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赤焰到长林,是补全,也是成全。(已更完)

参无见
2017-12-28 23:32:38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已经更完,感谢大家一直在看。)

喜欢《琅琊榜》这个故事,不是因为它所谓的权谋,而是它的底色。

在琅琊风云里,有那么几个基本价值观念。庙堂之高与江湖之远,是相互尊重的,梅长苏以一介布衣之身进入金陵帝都是受到王公贵族处处优待的,琅琊阁这种跨越国界的信息贩卖组织竟然没有被政治家们联手灭掉反而被尊为圣地。世家大族互结姻亲的政治交易,呈现的面貌是血脉相连的温柔亲情,皇子和王侯公子们一起读书学骑射,都得有点水准才过关。历来被美化为“运筹帷幄”的翻云覆雨权谋手段是应该被鄙视的,被历代史书一笔略过的军中铁血阵前豪情才是无上的荣光。坏人们做的事最起码也是为自己谋求一些好处,而且明明白白地知道自己是错的。

我是《琅琊榜1》的书粉,在剧播出之时,和书相比较,觉得剧的完成度很高,与原著相得益彰。

而《琅琊榜2》,因为是先有剧再慢慢成书,所以作为订制的续集来看,我觉得《风起长林》这一部,无论是从故事上还是拍摄上,相比于1都不逊色,是补全,也是成全。

...
显示全文

(已经更完,感谢大家一直在看。)

喜欢《琅琊榜》这个故事,不是因为它所谓的权谋,而是它的底色。

在琅琊风云里,有那么几个基本价值观念。庙堂之高与江湖之远,是相互尊重的,梅长苏以一介布衣之身进入金陵帝都是受到王公贵族处处优待的,琅琊阁这种跨越国界的信息贩卖组织竟然没有被政治家们联手灭掉反而被尊为圣地。世家大族互结姻亲的政治交易,呈现的面貌是血脉相连的温柔亲情,皇子和王侯公子们一起读书学骑射,都得有点水准才过关。历来被美化为“运筹帷幄”的翻云覆雨权谋手段是应该被鄙视的,被历代史书一笔略过的军中铁血阵前豪情才是无上的荣光。坏人们做的事最起码也是为自己谋求一些好处,而且明明白白地知道自己是错的。

我是《琅琊榜1》的书粉,在剧播出之时,和书相比较,觉得剧的完成度很高,与原著相得益彰。

而《琅琊榜2》,因为是先有剧再慢慢成书,所以作为订制的续集来看,我觉得《风起长林》这一部,无论是从故事上还是拍摄上,相比于1都不逊色,是补全,也是成全。

首先,《琅琊榜1》的故事是经过了长时间的酝酿和铺垫而写成的。

当出现一个一个难题时,大家习惯了多智而近妖的江左梅郎一定有解决之道,甚至很多就是他自己布的局,有着“江左盟”和“琅琊阁”这样的后备助力,十三年的准备,这就是开金手指的设置啊。

海宴在《琅琊榜》的后记里写道,她当时想写这样一部小说时,心里首先浮现的人物是祁王的形象,文韬武略众人景仰的皇长子,围绕着这个形象才慢慢有了后面的故事。佩服海宴架构故事的能力与笔力,庙堂与江湖相互交织,具有家庭气息和江湖眼光的皇室贵族,是在其他权谋剧中看不到的风景。

而2的故事,则是带着锁链跳舞,如何在琅1的风云背景下再续写传奇,如何顺应电视剧拍摄的进度要求快速成篇。

这次海宴选择了由盛而衰的走向,既是后续,又像是前传,非常赞同知乎高票答案中所说,“镜像版的《琅琊榜》”。

第一部是设局,赤焰军在阴谋的合力中灰飞烟灭,大梁朝堂已经朽坏,从江湖而来的梅长苏看似隐忍,实则飞扬,那种掌握大局的自信,气定神闲的姿态,让读者观众安心地等着复仇故事的光明结尾。

第二部则是破局,长林王府威望与恩信已经朝野皆知,而祥和表面下的恶意与暗流却在慢慢酝酿,长林王府处于一团迷雾之中,萧平章与萧平旌都只是这不仁天地中一颗走向不明的棋子而已。正反派都没有天眼,萧平旌会被设计在朝堂上误杀北燕惠王,濮阳缨也会在自己设的局中折损掉段桐舟这样的琅琊高手。

