然大悟,这个剪辑点和镜头设计也是很有意思。

在穗子张嘴吃陈灿送的西红柿时,一旁的郝淑雯拉着欢快的手风琴,同时回应着林丁丁寻不着演出服的话,这种自然真实的细节处理能让观众更加沉浸在文工团的日常氛围里。

接下来到宿舍的转场又是通过手风琴声来引入,自然流畅。

(2)林丁丁宿舍发现军装不见了转到何小萍拿着军服走在去照相馆的路上

宿舍安静的室内环境一下子变成有着锣鼓声和口号声的嘈杂街道外景,一静一动,室内室外,让观众的情绪产生较大的波动,推动故事继续向下发展。

(3)何小萍读父亲信的片段

何小萍手拿父亲遗物包裹里写给自己的信,爸爸的独白声起,伴随着舒缓深情的音乐,是一段反应何小萍读信后失落难受的蒙太奇,与下一场戏之间的转场又是通过声音室内室外的强弱对比进行的,音乐延续到下一场戏才逐渐隐去,让何小萍失去父亲的难过失落有了些微过渡,也让观众能够慢慢释怀。

(4)何小萍送刘峰离开文工团

文工团大门前,何小萍送刘峰离开时,背景音乐是歌曲《送别》的交响曲,这首极具含义的歌曲用在这里非常适合。《送别》的旋律一直贯穿到何小萍随文工团坐在军用卡车去高原慰问演出的路上才逐渐隐去,何小萍对刘峰离开的想念一直持续着。

3、利用声音塑造独特空间

(1)文工团环境的声音造型

音乐从一开始就成为文工团的象征,甚至于穗子对陈灿的注意也是由于听到了陈灿练习吹小号的声音引起的。

在对文工团环境氛围的营造上,导演十分注重环境声的效果。

在穗子带何小萍去宿舍的途中,有大提琴演奏《巴赫大提琴无伴奏组曲》的旋律,回到宿舍后,有林丁丁练钢琴声,这些练习演奏的器乐声都是文工团日常生活的一部分。

穗子带何小萍去澡堂洗澡的片段中,阳光从澡堂的气窗射进来,喷头的水流喷洒在阳光下裸体的何小萍,溅出无数金色的水珠,水汽弥漫,穗子的旁白声伴随着舒缓深情的音乐响起,一直贯穿到在餐厅盛饭的片段,旁白声和音乐逐渐隐去,餐厅里人们互相闲聊的声音、到处走路的脚步声、碗筷碰撞的声音和吃饭声为我们营造了文工团日常就餐的氛围。

政委把刘峰叫到办公室谈话的场景,导演细节处理的非常好,在他们两个人谈话时,背景音有文工团练习演奏乐器的声音,这个处理是的这个场景更加真实自然。

何小萍去刘峰宿舍帮忙刘峰整理东西的场景,在刘峰边整理东西边和何小平说话的当儿,背景不时传来文工团战友练乐器的环境声,有小号声、提琴声和木管声。

(2)拉练行军慰问演出途中的声音处理

从文工团出发的稍弱的军用卡车行进声一下子转为有着更多低频轰鸣、大音量的坦克行进声,观众一下子随着剧中角色也来到了野外环境。

轰鸣的坦克行进声中能听到快板声一点点由弱渐强,当快板声最清晰时,我们看到画面里的女兵排成整齐的一列站在卡车上边打快板边说唱词。坦克卡车行进的声音忽强忽弱,变化很快,凸显紧张、快节奏的行军过程。

(3)90年代海口的街道环境声与70年代文工团大门外的街道环境声对比

两者都有汽车声和自行车铃声,但90年代海口的街道环境声中汽车声成分更多,自行车铃声更稀疏,70年代街道的环境声自行车铃声更多,汽车声却相对较少。

三、电影《芳华》中音乐的使用

1、穗子在冬季营地追求陈灿这一段落中音乐的使用

在一个清早,穿着厚厚军服戴着军帽的穗子,一个人,脚踩着枯黄的草地朝部队的男兵帐篷方向走去,镜头先是低角度拍摄穗子走动的穿着棉裤的双腿,同时音乐起,竖琴的一个拨奏带出大提琴在低音部一声柔美的长音,然后是小提琴在高音部一段上行的旋律模进,舒缓深情充满愿景的交响曲带着镜头向空中拉起来,穗子的身影便处于一个环绕蓝色小湖、点缀着白雪的深冬山景中,她往前走的那个地方就是自己期盼的美好所在。穗子往前走,主题乐思向前发展,旋律部分加入了加有弱音效果柔和的小号音色,小号与提琴一起演奏旋律部分,在穗子快要到达帐篷边的一棵大树时,主题旋律第一次完整呈现,到这个乐句为止是这段音乐的呈示部分。

