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猫传 妖猫传 7.0分

《妖猫传》:愿你痴恋半生,归来依旧少年

卢小雅
2017-12-29 13:50:59

 
陈凯歌来了。告别《霸王别姬》的辉煌,逃离《无极》的滑铁卢,中间还跨过多少部没有浪花的作品,此番他带着十年磨一剑的奇幻大作《妖猫传》来了。
 
《妖猫传》改编自日本作家梦枕貘的名作《沙门空海之大唐鬼宴》。说是名作,以中国读者的习惯看并不容易接受,可以说是日本人意淫中的大唐盛事。原著四本,叙事游离,很多篇幅在辩论佛理,中间夹杂种种荒诞不经的故事,甚至有违伦理,比如黄鹤是白龙和杨贵妃的爹,白龙还跟杨贵妃乱伦,黑猫不仅控制金吾卫夫人的灵魂,还占有她的身体。这些都不合适在电影上展现,也不是陈凯歌的初衷。
 
那么他想讲的是一个什么故事或者道理呢。表面来看,是盛世大唐。他确实也做到了。壮丽的都城,喧嚣的市集,万邦来朝的气象,特别是中间“极乐之宴”的奢靡华美,可能是我见过描绘大唐盛世最美的场景。红的、绿的、黄的颜色大块写意,诗仙醉酒、酒池鲜花、君臣狂舞、白鹤少年、贵妃回眸,美到极致,美到众生欲狂,美到可以满足我们对杜甫诗中“忆昔开元全盛日”的各种想像。
 
然而这种美却又并非写实,唐玄宗、杨贵妃、李白、高力士、阿部仲麻吕等历史人物走马灯式登场,故事却基本出于杜







...
显示全文

 
陈凯歌来了。告别《霸王别姬》的辉煌,逃离《无极》的滑铁卢,中间还跨过多少部没有浪花的作品,此番他带着十年磨一剑的奇幻大作《妖猫传》来了。
 
《妖猫传》改编自日本作家梦枕貘的名作《沙门空海之大唐鬼宴》。说是名作,以中国读者的习惯看并不容易接受,可以说是日本人意淫中的大唐盛事。原著四本,叙事游离,很多篇幅在辩论佛理,中间夹杂种种荒诞不经的故事,甚至有违伦理,比如黄鹤是白龙和杨贵妃的爹,白龙还跟杨贵妃乱伦,黑猫不仅控制金吾卫夫人的灵魂,还占有她的身体。这些都不合适在电影上展现,也不是陈凯歌的初衷。
 
那么他想讲的是一个什么故事或者道理呢。表面来看,是盛世大唐。他确实也做到了。壮丽的都城,喧嚣的市集,万邦来朝的气象,特别是中间“极乐之宴”的奢靡华美,可能是我见过描绘大唐盛世最美的场景。红的、绿的、黄的颜色大块写意,诗仙醉酒、酒池鲜花、君臣狂舞、白鹤少年、贵妃回眸,美到极致,美到众生欲狂,美到可以满足我们对杜甫诗中“忆昔开元全盛日”的各种想像。
 
然而这种美却又并非写实,唐玄宗、杨贵妃、李白、高力士、阿部仲麻吕等历史人物走马灯式登场,故事却基本出于杜撰,加上幻术、妖猫这个天马行空的外壳,陈凯歌这是要毕其对盛世大唐的爱与情怀于一宴的节奏啊。
 
故事前半部分的悬念铺陈很是不错,借一只通灵的黑猫,一个异域的僧人和一个本朝的诗人逐步把观众带回到历史的陈年往事,并围绕杨贵妃之死而产生爱恋情愁。但作者似乎对大唐盛世的展现欲过于旺盛,以致于后半段从阿部日记本出现开始成了流水账,两位主人公成了导游可有可无,白鹤对杨贵妃的虐恋似乎没有依据,加上选了一个观众看来并不美的杨贵妃,各种烂尾之说又喧嚣尘起,难道陈凯歌又拍了第二部空洞无物的《无极》?
 

