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剧体现了缺乏对于斗争经验的编剧对于权力游戏的看法-兄弟老婆都靠不住,只有靠儿子

huanfwei
2018-01-02 19:33:20
本剧的服装、演员、道具、场景基本没说的,最大的问题出在剧本上,剧本的主要问题是世界/人物设定以及主线剧情,设定的问题是对政治毫无理解,过于简单幼稚;剧情的问题是支离破碎,积蓄矛盾期间大量无意义的画面和人物穿插到核心故事中,缺乏张力,导致矛盾释放时缺乏快感。

世界设定的问题-国家权力

剧中设定,文官多为世家大族,政治游戏类似东晋,军权在军事贵族穆如家手里,这样的设定下,如果穆如家试图通过与文官达成政治同盟,皇室就变得毫无意义,而对于任何要提升中央政府影响力的文官而言,穆如家也是必须搬动的大山,因此,穆如、文官、皇室分别代表军界、士族、皇家三股力量,在这三股力量的博弈制衡中,设定军界不参与政治,这种政治制度维持了300年,这需要穆如家时刻保持政治克制,只做政权的看门人,不参与政治活动,与文官集体保持距离,且皇室对穆如高度信任,不受文官集体的影响,换句话说,就是军队家族世袭化的同时国家化。

也就意味着海量的军费开支和人事几乎独立于中央政府,形成一个巨大的,足以与皇室抗衡的山头的穆如家需要长期克制,且在没有政治盟友的情况下不与群臣交恶,并获取皇帝的信任,知道这有多荒唐吗?如果不构





...
显示全文
本剧的服装、演员、道具、场景基本没说的,最大的问题出在剧本上,剧本的主要问题是世界/人物设定以及主线剧情,设定的问题是对政治毫无理解,过于简单幼稚;剧情的问题是支离破碎,积蓄矛盾期间大量无意义的画面和人物穿插到核心故事中,缺乏张力,导致矛盾释放时缺乏快感。

世界设定的问题-国家权力

剧中设定,文官多为世家大族,政治游戏类似东晋,军权在军事贵族穆如家手里,这样的设定下,如果穆如家试图通过与文官达成政治同盟,皇室就变得毫无意义,而对于任何要提升中央政府影响力的文官而言,穆如家也是必须搬动的大山,因此,穆如、文官、皇室分别代表军界、士族、皇家三股力量,在这三股力量的博弈制衡中,设定军界不参与政治,这种政治制度维持了300年,这需要穆如家时刻保持政治克制,只做政权的看门人,不参与政治活动,与文官集体保持距离,且皇室对穆如高度信任,不受文官集体的影响,换句话说,就是军队家族世袭化的同时国家化。

也就意味着海量的军费开支和人事几乎独立于中央政府,形成一个巨大的,足以与皇室抗衡的山头的穆如家需要长期克制,且在没有政治盟友的情况下不与群臣交恶,并获取皇帝的信任,知道这有多荒唐吗?如果不构建政治同盟,拥有巨大的预算和人事力量的穆如家永远是文官群体的敌人和必须搬动的大山,也是皇帝的心中忌惮,任何风吹草动,都会压垮穆如家,要维持下去,要么造反,要么朝中结党,要么高度克制长期与皇家维持高度信任,剧中设定就是靠着穆如家和牧云家孩子之间的私人感情和信任,将这个游戏玩了三百年,居然王朝崩溃先于权力平衡崩溃,十分的想当然。

世界设定的问题-藩镇权力

各地藩王拥有军权,朝中军权旁落的情况下,藩王也突破法令限制自行养军,中央无力控制,皇帝这位置还有意义吗?而且剧中的皇帝没有任何的削藩动作。

最牛的藩王是邺王牧云栾,二十年前的太子,逼宫运动的发动者,逼宫失败后回到封地宛洲,一地财政收入超过全国其他地区,儿子牧云德是商会总话事人,有自己的军队和军火供应商,与朝中大佬往来密切,与皇后关系暧昧,在内廷有大量听命自己的太监和士兵,还被皇帝送了1000骑凌风马,对局面的控制力和能动员的资源远超皇帝,但是皇帝似乎未能采取任何有效的行为限制这位危险的哥哥。

邺王儿子牧云德,是一个典型的霸道总裁,爹不亲娘不爱,时刻保持不食烟火不勃起的谦谦公子形象,但是又极端自傲,看旁人都是土鸡瓦狗,不屑于凡人的斗争却又极度需要父亲的认可,长袖善舞,处处挑事,这种人在现实中不会找到总裁的原型的,但是居中此人物戏份十足,甚至超越三大男主角,表明编剧对无脑驾驭霸道总裁显然更为擅长,事实上,总裁的生活也并非如此,构建这种角色,代表了作者对于现实的人物了解之匮乏,而对于总裁更对得心应手,于是投入大量的篇幅给总裁,与郭敬明没有区别。

世界设定的问题-人物能力-牧云勤

作为亡国之君的牧云勤,其主要困境是在内廷、文官、藩镇几派均缺乏心腹,耳目消息几乎为0,自己一边的军界力量穆如槊又是个政治能力基本为0的人,指望不上,遇到事他只能指望自己的儿子们,但剧中的牧云勤并没有对这样的困境做任何的调整,看着并不是废人的他,似乎对于权力世界的运行法则缺乏基本理解。

朝中文官结党,文官集体以薛或和孤松拓为首,在牧云栾逼宫和牧云笙事件中两度集体达成一致,逼迫皇帝退让,说明文官集体基本铁板一块,而且皇帝在文官群体中几乎没有自己人,即便如此,皇帝一个自己人没有,也没有试图提拔自己人,实在是匪夷所思。

内廷由皇后把持,一般来说,皇后在政治上属于地位高但权力有限的角色,内廷权力应当由皇帝委托信任的宦官代持,皇帝中风期间,内廷权力尽属皇后,皇帝混到饭都没得吃,康复后居然不展开大清洗换人,吴如意还活着,陛下是嫌命长吗?如果不是的话说明皇帝对于内廷人事都无决策权,没有任何自己人。更者大量侍卫与邺王有利益关系,皇后屡次私会邺王消息都被封锁,皇帝信息闭塞到了此种地步,也不担心?