甚至长林王府的朝堂对立面内阁也只是想要制衡兵权并非拔除帅府,濮阳缨也不是针对长林王府而是想要灭掉整个大梁(而他所心心念念的灭国之仇,谁又能说大梁无过呢),这些谋算都施加在了长林一府之上,就更不同于琅1之前林府的纯是小人心计而导致的覆灭。

第一部是人心莫测,第二部是天道无常。

天道轮转的无常,更增添长林的无奈与悲凉,与琅1相互折射、映照,将琅琊故事写得更深,更远。

由此而来,刻画的人物性格也更加含蓄内敛,需要观众用心体会其中的矛盾与挣扎,更深层地了解故事的悲凉意味。

一出场的蔺晨。虽然从众人口中得知还是那般不正经的油腔滑调,可已然是鹤发鸡皮的老人。

君埋泉下泥销骨,我寄人间雪满头。

那个人,还有多少人记得呢。

再是萧庭生。这大概是琅2里我最心疼的人物了。

第一部里是最弱小的幼苗,众人费尽心力才得以保存,第二部甫一出场,就是支撑大梁王朝的中流砥柱。先帝义子,掖幽庭出身,还背负着不可说明的皇家血脉,重重压力之下,要经历多少战场厮杀朝堂舌剑,才成长为现在的泰山之姿。

第一个联想到的就是金庸小说里的张三丰,在《神雕侠侣》结束时还是个十二岁的少年,《倚天屠龙记》一开始,就已经是一代武林宗师。

只是张三丰可以在金庸的武侠世界中屹立不倒,萧庭生在海宴的琅琊风云里却不能逃脱阴风诡雨。看到片花里老王爷在朝堂上支撑不住倒在平旌怀里,简直有种想给编剧寄刀片的冲动。

对儿子的好也是细腻,不在意他看到的真相是什么,只关心平章心里真正的想法,也是很拎得清了。

原本想要去看《琅琊榜2》,就是冲着孙淳老师去的,这样一个饱经风霜的老王爷,孙老师演绎得极其到位。风起长林的时间选择很精准,上一辈人物所剩寥寥,新一辈后生正要经历自己的风雨。萧庭生自带的苍茫感,更给了故事以纵深性,每当提起一个琅1的人物,都带给观众苍凉的想象。18集里,萧庭生在去北境前收到南境穆王爷,啊也就是上一部里蹦蹦跳跳的护姐狂魔穆青小王爷,的丧报,人到暮年故友一一离去,原本就沉重的回忆可以共同分担的人也逐渐减少,那种无奈,孙老师的表演静水深流,太让人心痛。

同样拎得清的还有梁帝,宽仁为怀,自幼年袭承的情义自始至终都未曾改变,与长林王胜过血脉的亲情,暖人肺腑,看久了心计深沉的君主,这样的梁帝真是让人感动。虽然也为长林王府的将来埋下了隐患。

当然智商也是在线的,听到大同府沉船一事,从涉事官员到大同府奏报,一步步盘问。

萧平章。怀着身世之谜的长林世子,是专心军务的父王与自在逍遥的弟弟背后真正的依靠。

因为知道了自己的身世,大概在甘州一役遭遇危机时,除了长林风骨支撑着他不后退之外,大概也想着就此埋骨也好。也因为这样,并不急着要孩子,在知道妆盒真相时首先想到的是为此自责了多年的妻子。对平旌的疼爱与保护,是将平旌放在自己的生命之前。

被苦难切割过的心,才装盛得下更大的美好,耐得过更深的黑暗。

萧平旌,金陵城里又一个飞扬少年,引着大家想起那位未曾谋面的赤焰少帅。长林故事直接将这样一个少年呈现在眼前,观众有幸。

从前猜想从林殊变成梅长苏的痛苦过程,遗憾故事里没有写明,这次终于可以残忍地亲眼得见。

重生的梅长苏自江湖一步步走向庙堂,走回纷争不断的金陵;看透世事的萧平旌却携爱侣遁入江湖烟云,不得不成为年少无忧无虑时想要做的江湖人。

风起风停,云来云去,江左盟与长林府,难说谁前谁后呢。

故事精彩,制作也不弱。

服化道精致走心(虽然好多是从第一部直接拿来用的吧),构图考究,空镜拍得比琅1更有意境,武打动作拍得也很精彩。看到官微上po出的几个制作花絮,为正午阳光团队疯狂打call,太喜欢这种严谨的工作氛围,大殿上揭示淑妃死因真相那场戏里,连小太监给皇后搬凳子,皇后因为担心事情败露而一时没听到这种细节都包括在副导演的讲解里,重新勾起了我的影视梦啊。

最后表白海宴。

虽然看小说、电视剧不多,但海宴的故事,我总觉得不能被定位成历史剧或者权谋剧,前者架空朝代太站不住脚,后者其实涉及招数不多且重点不对。

权谋重在搬弄人心,斗争重在成王败寇,而琅琊榜里,哪有谁是真正的胜者和输家呢?

