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眠 失眠 6.0分

巴塞专访邱礼涛

陈矮
2018-01-02 18:24:51

美国电影理论家大卫·波德维尔用过一句 “尽皆过火,尽是癫狂” 来形容香港电影,这话在邱礼涛的那个时代,甚是贴切。

《人肉叉烧包》、《的士判官》、《伊波拉病毒》人称邱礼涛的“变态三部曲”,黄秋生更是凭借在《人肉叉烧包》里塑造的杀人强奸的变态形象拿下了当年香港金像奖的影帝,吓坏了多少爱吃叉烧包的小朋友。

从6、70年代的邵氏以来,香港不乏有张彻、楚原,再到后来的蓝乃才、麦氏兄弟、邱礼涛等导演拍出大量享誉全球的港式B片。直至今日你去欧洲街上的音像店里看看,放眼望去华语电影区,基本上都是那个年代颇具特色、B味十足的电影光碟封面,琳琅满目,让人又怀念又自豪。

不过,你要问97年以后到今天,香港还有谁在拍B片,大概就只有邱礼涛了。

有人形容邱礼涛 “秉承的是港九鱼龙混杂的殖民地历史所灌输的特殊气质,通俗与低俗并举,却丝毫未向其妥协,反而犀利不减当年,将cult进行到底,足见个性执拗,思想‘顽固’ ” 邱礼涛从来都是叛逆的,他的恐怖片不止于恐怖而已,总是直击人心的扭曲与冷漠,有一种无政府主义的趣味。

邱礼涛的《性工作者十日谈》系列更是直接大胆,态度鲜明。

...
显示全文

美国电影理论家大卫·波德维尔用过一句 “尽皆过火,尽是癫狂” 来形容香港电影,这话在邱礼涛的那个时代,甚是贴切。

《人肉叉烧包》、《的士判官》、《伊波拉病毒》人称邱礼涛的“变态三部曲”,黄秋生更是凭借在《人肉叉烧包》里塑造的杀人强奸的变态形象拿下了当年香港金像奖的影帝,吓坏了多少爱吃叉烧包的小朋友。

从6、70年代的邵氏以来,香港不乏有张彻、楚原,再到后来的蓝乃才、麦氏兄弟、邱礼涛等导演拍出大量享誉全球的港式B片。直至今日你去欧洲街上的音像店里看看,放眼望去华语电影区,基本上都是那个年代颇具特色、B味十足的电影光碟封面,琳琅满目,让人又怀念又自豪。

不过,你要问97年以后到今天,香港还有谁在拍B片,大概就只有邱礼涛了。

有人形容邱礼涛 “秉承的是港九鱼龙混杂的殖民地历史所灌输的特殊气质,通俗与低俗并举,却丝毫未向其妥协,反而犀利不减当年,将cult进行到底,足见个性执拗,思想‘顽固’ ” 邱礼涛从来都是叛逆的,他的恐怖片不止于恐怖而已,总是直击人心的扭曲与冷漠,有一种无政府主义的趣味。

邱礼涛的《性工作者十日谈》系列更是直接大胆,态度鲜明。有人说邱礼涛有一种 “地下视角”,透过这种视角,他拍的是隐藏在社会深处的黑暗面。那些不可轻易拿出来谈论的东西,他堂而皇之地放到你面前,也不诉苦也不哀求,就放在那,让你去面对,让你难受。

到最后邱礼涛用他扭曲变形的影像所拆穿的,是社会的残酷与虚伪。

今年邱礼涛又有新作出来了,《失眠》,由黄秋生和林家栋主演,是部二战背景的恐怖片,还是坚守着当年《人肉叉烧包》的老味,甚至加入了更为尖锐的政治和战争话题。《失眠》的导演版,也就是未删减版会在香港电影节全球首映。同时上映的还有他的另一部新片《原谅他77次》,由蔡卓妍、周柏豪主演,邱礼涛拍恐怖片太出名,这次拍爱情片,反差好大,亦都让人很期待。

我怀着忐忑的心情在香港洲际酒店见到了邱礼涛本人,果然是个怪咖,他一见我就起身说,“细路仔(小伙汁)你先坐,我出去抽3分钟的烟先。”

邱礼涛一头长发,长得有点像《昨天》里的贾宏声,一样那么不羁,叛逆之中带有一丝浪漫,古怪之中藏着些许深沉。他穿一件印有Bob Dylan头像的T-shirt,好像随时就要唱起"Like a Rolling Stone"。

下面是巴塞电影专访邱礼涛的全文:

巴塞: 其实在内地的影迷圈子里,时常把您跟蓝乃才、麦氏兄弟、邓衍成并成为香港B级片的中流砥柱,关于这个说法您有什么看法?

邱礼涛:没意见,人家都是看了我的戏之后才去分类的,我不会去介意他们会怎样分咯。他们看了我的电影,我感谢都来不及啦。

巴塞:那您觉得自己跟刚才提到这几位导演所拍的,是同一类电影吗?

