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枪手 天才枪手 8.1分

看完后突然分不清对错。

YYYYY
2018-01-02 07:09:18

我曾经是一个对作弊行为痛恨至极的人。

因为我的性格原因,胆小又懦弱,别提考试作弊了,就是把笔记写在手心这种事我都不太敢做,从小学升到大学,打小抄的次数好像超不过三五次。记忆比较深的一次是上初中的时候,考试坐在我前面的女生给我传小纸球想让我帮助她,接连给我递了十来个,我一个也没有回复她,连背着监考老师打开小纸条的勇气都没有。

记得还有一次,也是初中,考试的时候我和后座的男生穿纸条,在我把纸条铺在桌子上看他写的内容时,监考老师突然从我桌子上把纸条拿走,捏在手里,默不作声地走了,当时吓得我咯噔一下,想着完了这下零分了,不知道下来该如何面对我妈。但没想到那老师把纸条收走后就没有动作了,既没有点名批评我,也没有给我的卷子记上作弊。

我当时非常非常愧疚和后悔,决定这辈子再也不要作弊了。

后来到了大学,每学期有那么一两门闭卷考试的理论课,我当时死脑筋,每学期都非要争专业第一名拿奖学金。印象里最深的就是16年秋天和冬天,那门课叫广告心理与消费行为,整整一个本子的笔记,我背了三个月,在内蒙零下二十度的冬天,每天早晨六点爬起来去教学楼里背书,晚上十点半回宿舍洗漱,严格按照考研的时间来

...
显示全文

我曾经是一个对作弊行为痛恨至极的人。

因为我的性格原因,胆小又懦弱,别提考试作弊了,就是把笔记写在手心这种事我都不太敢做,从小学升到大学,打小抄的次数好像超不过三五次。记忆比较深的一次是上初中的时候,考试坐在我前面的女生给我传小纸球想让我帮助她,接连给我递了十来个,我一个也没有回复她,连背着监考老师打开小纸条的勇气都没有。

记得还有一次,也是初中,考试的时候我和后座的男生穿纸条,在我把纸条铺在桌子上看他写的内容时,监考老师突然从我桌子上把纸条拿走,捏在手里,默不作声地走了,当时吓得我咯噔一下,想着完了这下零分了,不知道下来该如何面对我妈。但没想到那老师把纸条收走后就没有动作了,既没有点名批评我,也没有给我的卷子记上作弊。

我当时非常非常愧疚和后悔,决定这辈子再也不要作弊了。

后来到了大学,每学期有那么一两门闭卷考试的理论课,我当时死脑筋,每学期都非要争专业第一名拿奖学金。印象里最深的就是16年秋天和冬天,那门课叫广告心理与消费行为,整整一个本子的笔记,我背了三个月,在内蒙零下二十度的冬天,每天早晨六点爬起来去教学楼里背书,晚上十点半回宿舍洗漱,严格按照考研的时间来过…当时每天楼道里都会站一排考研的学长学姐一起背书,大家问起我要考什么专业,我都不太好意思说,我是大二的。

那次考试我还是拿的最高分,但拿的并不开心,考试的前一晚舍友们在宿舍里分她们缩印的笔记当小抄,我本以为只是我们宿舍的这样,等第二天去了考场,才发现原来没带小抄的人才是寥寥无几。

我当时很憋屈,我看着他们的小抄,想的是我这三个月每天的努力。

在开始写这个之前我看过一篇影评,说的大意是电影里的两个主角虽然努力,但还是很穷,这世界本就是不公,所以他们这样做也是无可厚非。

这道理从某一方面讲的确没有错,我们每个人从出生开始就是不公平的。

但有没有想过,有没有想过那些虽然知道不公但还是不愿作弊的人。

琳和班克,他们出于对世俗的愤慨,转而帮助别人作弊,自己从中获利,那么他们班是不是只有他们两个是家境贫穷的呢?会不会还有其他出身贫寒的人呢?那些人没有钱让琳和班克帮助他们,若是那些用钱换来的成绩超过了他们,反而取代了他们的位置,那他们该怎么办呢?

我觉得电影结尾琳的选择告诉了我答案。

这么多影评看下去,真的发现是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想法,每个想法又都说得上道理,一时间分不清对错。

可能世上的事情本就没有绝对的对错,诚信善良,这是衡量对错的标准,我们只要努力做到靠近它们就好了。

愿我们都能摆脱不公。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天才枪手的更多影评

推荐天才枪手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