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于不好的事情,我们唯一能做的向来是避免,不是吗?

大米
2017-12-29 22:49:55

电影很长三个小时娓娓道来,一个女人的史诗慢慢的呈现在你我的眼前,她是那么的娇艳和绝望,快乐的时候像一朵玫瑰,回忆过往时痛苦在血里流淌。也许在集中营里苏菲做出选择的那一刻她就已经死了,留在世上的肉体经历一次次的欢愉只是为了暂时的忘记,忘记那个命运借她的手描绘的噩梦。

作为人类我们喜欢选择,因为这似乎是一种权利,选择的背后往往是一种权衡利弊后更好的途径。而我们又似乎不擅长选择,因为基尔伯特说过,多数情况下,我们通过仔细斟酌各种选择得到什么的概率,基本上和抛硬币找到的机会差不多。

但当这种选择变成苏菲的抉择时,我们面对的是一种极端残酷环境下的趋利避害,可我们还是会权衡,哪怕这种权衡背后没有什么利弊可言。你选择先吃桔子还是苹果其实没有什么区别,你选择失去哪根手指的后果也不是你能预想的。

所以不论是好的还是坏的选择,我们唯一能做的是不让它变成一种被动,让它有可比较性,你更喜欢吃橘子那就先吃好了,你要用小拇指挖鼻屎,那就切掉大拇指好了,选择就是要有可比性。对于苏菲式的抉择,我们无能为力,无论是好的还是坏的,两个苹果你选择一个吃和两个孩子你选择一个死,那不是你的选择,那只是一个概率

...
显示全文

电影很长三个小时娓娓道来,一个女人的史诗慢慢的呈现在你我的眼前,她是那么的娇艳和绝望,快乐的时候像一朵玫瑰,回忆过往时痛苦在血里流淌。也许在集中营里苏菲做出选择的那一刻她就已经死了,留在世上的肉体经历一次次的欢愉只是为了暂时的忘记,忘记那个命运借她的手描绘的噩梦。

作为人类我们喜欢选择,因为这似乎是一种权利,选择的背后往往是一种权衡利弊后更好的途径。而我们又似乎不擅长选择,因为基尔伯特说过,多数情况下,我们通过仔细斟酌各种选择得到什么的概率,基本上和抛硬币找到的机会差不多。

但当这种选择变成苏菲的抉择时,我们面对的是一种极端残酷环境下的趋利避害,可我们还是会权衡,哪怕这种权衡背后没有什么利弊可言。你选择先吃桔子还是苹果其实没有什么区别,你选择失去哪根手指的后果也不是你能预想的。

所以不论是好的还是坏的选择,我们唯一能做的是不让它变成一种被动,让它有可比较性,你更喜欢吃橘子那就先吃好了,你要用小拇指挖鼻屎,那就切掉大拇指好了,选择就是要有可比性。对于苏菲式的抉择,我们无能为力,无论是好的还是坏的,两个苹果你选择一个吃和两个孩子你选择一个死,那不是你的选择,那只是一个概率。

而我们往往因为一些不好的“选择”而后悔,甚至内疚,以为如果当时你做出另一个选择会好一点,其实不是的。

让人事物变的鲜明有可比性,这样就可以更容易的做出选择,如果不对人事物合理归类划分,那么很多选择都变得莫能两可,也就没有选择的余地。选择是一种认知的能力,你对黑与白有概念、喜好、意义上的认知,你就能做出选择。当然苏菲的抉择不能完善,只能避免。

对于不好的事情,我们唯一能做的向来是避免,不是吗?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苏菲的抉择的更多影评

推荐苏菲的抉择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