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爱相亲 相爱相亲 8.5分

永恒的碰撞 (只是一种解读而已)

Weekend
2017-12-29 23:08:15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这部电影,刚看完时,说不出到底来自哪里,但让人非常非常感动。

故事主要以微微,一个二十多岁的独生女的视角展开。微微已故的外公娶过两房亲。二房是微微的亲外婆,在城里去世了。妈妈想把外公的坟从老家迁来合葬,但老家的正室太太(微微称作姥姥)不同意。围绕着迁坟展开,讲的是生活。生活,是琐事,是感情,是纠缠不清。说大不大说小不小,按下葫芦浮起瓢,磨人咧。

任何关系都不是在真空下,即使家庭成员相亲相爱,过日子也不等于完美。几乎每个人的身后,都有个括号。

外公和外婆相爱,还很浪漫。他们的感情看上去完美。但是外公背后有一个“姥姥”。外公抛弃了姥姥,却仍然给她寄生活费。微微和阿达相爱,但阿达背后有一个青梅竹马的红衣女(谭维维饰)。虽然阿达选择出走没有选择发小,但他仍然竭尽所能帮助她。外公和阿达的做法,可能是出于责任感。爸爸和妈妈,偶尔吵吵闹闹,从来不会把爱不爱的放在嘴上,但两个人无疑是有很深的感情。影片给妈妈身后放了一个调皮学生的父亲,给爸爸身后放了一个粘人的邻居学员王太。这是两条小分支,从感情上说几乎没有分量,但是代表了每个人都要在社会上打交道的各色各样的异性。

看, 任何关系







...
显示全文
这部电影,刚看完时,说不出到底来自哪里,但让人非常非常感动。

故事主要以微微,一个二十多岁的独生女的视角展开。微微已故的外公娶过两房亲。二房是微微的亲外婆,在城里去世了。妈妈想把外公的坟从老家迁来合葬,但老家的正室太太(微微称作姥姥)不同意。围绕着迁坟展开,讲的是生活。生活,是琐事,是感情,是纠缠不清。说大不大说小不小,按下葫芦浮起瓢,磨人咧。

任何关系都不是在真空下,即使家庭成员相亲相爱,过日子也不等于完美。几乎每个人的身后,都有个括号。

外公和外婆相爱,还很浪漫。他们的感情看上去完美。但是外公背后有一个“姥姥”。外公抛弃了姥姥,却仍然给她寄生活费。微微和阿达相爱,但阿达背后有一个青梅竹马的红衣女(谭维维饰)。虽然阿达选择出走没有选择发小,但他仍然竭尽所能帮助她。外公和阿达的做法,可能是出于责任感。爸爸和妈妈,偶尔吵吵闹闹,从来不会把爱不爱的放在嘴上,但两个人无疑是有很深的感情。影片给妈妈身后放了一个调皮学生的父亲,给爸爸身后放了一个粘人的邻居学员王太。这是两条小分支,从感情上说几乎没有分量,但是代表了每个人都要在社会上打交道的各色各样的异性。

看, 任何关系,都不是处于真空之中。但这不妨碍一个家庭去实践幸福。 一个人遇到的并非等于他/她选择的。只不过有时候,选择并不能一清二楚。外公选择了外婆,那姥姥的人生怎么处理?阿达选择了微微,那他的音乐梦怎么处理?影片里阿达背后的人,是曾经一起唱歌的发小,但真正站在阿达背后的,是他的音乐梦。微微的处境,有些像当年姥姥的处境。你想要的人,想要别的。他会离开吗?她要等待吗?

还有一些单方面的感情。姥姥对外公。红衣女对阿达。
虽然没有直言,红衣女对阿达的感情,应该是爱;但反过来阿达对她没有。其实(我觉得)红衣女更重要的意义,是介绍阿达的音乐梦想正式出场。或者说这个青梅竹马只是一个幌子,真正的“情人”是阿达的音乐梦。

外公对姥姥没有爱情,那姥姥对外公的感情,是不是爱?很难讲。

那更像是一种习惯。
姥姥在结局之前一直没有太多情感流露。从始至终也没有说出,自己对于外公到底是怎样的感情。姥姥不哭,姥姥只是守着。直到收到微微和阿达给她寄的“合照”又弄坏了,才大哭起来。从来没有拥有过,从哪里体会失去的滋味?姥姥最接近拥有外公的时候,仅仅是一张合成的二人“合影”。直到拥有了这么一点点却又擦破了弄没了,失去的心痛和眼泪才姗姗来迟。
最后,姥姥同意把外公的坟迁走。她轻轻拍了拍外公的骸骨,“你走吧,我不要你了!”竟让看的人有南柯一梦之感。这么多年,姥姥恐怕也从来没搞明白她到底守得是什么,她唯一清楚的是——她得守着。
她守的是丈夫吗?但她几乎不认识他。
应该说她守得不是人,而是一个概念。说是“家”也好,或者更深一点儿是“妇道”也好,总之是这些陈旧的概念留给她的枷锁。她的“守着”,其实是被“锁着”。在影片里,村头的贞洁牌坊,总是有意无意反复出现,早已在不言中给出了解答。不言,却并不沉默。旧时代留下的思想已经成为镣铐,而且仍然在新时代碰撞出回响。

