体育界有多可怕?看看她的陨落

金田二
2018-01-02 22:31:00
这部片讲述了美国花样滑冰运动员坦雅·哈丁的故事。

坦雅·哈丁是谁?上世纪90年代里,美国最受争议的女运动员。她取得的成就令人称奇——在没人看得起她的时候,成为美国首位完成高难度冰上三圈半跳跃的选手,获得的奖杯荣誉无数。当时在美国花滑界,她排名第二的话,没人排第一。


她获得的指责更多——1994年挪威冬季奥运前,涉嫌与前夫合谋打伤对手。这起伤人事件成为当时几个月的报纸头条、舆论狂欢。而坦雅最终被判缓刑3年、终身禁赛。

明明有大好前程,却为了比赛,不惜冒着进监狱和终身禁赛的风险,去攻击对手?任谁一看,都会觉得这是个划不来的买卖。如果要用一个词总结她的行为,那就是:不合常理。

这部片的导演是克雷格·吉勒斯佩,他之前拍过一部《充气娃娃之恋》,非常有趣。明明讲述的是一个沉默寡言的妄想症男人故事,却呈现出一种孩童般的天真想象。但这份天真,恰恰更衬托出影片的主题:无处消解的孤独感。

《我,花样女王》










...
显示全文
这部片讲述了美国花样滑冰运动员坦雅·哈丁的故事。

坦雅·哈丁是谁?上世纪90年代里,美国最受争议的女运动员。她取得的成就令人称奇——在没人看得起她的时候,成为美国首位完成高难度冰上三圈半跳跃的选手,获得的奖杯荣誉无数。当时在美国花滑界,她排名第二的话,没人排第一。


她获得的指责更多——1994年挪威冬季奥运前,涉嫌与前夫合谋打伤对手。这起伤人事件成为当时几个月的报纸头条、舆论狂欢。而坦雅最终被判缓刑3年、终身禁赛。

明明有大好前程,却为了比赛,不惜冒着进监狱和终身禁赛的风险,去攻击对手?任谁一看,都会觉得这是个划不来的买卖。如果要用一个词总结她的行为,那就是:不合常理。

这部片的导演是克雷格·吉勒斯佩,他之前拍过一部《充气娃娃之恋》,非常有趣。明明讲述的是一个沉默寡言的妄想症男人故事,却呈现出一种孩童般的天真想象。但这份天真,恰恰更衬托出影片的主题:无处消解的孤独感。

《我,花样女王》同样如此。

中文片名《我,花样女王》,乍看十分励志。片中各种大胆的叙述形式,也令观影体验妙趣横生——和英剧《伦敦生活》一样,这部片时常打破第四堵墙,让主角直接透过镜头与我们私语,调侃周遭的一切。穿插其中的伪纪录片采访形式,也因与众不同而令人会心一笑。


但导演却是用一个有趣的方式,讲述一个不怎么有趣的故事。如果说《充气娃娃之恋》是以天真包裹孤独,那么《我,花样女王》就是用喜剧诠释悲剧。

雅坦的成就与陨落,皆由不同的悲剧锻造而成。她那不合常规的行为,要从不合常规的童年说起——

“你努力了吗?因为我宁愿他妈待在别处。”

“太不普通了,根本不出彩。”

从小,坦雅就深陷在母亲严厉甚至近乎辱骂的语言中,艰苦度日。坦雅的母亲是一名女服务员,一生无所作为,把所有希望和绝望都加于女儿身上。

坦雅早早便被迫放弃学业,每天把所有时间都花在滑冰上。稍微没达到母亲的要求,便会被残忍家暴。时间一久,家暴甚至不需要理由,成为了一件日常琐事。



唯一爱护她的爸爸,也因为受不了母亲,离开了她们。长大后,继父的儿子又对她进行性骚扰。

这样被人遗弃与否定的痛苦,随着成长,不断地加剧。她的所有力量,不是用在滑冰训练场上,就是用来抵抗他人带来的身心折磨。换言之,坦雅从未真正体验过被爱的感受。

直到她15岁时遇到了初恋,杰夫。


热恋中,杰夫对她千依百顺,每天都告诉坦雅“我爱你”。但几个月之后,他开始爆发本性,一言不合就拳脚相加。

杰夫的家暴手段,与太多现实中的例子相似:先是疯狂地殴打坦雅。但家暴之后,他立刻会道歉,说这一切不会再发生。一次又一次,悲剧重复地上演。

更可怕的,是坦雅自己的想法:“我妈妈也打我,但她是爱我的。”

“我觉得这是我的错。”