琅1里最终获胜的是世间正道,而琅2,大概最好的注脚就是片花中蔺晨的那段话:

红尘碌碌,风起不息啊。这代代相传的,除了世间情义,还有皇权,野心,阴风诡雨。

最后真心期待《琅琊榜之风起长林》小说的出版。

海宴写岁月软埋的笔力,真是让人心惊。

谢谢大家的赞同,再更几个看大家讨论中想要说明的点:

关于先帝的功绩。

这既牵涉到梅长苏飞蛾扑火般的牺牲是否值得,也是风起长林故事的开局。

看到其他的回答说到大渝仍在、东海和北燕仍然放肆等等,还有荀氏外戚坐大等等,半开玩笑半认真地质疑靖王也就是先帝武靖帝的政绩,并没有如梅长苏所愿,开创一个海晏河清的盛世大梁。

对此我想说,仔细分析一下,其实武靖帝的功绩是卓著的,可以说是把前朝的腐朽重新清扫了一遍。

对外关系上,起码是一片祥和。大渝在北,应该或者是个正经国家,或者是个彪悍的游牧民族,对应我国的北部应该是以匈奴为原型的吧。穷兵黩武如汉武帝,最终也只是把人家赶远了一些,就付出了怎样的代价,要灭谈何容易,何况如靖王这样从战场上走来的君主,更应该明白治国治军在保境安民而不在开疆拓土,所以他将战力最强的长林军放在北境,也的确护卫了多年的平安。再一个北边的北燕,内斗自顾不暇无需顾虑,单看这一部北燕惠王作为嫡皇子也能出使大梁,说明两国是保有和平邦交的。东边的东海,想想他们的两位和亲的郡主,一个嫁给了先帝的太子(现在的梁帝),一个嫁给了当时的莱阳王,都是先帝的嫡亲子啊,再回想上一部中南楚来和亲,老梁帝考虑的都是不重要的皇子,两国关系的和平亲密可见一斑了。至于南楚,你们熟悉的穆小王爷,在那里镇守至去世,穆王府也没有被更换,想来也是平稳的。

在内政方面,也没有明显的弊端(虽然内阁和中书令这种穿越混搭实在无解), 看到第20集内阁和朝廷在皇帝不在的时候也非常果敢有决断,处理疫病时没有出什么混乱,太医署的负责官员还能十分恭谨地对待济风堂这样的民间医家,朝堂清明也是显而易见的。

至于大家所说的“外戚坐大”,剧中的大梁应该是以南北朝的南梁为原型的,那时世家大族互通姻亲相互辅助是一个重要的政治特点,当年的靖王为了巩固自己的势力也要娶中书令的孙女,言皇后也是言太师的女儿言侯的妹妹,所以荀皇后的哥哥是首辅也很正常,若说外戚容易坐大,那也只能说是这种家族经营制的固有弊端,但一般文臣只会结个党什么的不足为虑,掌握军权的外戚才历来是大患,隋文帝就是这么起来的。

不过这种姻亲互通、血脉相连的交易关系在《琅琊榜》的故事里却被处理得温情脉脉。皇室贵族们真的就像一家人在相处,林殊萧景睿等贵族子弟也可以和皇子们一起上学一起成长,梁帝催平旌去看太子时还说你再不去他估计都要忘记你这个堂兄了,权力中心尚有如此温柔亲情着实让人唏嘘。另外还get到一个萌点,第16集荀大统领去请梁帝起驾赴宴,想求梁帝却欲言又止,梁帝一句萌萌哒“有事儿说呀在朕这儿还憋着”,猛然想起他们还是姑父和侄子的关系,大酒窝梁帝看来是当惯了晚辈们的垃圾桶啊真是萌哭~

