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日的幻象乐园及其崩塌

[已注销]
2017-12-30 22:05:54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初见:两个“乐园”

《佛罗里达乐园》用梦幻般的色调展现了一个建立于全球小朋友魂牵梦萦的迪士尼乐园——隔壁的贫民窟。主场景是一个叫“魔法城堡”的汽车旅馆,因为它外墙是紫色的,所以除了住在里面的孩子愿意叫它“魔法城堡”,而外面的人则略带嫌弃地叫它“purple place”。在穆妮和狄奇带领詹茜游览“魔法城堡”周围时,他们如数家珍地介绍着这里装帧浮夸的建筑,就像介绍自己的玩具,或者就像介绍一个自己熟悉的游乐园。但当他们走到最后的冰淇淋店,熟练地编造蹩脚的借口向路人借零钱买雪糕时,突然之间,我们又从孩子的幻想世界抽身出来,回到了残酷的现实——他们这不是在乞讨吗?但是孩子们并不觉得自己在乞讨,他们觉得一切都是理所当然的,他们甚至认为向别人的汽车吐口水、烧了旧房子等一系列行为都并不可耻。那是因为在他们的世界里,一切的丑恶都被大人们遮盖起来了,他们不知道何谓丑恶,只知道游戏。他们被大人们保护在一个可以自由幻想的世界里,这个世界虽然没有迪士尼,但和迪士尼一样充满了欢笑和甜蜜。

...
显示全文

初见:两个“乐园”

《佛罗里达乐园》用梦幻般的色调展现了一个建立于全球小朋友魂牵梦萦的迪士尼乐园——隔壁的贫民窟。主场景是一个叫“魔法城堡”的汽车旅馆,因为它外墙是紫色的,所以除了住在里面的孩子愿意叫它“魔法城堡”,而外面的人则略带嫌弃地叫它“purple place”。在穆妮和狄奇带领詹茜游览“魔法城堡”周围时,他们如数家珍地介绍着这里装帧浮夸的建筑,就像介绍自己的玩具,或者就像介绍一个自己熟悉的游乐园。但当他们走到最后的冰淇淋店,熟练地编造蹩脚的借口向路人借零钱买雪糕时,突然之间,我们又从孩子的幻想世界抽身出来,回到了残酷的现实——他们这不是在乞讨吗?但是孩子们并不觉得自己在乞讨,他们觉得一切都是理所当然的,他们甚至认为向别人的汽车吐口水、烧了旧房子等一系列行为都并不可耻。那是因为在他们的世界里,一切的丑恶都被大人们遮盖起来了,他们不知道何谓丑恶,只知道游戏。他们被大人们保护在一个可以自由幻想的世界里,这个世界虽然没有迪士尼,但和迪士尼一样充满了欢笑和甜蜜。

Orange World

Gift Shop

冰激凌店

从故事发生的地点来看,电影已经有意构建起两个“乐园”的对立关系。电影99%的时间里,孩子们和大人只能在迪士尼乐园外围活动,看着那些与他们无关的直升机升降,为与他们无关的烟火鼓掌欢呼。为了孩子们而建的迪士尼乐园终究不是为了所有孩子而建的,但在这个全球孩子的梦幻乐园之外,一切贫穷、堕落都能被与仿佛乐园风格“配套”的美丽装潢粉饰起来,耀眼的乐园外围是乐园的光晕。小女主角穆妮的单身妈妈海莉和她住在汽车旅馆的小房间里,这位妈妈看似一个“混混”,虽然有时略显不负责任,但她并未任性到让女儿过多地感知到她所受的苦难,海莉把穆妮当作自己的“玩伴”,母女在一起的画面永远是温馨而和谐。这些粉饰和幻象又与海莉为女儿营造的美好夏天幻象构成了强烈的对比,前者出于利,后者出于爱。两重幻象的遮蔽下,孩子们根本意识不到自己所处的“底层”困境, 而是尽情享受着这个夏天幻象里每一个微不足道的细节。而在这一切背后,则是大人们挣扎生存、四处碰壁、尊严无存的残酷现实。