童年的创伤从未远离她。因为母亲不断地否定坦雅的存在与自我价值,她也在暴力中开始以为,发生这一切,其实是我的错。因为我不够好,不值得被爱。

你看,即便长大成人,母亲发现她被男友家暴后,还会在一旁冷漠地说:“认真说,你就是个认为自己应该被打的废物,也许他就是该打你。”

在这样的成长环境下,杰夫对她的那一点点爱意,都变得异常珍贵。年少的她,一脚踏入注定不幸的婚姻。


即便私生活糟糕不堪,但坦雅的运动员生涯,却渐渐起色。

当然,起色绝不意味着一帆风顺。不论风吹雨打,她都坚持每天清晨5点起来训练。但尽管在比赛中,她比其他人都表演得出色,却会因为造型问题,获得评委的不公平对待。

在她不停地追问下,一个评委诚实地回答了她的问题:

这从来都不止是关于滑冰本身,我会否认我说过这些 不过你不是我们想要树立的那种形象。你代表的是我们国家 。天啊,我们需要的是有着完美美国家庭的形象的选手,而你根本不配合。

发现了么?

因为母亲是服务员,因为父母离异,所以即便她再努力上进,也没有资格追求花滑生涯。谁叫你没有一个能代表美国形象的完美家庭呢?说到底,又是坦雅的错。

坦雅怎么做?她没有放弃,而是拼了。如果评委不喜欢我,那我就让观众替我说话。一次次艰苦训练,一次次滑冰场上的纵情跳跃,她努力地证明自己。

凭着这样的意念,20岁的她完成了美国花滑历史上,从没女性运动员能够完成的项目:阿克谢尔三周半跳。那一刻,所有观众都为她起身鼓掌,全场欢呼。


当40年后的坦雅回想起那荣光一刻时,她热泪盈眶地感慨:那是我第一次知道,我被爱着。

但她没想到,“被爱”也会困扰自己。

1992年,冬奥会。作为当时美国花滑比赛排名第一的坦雅,参加了这场比赛。全世界的目光都聚焦在她的身上。赢了,她成了国民英雄。输了,她也许就此陨落,毫无价值。这是前所未有的高压。

不幸的是,坦雅在她最在乎的观众面前,失利了。她瞬间成为无人在乎的过气运动员。片中,失利的坦雅回到休息室,一个人难受地瘫坐在椅子上。她看着电视里播放的冠军获奖直播,眼里浸满泪水。

可以说,这是一部充满错位的电影——

激扬顿挫的配乐下,家暴受害者四面楚歌。观众的拥戴与冠军的荣光下,是身处悬崖的岌岌可危。看似喜剧的包装下,是一个美国悲剧的诞生。也正因如此,才让这个故事充满现实的荒诞。

现在,让我们再来看看从故事一开始,就最令人好奇的真相:她为什么会陷入伤人事件?这部电影几乎在后半段,都是追述这起事件的起源、过程、结果。它得来的结局是,坦雅有错,但只是小错:丈夫杰夫与朋友策划了一切,她并不知情。只是在得知真相后,她因害怕深陷舆论纷争,选择了知情不报。

那一瞬间的犹疑与选择,归咎到底,还是因为她的成长创伤:在年少时一次次被否定与贬低的影响下,唯一能让她获得存在价值的,是他人对她的肯定与赞赏。

而能让她获得这份肯定的原因,有且仅有花样滑冰。所以,当第一次感受到那么多强烈的、为她欢呼的爱时,坦雅不敢失去它。但真相,对观众而言似乎不那么重要。而现实对一个运动员又那么严苛。只要一个小污点,就能毁了她的所有奋斗。

可以想象,当花滑事业被法律硬生生剥夺时,对她的暴击有多么严重:“你们再也不让我滑冰了。我再也不能滑冰了吗?那我宁愿坐牢。如果我不能滑冰,我就什么都不是了。”

在我看来,坦雅最大的错,也许不是知情不报,而是误解了观众对她的爱,也误解了观众对她的恨。他们爱的是那个不屈不挠的励志美国形象,而不是拥有人性缺点的坦雅。他们甚至不恨她,只是在媒体无视真相的渲染下,随便找个人去恨。

电影的最后一幕,实在太荒诞——

失去事业的坦雅,为了谋生而做了拳击手。银幕上,一边是她被对手狠狠打趴,血肉模糊地倒在地上。一边人生巅峰的闪回:她跳跃在半空,美好地如同天使。

而场下的观众们,欢呼声是如此相同。同样起身、鼓掌、全场雀跃,淹没了台上那个渴望被爱的女孩。这一刻,无数的悲剧交织而成,诞生了又一个被生活整惨的人。

(首发于爱奇艺爱电影)
1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我,花样女王的更多影评

推荐我,花样女王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