虎啸龙吟 虎啸龙吟 8.4分

《司马懿》,作为游戏主角的一生

李锡百
2017-12-31 10:59:47

比起不断传出抠图、替身等新闻的其他电视剧,耗费近一年时间拍摄的《大军师司马懿》仅凭踏实的态度,在当下大概也可以称得上是良心之作。但如果忽略剧中古朴庄重的画面,仅对剧本做一番讨论,这部剧与其说是坚实的正道,还不如说更类似于一条精心设计的游戏赛道。不论游戏主角怎样惊险地跑跳,最终总要抵达终点。 作为一款游戏,其中必然有着不同于现实的特殊设计。比如主角是唯一被凸显的人物,这是为了增加观众的代入感,就好像游戏玩家只能同时操作一个游戏角色。这一点不仅体现在标题里被着重强调的主角名字,比如本剧剧名“大军师司马懿之XXXX”。在剧情发展中也一贯符合这样的特点,即主角一定不同于其他人物。 游戏中的人物通常分为三类,正派配角们、反派配角们以及唯一的主角。正派配角只和主角有关系,缺乏个人生活与细节。如果他们有看起来脱离主角的独立情节,往往是在为主角后续的某个目的提供助力。游戏中的反派配角则与此不同,他们承担着情节中绝大部分的个人欲望,总处于欲求不满的状态,要求“得到”。有时所有人都可以看出反派的欲望是多么的单调而缺乏逻辑。但游戏需要这种不合逻辑的欲望向主角身上施展,以此构成一个个关卡。而主角