无忧无虑的孩子们

在痛苦生存中挣扎的大人们

听:缺席的BGM与直升机的轰鸣

电影99%的时间都没有配乐,极度的生活化,极度的现实主义,让孩子们的幻想世界在没有BGM的衬托下显得那么地苍白无力,反而和略微受到诟病的零散剪辑风格十分贴合。但奇怪的是,在没有直升机的画面里,导演都有意地在背景音里加入直升机的轰鸣声。直升机显然是开向迪士尼乐园的,表达了潜藏于这些底层人内心对真正乐园的向往,但那个乐园并非为他们而开放,在那个乐园里,也不能吃饱饭。关于直升机轰鸣声含义最明显的提示出现在海莉被捕,穆妮逃走的时候——轰鸣的直升机声暗示了接下来的剧情走向——詹茜拉着穆妮一起跑向真正的迪士尼乐园。此时,激昂的BGM终于响起,二人不知疲倦地奔跑着,这一段的摄影除了一两个固定镜头之外,基本都在晃动,而且跟拍时人物并不总是保持在画面中央,摄影机的位置仿佛比两个孩子的身高还要低一点,很难为这样的设计想到一个合理的理由,导演此时仿佛被一种想煽情的冲动冲昏了头脑,只想表达两个孩子跑向真正的“魔法城堡”的过程,并且尽量不用过多的设计,用稚拙孩童的一次充满浪漫、魔幻色彩的出逃,把观众的情感体验推向一个高潮。不过就我个人来说,我非常吃这一套,配着BGM,本来苍白无力的幻想世界突然充满了力量,无论这个戛然而止的魔幻结尾是真是假,真的非常感动。

穆妮和詹茜携手出逃

幻象的崩塌

电影里,由两个“乐园”构建起的幻象和真实交织着,拨开幻象,拨开导演用仰视角度、艳丽色彩、童真笑容制造的那层糖衣(两重幻象),我们能看见三重真实:最基本的真实是强大的贫富差距,被称为White Trash的人们懒惰、粗俗、无能,永远找不到出路。第二层真实是这群人也在繁殖,他们产生的下一代,这些还处于“容易相信”的年纪的孩子们生活在一个真实乐园辐射出来的虚拟“乐园”里。第三层真实,这群被迪士尼乐园遗弃的孩子们,在生活将他们挤压到无路可走的时候,居然仍想奔向那个只有梦幻没有现实的迪士尼乐园。

电影从孩童的眼光出发,展现了这群社会边缘人堕落外表之下良善的内心世界,无论是Instagram捞上来的海莉扮演者还是饰演旅馆管理者Bobby的威廉·达福,都献出了暖心的表演,大人们往往在背对着孩子们时才会表现出痛苦、纠结,在面对着孩子们时,他们用尽浑身解数,让孩子感到自己生活在一个无忧无虑的彩色梦幻世界。也许电影大篇幅展示孩子们像是过家家、玩泥巴似的玩耍场面、见缝插针地加入一些现实无奈的小细节会使观众感到不耐烦,认为电影欠缺情节,平淡得令人厌倦。但这正是电影为观众制造的“乐园”幻象,其实关于“情节”的提示无处不在:缺失的BGM,以及文章开头提到的孩子们“不知丑恶”的伏笔,时时刻刻把我们从幻象中抽离出来,感到“这一切也许不太对劲”;看着孩子们舔冰激凌、吃果酱时过于满足的笑脸,又会泛起一丝心酸,这样的日子会到头吗?“到了头”之后,会过得更好还是过得更差?电影末尾,突然一个指数爆炸式的剧情变化,海莉突然被捕,穆妮被送走,她问要把她带离妈妈的工作人员发生了什么,工作人员说,他们只是来抓她妈妈的。一瞬间,幻象崩塌了。穆妮的快乐建立在妈妈的罪恶上,此时,穆妮只不管不顾地冲工作人员大喊道:“骗子!骗子!”在幻象里生活久了,她已经无法再接受真实了。电影结束在两个小女孩奔向魔法城堡的瞬间,未来的一切都不可预知,幻象崩塌后的新幻象结束后,从魔法城堡后出来,穆妮实际上无处可去。

受到母亲的影响,穆妮在整部电影的前段都显得非常早熟,仿佛她就是一切事物的主导。而在幻象崩塌后,她哭泣的样子又与她的年纪相吻合了(小演员在这个地方抠脸、吃手指的细节,处理得非常棒),她失去了庇护,她也不过是个孩子。而这也是最让我心酸的地方。

最后,我们也许会感叹,穆妮长大后也许会和她的母亲一样堕落,如果不堕落,她还能怎么样呢?这样的环境,这样的教育,这样的打击,只会让她对现实更失望。今天她是放火的无知孩童,明天她也许不敢放火了,但她会成为那群把旧房子着火当烟火秀来看的人之中那个幸灾乐祸的贫穷个体。这部电影很美好,也太残酷,让人不敢细想,不敢往后想象。不过还是感谢电影结束在那个煽情而温柔的瞬间。

想起来我小时候也喜欢自造“乐园”,去不起游乐园,就用蜡笔在家里的墙上画过山车、摩天轮、鬼屋,最后被下班回来的妈妈打了一顿。

“鬼屋?我们俩是鬼啊?”她问。自那以后,我再没做过去乐园的梦,或者在那样的梦里,都弥漫着白色油漆的味道。

2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佛罗里达乐园的更多影评

推荐佛罗里达乐园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