“旧”与“新”的碰撞声,贯穿全片。铿铿作响,格格不入。

旧时代结了婚的夫妻,在新时代却没有合法婚姻关系。补办老人的结婚证,需要几十年前的婚姻证明。找证明要去当年的街道办事处,可当年的街道现在已经成了一片工地,面目全非。爸妈两个人甚至要对着工地上的一片土堆和挖掘机比划着这是微微的学校,这是谁家的铺子,那里就是街道办了。
微微这些现代人第一次见贞洁牌坊感到惊奇;姥姥坚决不让微微随便脱衣服,哪怕是湿透的衣服。还有,微微问姥姥浴盆是不是网购的。很多观众看到这笑了。好笑是因为荒唐,荒唐来源于格格不入。

到处都是旧与新的矛盾。新的代替旧的,这是自然规律。可是道理只有说起来容易。百足之虫死而不僵。想想看:姥姥的一生,在我们看来她从没有过真正的幸福,也是新旧时代交替遗留下的悲剧了。

旧的消逝,终归是无法挽留;而此时的新,也会变成旧。生命本身,是一种旧的消逝。妈妈要退休了;爸爸说,“外婆走了,下一拨不就该我们了么”。 落在姥姥身上的矛盾,有完结的时候;微微,有走入矛盾的那一天。在一个家庭里,新与旧就是这一代人与下一代人。而家庭,是贯穿了时代的存在。




PS.
按照起的题目来讲,本来到此结束就比较好。只是我还有一个问题,然后自问自答了一下。比较啰嗦,就当题外话挂在后面了。我的问题:为什么要电视台来插上一杠子?

我的理解:
来看看故事是怎么展开的。
这个故事里,矛盾的焦点在于迁坟的决定权。衍生出来的问题,是能否证明姥姥与外公,或外婆与外公夫妻关系的合法性。妈妈 代表外婆一方,找到原始婚姻证明然后可以补办结婚证,证明合法关系;姥姥一方,旧式婚姻尊家谱为证,但这唯一的“结婚证明”——家谱——不具有法律效力,无法证明关系合法。如果就这么清清白白了结了,就成了事件而不是故事,没意思了。所以得磨一磨。

除了妈妈与姥姥僵持不下,妈妈补办证明也遇到重重困难屡被拖延。作为一个故事,故事里的人物需要有发展(成长),矛盾和冲突需要被解决。这一拖,就给了故事转圜的余裕。那么冲突双方的核心人物,妈妈和姥姥,分别是如何变化成长的呢?
姥姥这方面离不开微微的作用。
微微是个大大咧咧的性格,对上一辈人们的恩怨并不在乎。所以她对姥姥,既不排斥也不了解。微微走近姥姥,使我们看到了姥姥是什么样的人,也给姥姥的变化带来了机会。只有当姥姥不得不正面面对她这些年到底是为什么而坚持、为什么而忍受、为什么而守候的时候,也许她才能发现,这一切坚持和守护,并没有一个很好的理由。然后姥姥又看到外公和外婆的相守,是因为他们在一起很幸福,很相爱,所以要相守。但姥姥不是。
姥姥守着的,也可以说是一个身份。当她在电视台申明自己的身份、生平之后,她证明了自己,心结放下。这,是姥姥完成转变的理由。这其中经历了法律手段解决不了(达不到目的),然后转向和接受微微的帮助。这个帮助一部分是电视台这个能广而告之的平台,还有另一部分是微微的人生态度,活得自我,爱得自由。想想姥姥和微微在床上,对于微微私奔的念头,姥姥定定地说了一个字,“好”。当时没看懂,但是被打动了,现在真的懂了。姥姥的心里,也住着一个想自由地生活自由去爱的女孩儿。

妈妈呢?是迫于舆论压力吗?肯定有。但不够。如果被迫放弃,顶多是不迁坟,但不至于主动同意把母亲也葬到乡下。妈妈这边经历了什么?看到爸爸藏起来的给自己的信,哭了;梦里想起当年救过自己的年轻人,却想不起是爸爸。难道是因为明白了相守才最重要最难得吗?也许。

这样看来,情节中电视台的存在,只是一个催化剂的作用。没有它,转化也能完成,但有了它,能反应剧烈一些。也对,看故事,图个热闹很正常。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相爱相亲的更多影评

推荐相爱相亲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