浪漫主义者的救赎,是沉沦 - 关于Elio身份认知的重建,和书中的圣克莱门丁症候群的一些初步想法

月华如练一地歌
2018-01-02 15:38:54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首先,我不愿意轻易界定这部电影到同性恋电影的门类;与所谓如同毒蛇般肆意绽放的青春(Corrupted youth,极乐,伤己)一道,电影更多讲述的是模糊性别的悸动,初恋,肉体的吸引(desire),和一期一会的烙印(We had found stars, you and I. And this is given once only),如果非要定义的话,性别的作用在这段恋爱中更多在于解释一种回首枉然的遗憾诞生的原因,单纯者对肉体纯粹的感官吸引是最应该远离社会构建的,于是性别的存在只能表现一种现实的插手。
     在此前提下,看完一部两个小时的电影,虽然依旧有一些应该意味深长的镜头和细节的用意还宛如于迷雾中藏匿,但是蓬勃而出的共鸣和感动已经让我把这部2017年的最后观看的电影列为我的排名之首。于是从12月29日初看,连着三天,每天一遍;并且理所当然地拾起了原著。怀着一种好奇和恐惧,在叹息和纠结中,今天抱着到凌晨两点,而第二天又复杂地不愿意打开书页,纠结到今天(1月2日),我终于心惊胆战地看完了这本书原著。小说确实填充了电影许多的空白,以Elio第一人称叙述的小说,如同为电影中甜茶的眼神、动作和仪态加入了旁白,而电影的画面是遵循着小说主要情节的发展顺序循序推
...
显示全文
首先,我不愿意轻易界定这部电影到同性恋电影的门类;与所谓如同毒蛇般肆意绽放的青春(Corrupted youth,极乐,伤己)一道,电影更多讲述的是模糊性别的悸动,初恋,肉体的吸引(desire),和一期一会的烙印(We had found stars, you and I. And this is given once only),如果非要定义的话,性别的作用在这段恋爱中更多在于解释一种回首枉然的遗憾诞生的原因,单纯者对肉体纯粹的感官吸引是最应该远离社会构建的,于是性别的存在只能表现一种现实的插手。
     在此前提下,看完一部两个小时的电影,虽然依旧有一些应该意味深长的镜头和细节的用意还宛如于迷雾中藏匿,但是蓬勃而出的共鸣和感动已经让我把这部2017年的最后观看的电影列为我的排名之首。于是从12月29日初看,连着三天,每天一遍;并且理所当然地拾起了原著。怀着一种好奇和恐惧,在叹息和纠结中,今天抱着到凌晨两点,而第二天又复杂地不愿意打开书页,纠结到今天(1月2日),我终于心惊胆战地看完了这本书原著。小说确实填充了电影许多的空白,以Elio第一人称叙述的小说,如同为电影中甜茶的眼神、动作和仪态加入了旁白,而电影的画面是遵循着小说主要情节的发展顺序循序推进的,基本没有做非常大的改变(当然Oliver问Elio为什么懂得这么多的部分去掉了雪莱的轶事,Elio的池塘和莫奈常常画画的地方,还有一个关键人物患白血病的小女孩Vimini应该是告诉Elio Oliver喜欢他很久的那个人)。无疑,小说和电影又是割裂的:在我看来,小说更加“现实”(相对比下),它将两个人的相遇的影响记录到了20年之后,随着时间的推移,变化中蕴藏着不变的是Elio和Oliver眼中投射到对方的对自我的认定;电影的情节更加紧凑故事更加完整,但只是撷取Elio青春期的记忆,而将小说中的哲思更加含蓄地表现在细节中。可以说,电影是一场看过原著的书友的盛宴,同时,又非常成功地抓取了观影者对这段初恋般的记忆的共鸣。

人物
“He is more myself than I am” (p 332, 2007)
     书中的Elio和电影中的Elio相比,无疑是更加经验老道和世故的。除去电影开始和在床上的少女看似不屑地抱怨,Elio以一种处男和初入情网的姿态沉沦在对Oliver肉体的吸引中。确实,和Marzia在一起,从过于兴奋的早泄到紧张地询问对方自己的表现,Elio都在表现一个处男应该有的羞涩和骄傲。书中的Elio承认了自己在遇见Oliver之前对不同男女的欲望,并且和女孩子有性经验,罗马街头邀请一起去看电影的少年,和在Elio家中短暂停留的Oliver 的前任、用黑墨水的美国青年,很好的衔接了Elio对同性的兴趣的开始,和Elio对他人致命的吸引力的中间,以及到Oliver的完美邂逅。Oliver离开时拿走了美国青年送给Elio的莫奈老明信片,发现了美国男青年所写“要想起我“的深意,且在后面留下了自己的话希望百年后留给Elio,可以说是作者画的一个完美的圆圈了。
     我相信追求浪漫的人一生都困在一个陷阱里,如同Elio在进入Oliver房间之前的心理历程,循环往复,这是浪漫者给自己挖的陷阱。但是,不是所有人都像Elio一样足够幸运能找到Oliver,一个人能一同认识到这件事情的意义,所谓Once in a lifetime的力量,它将这段相遇变成一个节点,从此所有的事情被定义成为以此节点的之前,和之后 (如同书中,Elio所说的遇到Oliver 之前和遇到Oliver之后):我知道做过这件事情之后我将不再是踏过那扇窗户的我,可是我又如何去预言这件我渴求的事情能将我指向何方?我害怕我的决定和追求带给我的后果,我害怕我将不再是我熟悉的我,但是我无法控制自己不去尝试。
     书中的Elio是那么真实,当和父母一道的意大利北部快乐无忧的属于少年人的夏天被Oliver打扰,或许当Elio第一次惊讶于Oliver 对自我认知的自信,这种对自己的身份的动摇和重建已经解开了序幕。Jews with discretion?Elio惊叹于Oliver可以坦然自若地裸露自己脖间的大卫星,这可能是Elio第一次对自我身份的重新建构。“Can I kiss you”的那一个晚上,当渴望已久的身体的每一个角落被彼此烙印,快乐过后Elio的失落如同迷信者Mafalda的信念,我已经为最坏的结果做好了打算,快乐的高潮正是结束的开始。还有自我厌恶,正是Elio对新的自我身份下意识的抵制,当以你的名字呼唤我,当Oliver吞下那颗汁水浓郁的桃子,接受了Elio每一个细胞,我在你的眼中看到我:这个我,不仅因为爱。需要注意的是,此时Elio承认拥抱着Oliver不再仅仅出于欲望 (desire),甚至带有了情感(affection)。我是谁?这是Elio在这段情感中的母题,当Elio的父亲教导Elio应该以人们本来的面目去欣赏他们的选择,是否Elio曾很多次在问自己对男体的渴望是否出于自己的病态?“Am I sick?” 不,我希望全世界所有的人都像你一样。来自于一个历经尘世、自己赚钱升学的新英格兰小镇青年苦涩的回应。
     和Elio相比,Oliver的经历更能对我产生共鸣,因为Elio确实是世界上最幸运的孩子,而Oliver只有more than intelligent的能力和自我供给的学业生涯。在书中,他选择结婚并且生子是他对现实的和解,就像他曾经告诉Elio如果他的父亲知道他的本性,家人只会将他送入疗养院治疗。研究Heraclitus的Oliver将对一个时代的认同和学术兴趣内化成为了自己的一部分,少年之爱,同性之爱,或者说是无偏向的,伟大的友谊。

