芳华 芳华 7.7分

《芳华》中最打动你的片段或细节是什么?

丛新结束
2018-01-01 20:44:40

尽管出于策略上的考虑,冯小刚导演必须把反思的炮弹,裹上怀旧的糖衣。必须削弱严歌岑小说里批判的锋芒。是的,冯导的长袍过于华美而吸引注意力,以至于使上头的虱子,有些面目模糊。不过,但是,在某些片段里,这糖衣却意想不到的,形成了巨大的反讽。 比如电影里,战斗英雄刘峰在血泊里呻吟,而镜头一转,背叛、伤害、抛弃他的以林丁丁为代表的文工团员却在舞台上深情的唱着英雄赞歌。我想,这已经是很勇敢的表达了。 而在文工团解散,大家高歌畅饮,含泪齐唱送战友的场面里,这种反讽被推上了高峰。 首先是赵立新饰演的政委出来深情讲话——正是他利用何小萍发烧的谎言完成政治任务,之后他又为了遮掩一脚把何小萍踢出文工团。——就是这么一个政委。挑唆和领导众人欺凌战友的郝淑雯拉起手风琴,背叛和揭发刘峰的林丁丁深情领唱,充当打手的小芭蕾、当众嘲笑侮弄何小萍的朱克、懦弱自保充当看客的萧蕙子,镜头掠过每一张面孔,一张都没放过。每一个人眼里闪烁着动人的泪花,好像两位被他们那么卑劣的“送”走、“送”进深渊的战友不曾存在过,好像纯洁美好的友谊,激情理想的芳华真的在这个残忍的勾心斗角的集体里存在过!他们的眼泪是真的吗?人是多么的善于遗忘!多么

...
显示全文

尽管出于策略上的考虑,冯小刚导演必须把反思的炮弹,裹上怀旧的糖衣。必须削弱严歌岑小说里批判的锋芒。是的,冯导的长袍过于华美而吸引注意力,以至于使上头的虱子,有些面目模糊。不过,但是,在某些片段里,这糖衣却意想不到的,形成了巨大的反讽。 比如电影里,战斗英雄刘峰在血泊里呻吟,而镜头一转,背叛、伤害、抛弃他的以林丁丁为代表的文工团员却在舞台上深情的唱着英雄赞歌。我想,这已经是很勇敢的表达了。 而在文工团解散,大家高歌畅饮,含泪齐唱送战友的场面里,这种反讽被推上了高峰。 首先是赵立新饰演的政委出来深情讲话——正是他利用何小萍发烧的谎言完成政治任务,之后他又为了遮掩一脚把何小萍踢出文工团。——就是这么一个政委。挑唆和领导众人欺凌战友的郝淑雯拉起手风琴,背叛和揭发刘峰的林丁丁深情领唱,充当打手的小芭蕾、当众嘲笑侮弄何小萍的朱克、懦弱自保充当看客的萧蕙子,镜头掠过每一张面孔,一张都没放过。每一个人眼里闪烁着动人的泪花,好像两位被他们那么卑劣的“送”走、“送”进深渊的战友不曾存在过,好像纯洁美好的友谊,激情理想的芳华真的在这个残忍的勾心斗角的集体里存在过!他们的眼泪是真的吗?人是多么的善于遗忘!多么擅长美化自己的历史啊! 关于人们篡改自己的记忆,逃避道德上的责任。在小说中是通过郝淑雯来做了集中的表现。这个人挑唆萧蕙子的恋人背叛揭发萧蕙子,其卑鄙程度要远胜过林丁丁。但她居然通过鄙视文工团的“其他人”,尤其是鄙视林丁丁,来获得某种道德上的解脱感甚至是优越感,她在很多年后说出了自己出于妒忌坑害萧蕙子的秘密,无耻到连一点歉意都没有,却说文工团的其他人不配知道这个秘密。她参与了对刘峰的声讨和驱逐。但居然还可以在很多年后心安理得的为刘峰惋惜和不平,对自己却无任何反省。她篡改自己的记忆,很多年后还一口咬定萧蕙子在驱逐刘峰时也“举了手”(事实上萧蕙子根本不在场),来获得心理平衡,解脱道德责任。 这样一个人,既使你请她坐到影院里,看到荧幕里的自己,她也能泪眼朦胧的指着荧幕说:“看,这激情燃烧的岁月,看,那理想主义的芳华,那个年代的我们多么美好,多么纯真!” 一部试图检讨、反思历史的电影,却引发令人哭笑不得的所谓怀旧潮。好似伤痕文学引发样板戏戏热潮一般荒诞不堪。却说明在青春无悔的空中楼阁里住着多少个玩世不恭的郝淑雯、林丁丁!电影里用一场眼泪纷飞的“送战友”揭穿的荒诞正是我们看到的现实! 我们相信那个年代里的确存在过理想、责任和献身。但是如果迫害、谎言、愚昧、伤痕躲在理想的红色幕布后没有被反思和检讨。理想的英灵又怎么能得到祭奠。理想主义的墓碑该怎么书写他的墓志铭?那只能是刻上何小萍那句沉痛的话,:请你告诉她,我永远都不会原谅她! 在这个墓碑的背面,还应该刻下电影里的几句台词,政委说的,给郝淑雯和林丁丁们的。 我都看到了, 我也都听到了, 你们不害臊吗? 我替你们害臊!

4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1)

添加回应

芳华的更多影评

推荐芳华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