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宝藏 国家宝藏 9.1分

砗磲何辜,怀璧其罪

江南蝶衣
2017-12-29 12:51:37
版权归作者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作者:江南蝶衣(来自豆瓣)
来源:https://www.douban.com/note/650951980/

初看这部打破沉闷说教又寓教于乐的节目时,也令我耳目一新,心潮澎湃。节目中为揭秘《千里江山图》千年不褪色的秘密,特请出江苏省非物质文化遗产苏州姜思序堂国画颜料制作技艺代表性传承人仇先生,来演示国画颜料制作的繁琐和采料的艰辛。仇先生这份对于传统文化遗产保护的执着和初心,深深打动了不少观众。然而随着时间推移,当看到“上等宝石是用来画画的”台词火爆网络,旷世之作《千里江山图》刷爆朋友圈,某地方台深挖苏州姜思序堂背后的故事,这令我不禁担忧起砗磲来。果然,各类关于砗磲选购的推文纷纷贴上“国家宝藏”、“千里江山图”、“稀世珍宝”的标签,民间藏购砗磲制品之风再次被带火。
“砗磲做颜料,没想到吧,在宋代砗磲的贵重可是一般人想象不到的”、“将砗磲磨成粉末当做颜料,财大气粗大概也只有北宋这样的繁华王朝可以支撑了”。当看到网友这些评论时,我不免为之叹息。其实宋代并不盛行以砗磲制作颜料,就连宋徽宗的《芙蓉锦鸡图》、《瑞




...
显示全文
版权归作者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作者:江南蝶衣(来自豆瓣)
来源:https://www.douban.com/note/650951980/