邱礼涛:我想跟他们相比,我涉猎的不同题材、不同类型比他们多咯。

巴塞:有一种说法,到了今天,还在坚持拍B级片,香港导演中只剩下您一位。

邱礼涛:我好幸运咯,只能这么讲,我想他们都想拍的。但有时不是说你坚持就做到的,都要周围的客观环境啊,市场啊、老板啊…… 才能够令你做到某些事。我做的事情,我很肯定不是只有我一个人能做,但是我比较好运,有机会拍我的那些电影。

巴塞:您是怎么看待B级片,或我们常说的Cult片。打个比方,您最新一部电影《失眠》,在您眼中《失眠》算是一部B级片吗?

邱礼涛:都可以这样讲,如果大家觉得《人肉叉烧包》、《伊波拉病毒》是Cult片的话,那你都可以这样分类。但是其实我们整天说的Cult片,其实是没有一个很严格的定义的,大家都不同。

比如在网上你有时见到一些人选十大Cult片,然后你去看,哇,那部怎会算是Cult片啊? 所以其实对这个名称所包含的电影,大家是有不同的看法或者不同定义的。 所以,如果你说我拍过的一部分是Cult片,那OK啊,我不会去追究Cult不Cult咯。

巴塞:听说您最喜欢的一部电影是库布里克的《闪灵》

邱礼涛:其中一部咯,我们这些从小看电影看到大的,你要讲出一两部最喜欢的电影其实很难讲的。因为在你的观影经验里,喜欢的电影,或者打动了你的电影,觉得很难忘记的电影真的好多咯。

巴塞:能不能举一两个例子?

邱礼涛:寺山修司啊、大卫林奇啊、法斯宾德啊、今村昌平啊…… 这些都是我觉得好厉害的导演。

巴塞:寺山修司是我最喜欢的导演!

邱礼涛:是吗?那你都是看些怪片啊。

巴塞:说到这里,关于您的另一部新片《原谅他77次》,其实我看到这部电影,它的名字、主题,都有点惊讶,想不到您会拍爱情片。

邱礼涛:其实比如我之前拍过那些,好像《阴阳路》都有爱情元素啊,但是这个电影拍出来大家会当成是类型片,鬼片来看待。其实我都拍过爱情片,《高举爱》都算是爱情片啊。所以我也不是不拍爱情片,只不过我的《人肉叉烧包》啊那些,太过“恶名”,所以可能大家的注意力分开了咯。

巴塞:为什么是原谅77次?跟您本身的感情经历有什么关系吗?

邱礼涛:没啊,原谅人77次,其实有个典故。

《圣经·马太福音》里面第二十二章,里面耶稣有提过。因为你知道基督教的一个很重要的东西是讲宽恕,所以在《圣经》里有提过,原谅人77次。

巴塞:单单去年,16年,您就拍了三部电影。

邱礼涛:16年啊,16年拍《失眠》啊,拍《原谅他77次》啊,《拆弹专家》都是去年拍的,还有一部电影剧《廉政行动》啊。

巴塞:您的产量似乎特别大,零几年的时候还有过一年拍4、5部的。

邱礼涛:2013年拍了6部。如果算几部,13年最多。但是其实这样算几部,意思也不大。因为有时有些规模大点的,你是需要多点时间的,有些戏小成本一点,你就可以快点完成咯。那所以你说一年多少部,都不是很准确代表工作量。

巴塞:但其实您都演戏,还做摄影,您也是徐克导演常合作的摄影师,怎么做到这么多事情?

邱礼涛:当然,你问我的话,我也不能很单纯地说我喜欢电影,因为电影都是我的事业。但是我都是喜欢拍电影的,既然喜欢拍电影,有机会拍就拍多点咯。

其实做摄影我都很喜欢啊,起码又可以过到片场的生活,但是压力就没那么大。做导演,始终一部戏出来要见人,人家很多评头品足啊这样。不过我现在都比较淡了。

巴塞:您在华语的恐怖片领域拍了很多大名鼎鼎的片子,《人肉叉烧包》、《阴阳路》到《失眠》。之前我还看了《青魇》,感觉在华语恐怖片中,您作品里的逻辑性是最强的,里面有很多弗洛伊德的东西,精神分析的东西。

邱礼涛:每部戏的题材不同,所以里面那些元素都是不同的。比如《青魇》,其实大陆的票房都不是很好啦,那部是国产片来的,不是合拍的。

如果讲《青魇》,其实弗洛伊德是一个元素咯,这个不代表部部都要的,除非是这个故事适合用,或者他的学说,他的那些医学报告启发到你。你创作的时候,你过去自己人生的经验、你的阅读经验、你的观影经验,好多东西凑凑填填。我相信大部分创作不是凭空想出来的,一定有一些诱因的。就像你说到弗洛伊德,有时候我们是知道的,有意识地去做,有时候是潜意识的。做创作的人也是这样,很多时候是四处拿别人的东西,拿了别人的故事,摆进自己的人物里面,不止是电影,小说都是一样。

巴塞:为什么您对恐怖题材这么痴迷?