皇帝的主要工作是画画和怀念银蓉,对自己君王的责任又表现的很在意,却并不理解权力的游戏规则,也没有实际行动推动世界的发展,空有责任心的40岁中年一无所知皇帝,实在也是一个奇妙的设定,跟穆如槊刚好凑一对。

世界设定的问题-人物能力-穆如槊

穆如槊的政治能力非常奇妙,身为端朝大将军,遵守中立原则,极度教条,爱惜名声,谨小慎微,遇事退字诀,绝不冲突,然而多次在重要决策时,极度爱惜羽毛,不愿意触及教条原则,对自己儿子穆如寒山提出的建议又不屑一顾,可又想不出处理问题的办法,处处掣肘,极为笨重,基本上是以耗对应一切问题。

最终北陆平叛时,无法说服皇帝信任,九万大军只动员了两万,可能是后勤无力供给如此规模之大军,也有可能是需要其他军队震慑藩王,不管哪种情况,穆如槊要么不惜代价速胜,要么拖时间空耗,底线是势力不能倒,实在没有粮食了,保存力量回东陆,明年再来就是,粮草不足反正可以甩锅给文官,只要军队还在,游戏还能继续,但是剧中的穆如槊在这种家族安危于一线的情况下,依然保持者自己爱惜羽毛,重名声,轻实利的作风,最终葬送阖族性命。

剧中穆如槊标榜穆如家不用秘术,已知秘术在战场上的功能有拿命换百发百中,无限追踪,设定迷宫,隐匿基地,控制动物的能力,这些对于军队而言作用巨大,穆如不用秘术,处处被动,拿士兵和兄弟子侄的命去扛,难道就是对的?再说了,三百年前把翰洲搞得自相残杀不也是靠秘术么?穆如槊如此的迂腐,如果管理家族的巨大权力?

世界设定的问题-前朝皇室

对于前朝皇室姬氏,用一大块收入养着前朝皇室?条件是他们呆在地下城,这难道不是花自己的钱养着仇人,为未来的政治格局埋了一颗雷吗?还养了三百年?请问为什么不连根拔除前朝皇室?剧中的说法是为了堵天下人之口,是不是每年固定拨款然后所有人都忘记了这件事了?

就这样,形成了端朝中央政府军权在穆如,朝中权力在门阀士族,内廷权力在皇后,藩王还有军权,还要给一份钱给前朝遗老,皇帝还玩什么啊?遇到点事儿只能指望自己几个亲儿子和靠不住的牧云槊,老大牧云陆在北陆混军人圈子,老二在朝中混文官圈子,老三在地方混藩王圈子,这样才维持的了的样子,皇帝看上去也并不是毫无能力之人,但是剧中他在此种局面下没有任何动作,混吃等死,没有建立自己的耳目力量,也没有有力的削藩政策,南枯家造反平息后,没有对南枯家的政策进行调整,导致北陆赫兰部持续做大,最终由芥藓之疾,发展为心腹大患。

在建立主线人物的时候,选中了一个貌似高级,类似权力的游戏的做法,所有人都只是自私,为了自己,并不存在绝对的坏人和好人,但是即便如此,在剧中,也应该对于不同派系的人物矛盾进行积累,最终释放,以此增加观众的快感,然而因为剧情和人设上谁都不想的得罪,谁都不想显得特别坏,支线剧情又太多,每根线都过于琐碎,导致故事的冲突缺乏准备,没有随着观众情感的积累带来的代入感。

剧中人物要么一味强调责任,荣耀,正义一类的东西,而且是以不杀妇孺,不偷奸耍滑这类低端江湖道义的形式,靠着主角光环,对生死全然不顾,对大势毫无判断,要么就丝毫不顾这些正面因素,一味追求自己爽,极端主义严重,表明作者不擅长构建一个真实的环境,用二元价值观直接套最省事,流于中二文学,对现实的洞察和对人类政治游戏规则的了解实在欠奉。九州系列的大多数起点高,直奔搭建世界的小说,基本都是这个水平,跟小四的书没有本质区别,改编成电视剧,也自然无法突破这个格局,只能用大段的所谓美的画面来装饰,这不过是一坨摆在纯白骨瓷盘上,摆着银餐具,装饰着金箔和糖霜的屎罢了,只是可惜了瓷盘、餐具、金箔和糖霜了。

一些其他的问题

星命的悖论,如果一切星命已定,人何须努力?如果星命皇帝或皇后被人砍死了会怎么样?系统崩溃?天下大乱?难道这不也是星命的一部分么?

所谓真正的翰洲,只有一小片草场,大多数地方没有草没有土,只有沙和戈壁?人靠什么活下来?还养战马?能养活多少人?
8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1)

添加回应

九州·海上牧云记的更多剧评

推荐九州·海上牧云记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视剧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