 
在我看来并非如此。这个故事其实有三条线。由妖猫而找寻杨贵妃的死因是明线,展现大唐盛世是附线,此外还有一条暗线,或者说是真正的主线,是什么?是寻求无上密法。电影里其实说得很白,空海来大唐就是求无上密法的,结尾也揭示他求到了无上密法,大概因为这个故事本身包装得过于诡异华丽,并没有几个观众真正去推敲无上密法是什么。但这才是这个影片最重要的核,只有明了这个核,你才不容易把它当成是一个人人都爱杨贵妃的玛丽苏故事。
 
影片开始不久,空海和白居易到大街上看到瓜翁(实际上是丹龙)的幻术表演,当着大家的面变出了西瓜。白居易和大家一起轰然叫好,空海淡然地说,是幻术。空海开始看到瓜变成鱼头并不惊讶,但后来看到鱼又变成了瓜,却很惊讶,呼喊道:我也中了幻术!第二次他去找瓜翁求解的时候,瓜翁说道:幻术中也有真相。这是什么意思?

假作真时真亦假。白居易是个普通人,所以他看到的世俗的一面,看到是瓜就觉得真是瓜,看到李隆基珍藏的宝箱里留下杨贵妃的头发就觉得他们真的是爱情。空海是出家人,和他的法号一样,看空一切,而且他是日本最好的幻术师的徒弟,所以在这个故事里,他能够破幻术、解蛊毒、而且总是一脸地怪笑,他笑什么,笑世人看不穿啊。但他就没有自己的执念吗?也不是。他背负着师傅求生死大道的使命来到中国求法,却不得其门而入,他心中也很是苦恼。他们两个人的心中都有许多疑问不能解,直到他们遇到杨贵妃。
 
同样的设定也出现在白龙和丹龙之间。唐玄宗因为兵变和黄鹤设计活埋杨贵妃,喜欢贵妃的白龙因此惊满怨气,更因中蛊毒化为黑猫,在其后的三十年中向当年参与马巍驿事件的人及后代报仇。丹龙则因感慨人心黑暗而去寻找不再痛苦的秘密。后来我们知道他其实就是空海想去投奔的青龙寺的住持惠果大师。那么一切都清楚了,惠果显然是想借杨贵妃的故事点化空海,所以最后当空海开悟后青龙寺的大门就打开了。那空海悟到的是什么呢?
 
我们再来看白龙。白龙在这个故事中是始作俑者,也是执念最深的角色。作为一个跟贵妃没太多关联的角色,他竟疯狂地爱上贵妃并为其立志报仇,这多少有些不可理解。我相信,他不仅仅是迷恋贵妃,他更加痛恨的是这个虚假的世界,也就是丹龙说的“人心这么黑暗”。人人都爱杨贵妃?错!实际上人人都不是真正爱杨贵妃。贵妃之于唐朝,只是盛世的一个点缀,一朵华丽的牡丹,帝王享受“极乐之乐”的一个玩物,当江山社稷受到危胁的时候首先要牺牲的对象。为此皇帝欺骗了贵妃,师傅欺骗了徒弟,甚至他最信任的丹龙也没有勇气说出真相。当阿部说出“唐玄宗是最大的幻术家”的时候,他心中想必也是恨的,但其实他自己又何尝不是幻术家,在面对自己深爱的女人送上绝路时,也只是沉默,如他自己所言“我是一个无情的人”。他们爱的更多的是自己。因此当白龙发觉自己受骗时,他沦陷了,他怨恨这个虚伪冷酷、无情无义的真实世界。
 
在故事末尾,白龙说道:我已经不在那个身体里很久了。空海回答:杨玉环不在那个身体里也很久了。

一言即出,白龙终于开悟。他明白,他自己其实也不是真正爱杨玉环,他爱的是自己的执念。他跟唐玄宗们并没有两样,自己感觉受到了欺骗,感觉自己喜欢的东西别人没有重视,所以生出了无尽的怨气。否则织白绫的宫女实际上跟杀杨贵妃并没有真正的关联,犯得着杀她吗?既然怨气的根源在于自己,纵然杀尽天下人也是没有用的,因为杨玉环死了,是活生生的事实,如果不能面对这个事实,自己永远没有解脱之时。因此白龙最终开悟了,他终于安宁和谐地归去,在另一个世界中期待跟杨贵妃的重逢。

我们再回到无上密。那么在这段漫长而又残忍的故事中,是谁第一个领悟无上密法呢。其实应该是杨贵妃。在她喝下毒酒的时候,甚至在更早之前的极乐之宴唐玄宗与安禄山狂舞的时候,她就预感到自己的悲剧性命运了。但她还是坦然承受了。就如同李白跟她说“云想衣裳花想容”并不是为她写的时候她并不生气,她知道,彼时万人爱恋的她只不过是繁华的唐帝国的一个符号,一个秋千架上的图腾,当帝国处于危难之时,她就是最好的献祭品,而只有李白诗歌中的盛唐精神才是不朽的,所以她才会说,大唐有你,才是真的了不起。看破了这一些后,她对于人世间所有的喜悦和痛苦,都能够平静地对待,哪怕真实中夹杂谎言,哪怕温情中带着残忍,因为这就是现实的人生。只有看透了这人世无常仍然能够坦然地生活,才能获得无上密。
 