你看靖王教育孩子成果也很显著

所以综合而言,武靖帝已经是将从老梁帝手中接过来的烂摊子尽力收拾得很妥当了。

然而风起不息,世道轮转,至于所谓的海晏河清四海升平,所谓的清明坦荡的朝局,如果真的写出来了,那才是自欺欺人,格局大大地小了。

关于平旌的人设

萧平旌这个人物身上有多重的属性,自在洒脱的飞扬性格,机敏聪慧的调查能力,外加自恋呆萌和话痨。大家纷纷说他像林殊又像飞流,包括萧平章也是像梅长苏又像祁王,其实相对而言这两个角色的独创性都很强,萧平旌就是萧平旌,是长林王府自在的二公子,萧平章也就是萧平章,是肩扛重担步步谨慎的长林世子。

其实这些属性都不冲突。平旌聪慧明敏,所以在大同府一案中能够像唐人街探案一般查明真相。至于在皇宫里不守规矩,被观众质疑“情商低”,我倒觉得恰恰是因为他太聪慧,在琅琊上学得一双清澈的眼睛,明白这些礼仪规矩后面防备的是人心,而这一点恰恰是他所不屑去顾忌的,天才少年的心性,加上琅琊阁的教诲(你懂的),怎么会去关心皇后如何想朝臣们如何想。

而他也确实不需要步步谨慎,因为长林王府的所有姿态要求全都落在萧平章的身上,长林世子的谦恭有礼,才维护着萧平旌的逍遥任性。身为养子的萧平章,因为拥有了世子之位,对平旌的爱护中更添加了愧疚与自责,想来萧庭生这样从掖幽庭中出来的孩子,对小心谨慎步步为营的童年也是怕了的,父兄两个是宁愿萧平旌这样无忧无虑地长大,是真正的“团宠”,他不需要在亲人们面前有所顾忌,才显得自恋呆萌,有什么说什么。

本来他不像林殊那样将来需要继承父亲的王位与军职,却也不像飞流那样没有身世无牵无挂。看看后面的故事走向,我还是宁愿他做个一面洒脱一面呆萌的二公子啊。

关于“蝉”的意象

很多人注意到了片头水墨画里“蝉”的意象。片头出现的“实澹泊而寡欲兮,独怡乐而长吟。声皦皦而弥厉兮,似贞士之介心”,以及萧平旌舞剑时咏出的“皎皎贞素,侔夷节兮。帝臣是戴,尚其洁兮”,都出自曹植《蝉赋》,这一篇是咏蝉一类作品中最早的篇章,也奠定了后世咏蝉的基调:天资秀美,品性高洁,却难逃造化之手。而更为人们所熟知的咏蝉之作应是著名的“咏蝉三绝”了。清人施补华《岘佣说诗》云:

同一咏蝉,虞世南“居高声自远,端不藉秋风”,是清华人语;骆宾王“露重飞难进,风多响易沉”,是患难人语;李商隐“本以高难饱,徒劳恨费声”,是牢骚人语。比兴不同如此。

借物比兴,古来如是。长林王府的境遇就如蝉一般,清华自知,可最终罹难,个中甘苦说不出也说不得,说出来就成了牢骚。

第一部是破茧成蝶,第二部则是蝉落秋风。《琅琊榜》原著小说里,梅长苏与周玄清老先生长亭话别时,拿出玉蝉时说的就是骆宾王那句,后来电视剧里改成了曹植的《蝉赋》,应该是为了朝代质感问题吧,想做成中古前期的样子所以没有出现任何唐诗宋词,但千古咏蝉,其义如一。

关于道具担当桔子

虽然我很想说屈原的《橘颂》证明了橘子这种水果在我国是早至战国就出现了所以只要你不拍尧舜禹汤的事儿一般用起来当道具是没毛病的,但是我突然想到早在周朝的《诗经》不也写了“园有桃,其实之肴”的诗句来证明桃子也是很早出现可以随便用的么,所以我猜,大概就是在冬天拍戏砂糖橘到处都有得卖吧。

(谢谢大家的赞同与支持啊不常写真是受宠若惊~这篇影评被《琅琊榜之风起长林》的出版机构看到经我授权转载到他们的公众号上了,还承诺实体书上市的时候送我一套海宴姐姐签章版,因为海宴几乎不对外签名咳咳,等书到手了再来写书评哈~)

附一个我写的梁帝&飞盏的同人:

http://canwujian.lofter.com/post/1f391c7c_120fb3af

(不要乱想!!!我就是让这两个心里苦的人聊了聊天·····)

