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比星空更寂寞,他比杏花更纯粹。

透明的
2017-12-29 16:23:00
将电影《至爱梵高》结合《蒋勋破解梵高之美》来看一看。

之前看过蒋勋写的莫奈,
总爱对比莫奈去看梵高。
他们对工业革命时期不同的刻画很有意思。
莫奈画中的城市繁华、热情、欣欣向荣,
流露出工业的进步和中产阶级的幸福生活;
梵高则关注了处于社会边缘的穷苦劳动者,
揭露了勤劳纯朴的人却面临生活窘境的无奈。

莫奈追逐光,
画着人们向往的生活;
梵高坚持信仰,
画着世间热爱与救赎。
莫奈让我们知道,
除了维纳斯,生活中的曼丽女性也美;
梵高令我们感受,
除了年轻模特,农村普通劳动妇女也美。
大师总是这样,
引着我们的目光,发现生活的美。

他们都将黄色用的很动人,
黄色是莫奈画作中点睛的光,或光的倒影;
黄色是梵高对温暖社会、亲密情感的描绘。
莫奈就像住在幸福的光影里,
而梵高总在光影外,
好似看到他就站在画架这端,
拼了命也走不进温暖的那端。

梵高是个爱画自画像的人。
给自己作画的过程,就是审视自我的过程。
人们通常难以审视真正的自己,
尤其对一个精神病人来说,
审视自己、窥探自己内心的过程更加困难。
他自画像里的眼神,

































...
显示全文
将电影《至爱梵高》结合《蒋勋破解梵高之美》来看一看。

之前看过蒋勋写的莫奈,
总爱对比莫奈去看梵高。
他们对工业革命时期不同的刻画很有意思。
莫奈画中的城市繁华、热情、欣欣向荣,
流露出工业的进步和中产阶级的幸福生活;
梵高则关注了处于社会边缘的穷苦劳动者,
揭露了勤劳纯朴的人却面临生活窘境的无奈。

莫奈追逐光,
画着人们向往的生活;
梵高坚持信仰,
画着世间热爱与救赎。
莫奈让我们知道,
除了维纳斯,生活中的曼丽女性也美;
梵高令我们感受,
除了年轻模特,农村普通劳动妇女也美。
大师总是这样,
引着我们的目光,发现生活的美。

他们都将黄色用的很动人,
黄色是莫奈画作中点睛的光,或光的倒影;
黄色是梵高对温暖社会、亲密情感的描绘。
莫奈就像住在幸福的光影里,
而梵高总在光影外,
好似看到他就站在画架这端,
拼了命也走不进温暖的那端。

梵高是个爱画自画像的人。
给自己作画的过程,就是审视自我的过程。
人们通常难以审视真正的自己,
尤其对一个精神病人来说,
审视自己、窥探自己内心的过程更加困难。
他自画像里的眼神,
时而愤怒,时而纠结,时而嘲弄,时而恐惧。

同样来自荷兰的伦勃朗一生跌宕起伏,
他为自己画了不下100幅自画像,
每幅作品都在凝视自己。
蒋勋说荷兰是个会自省的民族。
梵高这样做可能是跟荷兰人民的调性有关。
荷兰最初是纯朴自然的基督教民,
后被信奉奢华夸张旧天主教的西班牙侵占。
在荷兰中产阶级发展起来后,
并没有延续西班牙的华丽,
而是将已变成巴洛克式的奢华教堂,
改回朴素的聚会所;
将天主旧教繁琐的祭拜仪式,
还原到朴实的基督信仰。
从粗茶淡饭到山珍海味容易,
返璞归真最难。

梵高给邮差胡林画的画像很有意思,
与给其他人的画像不同,他将繁花做背景,
把胡林打扮的像个圣诞老人。
恰巧呼应了电影中胡林的性格。
他热情仗义、不求回报,
就像我们的父辈,纯朴又善良。
现今这样的人越来越少了,
今日的北京,浮夸的要命。
我不由得怀念起幼时的北京,
父母骑自行车送我上幼儿园,
运钢车经过时散着呼呼热气的石景山。
老一辈纯朴的人越来越少了,
我要好好保护他们!

梵高画了很多纯朴的劳动者,
他们有的脊背已被生活重担压弯,
骨节已变形。
但这无碍他们眼中的流露的谦卑与感恩,
也无碍我们对自食其力劳作者的尊重。

书中没有标注,
梵高的《杏花》是他送给最亲爱弟弟新生儿的。
他要把世间最美好的祝福送给自己的小侄子。
梵高认为,杏花代表纯洁。
白色的杏花绽放,象征纯洁与幸福。
这幅画与梵高其他画作手法不大相同,
少了粗旷与激烈,显出难得的平静。
这幅画很具东方神韵,
若做成旗袍一定最美。

日本浮世绘也是他画中常有的元素。
他和莫奈都曾着迷于收藏日本浮世绘。
莫奈还让自己的爱妻扮成日本女人的样子,
并为其作画。
现在国内年轻人喜爱合服与日系妆容,
也常被老一辈人说忘本。
国仇家恨是一时的,
人对美的追求是本能,欣赏美没有对错。

梵高最后画作《麦田群鸦》,
里面的麦浪像恶魔的毒爪,
像是要伸进梵高心脏里的毒爪。

我曾陪男友到精神病院探望他患病的叔叔,
据说是年少时爱上村里一个姑娘,
被拒绝后落下的病。
后来总发疯,情绪激动就打人。
随着兄弟姐妹渐老无力照看,
便把他送到精神病院。
我看他叔叔目光平和,说话声音非常小,
像是怕吓到别人,一点不像会打人呢。
男友说是吃了抑制情绪的药,
吃了使人平和,精神病人都要吃的。
叔叔不喜欢医院,总想着逃跑。
但每次逃跑都被抓回来。
他总望着窗外,我曾顺着他目光看过去,
只有几颗大树,和一段马路,没有人经过。

梵高窗外的风景是否也是这样呢?
医院里枯燥无趣,他便开始临摹名画。
他临摹了《纳撒勒复活》,
这幅画大意是耶稣使纳撒勒人复活了。
梵高一直是虔诚的基督徒,差一点就做了牧师。
他给耶稣加身了明亮神圣,笼罩四方的光。
是否代表着梵高也在为自己祷告?
祈求耶稣能去除他这一身病患,使他重生呢?

还有他临摹的《午睡农民》,
画中他最关心的穷苦人民在享受小憩的闲适,
他们仿佛都平和了。
这样是否能缓解他救赎他人不得的焦虑?
精神病院里的人是靠着回忆和希望活着的吧?
叔叔是否也念着那个姑娘?
盼望着有一天出院回家呢?

梵高的《星空》,
要配Don Mclean《Vincent》这首歌。
Don Mclean一定是《星空》的知己,
他看画展到泪目,然后创作了这首歌。
我深信他从星星的漩涡中,
看到了梵高记忆里金色的麦田;
从层叠无物的山坡中,
看到了梵高曾画的水仙,也许是鸢尾花。
梵高爱花,他懂得花朵的娇艳与美好。
他将对生命一切美好事物的热爱,融进画笔,
落入点点星空中,化为寂寞。
他比星空更寂寞,他比杏花更纯粹。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至爱梵高·星空之谜的更多影评

推荐至爱梵高·星空之谜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