芳华 芳华 7.8分

发生在1998年,真实版的芳华故事

豆瓣你肿么了
2017-12-29 16:20:21

看完芳华,对大时代的背景没有太多的感同身受,可是我看到了我周围人的影子,今天想讲一个发生在90年代的真实的“何小萍”和“刘峰”的故事。

一个始终不被善待的人,最能认识善良,也最能珍惜善良。

17岁

1997年,在举国欢庆香港回归之后不久,因为妈妈调到了西安一所大学的附属中学教学,我们家从河南和陕西交界的一个小城市搬到了西安。

初来大城市,进入新班级,我是胆怯的,不敢和同学说话,感觉他们太洋气了。害怕他们发现我的口音和他们不一样,害怕他们觉得我很土。我记得那会儿周记里总写,感觉别人都围成一个圈,我进不去。总在描述这种孤独的状态,于是老师在周记本上用红笔重重的写下:你的生活难道就没别的事儿了吗?

如果这么说的话,那倒真的还有一件。那年我十七岁,身高170,体重140,是在人群

...
显示全文

看完芳华,对大时代的背景没有太多的感同身受,可是我看到了我周围人的影子,今天想讲一个发生在90年代的真实的“何小萍”和“刘峰”的故事。

一个始终不被善待的人,最能认识善良,也最能珍惜善良。

17岁

1997年,在举国欢庆香港回归之后不久,因为妈妈调到了西安一所大学的附属中学教学,我们家从河南和陕西交界的一个小城市搬到了西安。

初来大城市,进入新班级,我是胆怯的,不敢和同学说话,感觉他们太洋气了。害怕他们发现我的口音和他们不一样,害怕他们觉得我很土。我记得那会儿周记里总写,感觉别人都围成一个圈,我进不去。总在描述这种孤独的状态,于是老师在周记本上用红笔重重的写下:你的生活难道就没别的事儿了吗?

如果这么说的话,那倒真的还有一件。那年我十七岁,身高170,体重140,是在人群中一眼就会被发现的壮少女,而且我的胸对于一个少女来说,很大。

所以转学后不久,我有了个外号:暖水袋。

还没真正融入新环境,先得到了满满的嘲笑,

我变成了人群中特别的存在。尽量避免和男生说话,除了保护自己,也免得殃及他们因为和我说话而被嘲笑。

那会儿班里来了个很新潮的班主任,实行自由选同桌制度,每个人用小纸条写一个自己希望的同桌,再进行安排。没人选我,我就站在教室中间,班主任尴尬,我也尴尬,最后他指派了一个男生和我同桌,那个男孩说,**!我到底做错了什么,要和她坐一起!!

17岁的我内向、自卑、沉默,害怕异性。但是我还有几个女生好朋友,她们觉得我脾气好、不会生气、还能帮她们打水、拿饭、拧她们拧不开的矿泉水瓶和罐头。当然这些事也是我心甘情愿做的,能帮助别人,至少证明自己存在的价值不止是被嫌弃。

陈凯

在妈妈的办公室,我第一次见到了陈凯。他是在学校实习的大学生。

“喂!你是吴老师的孩子啊?你妈妈今天替别人代课了,一时半会儿回不来,你饿不饿啊,我这有面包。”

这是他和我说的第一句话。顺手递给我了一个椰蓉面包。

已经很久不敢和年轻异性说话的我抬头看了看他,二十出头的大哥哥,很瘦很高,脸上还有没褪干净的痘印,眉眼很清秀。他看我的眼神没有嘲笑,这个我很确定。一直在嘲笑中生活的人,对于真诚的识别能力总是格外的强。

接过了面包的我,咬了一口,咬下的还有从心而生的一种感激,默默地觉得这是命运之神安排给我的朋友吧。

陈凯是个不普通的人,在那个男孩子提倡穿的板板正正的年代,他穿的算是很时髦了,特别像我迷恋的TVB港星,甚至比港星还潮。他会穿V领紧身白T恤,还有露出脖子的连帽衫,冬天会穿带一圈绒毛的雪白的长长的羽绒服,还有很像金喜善在某个韩剧里穿过的高领粗针织毛衣。他的衣服没有那么男子力爆棚,倒是有很多好看的女款。后来熟悉起来之后,他还会告诉我他每三天都要修眉,会买什么牌子的剃眉刀。现在想来,他大概是我的第一个时尚icon。

