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5岁生日快乐,致永远不死的吸血鬼贝拉·卢戈西

陈矮
2018-01-02 16:49:33
白色相间 半透明的黑色披肩
放回衣架上
贝拉·卢戈西已死去
蝙蝠已经离开了钟塔
受害者一直在流血
红丝绒线 黑色盒子
贝拉·卢戈西死去了
死而复生 死而复生 死而复生
处女新娘经过他的坟墓
散落着死亡之花
独自一人 待在幽暗的空间
伯爵
贝拉·卢戈西死去了
——《贝拉·卢戈西之死》

1979年8月,英国的后朋克乐队包豪斯(Bauhaus)在威灵伯勒的Beck工作室里录下了这首单曲《贝拉·卢戈西之死》,节奏阴冷、氛围吊诡,仿佛几百只蝙蝠迎头盘旋。

后来这首曲子开创了一种叫“哥特摇滚”的现代音乐流派,而在它的标题中所提到的这位贝拉·卢戈西,就是我们今天要介绍的人物,他的职业是,吸血鬼。

1955年,吸血鬼贝拉·卢戈西已经73岁了,他的容貌仍和年轻时候一样,忧郁、高贵、风度翩翩,一身黑色斗篷,像这世界的黑暗之主。在所有从地狱深处出来的生物里,唯有贝拉这样高傲冷酷,让人痴迷。

但是,多年以来孤独而残酷的生活,以及年少时参加战争的痛苦经历,也让贝拉染上了难解的毒瘾,他吸食吗啡长达二十年,这对贝拉的精神状态造成了不可挽回的影响,甚至多次试图用枪结束自己永恒的生命。

因为付不起医药费而被戒毒所赶出来,贝拉和他的朋友艾德·伍德走在街上。小贝拉42岁的艾德是个年轻却不受待见的电影导演,他所有的作品无一例外地失败了,甚至被人说成是没有才华、只会拍烂片的导演。

并且还是一个女装大佬

但艾德是一个乐观的人,那个下午,艾德握着毒瘾发作后神志不清的贝拉的手对他说:“贝拉,我有个好消息要告诉你,医生说你全好了,我们现在回家吧。”

听到艾德的话,贝拉缓过来些,也高兴了起来:“我还想演戏,我们什么时候拍下一部电影?”

艾德说:“马上。”

吸血鬼贝拉·卢戈西漫长的一生中拍了许多的电影,许多阴森可怕的镜头,蝙蝠飞舞、古堡幽深、鲜血淋漓…… 但他人生中最后一个镜头是在自己家的门前,一台陈旧的手摇摄影机,没有舞台、没有剧组,只有他们两个人。

画面里的贝拉用颤抖的手轻轻摘下一朵花,拿到鼻子前闻了闻,就结束了。

这场戏拍完没多久,贝拉·卢戈西便死去了,享年74岁。

妻子和儿子为他穿上德古拉伯爵的黑色斗篷,绑上雪白领结,将头发一丝不苟地往后梳平,最后将贝拉放在了他一生之中躺过无数次的木质棺材里,最后一次亲吻,扣上了盖子。

蝙蝠已经离开了钟塔
受害者一直在流血
红丝绒线 黑色盒子
贝拉·卢戈西死去了

他留下的那部跟艾德·伍德合作的电影便是影史上大名鼎鼎,被称为最烂电影的《外太空计划9》,僵尸、吸血鬼、外星人、士兵、大章鱼,种种莫名其妙的元素混成一锅。拍摄过程也是灾难,有一幕一个胖演员扮演的僵尸要从墓穴里爬出来,但是因为太胖中途被卡住了,于是两个剧组的工作人员跑进了镜头,把他拉了出来。

就算这样,艾德·伍德也没有喊CUT重拍,他说,第一个镜头就是最完美的了!

贝拉死时,影片还没拍完,还有他的戏份,艾德就找了一个替身来演他。

长得,完全,不像。

于是,影片后半段的“贝拉”,一律举着手用斗篷遮住自己的脸,说话、走路都遮着,异常搞笑。

假贝拉

步入演员生涯晚期的贝拉·卢戈西,潦倒落魄到无戏可接,只能跟“最烂导演”一起玩耍。

可谁又能料想就在十几年前,人们还将贝拉和《科学怪人》弗兰肯斯坦的第一任扮演者鲍里斯·卡洛夫并称为恐怖片之王,一时风光无两。

二人同台演出

出生在匈牙利卢戈西市的贝拉最初来到美国的时候,完全不懂英文,也不知该寄身何处,他拎着自己磨旧的手提箱站在纽约的街道上,箱子里什么都没有,只有一颗想要成为演员的心。

