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猫传 妖猫传 6.9分

最美大唐真国色,真真假假说不尽

完全凌乱了
2017-12-29 09:49:31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这次走进电影院,由于表哥的提前预警,完全没有抱有任何期望,看到陈凯歌,想到之前的《无极》与《道士下山》,我的内心真是一阵绞痛。

进电影院之前,朋友问我,好看吗?

我尴尬地笑道,看,海报多好看!

电影宣传海报

终于,我们走进了电影院。

出来的时候,庆幸选的是巨幕。

我看完电影流着泪,跟朋友说的第一句话就是:

“陈凯歌终于会讲故事了。”

当年的《无极》与《道士下山》太过玄妙,作为鸿蒙初开,懵懂无知的我们,根本无法理解陈凯歌导演所要表现的那些——

洒脱,

玄奥,

隐晦,

捉摸不透

的(道家?)思想。

正如他本人所言,我们平常百姓理解不了,所以请别故作高深。说得再神乎其神,你也不过是个凡夫俗子。

想挣观众的钱,就要把话说清楚,把故事讲明白。

而在《妖猫传》里,我们又看到了那个曾经文艺,曾经怀揣情怀,曾经腹有诗书的陈导演。

如果说文学作品可以大致分为浪漫主义文学与现实主义文学。那么在盛唐的岁月里,就是浪漫主义文学的一个高峰。

歌舞升平,舞姬曼妙,华灯笼盖四野,锦瑟奏鸣天地。

如果说人的灵魂看不到抓不住,那么音乐同样也是,依凭一个器物,从此人有魂,生息劳作;器出声,悦响五界。

而在这部电影里,除了完整的故事情节,每个人的故事都演绎得可歌可泣。接下来按照我一贯的尿性,我们分别来看看电影里主要的几个人物的心酸人生。

不按主次,按出场的先后顺序。

对盛唐佛像有一定印象的人应该知道唐佛像都是窄细挑尾低眉目,唇角微翘圆润脸颊。总之给人就是那种慈眉善目,高深莫测,佛法无边的感觉。

染谷将太这次作为中日合资拍摄的特邀主角,真的一改《寄生兽》里的呆萌模样,没想到婚后的将太脸越发的圆润了,配上他电影里自始至终的淡定微笑,倒真有几分佛像般的饱满。

所以说,选角真的很重要。

倭国小佛陀

不得不说,跟在白乐天身后的空海真的是古代文人的标配基友,这与唐朝佛教文化的极大盛行紧密相关,诗到深处必有佛理,哲思、禅道、境界,都是那个年代诗人追求的目标,如王维、裴迪等人与长安青龙寺操师、感化寺昙兴上人等,孟浩然与香山湛上人、襄阳景空寺融公等,都是诗人与僧人交往的典范,他们不仅是道界的真友,也是凡间的知音。

因此电影里白乐天与空海就像包拯与公孙策,两个人配合紧密,不离不弃。值得玩味的是,在《妖猫传》中,编剧虚虚实实,用了历史上真实人物的经历,却又加以杜撰野史的故事情节,在镜头构建的虚幻飘渺之中使观众又看到了历史里那些被封尘的璀璨。

空海(日语くうかいKūkai,774年7月27日-835年4月22日),俗名佐伯真鱼,灌顶名号遍照金刚,谥号弘法大师,日本佛教僧侣,日本佛教真言宗创始人。曾至中国学习唐密,传承金刚界与胎藏界二部纯密,惠果阿阇梨授其为八代祖。
于公元804年到达中国,并在长安学习密教。806年回国,创立佛教真言宗(又称“东密”)。著有《文镜秘府论》、《篆隶万象名义》等书,保存了不少中国文学和语言学资料。
由他编纂的《篆隶万像名义》,则是日本第一部汉文辞典,对唐朝文化在日本的传播起到了重要的作用。其另一部重要著作《文镜秘府论》,不仅促进了日本对唐朝文化的理解和吸收,而且是了解汉唐中国文学史的重要资料。
(@百度百科)

其中最让我印象深刻的就是空海的刚一出现,不言不语的样子,和心知肚明的微笑让我忍俊不禁。更何况他与白乐天那种戏谑人间、真诚待人的性格,让两个人一见如故,一拍即合。

胡姬玉莲

白色的僧袍,纯洁无垢,却在伎肆教坊与舞女缠作一团,优雅之中,看到了日本歌舞伎的影子,因此胡旋舞的狂放与歌舞伎的内敛相映成趣,让人感受到中日文化不同的魅力,更是让空海这个僧人的形象别具一格。