接着音乐进入发展部分,画面在音乐发展段落的第一个乐句开始时切到陈灿住的帐篷,陈灿拿着小号从住地儿走出来,看到靠着树干正在晨练压腿的穗子,打过招呼后,穗子跟在陈灿身后,在穗子跟陈灿说完请他原谅何小萍的话后,主题旋律第二次出现,同样是提琴与小号合奏,提琴代表穗子,小号代表陈灿,说明两人关系逐渐走近。之后,当穗子说想听陈灿吹起床号时,在陈灿回复拒绝穗子的时候,音乐是小号一句深长悠扬的独奏旋律,在穗子被拒绝后,小号声逐渐退出,提琴迅速进入,大提琴低音部分与小提琴高音部分同时上行的主题旋律有力地合奏出穗子此刻心中情绪的激动起伏。大提琴和小提琴合奏的主题再一次重复,画面切到文工团返回途中的卡车上,穗子和陈灿靠近坐着,却没有挨在一块儿,大提琴和小提琴的合奏主题再一次重复,在陈灿嘘热手,终于把手放到穗子手上的那一刻,音乐达到高潮,发展部分也到此结束。

随着画面切到文工团泳池场景,音乐也进入再现部分,在穗子穿着泳衣跳入泳池的那一刻,大提琴与小提琴演奏的高潮旋律再一次出现,随后音乐逐渐隐去,人声入。

在这一段配乐中,作曲很好的使用了竖琴、小号与提琴,不同的乐器代表不同的角色。当小号与提琴一起使用或单独使用时,都恰当地表现了穗子心中不同时刻的情感变化——怅然若失或若有所得;竖琴空灵的音色作为点缀,更加纯化了穗子的情愫。抑扬顿挫、荡气回肠的主题旋律把这一段真诚的爱恋烘托得更加浪漫动人,美的让人心醉。

2、何小萍深夜练功房练功片段中音乐的使用

这个片段中,音乐用的很有张力,因为接下来的故事是何小萍被室友和战友们当众怀疑她就是那个在衬衫上做手脚的人,所以在这段音乐中做了暗示。

音乐的低音部分是用电子声效营造出的一句不断重复的不安稳的、充满不确定和极有包裹感的声场,并且整个低音部分还铺着一层非常低频的嗡嗡声,高音部分是钢琴弹奏的一句不断重复的三个音组成的主题和吉他弹拨的几个单音。整体的音乐效果带给观众一种孤独不安的感觉,与何小萍独自一人深夜练功和即将发生的不好事情十分契合。

另外,何小萍练功时,旋转的双腿撞击地板的声音与喘息声配合着独自跳舞的画面,也有力刻画出何小萍感觉自己被战友同事孤立后的失落和无处发泄的愤懑。

3、穗子获知父亲平反时音乐的使用

当穗子打开父亲送来装礼物的箱子时,音乐起,高音部分是手风琴和小提琴奏出的轻松的旋律,低音部分是大提琴拨弦弹出的幽默谐谑的和弦,欢快的音乐充分表现出穗子内心的快乐与激动。音乐伴随着穗子,直到穗子递给何小萍糖果告诉自己父亲被平反后,穗子那欢快的旋律才逐渐隐去。

4、何小萍舍业给父亲写信片段中音乐的使用

在穗子告诉何小萍自己父亲获得平反后,镜头转向何小萍,说完“解放了?”的自语后,音乐起,小提琴一声细长的引子由远及近逐渐变强,何小萍给父亲深夜写信的独白声起,钢琴声入,接着木管和小提琴奏出如泣如诉的旋律。

深情的音乐烘托着何小萍给父亲写信时真挚自责、倾诉苦闷的独白声,这一幕是多么的感人,让人心碎,音乐逐渐隐去,另一音乐起,一声明亮婉转的提琴旋律把画面转到了练功房,原来是文工团在排练缅怀毛主席的曲目,声音强弱对比鲜明,转场干脆利落。

5、练功房听到陈灿被撞后穗子奔跑片段的音乐使用

当穗子听到陈灿被车撞时,一个转身跑出去,背景音乐起,高音部分是小提琴快速奏出的不安旋律,低音部分是大提琴断奏出的有力的不和谐和弦,再配合穗子跑过飘着晾晒白色床单的院子的升格镜头,充分表现了此刻穗子内心对陈灿的关切和焦急。

2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芳华的更多影评

推荐芳华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