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王别姬 霸王别姬 9.5分

关于菊仙

Lee
2018-01-01 22:26:58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我梦见我站在一个大高楼上,四外都是白云,我就是想往下跳,我想往下跳,你不在那里,你不在那里。 ——菊仙 菊仙是花满楼的头牌,头牌自是生的美貌,可她却没有普通妓女的娇媚柔情,相反,给人的第一印象是泼辣,虽然这个词真的很难放在妓女身上。 菊仙的第一次出场是被几个嫖客纠缠,气急之下竟以跳楼威胁,其实她是怕的,可当她看到段小楼在下面向她招手,最终一跃而下。不负她所望,小楼牢牢接住了她。这是菊仙第一次下赌,赌注是自己的性命。闹剧并没有结束,跳下楼的菊仙对那群嫖客破口大骂,被激怒的众人自然是要找麻烦,首当其冲的必是小楼,小楼虽是京城名角,但对方也都是有身份的人,纵然他再英勇,也不敢和面前的人硬来,便灵机来了个定亲酒。“菊仙,怎么没告诉各位爷,今儿是咱们俩定亲的日子”,菊仙自是知道小楼只是随口一说来解难。可当小楼把所谓的定亲酒喝掉一半,把剩下的递给她时,菊仙愣住了,她从没想过自己可以喝上定亲酒,她以为自己只能作为一个妓女在花满楼过一辈子,她开始认真审视这个男人,在她心中,此时小楼已不是一个普通的嫖客,或许小楼是一个可以托付终生的男人,菊仙