桃花源

命运之神在让我俩当朋友的路上又推进了一步,妈妈被安排去参加三个月晚间党课培训,于是放学后这段时间我就被安排在了她的办公室写作业。97年底,西安流传着很多犯罪故事,虽然我是个胖大的少女,但是在我妈眼里,我还是弱小的。如果一个人晚上在家,很有可能被犯罪分子命中。

陈凯在晚自习的时候也会在办公室,按他的话说就是回宿舍太吵了,不如在办公室看会儿书。在办公室写作业的大只少女和在办公室的时髦的师范数学系男青年组合让我妈想出来了让陈凯盯着我学习,并且每个礼拜付他100块钱,让他帮我辅导数学。

陈凯拒绝了100块钱,但是答应帮我辅导数学。协议达成后,每天晚饭过后的这段时间成了我一天最期待的美好时光。安静的办公室,我写作业,陈凯在我后面看书,笔摩擦纸面的声音和翻书的窸窣声。没有嘲笑,没有觉得周围的人都在看我的胸,一个像桃花源一样安静美好的小世界。偶尔我们会交流几句,他会给我介绍他看的源氏物语,用复读机放backstreet的歌,和我八卦王菲和窦唯。我和他说我看了一部韩剧,叫星梦奇缘,觉得他长得有点像安在旭。

“安在旭是谁啊?哪个台几点播?我们宿舍没有电视,我去食堂电视看看”

年代感很强的对话。

我从来没和陈凯说过我在学校遭受的那些嘲笑和白眼,我并不想把不开心的事儿带进这个桃花源。

白天的那些我早就听烂了的玩笑和嘲讽,开始变得很不屑,哼,你们说吧,我再坚持一下,晚上我就去我的桃花源里玩耍了。

女朋友

陈凯是那种及其热心的人,看到女老师拎着包比较沉,就去帮忙,看到别人在搬重物一定过去搭把手,走在女士前面一定要给女士开门。所以深受女老师的欢迎,各种要给他介绍对象的大姐阿姨不断。他总是一个理由,在老家有女朋友了。

当然这些我都是听我妈说的,17岁的女孩子还没有参与谈论情感八卦的资格,但是耳朵已经先一步关注了各种。

有一天晚上自习结束之后,我和我妈坐公交车回家。我在车窗一侧,我妈在打瞌睡,路过陈凯的学校,刚好看到他,看到他牵着一个男孩子。我和我妈说,妈妈,男生走路也有手拉手的啊。

我妈:“???”

“我刚才看见陈凯了,和一个男孩儿手拉手呢”

“你看错了吧,陈凯是像女孩儿了一点儿,但是哪儿有大老爷们儿手拉手的啊”

我没回话,但是我没看错,那个连帽闪亮外套,还有棕色的半筒靴,是他独特的时尚icon。

再见桃花源

在西安的的第一学期过去了,飞速提升的数学成绩,让我妈很高兴,除了给陈凯买了很多好吃的,还积极的把陈凯辅导数学很在行的这个消息分享给了几个同学的家长。于是大家合计让他在寒假组一个数学辅导班。帮几个学生一起辅导数学,也给家在农村的他的多赚一些生活费。

后来我知道他从大一就开始打工,除了上课的时间都在做家教挣钱,去工地干活挣钱。在那个很容易挣到钱又很容易买到好东西的年代。他很快过上了类似于城里孩子的生活,能寄给家里家用,还能买大毛圈羽绒服、连帽T恤。

于是陈凯在我17岁的意识里,已经变成了一个积极向上的神一样的存在。

他是世界上最好、最善良的人。

每周专属于我的补课时间变成了群体活动,妈妈的党课培训上完了,我和陈凯的“桃花源”时光结束了。每周能见到陈凯就是在他的课外数学辅导班里。他对每个学生都很关心,两个小时的课往往因为提问的学生不断,拖到三个小时。

和他讲课的好评同时来的还有对他本人的嘲笑,几个本来就升学无望还被家长硬塞进来的男孩子,每天除了嘲笑我之外,还增加了一项活动,就是嘲笑陈凯。嘲笑他不合群的穿着,嘲笑他“很娘”的行为举止。

“我妈说陈凯是二椅子”

“啥是二椅子?”