哲学和社交
“The meaning of the river flowing is not that all things are changing so that we cannot encounter them twice, but that something stays the same only by changing.”

     但是,对于Elio,这种身份、自我认知的转变无疑是一种剧变。书中的诠释更加直白。对于Elio来说,他拥有平行的生活,离开Oliver 的日子更像是一种断带(coma),而余下的日子中的快乐和意义只是追忆往事美好点滴的一种回声。对于浪漫主义者,他们一生中热切渴求的once in a lifetime如同毒牙,过早的经历会使得这之后的事情都像笼罩在之前的阴影中一般,然而“ But going back is false. Moving ahead is false. Looking the other way is false. Trying to redress all that is false turns out to be just as false” (p.355, 2007),一种困境,一种满足了自己的欲望之后无尽的自我折磨。这是浪漫主义者给自己设下的无归路的陷阱,正如Elio说我不要说悔恨,这会把我们的心撕碎。Elio的父亲在书的前期曾经预言过,他谈到谁都会有错误的人生转折点,一些人从中康复,一些人假装安然无恙,一些人从来都没有回到原来的模样;但是要去义无反顾地选择,不然接下来的一辈子将都是错误的。
    “The meaning”的文字出现在电影中一个看似不连贯的断点细节,Elio翻看Oliver留下的书Heraclitus:Cosmic Fragments中手写的笔记。和电影不同的是,书中Elio和Oliver的旅行目的地是罗马,为了参加Oliver将要合作的出版商旗下的一位诗人的图书会。这一场旅行或许能帮助我拼凑起电影中Oliver 独白的用意。在罗马濡湿的不眠之夜,诗人在聚会中提到了他去泰国旅行的时候所感悟到圣克莱门丁症候群,关于时间如何穿过我们,我们如何度过时间,在无尽的改变中,其实什么都是不变的。罗马的大街小巷是不变的,但丁是永恒的,赫拉克利特是永恒的,意大利是永恒的,而其中穿梭的我们,拥吻的Elio和Oliver,一同放歌的德国酒鬼和弹吉他的荷兰青年,甚至是Oliver 和Elio,我们在彼此的生命中穿梭往来,帮助圆满我们追求的意义和诠释这个终极问题“我是谁?”,当初罗马街头的少年邀请Elio去看电影,少年的坚持或许飘荡在罗马的石头墙际,而Elio身上还有Oliver的味道,Ada的高跟鞋和白裙子隐约循环在小巷的尽头,一切在流逝,一切在流动,所谓“ever-changing”。于是Elio开始寻找无尽改变中的不变,my spot,和Oliver曾经留下美好记忆的地方,他知道重访没有Oliver 的罗马,空空荡荡的罗马和无尽改变的一切会让他质疑自己和Oliver的肉体都只是一场幻想。于是Elio会制造变化中的不变,并在不变已经被改变的人生的往后,不断地一个个重访这些保持不变的地点 (书中check的细节),那扇Oliver望出去的窗户,莫奈的地点,罗马的街头,Elio余生不变的是沉沦在对往事的回响中,流沙中抓住曾经的自己,现在的自己,未来的自己,不变的自己。
     Regret和would have been是这个世界上最残酷的词。Elio进入Oliver房间前的渴望、纠结和自责让我想起了自己,并让我看到了未来很多次的自己。就算没看过小说,我也会由衷地羡慕这对爱人和最好的朋友,这才是导演和编剧最厉害的地方。而看完了小说,我更加确信地知道我会和他们一样。
     最后一点。电影中,幻灯片中的希腊肉体,超越性别和模糊年龄,在肉体中寻找生命的意义,Armie Hammer额间那几缕乱掉的碎发,将继续占据我最矜持和狂野的对爱的幻想。毕竟,我说过,浪漫主义的沉沦,正是我们的救赎。
4
1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请以你的名字呼唤我的更多影评

推荐请以你的名字呼唤我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