邱礼涛:好多时候是那些老板要求我拍恐怖片哒,我都有很多东西想拍的,但是老是找我拍恐怖片咯,打来打去的那些咯。

巴塞:《阴阳路》这个系列您拍了6部。

邱礼涛:我拍了6集,他们总共有19集。

巴塞:在这个系列里您创造了很多新的恐怖元素,比如说僵尸,比如说性恐怖。这个系列您还打算再重启吗?

邱礼涛:其实我刚刚拍完一部戏叫《常在你左右》,有一次跟古天乐聊天,我们1997年拍第一集《阴阳路》嘛,我们都希望这部片后期做快点,能在今年上映,叫做是这个系列的20周年这样咯。 但是由于《阴阳路》这个名字,一来是有电影公司的版权,二来是怕这个名在大陆过不了审查,所以现在就变成《常在你左右》。当然,又跟以前那些《阴阳路》有点不同,以前那些你是能比较明显地区别出3到4个故事,但这次的3个故事就是穿插而成的,但是都是有那个感觉的。

巴塞:谈谈黄秋生,从《人肉叉烧包》开始,他就塑造了一个很经典的恐怖角色,直到《失眠》,我们可以看到他明显老多了,但是气场一出来还是在那里。当年是怎么找到他来演《叉烧包》的?

邱礼涛:其实我很早就认识很久了,我以前学生时代拍学生片已经找他做演员了。我很早已经觉得他演戏很好啦,到大家进到这个工业里,他开始出来做演员,我又有机会做导演,那有可能的话就会去找旧朋友咯。不过当然你不可以随便找个人啦,我肯定是觉得他演得好才合作咯。

巴塞:您个人怎么评价黄秋生的演技。

邱礼涛:好好啊,当然是。他的可能性最多咯,而且在香港电影圈里,他来演那些所谓“专业人士”是比较有说服力的。老实讲,比如周润发去演个医生,你都不是很信的,没人会觉得是真实的。比如香港电影有些角色是讲知识分子啊、某种专业人士啊、医生啊、律师啊,你很难找演员演的,因为不是很顺那个气,可信性比较低。

巴塞:94年那场红磡摇滚演唱会,您拍了一部纪录片。一个私人的问题,好像当时秋生哥在台下确实疯狂了一把。

邱礼涛:他是在第二场,那场演唱会有两场嘛,我拍的是第一场。

巴塞:您怎么看当年很火的大陆摇滚。

邱礼涛:我想那是一样新兴的事物出来,官方审查也都没那么多。我觉得都属于一个潮流,因为90年代的时候,中国有很多大事情发生,真正的改革开放都是邓小平南巡开始,90年代整个社会的变迁其实好大。社会开始繁荣,这些所谓次文化或者文化的东西就会出现,当然好多后生青年开始听到那些所谓重金属啊、摇滚音乐,某程度都同改革开放有关系的,好多东西出入口容易了。

我自己呢,就很喜欢窦唯的。

巴塞:前两天的金像奖,不知您有无关注?

邱礼涛:没有。我上次去电影金像奖是87年,到现在已经足足30年没去过啦。

巴塞:关于香港电影的现状,包括大陆合拍片啦,包括现在很多人说香港电影人才断代。

邱礼涛:又是历史的重复,在80年代、70年代,就是所谓香港新浪潮电影,在新浪潮的这班人没出来的时候,香港电影都是一池死水,也都是一个断层,没明星的。为什么当时新艺城里面,洪金宝啊、麦嘉啊那些自己做演员。因为那个年代是没明星的年代,既然找谁拍都一样,那不如拍自己咯。然后讲回新浪潮,又是一帮后生仔后生女,出来拍电影。然后观众看到,咦,有点新意喔,有另一种气象出来喔。那时隔了一、二十年,就又是一个循环咯。但这一次就不是留学生咯,在我那个年代香港就只有浸会有得读电影,今时今日APA(香港演艺学院)有得读电影,城大、浸会,诸如此类,香港本地有电影教育,那外边留学生相对就少了。以前许鞍华、方育平全部都是在外国读书的嘛。其实都是这样的,中国所谓第五代导演的出现,都是一个新的潮流,新的气象。现在研究文化现象的人会去关注,但其实这又不是洪水猛兽,不是什么很特别的东西。有新人出来,这个行业,或者这个艺术才会后继有人嘛,绝对是好事咯。我都想不到有什么原因会觉得不好。人是会死的嘛,我们这些年纪大的就早死咯,早死了那些后生的就继续拍咯。

巴塞:《失眠》之后的计划?

邱礼涛:现在麻烦点。现在个个都叫我拍警匪片,我都会拍的,但是有些其他的类型可能就难一点咯。

1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失眠的更多影评

推荐失眠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