...
显示全文

比起不断传出抠图、替身等新闻的其他电视剧,耗费近一年时间拍摄的《大军师司马懿》仅凭踏实的态度,在当下大概也可以称得上是良心之作。但如果忽略剧中古朴庄重的画面,仅对剧本做一番讨论,这部剧与其说是坚实的正道,还不如说更类似于一条精心设计的游戏赛道。不论游戏主角怎样惊险地跑跳,最终总要抵达终点。 作为一款游戏,其中必然有着不同于现实的特殊设计。比如主角是唯一被凸显的人物,这是为了增加观众的代入感,就好像游戏玩家只能同时操作一个游戏角色。这一点不仅体现在标题里被着重强调的主角名字,比如本剧剧名“大军师司马懿之XXXX”。在剧情发展中也一贯符合这样的特点,即主角一定不同于其他人物。 游戏中的人物通常分为三类,正派配角们、反派配角们以及唯一的主角。正派配角只和主角有关系,缺乏个人生活与细节。如果他们有看起来脱离主角的独立情节,往往是在为主角后续的某个目的提供助力。游戏中的反派配角则与此不同,他们承担着情节中绝大部分的个人欲望,总处于欲求不满的状态,要求“得到”。有时所有人都可以看出反派的欲望是多么的单调而缺乏逻辑。但游戏需要这种不合逻辑的欲望向主角身上施展,以此构成一个个关卡。而主角与此恰恰相反,主角总是被动应付关卡的折磨,承受着来自反派人物的进攻。在大部分时刻,主角不会有“得到”的欲望,如果他们进攻,那一定是为了自保。如果不仅是为了自保,那一定是到了最后一关。至于为什么主角没有欲望,因为他们不需要。主角只需要通过重重关卡,然后依据各项积分得到不同结果就可以了,要欲望没有用处,毕竟他们又不算是真正的人。 曹操这个人物位于司马懿经过的第一个关卡。情节设计中着重突出了曹操作为领袖的正当与个人道德的不正当。 曹操领袖地位的正当性体现在他与汉献帝的对比上。剧中的汉献帝刘协与历史并不相同,历史中的刘协从小表现出遇事沉着,口齿伶俐的特点,十三四岁时就能觉察贪污、开仓济民。这些特征虽然还不足以成为开国之君,但做个守成之君还是足够的。但承认刘协具备多少作为人君的能力,就等同于在道德上否认多少曹魏政权的正当性。所以刘协的历史特征在剧中遭到进一步抹消,被刻画成一个软弱无谋、时常情绪失常、见到曹操胆怯、颤抖到举不起剑的形象。这些行为体现出刘协在领袖能力上的缺乏,从而有力地衬托了曹操作为领袖的雄才大略,有助于在观众心目中确定曹魏政权的合法统治地位,从而为剧中司马懿的后续施政情节提供合乎法理的土壤。换言之,如果不承认(以及突出)曹操的政治正当,也就等同于否认司马懿的政治基础。 曹操的道德不正当体现在他对司马懿处处提防甚至是欲图杀害。虽然当时的司马懿只是万千小官吏中的一员,虽然君主对于在设定上具有才略的臣子,第一想法通常不应该是除之后快而是收为己用,但或许是主角光环让他变得分外醒目,在剧中就连郭嘉临终前都不忘提醒曹操,留意司马懿的特殊与危害。这种道德上的不正当可以为司马懿最终作为臣子的篡位留下合乎情理的助力。我们或许可以将这种助力视为游戏积分。 像所有游戏主角那样,司马懿开局自带“装备”。为了保持主角的道德值,装备一定来自正派配角,司马懿的妻子张春华被改动的人物设定正是迎合了这种需要。历史上的张春华曾因家中婢女发现司马懿的秘密而将婢女杀死。剧中保留了杀人的情节,但改为曹操派出密探监视司马懿,暴露身份的探子返回朝廷告密,遇到张春华拦截,于是试图杀死张春华,遭张春华反击而死。将谋杀婢女改为误杀探子,这一变化有助于渲染曹氏家族的过分迫害,加强司马家族整体的道德正义,为司马懿的前进增加动能。 曹丕这个人物位于司马懿遇到的第二个关卡。为了迎合司马懿在不同时期的不同需要,曹丕分为前期与后期两个模式。 在前期,为了给主角施展才智的舞台,剧中司马懿在曹丕上位的过程中身兼多个历史人物的功能,成为曹丕的第一或者说唯一的谋臣。同时剧情还多次体现司马懿与曹丕的相知相交,仿若老友一般。之所以如此设定,是因为假如把剧情设置为司马懿与曹丕仅仅是为了各自的政治目标,而结成盟友或者说相互利用,这会削弱司马懿这个人物的道德值。而如果只把曹丕设定为冷酷政客,剩下司马懿试图与他肝胆相照,这会让司马懿显得太过高大全,既缺乏真实性,又像个受虐狂。所以前期的二人必须类似于相知相交的友人。 而以曹操之死为分界线,曹丕进入后期阶段,他的设定也需要适应剧情。在曹操作为父亲、君王向儿子、嗣君曹丕传授了一番君主心得,其中还包括了不要信任司马懿的教导之后,曹丕忽然摇身一变,对司马懿越来越疏远猜疑,甚至继位后立刻就向司马懿身边派出眼线。这虽然在相当程度上分裂了曹丕的性格,但可以大大减小曹丕个人的道德正义,反而衬托出剧中司马懿在曹丕一朝殚精竭虑、为国操劳的高大形象,为他的顺利通关提供了新的落脚点。 在曹丕关卡后期,主角获得了新的“装备”,侧室柏灵筠。同样的,这也是一个正面配角。由于剧中司马懿有着与历史相反的爱妻好男人形象,柏灵筠这一人物不能因为主角出于爱慕而主动求娶,于是相关剧情被设计为主线情节触发支线情节。柏夫人被设置为曹丕派来的间谍,最终为司马懿的才情折服而爱上了他。类似于游戏主角某一积分达到一定高度,总能自动触发意外之喜。 