我其实是非常欣赏空海这样的设定。因为在我看来,什么是宗教信仰,超乎形,尊于意。因此形式只是形式,内心对于真理的信仰与追寻才是宗教带给人真正的价值。

其次是看上去玩世不恭却一身傲骨的白乐天。

忍不住引用一段

元·关汉卿的《南吕·一枝花·不伏老》:
“我是个蒸不烂、煮不熟、捶不匾、炒不爆、响珰珰一粒铜豌豆,
恁子弟每谁教你钻入他锄不断、斫不下、解不开、顿不脱、慢腾腾千层锦套头?
我玩的是梁园月,饮的是东京酒,赏的是洛阳花,攀的是章台柳。
我也会围棋、会蹴趜、会打围、会插科、会歌舞、会吹弹、会咽作、会吟诗、会双陆。
你便是落了我牙、歪了我嘴、瘸了我腿、折了我手,天赐与我这几般儿歹徒症候。
尚兀自不肯休。则除是阎王亲自唤,神鬼自来勾,三魂归地府,七魂丧冥幽。
天哪,那其间才不向烟花路儿上走。”

之前根本不认识黄轩这个演员,《芳华》里的惊鸿一瞥,就让人印象深刻。这次他又肩负重任,演绎了《妖猫传》中疯魔任性,不可一世的白乐天。

虽然电影中有几分杜撰的成分,但不能否认的是白居易是唐代最伟大的现实主义诗人之一,“诗魔”(或“诗王”)名不虚传。

从《琵琶行》到《长恨歌》,从“同是天涯沦落人,相逢何必曾相识!”到“天长地久有时尽,此恨绵绵无绝期。”,哪一个不是响彻千古,震动寰宇?

尤其是当白乐天发现事情的真相,发现《长恨歌》作为他的心血作废时的痛苦与崩溃,黄轩演绎得还是很到位的。

这样的白居易才算真正变成了个人,跃然荧幕上:他在工作的时候一丝不苟,不畏强权,不折风骨;为求真相不怕艰险,也任性风流,对待朋友真诚,倒真是赤子之心,童心未泯。

不愧称之为“诗魔”。

唐宣宗有吊白居易诗:

“缀玉联珠六十年,谁教冥路作诗仙。

浮云不系名居易,造化无为字乐天。

童子解吟长恨曲,胡儿能唱琵琶篇。

文章已满行人耳,一度思卿一怆然。”

此诗可作为白居易一生的概括。

除了人物,再来看看故事,简单可概括为:

上朝贵妃命殒马嵬,白鹤少年怨气不散,化为妖猫今世寻仇,还原真相告慰苍生。

《妖猫传》改编自日本作家梦枕貘的魔幻系列小说《沙门空海》,全书有四卷四十章。故事以前往大唐求取佛法的日本高僧空海为主角,白居易的长诗《长恨歌》为主脉,讲述了因杨贵妃之死引发的一连串故事。陈凯歌精选原著中与妖猫相关的故事筹拍电影,因此影片定名为《妖猫传》,而影片编剧王蕙玲和导演陈凯歌也做了近五年的剧本打磨。

在那个“骊宫高处入青云,仙乐风飘处处闻。缓歌谩舞凝丝竹,尽日君王看不足”的浮华盛唐,杨玉环的美与尊贵穿越了时间,凝固在那一场“极乐之宴”中。那一场宴会,她俘获了风度翩翩,才学满腹的晁衡(阿倍仲麻吕),抓牢了白鹤少年蹁跹的羽衣,锁住了帝王对自己的控制欲。

于是,“强盛时,她是帝国的象征”。

帝王的快乐从何体现?正如挥毫泼墨的四个大字“极乐之乐”!这就是帝王之乐,驾驭所有,不可一世,他就是万民的神,万民都要顺着他的心意。就连原本身为他儿媳的杨玉环,也被他任意掳夺。

杨贵妃虽然一人之下万人之上,但是闺名“玉奴”二字就能体现这个女人的命运,玉石再珍贵,也是权贵把玩的玩物。她就是男人权势的象征,谁能得到她,谁就是天下的王。

那一夜,她的雍容令世人倾倒。我真爱阿部宽诠释的阿倍仲麻吕,面对深爱的女人,却只能噙着泪水无话可说的表情击碎我的少女心。即便在最后,阿倍仲麻吕将他的牵挂记录在日记里,虽然开口无言,但是内心的挣扎与呐喊从未停止。那一双含情脉脉的眼眸阿部宽真是表演得相当到家。

