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派飞的不是叶子,是摇滚精神

刀锋
2018-01-02 18:32:16

几个月前冲着Kathy Bates大神看的,看完一集才发现是Chuck Lorre的剧,一口气撸完前十集简直笑昏。今天发现下半季终于快回归了,于是趁补档神烦的空隙来写个剧评。

在今年这个左派炸裂的严冬,disjointed这样一部左到飞起又有大神级演员和金牌creator加持的剧居然没掀起什么波澜甚至都没溅出多少水花,看起来真是件挺奇怪的事,不过看完前半部以后,个人觉得这既是Chuck Lorre和Netflix有意为之,也是现实使然。

加州作为左派的前沿阵地,在川普就任后火速通过了叶子合法化,打响了非暴力不合作斗争右派反动势力的第一枪,甚至还学最大反动派德州的MO,开始嚷嚷要闹独立。在这场伟大的革命中,Kathy Bates饰演的Ruby就是身穿麻叶制成人尿布的甘地,带领人民群众占领了第一个据点:OTC大麻专卖店。

关于大麻算不算毒品的争议由来已久,但从嬉皮士们想爽得更痛快到忽然变成正儿八经自由意志的政治象征,这个原本社会层面上的黑白二元问题瞬间成为了个人对抗国家机器的相对主义的论辩,其呈现出来的样式某种程度上和曾经的摇滚颇为相似,只是摇滚自身作为一种艺术形式,既可以是斗争的载体也可以是工具更可以是旗帜和象征;它的内涵和外延范畴很广。而大麻

...
显示全文

几个月前冲着Kathy Bates大神看的,看完一集才发现是Chuck Lorre的剧,一口气撸完前十集简直笑昏。今天发现下半季终于快回归了,于是趁补档神烦的空隙来写个剧评。

在今年这个左派炸裂的严冬,disjointed这样一部左到飞起又有大神级演员和金牌creator加持的剧居然没掀起什么波澜甚至都没溅出多少水花,看起来真是件挺奇怪的事,不过看完前半部以后,个人觉得这既是Chuck Lorre和Netflix有意为之,也是现实使然。

加州作为左派的前沿阵地,在川普就任后火速通过了叶子合法化,打响了非暴力不合作斗争右派反动势力的第一枪,甚至还学最大反动派德州的MO,开始嚷嚷要闹独立。在这场伟大的革命中,Kathy Bates饰演的Ruby就是身穿麻叶制成人尿布的甘地,带领人民群众占领了第一个据点:OTC大麻专卖店。

关于大麻算不算毒品的争议由来已久,但从嬉皮士们想爽得更痛快到忽然变成正儿八经自由意志的政治象征,这个原本社会层面上的黑白二元问题瞬间成为了个人对抗国家机器的相对主义的论辩,其呈现出来的样式某种程度上和曾经的摇滚颇为相似,只是摇滚自身作为一种艺术形式,既可以是斗争的载体也可以是工具更可以是旗帜和象征;它的内涵和外延范畴很广。而大麻作为一种功能上有所局限、社会价值取向上有所争议和在历史层面上极为年轻的客观物质,本身是完全不足以承载社会活动所需要对其赋予的重大意义的。正因为缺乏足够的社会文化基础,大麻合法化运动与其说是出于对自由等价值的追求,不如说是现实不济下的副产品;其自身是没有像摇滚那样主动生长和真正反作用于社会存在的能力的。

以Ruby为首的麻叶拥趸认为麻叶代表了一种“heal”,支持麻叶合法就是支持人们拥有“heal”的权利,换言之就是拓展了人之自由权利的范畴。逻辑上说人之自由的发展确实可以认为是拥有更加充分的选择权,但选择对象的拓展并不等于人权的扩大,比如新品种的薯片、新设计的汽车,根本上这些都只是市场行为,是生产力和社会存在发展的必然。这些东西既非意识形态的产物,也不与意识形态发生直接关联,即便对其强加某种意识价值,根本上也仍是市场行为(市场营销)。麻叶教徒们当然不愿意承认这一点,于是就有了Ruby和儿子之间想法上的冲突。然而事实是,麻叶教徒们越是强调大麻的正面医学作用(无论是针对生理还是心理),其实正反面说明了大麻并不具备他们所期望的那种社会作用和象征意义;大麻最大的象征,不过是他们心中最深层那无处安放的恐惧:现实。从剧中每一个人物的back story来看,编剧应该也持有这样类似的观点。

但值得注意的是,这些事实上在逃避现实的人,在面对现实的困境时却又经常能展现出不同一般的勇气和坚韧,看起来似乎还颇为励志,恍若充满反叛硬气的摇滚精神。这种矛盾其实存在于每一种形式的反叛之中;更具体地说,是存在于每一种没有答案的反叛之中。

反叛的目的自然是对抗甚至推翻某种错误的存在,但推翻从来都不是真正的答案,推翻后的重建才是;没有重建的推翻和维持错误的现状本质上并没有差别。然而重建的答案从来是最难的,所以对于相当大部分的反叛者而言,他们的行动事实上都是盲目的,因为他们并不知道反叛这座山的那一头是什么,而仅仅爬上这座山的顶峰并无法给予他们所需要的答案。摇滚精神如果没有战争与和平这种最简单的选择题铺路,恐怕也难以有机会真正演变为一种社会意识。

这种困境一贯是这些反叛者(或者不准确地说是左派)最大的掣肘,因为阻碍人类最大意识价值实现的最大掣肘甚至唯一掣肘就是人类生活的现实。这个现实从马克思主义的角度来说就是社会存在,而从非马克思主义的角度可能就是腐败的个人或制度,比如扫荡Ruby麻叶店的黑警和messed-up system,比如人人得而口诛笔伐的川普。然而改变社会现实是一种答案,仅仅改变错误的人和制度却不是一种答案,或者远不是答案的全部,而美国非唯物主义的左派们往往又不愿意承认自己用价值对抗现实的无解,于是最后只能选择愤怒地转移焦点,或者单纯地hold out hope。

Chuck Lorre作为一个左派显然比较冷静地看到了问题,但他也给不出答案,所以最后的结论只能是hope。这样的角度愤怒派的人自然不认同也不喜欢,对hope派的人来说这等于没说,加上市面上已经泛滥的讨论,因此这部剧不掀起波澜某种程度上是保护了创作者,基于目前的现实而言本身也是很自然的事情。

左派飞的不是叶子,是摇滚精神,但精神是无法推翻现实的,只有现实才能推翻精神。某种意义上,美国左派们飞的这自嘲的叶子,也算是一种马克思主义的胜利吧。

虽然我觉得The world is a messed up place才是真正的真理。

7
1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1)

添加回应

生活大麻烦的更多剧评

推荐生活大麻烦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视剧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