“你看过**电视吗?就是唱戏的那种男的,坐在大少爷腿上那种人!”

我听到他们这么说很生气,可是我不敢去理论。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反正,我觉得他是我的偶像就好啦。

高圆圆

一九九八年一月底,辅导班里新加入了一个女生,长得很像高圆圆,是全年级的“明星”。自然吸引了辅导班里男孩子的注意。不知道胖女生是不是自带亲和力,高圆圆一进教室,就迅速和我成了好朋友。我们一起写作业,课间我帮她打水,买零食,她会捏捏我的脸说,你太可爱了,真是个善良的人。

除了陈凯之外,高圆圆是第二个让我在她的眼神里看到真诚两个字的“朋友”。她会去回骂那些叫我暖水袋的男生,然后告诉我,别理他们。

高圆圆的仗义行为让欺负我的人开始转变态度,他们看到了我是可以作为接近高圆圆的桥梁的。于是让我去帮他们递情书,去帮他们给高圆圆说好话。

可是,她说过,真的很讨厌他们,只想好好考大学。这个桥梁我不做,高圆圆是我的朋友,她帮过我,我也要帮她。

事故

二十年后的今天,我都记得,出事那天是个阳光特别好的下午。

我把让我转交的情书又塞回了那些男孩子手里,我不能帮你们,高圆圆说她只想好好学习。

青春期的男孩子大概什么情绪来的都是很猛烈的吧,带头的男孩儿狠狠的捏了一把我的胸,说大暖水袋!你别敬酒不吃吃罚酒!你看看你自己长得和大粪一样,天天和高圆圆在一起玩不觉得丢人吗?懵了一秒钟之后,所有的愤怒和委屈全部爆发,我像一头狮子一样,向骂我的男孩子冲过去

“你再说一遍!

“暖水袋!”

男孩一边嘻嘻的叫着,一边闪开了。

冲过去的我扑了个空,整个人从楼梯上冲下去了。

陈凯见证了全部的过程,因为那时候他正从楼梯上来,他接住了冲下去的我。如果不是他的话,我也不知道摔成啥样了。因为他的那一拦,我只有头撞在了墙角,整个人倒趴在了楼梯上。那一撞,让我失去了意识。

醒来的时候,身边是我妈,还有哭的梨花带雨的高圆圆。高圆圆告诉我,在把我送到医院的同时,陈凯和那几个男生打架了。陈凯问他们为什么要围攻我,他们大声骂他

“二椅子!假男人!同性恋!”

陈凯把其中一个男孩子的门牙打掉了,而那个男孩子的爸爸是教育局的分管领导,分管的就是他们这一批大学毕业生是否能留校任教。

陈凯实习资格被终止了,留校任教名额也没戏了。

我的伤好了,想去办公室找陈凯,发现他的办公桌已经被收拾得很干净,绝望的我,在办公室门口的走廊里溜达,突然听到熟悉的声音。

“主任,要不然再让吴老师去帮我说说情吧,我很尽职尽责的,我无偿辅导了她女儿三个月的数学,还帮她女儿拦了那一摔,她肯定会同情我的。”

“你打的可是教育局领导儿子啊,小陈!谁都说不了情,学校留不了你。”

在拐角处的我,此时想的只有一个问题,陈凯帮我辅导数学,帮我拦那一下,在办公室营造和谐美好的景象都是为了在我妈妈那里博得一个好印象?好让他在关键时刻能留校?”

请不要分析我的想法的正确与否,一个17岁,头刚被撞了的少女,就是这么想的。桃花源不存在了,他也不再是我的朋友!常年被欺负的我在此刻突然很想报复,而这个报复的对象我决定了:就是陈凯。

我守在拐角,等他进办公室,面对面,他刚想和我打招呼,我狠狠的说了一声,二椅子!

没有等他僵住的表情有反馈,我就跑走了。

我没再见过陈凯。他好像和这所中学也完全切断了联系。

告别

没来得及多想,过了年之后,就投入到了最紧张的高考准备中。偶尔我会猜想,陈凯应该在忙着毕业相关的事情吧,我们这所中学他是来不了了,那他会去哪儿呢?会不会在城市偶遇?