再说说那一双妙绝灵动的白鹤少年。

白龙的耿直内敛,乖巧懂事,丹龙的心思细腻,情真意切,真是世间少有。作为贵妃的资深迷弟,白龙生生世世,甚至人兽异体,就是为了向那些陷害贵妃的人复仇,无论深受多少创伤与磨难都坚韧地忍耐了下来。

丹龙作为黄鹤的儿子,虽然明白自己无法做出任何改变,但是他从没有袖手旁观。无论是对白龙的默默守护,还是对白乐天的提点。都让身处矛盾中的人物形象更为丰满。

其次是黄鹤,以及之后他遁入空门成为主持的人生动向,都在说明,在帝王之侧,无论是他,李白还是黑猫,都不过是让帝王高兴的玩物。只要帝王需要,他都要随时献计献策,仁义礼节、伦理底线都不是他所要顾及的。

“谁也不愿背负上杀死贵妃的罪名,连皇帝也不愿意。”

想起了崔浩的《黄鹤楼》:

昔人已乘黄鹤去,此地空余黄鹤楼。
黄鹤一去不复返,白云千载空悠悠。

黄鹤这个名字正如这首诗,幻术大师,不过是假亦真时真亦假的骗子,看清了一切人情冷暖,自然拿得起放得下,尘世间还有什么值得牵挂的。

其次就是李白与高力士的那段戏让我印象深刻,辛柏青的李白,虽然不够帅,但是那种不拘小节,处事孟浪的洒脱倒是拿捏的很是得当。其次在作诗的时候,从一开始的肆意妄为到文思泉涌时的热泪盈眶,不愧是千古绝唱的缔造者。

清平调词

其一
云想衣裳花想容, 春风拂槛露华浓。
若非群玉山头见, 会向瑶台月下逢。
其二
一枝红艳露凝香,云雨巫山枉断肠。
借问汉宫谁得似? 可怜飞燕倚新妆。
其三
名花倾国两相欢,长得君王带笑看。
解释春风无限恨,沉香亭北倚阑干。

“大唐有你,才是真的了不起。”

田雨饰演的高力士,奴,但不贱,这才是唐玄宗信任及器重的宦官该有的样子。贵妃在时,哄贵妃开心,皇上就开心;贵妃死了,还是皇上开心想怎么转嫁责任就怎么转嫁责任,皮肉之苦,道德煎熬,都是他这个奴才应该承受的。对李白更是连哄带骗,他就像溺爱孩子的家长,想让大家都好好的,他可以说是皇帝手中最得心应手的旗子。

这就是围绕在贵妃身边的一群男人,可怜、可叹、可悲。

“衰败时,帝国将不再需要她。”

贵为妃子又如何?不过是男人的猎物、玩物,政治的工具。因此,当帝国衰颓时,没人能救得了她。

张雨绮饰演的春琴,不也是这样吗?

春琴只有一个陈云樵,陈云樵却可以天天流连于香花艳舞中,在妖猫索命时,也是为了自己保命而弃春琴于不顾。

秦昊演的陈云樵不错,好色却不猥琐,胆小怕事的感觉拿捏的恰到好处,让人觉得刚刚好。就是张雨绮演的春琴,除了脖子后边的花钿挺好看的,就是声音之中还缺少一丝慵懒与妩媚,可能是张雨绮的音质问题,我觉得春琴应该是那种一开口就像黄龄那首《痒》起到的效果一样,让人浑身酥麻,但是张雨绮本身音质有点沙哑,反正不够柔媚。

再者就是整个极乐之宴特效用得太多了,古人常说:“持之有度,过犹不及”,当特效不再是一种辅助,大量堆砌的时候,就有点喧宾夺主了。

我觉得正因为是“极乐之宴”,万国来朝,反而应该多展示各个国家对大唐的尊崇,借此可以展示我国传统的舞蹈音乐,毕竟我国有像谭盾那么优秀的民族音乐改革家,电影作为通向世界的窗口,文化自信不是通过特效展示的,更多的是那些优秀的艺术家。

整体而言,《猫妖传》应该再减掉三分浮夸,多五分文化的展示,会更能有一丝盛唐氛围。演员整体表现不错,而且中日合作,别致之中又蕴含着统一,陈导的审美从来都是上乘。

不知不觉聊了这么多了,再送大家一首诗吧,让我们铭记那个充满了传奇色彩的大唐!

张硕重寄杜兰香
【作者】曹唐 【朝代】唐
碧落香销兰露秋,星河无梦夜悠悠。
灵妃不降三清驾,仙鹤空成万古愁。
皓月隔花追款别,瑞烟笼树省淹留。
人间何事堪惆怅,海色西风十二楼。

1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妖猫传的更多影评

推荐妖猫传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