初看这部打破沉闷说教又寓教于乐的节目时,也令我耳目一新,心潮澎湃。节目中为揭秘《千里江山图》千年不褪色的秘密,特请出江苏省非物质文化遗产苏州姜思序堂国画颜料制作技艺代表性传承人仇先生,来演示国画颜料制作的繁琐和采料的艰辛。仇先生这份对于传统文化遗产保护的执着和初心,深深打动了不少观众。然而随着时间推移,当看到“上等宝石是用来画画的”台词火爆网络,旷世之作《千里江山图》刷爆朋友圈,某地方台深挖苏州姜思序堂背后的故事,这令我不禁担忧起砗磲来。果然,各类关于砗磲选购的推文纷纷贴上“国家宝藏”、“千里江山图”、“稀世珍宝”的标签,民间藏购砗磲制品之风再次被带火。
“砗磲做颜料,没想到吧,在宋代砗磲的贵重可是一般人想象不到的”、“将砗磲磨成粉末当做颜料,财大气粗大概也只有北宋这样的繁华王朝可以支撑了”。当看到网友这些评论时,我不免为之叹息。其实宋代并不盛行以砗磲制作颜料,就连宋徽宗的《芙蓉锦鸡图》、《瑞鹤图》、《听琴图》这些大量使用白色的御笔,亦无关于使用砗磲粉为颜料的记载。近代工笔花鸟大家于非闇先生,深谙宋人笔意技法。他在《中国画颜料的研究》一书中系统整理古代及当代画家的颜色、颜料技法,并指出在绘画中用蛤粉替代白垩,始自宋代流行。且徽宗政和三年已接近北宋末期,当时政治腐朽、民不聊生、起义不断,又何来繁华之说。以如今身价贵重的砗磲来揣测史实和衡量国力并不妥切。
而自月初节目播出以来,还给大家带来一个认知上的误导:旷世名作《千里江山图》中使用的上等国画颜料的“白”就来自砗磲粉,以砗磲做颜料方可保持千年不变黄。而我作为一枚国画爱好者,知晓传统颜料的制作工艺和原料来源,今天也来谈谈白色。
中国传统绘画颜料主要来自矿物质颜料和植物质颜料两大类,此外还有金银(泥金、泥银)。矿物质颜料包括赤、黄、青、绿、白、黑,可以统称为石色。在中国传统绘画中,白色被画家看作是与青绿一样的“重色”,它主要有三类:白垩、铅粉、蛤粉。
1、白垩:又称白土粉,是一种微细的碳酸钙的沉积物,主要来自海洋单细胞浮游生物的遗骸沉积。早在公元536年,白垩就被称作“画粉”。在古代,它曾广泛地作为刷墙涂料使用。此外,汉魏以来的大幅壁画,也都以白垩作为主要原料。如今我们看到的敦煌北魏壁画,人物皮肤的肉色就是用白垩粉加银朱(硫化汞)、漳丹(四氧化三铅)调制而成。然而历经千年时光,颜料发生氧化反应,于是壁画中的人物也从小白人变成就成了小黑人,观之别有异域风韵。
2、铅粉:又称胡粉、官粉,其化学成分是碱式碳酸铅。在古代主要用于女子化妆增白,因形状似银锭,也叫做锭粉。然而使用铅粉作画,日久氧化还会变黑,在书画术语中叫做“返铅”。铅粉有毒且不提,好在一物降一物,在书画修复中有一门技巧就是用双氧水来清洗恢复铅白原色。但这种以化学反应为代价的还原,对文物而言终是个不可逆转的损伤。
3、蛤粉:又称珍珠粉,或许是因白垩和铅粉容易氧化,所以古人摸索出使用海中贝类文蛤的蛤壳制作颜料。挑选外壳坚厚的蛤壳,用微火煅烧,研磨至极细,就是蛤粉。因在制作过程中经过强烈的氧化反应,使用后不会氧化变色,且较白垩和铅粉更为柔和,故而宋代绘画中盛行蛤粉作画。
不过蛤粉也有一大特性,十分考验作画者水平。
蛤粉遇水后会变为透明,且不易均匀涂抹。尤其在创作工笔重彩中,不仅兑胶调制手法繁琐,在多层渲染时也极其痛苦,需要长期反复练习方能掌握,但这并不妨碍蛤粉成为最佳的传统白色颜料。宋画的折枝花鸟、人物、山水中的白色能经得起千年时光而光亮依旧,其中就有蛤粉“不变色兼有光彩”之功。如今因化学工艺纯熟,传统蛤粉制作繁琐,故现在管状颜料中多使用锌白、钛白来代替蛤白。
说完颜料,我们来看看砗磲为何物。
“砗磲”是对双壳纲、砗磲科2属9种贝类的统称,它们多数生活于太平洋和印度洋的热带海域之中。因其外壳表面凹凸的沟槽类似古代车轮留下的车辙,故在汉代被称作“车渠”。后因其外壳坚如磐石,又改为“砗磲”。《国家宝藏》首期节目中用于展示的,就是大砗磲的外壳。
大砗磲(Tridacna gigas)是砗磲科中体型最大的一种,也称库氏砗磲、巨蚌。区分它很容易,它的外壳有个显著特征:生有五条粗大的覆瓦状放射肋,在台湾地区也被形象地称作“五爪贝”。大砗磲生长在南太平洋和印度洋低潮线附近的珊瑚礁间,也曾广泛分布于我国海南岛和南海诸岛海域。它的寿命可达百年,最重可超过200公斤,是世界现存最大的双壳贝类。在幼体时,大砗磲靠壳顶前方强韧有力的丝足固定自己,等到成年后丝足孔闭合了便不再搬家,安安静静地嵌入珊瑚礁石或海底缝隙之中做个美丽的“宅贝”。
这种美丽的贝类其实十分和气,它在摄食时仅通过壳口与外界进行物质交换,用鳃滤食海水中的浮游生物,就连在防御时也要先排出海水再迟缓地闭上双壳。此外,成年的大砗磲还与一种微小的海藻虫黄藻互惠共存。虫黄藻是海藻的一种,它需要恒定供应光合作用所需的二氧化碳。大砗磲可以为虫黄藻提供保护和居所,还可以提供二氧化碳和氨氮化合物,供虫黄藻进行生长繁殖;虫黄藻则通过光合作用产生碳类化合物来回馈大砗磲。它能成为“海中贝王”,便是得益于这种奇妙的共生关系。
然而再坚硬的外壳也无法抵挡人类的欲望,因为砗磲纯白洁净的外壳,美味可口的贝肉,致使小型的砗磲被人们当作食用贝类,而大型的砗磲被捕捞宰杀,闭壳肌被制成名贵海味,外壳成了高档的装饰品。由于砗磲壳自我国古代便被视为宝物,被一些佛教经典奉为“佛家七宝”之一,常被制成佛珠手串;清朝二品以上官员的朝珠也是由砗磲壳穿制而成。
此外,砗磲还是名贵的工艺品原料,甚至用于传统中医药使用。这都导致了我国对砗磲及其工艺品的旺盛需求。受到暴利驱使,一些渔民还在南海海域大肆捕捞大砗磲。粗暴的螺旋桨吹沙,疯狂的翻挖珊瑚礁,这种长期的灭绝性釆挖,已令南海的大砗磲所剩无几,许多曾经生机盎然的珊瑚礁也被摧残成海底的白色沙漠。
如今,尽管砗磲科全部种被《世界自然保护联盟》(IUCN)列入濒危物种红色名录易危级别;尽管砗磲科的全部种都列入《华盛顿公约》(CITES)附录Ⅱ级保护动物之中;尽管库氏砗磲贝在中国重点保护水生野生动物名录里被列为一级国家保护海洋生物。即便如此,出于地方经济发展需要和来自所谓的文化传承的庇护,砗磲的贸易依旧火热且疯狂。
出于中国传统绘画颜料制作的角度而言,砗磲并不适合变成绘画颜料。传统颜料的制作并非就要抛简就繁,也并非要违规使用珍稀濒危动物,若能延续古人以取材简易的文蛤制白的传统,岂不是对非物质遗产技艺的传承和发扬?出于保护文物的角度而言,古画的珍贵在于唯一,如今临仿业已式微,复制古画也并非要追求丝绢颜料的上等和极致,过度执着于物,反而失了匠心。再说砗磲粉,它与多数贝类相同,煅烧成灰都一样,无非就是氧化钙,至于哪种灰价廉物美,不用问都知道。再退一步说,即使选用年代久远的砗磲残壳正品,那一定经过了长期的地质压力,万一玉化了,反而连碳酸钙都提取不成。故而宋画本重蛤粉,今人又缘何好砗磲呢?
砗磲何辜,怀璧其罪。有心无心的喜好,都只会加速它的灭亡。惟愿它不会成为下一个犀角和象牙。
15
5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2)

添加回应

国家宝藏的更多剧评

推荐国家宝藏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视剧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