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著不好

小冷门
2018-01-01 20:26:05

这世间的诸种烦恼,有时会让你觉得是批量生产、从有限几种模子里复制出来的。

由「解忧杂货店」串联起来的三个故事、三种忧愁,就给我们带来这样的感觉——

一,艺术梦想不被父母理解;

二,债务缠身;

三,舞女的不甘。

它们毫无疑问是套路化、模式化的,但同时我们又不得不承认,现实中的烦恼,无非也就这么些形式。

韩杰拍的电影,虽然做了不少本土化改编,但对原著中作为剧情核心的烦恼,却基本采用了原样复制的策略。

《解忧杂货店》

我想,如果你确实不喜欢这部电影,那不是因为电影与原著差异太大,更可能的原因是,你本来就不喜欢东野圭吾的小说。

这部一直占据着各大图书排行榜的畅销书,不像小说,倒更像一部低配版的、三观不怎么正的《我爱问连岳》。

书中那家能给人排忧解难的杂货店,犹同一档广播台的情感热线栏目,一方面承诺帮听众消解忧愁,另一方面又肯定忧愁,以忧愁为卖点,俘获、慰藉着深夜里一颗颗不眠的心。

单就这一点,就很难说这部小说是高级的,又或者说它所传递的价值是健康的。

东野圭吾是1958年生人,对于收音机,可能就

...
显示全文

这世间的诸种烦恼,有时会让你觉得是批量生产、从有限几种模子里复制出来的。

由「解忧杂货店」串联起来的三个故事、三种忧愁,就给我们带来这样的感觉——

一,艺术梦想不被父母理解;

二,债务缠身;

三,舞女的不甘。

它们毫无疑问是套路化、模式化的,但同时我们又不得不承认,现实中的烦恼,无非也就这么些形式。

韩杰拍的电影,虽然做了不少本土化改编,但对原著中作为剧情核心的烦恼,却基本采用了原样复制的策略。

《解忧杂货店》

我想,如果你确实不喜欢这部电影,那不是因为电影与原著差异太大,更可能的原因是,你本来就不喜欢东野圭吾的小说。

这部一直占据着各大图书排行榜的畅销书,不像小说,倒更像一部低配版的、三观不怎么正的《我爱问连岳》。

书中那家能给人排忧解难的杂货店,犹同一档广播台的情感热线栏目,一方面承诺帮听众消解忧愁,另一方面又肯定忧愁,以忧愁为卖点,俘获、慰藉着深夜里一颗颗不眠的心。

单就这一点,就很难说这部小说是高级的,又或者说它所传递的价值是健康的。

东野圭吾是1958年生人,对于收音机,可能就像对书信一样,有自己的乡愁在里面。也许,正是情感热线类栏目,启发了《解忧杂货店》的创作。

电影因袭了小说的缺陷,亦着力渲染这种对忧愁的病态沉溺。曾拍出《赖小子》《Hello!树先生》的韩杰,面对东野圭吾的文本,似乎并未找到将自己的个性安插进去的机会。

我们会想到张嘉佳写的《摆渡人》以及王家卫对那部小说的改编。

无论是「摆渡人」,还是解忧杂货店的信箱,起到的都是将人从痛苦中拯救出来、为人指点迷津的作用。

这样一个角色的设置,有意无意地将一种对世界的悲观看法正当化了。

仿佛,这个世界原本就是灰色的,人在其中,永远只应感受到一种灰色的情绪。

这一直是王家卫的毛病。在《东邪西毒》里,不是也有一种忘情水,喝了它,可以忘掉世间的一切烦恼?

只不过,凭借着高超的视听手法,王家卫能使我们完全沉浸在主人公的情绪中,而忘却对这种情绪进行理性分析。一旦他失手,我们就会对整部电影心生反感。

《摆渡人》是王家卫电影生涯中少有的一次失败。

而韩杰,由始至终没有适应他在这样一部电影中应该承担的角色。很有可能,对于小说中弥漫的情绪、所意欲传递的价值观,这位导演本身一直就是不信任的。

实际上,面对所谓烦恼,我们完全可以更乐观、开心一点。

无论是梦想受阻、债务缠身还是做舞女,都只是中性的事实,并不意味着我们要为之忧愁、烦恼。

就此说来,我们不是非得将烦恼称之为烦恼,而可以说它们是人生中需要解决的问题。

如果这些事实、问题让我们产生了一些负面的情绪,通常情况下,是由于我们一味要让事实符合理想,而罔顾了事实的客观性。

梦想受阻使我们恼怒,是因为我们要求父母一定得理解我们。事实是,他们成长的环境和我们不同,对世界的认知也和我们不一样,在人生规划方面更有可能跟我们发生分歧而不是与我们一致。

这意味着,当我们要解决这些问题的时候,最重要的是去认清现实,看到自己的机会和局限,具体问题具体分析,而不能执拗于自己对现实的幻想。

而解忧杂货店提供的答案,恰恰相反,正是让那些忧伤的人更加执迷不悟,只不过,这些答案全被装饰了如「坚持」、「努力」、「奋斗」等一系列光彩熠熠的词汇。

音乐梦想受阻,要坚持。

父母被债务逼死,要努力。

不想做舞女,要奋斗。

不是说坚持、努力、奋斗不好,而是说在电影营造的情境中,这几个字都是空话而已,并且已经和谎言相差无几。

毫不奇怪,这些坚持、努力、奋斗结出了丰硕的果实。

音乐人自己虽未成名,却影响了另一个音乐人,间接造成她的成功。

孤儿成长为知名画家。

舞女当上了大企业家。

这是多么赤裸的成功学!

我们不知道努力在那位画家的成功路上起到了多大的作用,但显而易见的是,音乐人的间接成就更多是由于机缘巧合,而舞女的命运转折,则纯脆是因为好运眷顾。

她的成功,完全得益于剧作上的诡计——从20多年后穿越而来的回信,让她提前预知了未来的发展方向。

逻辑上的漏洞倒属其次,更让人困惑的是,如果这些人没有成功,那他们的人生是不是就可以说是不幸的?而解忧杂货店的存在是不是也就失去了意义?

这完全背离了杂货店老板自己秉持的人生观,他一直认为,平平淡淡才是生活的真谛,而他之所以与孩子们进行书信往来,也是出于一种不求名利的开放性心态。

表面上的淡泊名利,实质上却无比功利,东野圭吾创造的世界,显然是一个精神分裂的世界。

淡泊名利让人体验到一种超然的道德快感,故事主人公最后的成功又让人体验到一种一夜暴富的快感,双重疗效,注定这样的故事会成为一件畅销品。

但这些快感,正如毒品所带来的快感一样,是一种幻像,并不解决真正的问题。

带来这些快感的故事,让我们觉得人生困惑都可以通过坚持、努力、奋斗得到解决,但我们忽视了,这些困惑本身就是由故事创造的。

毒品不也是这样吗?

毒品并不创造快感,它创造的是戒断反应,又由于重新吸食能舒缓这种反应,我们误以为它创造了快感,而不断的吸食,则带来源源不绝的戒断反应。

正因如此,毒品才让那些瘾君子们欲罢不能。

像《解忧杂货店》这样的故事,其实就是文艺领域的毒品。

以前,嘲讽「鸡汤」会害怕被人戴上精英主义的帽子。这显然是犯了比喻不当的毛病。

鸡汤喝了能强身健体,所以常有人为之辩护,但毒品,沾上一口就会万劫不复,我想,这基本上没什么可讨论的余地。

3
2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解忧杂货店的更多影评

推荐解忧杂货店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