司马懿还要面对一组大关卡,由曹氏家族的其他成员构成。包括曹操的养子曹真、曹真的儿子曹爽、曹操的堂弟曹洪等角色。他们同许多配角一样,被抹了去历史中真实的个人特征与功绩,成为只承担特定功能的角色。 剧中的曹真在前期与司马懿同处曹丕阵营,但一直表现得粗鲁无脑,还因缺乏智慧,险些起到不良作用,除此之外没有表现出更多的个人特色。后期的曹真却忽然变得富有谋略,同时处处挑唆并领导曹氏家族与司马懿的施政方针作对。为达到将祸水引向司马懿的目的,甚至试图在曹洪深陷困境时落井下石,俨然一个反派首脑形象。这一人物之所以会有这样断裂的变化,是因为在前期如果曹真表现出智谋,就会阻碍司马懿作为曹丕上位的第一或唯一谋臣的作用。而曹丕继位后,剧情已经完成对司马懿第一阶段的人物塑造,此时正好需要一个身兼宗室与臣子双重身份的反面角色,去完成宗亲及朝堂保守派对司马懿的迫害,所以曹真好似一夜之间谋略值大涨。 同时,曹真的儿子曹爽正是司马懿历史上的后期政敌,与其并受托孤之任,并借助宗室身份与司马懿展开权力争夺。最终在司马懿发动的高平陵政变中落入下风,满门被诛。而这一角色在人物设计上,也得到了和他父亲一样的待遇。也许与司马懿并无直接交锋的曹真之所以成为那般形象,是为了推出一个同样阴险恶毒的下一代曹爽。 这种对曹氏家族的反派设定也体现在曹洪身上。虽然历史上的曹洪是因为与曹丕的私人恩怨而获罪。但为了突出他及其背后曹氏家族的道德堕落,剧中将他的罪名定为贪污与草菅人命。剧中在此处特意设计了一个历史上并不存在的人物,钟会的妻子子夜。并为她添加了一小段个人情节——一个单纯又勇敢的女子,为保护丈夫不被曹家成员迫害,惨遭曹洪杀害。这一设计立刻让曹洪及相关的曹氏成员蒙上一层黑影。 这几个曹氏成员构成了一组持续较长时间的大型关卡。着重突出“老鼠的儿子会打洞”这一概念的情节会增加观众对主角的同情,令主角积攒更多游戏积分。于是司马懿的双脚在道德高地上轻轻几点,顺利进入下一关。 司马懿在其他关卡中也总能收集到新装备,比如剧中曹丕的皇后郭氏,这一装备的拾取由张春华这一人物的相关设定触发。历史中的郭皇后本与司马家毫无关系,但剧中被设定为张春华的结拜姐妹。同时她也一改历史中聪慧有谋、为曹丕献力献策的形象,变为一个既良善又忠贞的结构简单的人物。她对其他后宫女人的儿子也能倾身保护,关怀备至;对爱情至死不渝,死前还握着与曹丕的定情玉佩。这一件“装备”虽然对司马懿并无直接作用,但在游戏后期附加在其他情节与人物上综合使用,可以收到良好效果,同时也能引出司马懿的另一个关卡,曹丕的儿子——魏明帝曹叡。 曹叡与郭氏的互动情节被设计为,他冤枉了郭氏,认为自己生母的死亡是遭对方谋害的结果,最终处死了郭氏。虽然历史记载中的郭皇后是正常死亡,但新增这一情节无疑可以让剧中良善忠贞的郭氏对比出曹叡的多疑狠辣。同时,由于曹叡在历史中除了大兴土木以外缺乏更多的缺点,于是设计者为他手动添加了新的人设与情节。剧中在保留了曹叡喜好奢侈的特点外,还捕风捉影地歪曲了史料指向,依据几则描述曹叡喜欢不庄重服饰的历史记载,将其扩大并扭曲为曹叡是个异装癖,且有着特殊的性向。同时也为曹叡添上了类似刘协的情绪不稳,并且阴鸷、猜忌、偏执也更胜一筹。刘协只是因恐惧而拿不住剑,曹叡则表现出了更多的攻击欲,动辄滥杀无辜。在这样形象的衬托下,司马懿剧中沉稳敦厚的形象无疑更似人君。这种“不应为君之君”与“应为人君之臣”的对比倒是类似之前的曹操与刘协了。 至于初期备受关注的司马懿与杨修之争,以及后期的司马懿与诸葛亮之战,其实并不是重点。因为整体剧情的最终指向是司马懿掌握(实际上的)君权,所以他的主线关卡只是曹氏各个成员,杨修与诸葛亮只算是支线中的支线。当然,由于这两个人物在历史中就有着不同的国籍背景,所以也得到了各自不同的待遇。这个杨修自然不是历史上的杨修,但因缺乏主角青年时期的小反派,所以被拉来填充角色。而诸葛亮由于并不是魏国人,与主角司马懿并非走在同一条道路上,无法够成真正的竞争关系,于是被分派到了“相知相惜的异国知己”这一身份。毕竟和同时代的著名人士棋逢敌手,可以在不损害人物的前提下拔高主角的格调、层次,相当于在游戏支线中收集到名号或者徽章一类的物件。 于是乎, 身负多重装备,通过由曹氏成员组成几大关卡,又历经支线剧情,收集到各项积分,主角司马懿最终赢得了整场游戏的胜利。其中各处人物、情节、关卡的设计不可谓不精妙、不用心,但对于一部应当具有艺术追求的影视作品来说,这心仿佛是用错了地方。当一切暗面都属于反派,而主角的私念总能适时转换为心怀天下,人物的厚度就如同压扁了的游戏卡牌,一张张画皮揭过去,剩不下一个“人”。

4
6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虎啸龙吟的更多剧评

推荐虎啸龙吟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视剧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