就像空海在狂风暴雨中问抱小孩的妇人,你为什么那么平静。她回答:只要孩子睡着就好了。人世间虽然有这样那样的不如意,有那么多虚情假意的东西存在,但毕竟也有美好的事物,就如同帝国的繁华、皇帝的宠幸、李白的诗篇、白鹤一样的少年甚至异邦大臣对她的暗恋,这些都不是幻术。至少不完全是幻术。自己曾经得到过,享受过,现在也能够承受失去。所以杨贵妃在临死前向玄宗皇帝送出头发,代表她对皇帝陷于进退两难处境而逼死自己的谅解和成全。
 
白居易也通过这个事件领悟了无上密,无论《长恨歌》写的故事是不是假的,但其中包含着的感情是真的,是唐玄宗的,是白龙的,还是自己的,这并不重要。好的诗歌会随着这美好的情意而流芳百世。所以诗歌没必要改。“天长地久有时尽,此恨绵绵无绝期”,唯因有恨,反而长久,因为恨中有情。
 

 
当然这样隐晦复杂的传达,对于电影的叙事来说也许是太难了,特别是在这么渲染服化道的一部电影里。这并不能完全怪观众,陈凯歌是最富有传统文艺气质的中国导演,他懂的知识性的东西太多了,想传达的东西也太满了,这样往往会导致他的电影主线不够清晰、影响观众的理解。
 
这部片子,如果想拍成一个纯粹的悬疑片,黑猫的出场可以推后,阿部的日记更不应该成为主线,完全可以让两位主角一路推理,最后发现黑猫原来是白龙;如果想重点突出白龙对贵妃虐恋的震惊及感人,就应该略去很多其他的枝节,而加重笔墨铺垫一下白龙和贵妃的心灵相知,现在这样相逢偶遇一两句话是站不住脚的。
 
当然最大的遗憾仍然是关于杨贵妃的,作为全片所有爱恋的焦点,大唐的象征,她一定要找一个能体现盛唐气象、又是全中国公认的出名的女演员来演才合适,当然,这样的人确实不好找,但无论如何不应该找一个只有中人之姿、既不出名还带着明显的异域长相的演员来演。这么说并不是否认张榕容,实际上她在有限的场景里精准地表现了杨贵妃的谦和、包容乃至临终的不舍,是一个好演员。但这部戏里的杨贵妃是一个符号性的象征,并不需要多好的演技。说句玩笑话,当杨贵妃和白鹤少年在一起时,观众甚至觉得贵妃还不如少年美。这又如何能让“六宫粉黛无颜色”"从此君王不早朝”?如何能说服观众认可片中一大堆粉丝对其众星捧月式的推崇乃至誓死追寻?
 
无论如何,这场大唐的盛宴最终还是拍出了应有的水准,而且足堪回味。所谓盛世诡影,美人迟暮,盛极必衰。大唐的美好本身是所有中国人心中的一个幻象,没有什么是永远不朽的,但在这个幻象中包含着人们对美好的追求。陈凯歌在一个节目中曾经吐露自己对感情的看法是“如花美眷,似水流年,我与韶光共憔悴”,用来说明本片也是合适的。盛世美颜,花开花败也就在一瞬间,白居易在看到玉莲被蛊虫所害时惊叹,“刚刚还那么漂亮,怎么就像花儿一样败了呢?”时光本身就是最大的幻术,但只要爱过,活过,壮烈过,人生也就算没有白来过。

陈凯歌在这部片子中,投入了他浓烈的情感,当白居易感慨:“我多希望自己活在玄宗的时代”,想必很多中国人都会心有戚戚。大唐之所以是大唐,不在于其物质,而更在于其精神,那是一个文人喜作边塞诗,痴儿欲作游侠行的时代,一个有少年气的时代。

无上密不是叫人忘却,而是让人放下。放下杀戮,丹龙方能度妖猫;放下幻念,空海才能结慧果;放下执着,白鹤终能鸣九霄。
 
愿你痴恋半生,归来依旧少年。

扫描进入“闲情书坊”个人公众号
扫描进入“闲情书坊”个人公众号
1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妖猫传的更多影评

推荐妖猫传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