98年6月的一天,晚上复习到想撕书的我听到我妈在屋外叫我,小真,电话。

蝉鸣蛙叫的夏天,在月光下,我家的橘红色电话筒里传来陈凯的声音:

“嘿!你怎么样啊,快高考了,我翻学校职工电话本,翻到你家电话,你加油啊!”

听到他声音的一霎那,真的有一股泡桐花的香味飘过来。我的眼泪马上出来了。

“对不起,我当时那么说你。”

“咳,你是小孩儿啊,我和你在乎这个呢。咱们是朋友啊!你加油啊,一定能考上大学的,你考出西安吧,外面的世界可大啦!”

“我还是觉得我很坏,骂你,你这么帮我,我还骂你”

“不怪你啦,再说了,我本来.......咳,不说了。好多事儿你长大就懂啦!!很多人骂我,我都习惯了,现在人不理解,总有一天会有人理解的吧。你知道我为什么一直喜欢在办公室呆着吗?因为我们宿舍的人也觉得我和他们不一样,觉得我特别娘,但是在办公室吧,特别是.....”

“小真啊,打了很久了,快去学习吧!”我妈在喊我。

在我妈过来之前,我抹了一把眼泪,对着电话筒说了一声,我会考上大学的,然后没听完陈凯后面的话,挂了电话。

那个泡桐飘香的夏天,常年生活在孤独自卑中的我,用一个橘色电话筒,确定了我有了人生中第一个异性朋友。

七月,我考上了S市的大学,就要离开这座带着少女时代最后的伤疤的城市了。

陈凯去了广州,也算是好结果了,比留在我们这个学校还要好,广州可是大城市。这个消息我是从妈妈那里听说的。我问我妈,他什么时候走啊,她说她也不知道。她也没有陈凯的联系方式了。

那个网络不发达、家里还是奔腾586电脑的年代,我跑去问微机老师,怎么才能用互联网查到火车车次啊?从没离开过陕西省的我,以为一天只有一趟车去广州。

老师说,这个问题很难回答。

到了我该出发去上大学的时候,我也没有接到过陈凯的电话,他就这样彻底消失在了我的人生中,二十年后的今天,我突然发觉,那真的是我人生中第一次真正的告别。

长大

在大学里,瘦下来,开始留长发的我,突然变成了同学口中,“那个身材巨好的女生”。暖水袋的故事被永远的扔在了西安。

我开始过得好了,不知道陈凯有没有过得很好。在学校旁边的昏暗的录像厅,我看了一部叫春光乍泄的电影,我和抱着毯子的张国荣一起哭到不能自已。

我在很多年过去后,才慢慢理解了当年的陈凯。

2008年,谈了多年准备结婚的男朋友突然和我提出了分手,万念俱灰的时候,单位领导派我去广州出差。很多年没有相信过宿命论的我,很多年没有觉得广州这两个字这么敏感的我,再次少女心泛滥,可能是命中注定,陈凯对我的影响,一直存在。

走在广州的大街上,我脑内自动循环的都是陈奕迅的好久不见。生活不是电视剧,我们没有再见过,也没有偶遇。那个我在办公室门口骂他的画面应该就是我们最后一次的面对面了吧。

这是我内心深处最压抑的一个故事。即使没有很多人看,但是讲出来了,就可以了。她是我一个特别好的姐姐,善良温暖,有两个可爱的混血儿子。

和她去看芳华,她和我讲了这个故事,并且告诉了我,为什么她的每一个网络用户名的后缀都是和陈凯第一次见面那天的日期。

那是自己的青春开始变好的标志。

看到刘峰把何小萍撕掉的照片拼起来那里,姐姐哭得很厉害,让我觉得好像看到二十出头的她在录像厅和张国荣一起哭的画面。

结局何小萍和刘峰靠在一起,旁白说他们没有结婚,却过了一生,待人和善。待人和善这个词,这个结局,我真的太喜欢了,希望每一个何小萍和刘峰,都能过和善温暖的一生。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芳华的更多影评

推荐芳华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