近十年的默默无闻,贝拉在各种的剧院里搬砖、跑龙套,直到1930年,他有了一个机会为环球公司出演“吸血鬼”。

导演托德·布朗宁是美国有名的黑色电影、恐怖片导演,他看中了斯托克那部算不上一流的小说《德古拉》,故事里那个见不得阳光,永生不死的吸血鬼伯爵吸引了他。

最初定下的主演是《歌剧魅影》里的男主角朗·钱尼,谁知在电影开拍前,朗·钱尼意外去世,于是他们想到了曾演过两百多场话剧《德古拉》的匈牙利人贝拉·卢戈西。

演出的效果令人惊叹,有人说,贝拉·卢戈西对德古拉的演绎开创了时代。

在他以前,德国表现主义大师茂瑙也曾拍过一版吸血鬼,因版权问题将德古拉伯爵改名为《诺斯费拉图》,那部影片里的吸血鬼便是相当骇人、猥琐、几乎长得像老鼠一样的丑陋形象。

而贝拉演绎的吸血鬼却完全像个东欧贵族,衣着考究,仪态优雅得体,目光忧伤,就连吸血时透着邪恶的笑容也分外迷人。

据说贝拉始终不会说英文,念台词时只能照着单词的发音来记,也正因如此,当他一字一顿地用他低沉的嗓音说出那句“我是德~古~拉,欢迎光临”的时候,人们觉得有一种神秘莫测的异国情调藏在里面。

他让这个角色变得复杂而厚重,几乎真的有着经历过四个世纪冷暖起伏的人才会有的沧桑与缓慢。

吸血鬼不再是单纯的邪恶与兽性,从60年代的《天师捉妖》,到90年代的《惊情四百年》、《夜访吸血鬼》,直到今天偶像派《吸血鬼日记》和《暮光之城》,吸血鬼不单变得更美,更富魅力,甚至还学会了爱情——这几乎成了吸血鬼电影的最大主题:在时间面前阴阳两隔,吸血鬼与人那注定毁灭的爱情。

《惊情四百年》

正要登上巅峰的贝拉·卢戈西,只享有了很短暂的荣光便衰落了。

1931年,环球公司拍摄了改编自雪莱夫人小说的《科学怪人》,请贝拉出演,由于不满全片没有一句台词,贝拉拒绝了。

取代他的是鲍里斯·卡洛夫,一战成名。

钢筋穿过脖子的方脸怪人吸引了人们所有的视线,贝拉开始被环球公司冷落,只能演一些配角,造型往往很糟糕,片酬也低得可怜。

迫于生计贝拉重回话剧舞台,然而这时人们也已看腻了他一脸庄重的模样,在台下投以嘘声和唾骂。

“20年前我被我的国家赶了出去,我被定为疯子,胡说八道的人,在其它的科技国家徘徊,而先前我都被认为是天才。现在在这里,这个被遗弃的地狱般的丛林里,我仍能证明我是好样的。家?我没有家。被追捕,被蔑视,活的就像个动物,丛林就是我的家。但是我还是要展示给这个世界,我能成为主人”。多少年后,70岁的老贝拉在一部电影朗诵了这样一段台词。

青年贝拉

让我们把时间跳回到20岁时的贝拉·卢戈西,那时他英俊、自信,像所有热爱表演和艺术的叛逆少年一样,他孤身离家,以家乡卢戈西市作为自己新的名字,登上舞台。

20岁时贝拉已在话剧领域崭露头角,成了匈牙利剧院的头牌。眼见着演员事业前途无量的当口,战争爆发了,贝拉加入了奥匈帝国陆军,担任中尉。战争给了他一身的伤痛和一条坏腿,医生为了止痛给他注射了过量的吗啡。

他再也没能离开这种毒品。

“我是一个废人,我的生活没有意义。”
“艾德,我快完了,我不知道我该做什么。”

在蒂姆·伯顿拍的《艾德·伍德》中,毒瘾发作后的贝拉·卢戈西(马丁·兰道扮演)抓着艾德·伍德(约翰尼·德普扮演)的手哭泣,曾经那样高傲、冰冷的德古拉伯爵,终于倒在了时代洪流之中。

10月20日,贝拉·卢戈西的生日。我们距离这位伟大的吸血鬼扮演者,倔强而疯狂的电影演员的诞生已经135年,距他离去已有61年,包豪斯乐队为他写歌,说他死去了,却永远不死(Undead)。

也许,在某个散发紫光的黑夜,当街道足够寂静,你会听到翅膀扇动的声音。一道黑影会出现在你身后,对你轻语:“我是德古拉,欢迎光临。”

——————————————

本文首发巴塞电影,拒绝任何形式转载、引用、洗稿

合作、约稿、勾搭请私信~~

2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艾德·伍德的更多影评

推荐艾德·伍德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