...
显示全文

我梦见我站在一个大高楼上,四外都是白云,我就是想往下跳,我想往下跳,你不在那里,你不在那里。 ——菊仙 菊仙是花满楼的头牌,头牌自是生的美貌,可她却没有普通妓女的娇媚柔情,相反,给人的第一印象是泼辣,虽然这个词真的很难放在妓女身上。 菊仙的第一次出场是被几个嫖客纠缠,气急之下竟以跳楼威胁,其实她是怕的,可当她看到段小楼在下面向她招手,最终一跃而下。不负她所望,小楼牢牢接住了她。这是菊仙第一次下赌,赌注是自己的性命。闹剧并没有结束,跳下楼的菊仙对那群嫖客破口大骂,被激怒的众人自然是要找麻烦,首当其冲的必是小楼,小楼虽是京城名角,但对方也都是有身份的人,纵然他再英勇,也不敢和面前的人硬来,便灵机来了个定亲酒。“菊仙,怎么没告诉各位爷,今儿是咱们俩定亲的日子”,菊仙自是知道小楼只是随口一说来解难。可当小楼把所谓的定亲酒喝掉一半,把剩下的递给她时,菊仙愣住了,她从没想过自己可以喝上定亲酒,她以为自己只能作为一个妓女在花满楼过一辈子,她开始认真审视这个男人,在她心中,此时小楼已不是一个普通的嫖客,或许小楼是一个可以托付终生的男人,菊仙接过剩下的酒一饮而尽,同时开始了她的第二个赌注。 菊仙把自己攒下的大洋和身上所有的首饰,最后把自己的鞋也也一并脱下扔在了老鸨面前,其实她早有了替自己赎身的本钱,只是她在等那一个人出现。小楼的出现,让她知道自己没有在花满楼继续呆下去的必要了。老鸨最后留下一句话“窑姐就是窑姐,这就是你的命”。也是,逼良为娼易,弃娼从良难,一个妓女纵有万般能耐,也不能洗去曾为妓的事实,那些在花满楼为她一掷千金只为博她一笑的男人,出了花满楼定是不想再与她多有联系,相夫教子是普通女子的生活,可大多数妓女是渴望但过不上这样的生活的。菊仙当然也明白这一点,这也是她为什么早就有了赎身的钱,却一直呆在花满楼的原因。可这次不一样了,菊仙把手抱在胸前,背靠在门上,朝着老鸨轻松一笑“成了,回见了您”,一切早已成竹在胸。 小楼和蝶衣的“霸王别姬”唱毕,众人离场都在后台之时,光着脚菊仙找到了小楼,这时的菊仙没有了在花满楼的时候绮罗珠履,而是一身粗布。两行清泪落下更显楚楚可怜,她把小楼叫了出来,因为戏院的人都在外面,她要唱一出好戏,好戏怎能少得了观众。菊仙梨花带雨说道“赶出来了,花满楼不留许过婚的人”。菊仙太聪明了,开门见山一句话便把所有责任都丢给了小楼,本来在花满楼过的好好的,都是小楼的定亲一说,才落得如此落魄。接着菊仙更近一步“若不是你那天接住菊仙,菊仙早就入土了,若你不收留我,大不了再跳一回”。说完后,小楼并没有马上做出反应,菊仙抬起头用噙着泪的眼睛看着小楼,此时她是有一丝慌乱的,并不是她怕重回花满楼,而是她怕看错了眼前这个人,如果这个人都不会接受她,她或许一辈子都会以妓女的身份活着,嫁一个良人过普通女子的生活恐怕真的只是梦了。可菊仙怎么会错呢,小楼把身上的大衣拿下披在她身上那一刻,她就赢了。 菊仙从来不会做没有把握的事,因为她知道别人想要什么,别人的软肋在哪里,所以无论她身处怎样的环境,她从未低声下气过,伴随她的总是凌人气势。 小楼打了日本人,被日本人抓走,能救小楼的只有蝶衣,菊仙知道,蝶衣见她的第一面,便看清了她,从她抢走小楼的那一刻,蝶衣便恨极了她。这又如何,菊仙并不在乎别人怎么看她,她只要小楼平平安安的和她过一辈子。蝶衣见到菊仙一来,本打算出发的他,脱下了披风,不紧不慢的擦着自己的头饰。有些着急的菊仙咄咄逼人,“小楼打小是怎么对你的”,她本想用这一句话提醒蝶衣,小楼从小时候就那么照顾你,现如今小楼有难,你帮他是理所应当的。蝶衣却并没有如菊仙所想,只是回应了一句“你知道就好”,蝶衣仍是擦着自己的头饰,菊仙眼波微转,她一下就明白了,眼前的这个男人分明是在和她比,想让她知道,他和小楼才是从小到大都是一起的,他们的情分可比自己和小楼的这几年多得多。蝶衣想要什么,她便一清二楚了,分明是去求人的菊仙,却给自己搬来了凳子,坐在了蝶衣面前,此时的菊仙有了让蝶衣非去不可的底气。“只要你能救出小楼,我就回我的花满楼,躲你们俩人远远的”。“一言为定!”。有了这个承诺,蝶衣穿上了菊仙拿起的他出门时要穿的披风。 小楼被救出来了,菊仙并没有离开,等待她的是她和小楼的婚礼,花满楼的锦衣华服再怎么漂亮也比不上此刻她身上红色的嫁衣,她自己掀下了盖头,跑向了小楼,这一刻她等了太久,身后是老鸨和曾经花满楼的姐妹们,她要让她们知道,即使她曾经是妓女,但那并不是她的命,她也可以嫁给一个良人。 毫无疑问,整个电影中,蝶衣是最清醒的,菊仙则是最聪明的。在小楼和那爷去说服袁四爷去救因“汉奸罪”入狱的蝶衣时,小楼没了往日的脾气,完全放下了颜面。菊仙拿着四爷曾送给蝶衣的那把剑找了进来,一句“四爷若不出手,可别怪蝶衣无情了”,字里行间流露出来的意思惊到了袁四爷。“你的意思不会是,他给日本人唱堂会不会是受袁某的指使吧”,菊仙看到四爷拿着茶杯的手在发抖,“小楼,那爷,我们走,一屋子记者可在家里等着呢”,四爷终于坐不住了,叫住了他们,菊仙的脸上此时又浮现了那抹胜利的笑容。 正是因为菊仙的聪明,即使在袁四爷面前她也丝毫不落下风,依旧是往日盛气凌人模样,她知道别人的软肋是什么,出击便会成功。菊仙只有在小楼面前才会展露出一个女人的脆弱和柔情,因为她的软肋是小楼。为了她和小楼,她愿意和这个时代一起错下去,她逼小楼立字据让小楼离开蝶衣,小楼不同于蝶衣,小楼只是一个世俗的霸王,蝶衣是真正的虞姬,对于认准的事情,蝶衣宁愿付出生命,正如菊仙所说,不知道是这世道和蝶衣作对,还是蝶衣同这世道作对。小楼和蝶衣在一起,注定两个人都是悲剧。作为一个女人,菊仙不想争什么对与错,只想有一个爱她的男人,然后平平凡凡的过一辈子,她想要的是在她从花满楼跳下来的时候,稳稳接住她的小楼。 我梦见我站在一个大高楼上,四外都是白云,我就是想往下跳,我想往下跳,你不在那里,你不在那里。这是菊仙的梦,可梦与现实之间冥冥之中总有着某些联系。 在那个人人为了自保,互相“揭发”的时代,小楼成了反动霸王,蝶衣则成了反动虞姬。在小楼被红卫兵押着游街时,菊仙还是紧紧跟在小楼身边,一起接受人们的谩骂,她对小楼说过,和你在一起,要饭我也没二话,无论小楼落到何种田地,那都是她的小楼。批斗开始时,菊仙和小楼还是被分开了,她只能隔着火光看到小楼那张模糊的脸。 小楼被迫揭发蝶衣时,开始还是支支吾吾,模棱两可,在“段小楼不投降,就叫他灭亡”的呼声中,小楼还是屈服了,他说蝶衣当汉奸,接着越说越起劲“他给日本人唱,给国民党伤兵唱,给地主唱,给太太小姐唱,给地主唱,给反动头子唱,给大戏霸袁世卿唱”,“他还抽大烟,不知道抽光了多少人们的血和汗”。此时菊仙的整个表情都变了,惊恐还是不可置信,我不知道,我只知道,菊仙从前想的只是让小楼和蝶衣一刀两断,可她从没想过让小楼背叛蝶衣,更想不到小楼会背叛蝶衣。隔着跳动的火光,小楼的脸显得更加扭曲,这还是从前在花满楼,在她义无反顾跳下楼时牢牢接着他的段小楼吗?此时红卫兵还不罢休,要小楼揭实质问题,所谓“实质”,只是大家想听到的,真假亦不重要。小楼不说话,迎来的便是一顿毒打,菊仙哭喊,挣扎,平常在什么时候都可以左右逢源的她,此刻却无能为力。最终,小楼支撑不住了,“他给袁世卿当了,他当了袁世卿的,他当了”,一起被批斗的戏曲伶人此时全都抬起头看向了小楼,菊仙的手在发抖,脸部表情也近于抽搐,小楼要说什么,他要把蝶衣最痛的疤揭开吗,眼前的这个男人,和她同床共枕的这个男人,从来没有像此刻这么让她陌生,她大喊一声“小楼!”,想要制止他,又像是在叫醒他。伴随着“横扫一切牛鬼蛇神”的声音,小楼把自己的戏服全都扔进了火堆,连带着蝶衣送他的那把剑。 “霸王要是有了这把剑,早就把刘邦给宰了,当上了皇上,那你就是正宫娘娘了” “师哥,我准送你这把剑”。 这本是小楼小时候的戏言,蝶衣却当了真。菊仙并不知道那把剑有什么样的故事,她只知道,那把剑与小楼有关,那把剑蝶衣看的比命还重,菊仙冲到了火堆面前,从火中捡起来了那把剑。那剑是蝶衣的命,又何尝不是小楼的魂。或许菊仙已经意识到了,小楼背叛,诋毁蝶衣,会不会也会这样对待自己,可是她不敢想她只想好好护着这把剑,仿佛守护着小楼的最后一点人性。蝶衣的怨气和委屈也在一瞬间爆发,他把师哥的变化全都归咎于菊仙,蝶衣指着菊仙,嘶吼着“你是婊子,妓女,潘金莲,自从他贴上你,我就知道一切都完了,你们去斗她,斗她啊!”。一个红卫兵抓着段小楼的领口,指着菊仙,问他“你还爱她吗”,小楼又开始犹豫,红卫兵的声音更加凌厉“说,你还爱不爱她!”“不...不...不爱”,瞬间又从刚才的支支吾吾变得义正言辞,更加坚定“我早就不爱她了,我从此和她划清界限,我和她划清界限了,我和她划清界限!”,菊仙面如死灰,眼神空洞,那个什么时候都可以左右逢源,盛气凌人的菊仙不见了,剩下的只有绝望,在她心中小楼死了,支撑她的力量便也没了。 批斗过去,所有人散去,只剩菊仙和蝶衣还有一地的灰烬。菊仙把那把剑放在了蝶衣面前,她想离开这,可走了几步忍不住回过头,正撞上蝶衣看她的眼神,菊仙动了下嘴,想要说些什么,安慰蝶衣?可是她发现自己和蝶衣一样可怜,都是深爱着同一个男人,又都被这个男人背叛,结局一样可笑。她别过头去,但马上又回过头看着蝶衣,要交代些什么吗,可自己已是孑然一人,她和小楼回不到过去了,蝶衣也是一样,又有什么需要交代的呢。菊仙这次便头也不回的走了。 菊仙出现在影片中的最后一个镜头,是穿着红色的嫁衣上吊自杀在她和小楼的家里还有凳子上的一双红鞋。当初她脱了鞋离开了妓院,告别了花满楼的生活,开始了她和小楼的日子,如今离开人世,还是脱下了鞋,就当同过去的一切做个了断吧。 “我梦见自己站在一个大高楼上,我就是想往下跳,我想往下跳”,最终菊仙还是跳了下去,纵然这次是粉身碎骨,可又能怎样呢,谁让她是菊仙,菊仙是不能没有小楼的,在花满楼稳稳接住她,给她安全,替她解围的小楼死了,剩下的只是一张人皮。 菊仙,愿你来世做一个平凡的女子,不需要花容月貌,绰约多姿,不需要聪明伶俐,七窍玲珑,只要和你的“小楼”平安喜乐过一辈子就好。

1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霸王别姬的更多影评

推荐霸王别姬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