—————

最近没有一直跟着看,但看到预告里老王爷已经要领盒饭了,实在心痛了,还是忍不住要写一些感想出来,不成章法,就做个分享吧。

濮阳缨:用生命向世界试探

看到平旌中毒那段我有点疑惑。若说潜伏在济风堂的云娘是精心准备的一招手段,黎老堂主与长林王的关系不是秘密,那么这手伏笔说是为直接杀掉萧平章,是说得通的,所以云娘后面伤害平旌是在暴露前夕的退而求其次,而对这种做法濮阳缨也准备了补救措施,就是引萧平章来求解药。

但给我的感觉却像是,握住萧平旌的性命,用来试探萧平章,观赏一出兄弟之争才是濮阳缨本来的目的。当然这应该不是剧情本意,但这个设计实在太能反映出濮阳缨的内心矛盾与可悲之处了。

曾经被迫将救命的药(也就是生命了)让给弟弟的他,曾经为了自己的虚荣和贪欲毫不留情地杀掉弟弟的他,看着萧平章为救并非血缘之亲的弟弟,义无反顾地伸手去拿解药,他的复杂心情,那一瞬间甚至不知道自己是否真的希望萧平章这样做。大约他也曾经和弟弟是那么要好,可以将心爱的玩具随意让出,而涉及到性命,他却没有了选择权。

濮阳缨这一刻的矛盾,郭京飞表现得太棒

而看到萧平章的坚定,我想他内心是撕裂一般的,可也只能意味深长地说上一句,“有意思”。

濮阳缨不是在为夜秦复仇。他是在为自己复仇。像一头曾经被猎人伤害,又被家人无情抛弃的小兽,内心里从此填满了对整个世界的仇恨与 不甘,疯狂地吼叫、撕咬,想要给这个世界留下一抹不可愈合的伤痕。

一种无助的反抗。

而对他最好的打击,不是毁灭他,而是向他证明,他原本坚决不相信的美好与善良,原来是真真实实存在的。

长林王:来自最黑暗处,却成为照亮众生的光源

前面就说过,萧庭生是这部剧里我最心疼的人物。但看到现在,不得不说,海宴还是给了我新的震撼。

本来幻想着,长林王府倒下,长林军制裁撤,会像榜1的林府覆灭一样,是多么沉痛的一件事;毕生忠心热血得不到回报,无法再为大梁子民守卫北境平安,对长林王来说是怎样的憾恨(陆游不就是如此么)。

但萧庭生这个人物,他自始至终,都没有被困在局内。

大梁朝堂上,荀首辅和皇后在费心谋划如何遏制长林军权,萧元启在默默酝酿着崭露头角的阴谋,甚至萧平旌在遵守内心违抗圣旨的同时也在担心该如何收场,局外之人的林奚甚至都跑到琅琊阁去求蔺晨援手。

可是处在漩涡中心的萧庭生,他根本不执著于王位、军权,他甚至不执著于忠君护国,他比身在红尘外却始终关心着局内人的蔺晨还要潇洒无碍,他想走,随时可以坦坦荡荡地抽身。若说他有执着,的确有,他执着的是澄明的本心,只要守住了此心,别说身外之物,便是挫骨扬灰,亦无所伤。也正是因为老王爷的超脱,平旌才放下了最大的负担。

不由得联想到《史记·屈原列传》中太史公评价屈原的一段话:

余读《离骚》、《天问》、《招魂》、《哀郢》,悲其志。适长沙,过屈原所自沉渊,未尝不垂涕,想见其为人。及见贾生吊之,又怪屈原以彼其材游诸侯,何国不容,而自令若是!读《鵩鸟赋》,同死生,轻去就,又爽然自失矣。

在列国纷争中,多的是张仪那种以利口覆邦家的倾危之士,司马迁见屈原如此忠贞为楚,遭遇昏君也是这样,就觉得可惜,为什么不离了楚国再谋他国高位呢?汉时的人还未被儒家礼教完全束缚手脚,可以有这样自由的想法,真是好事。而想想萧庭生,比之屈原,更多了份淡定从容,是真正被道家所调剂了的儒家士大夫。

看到37集预告,更多添了一份感慨。

萧庭生此身,并不汲汲营营在当世,而是从始至终追慕着梅长苏、靖王那些人的英灵。他从掖幽庭走出来,见过人世间最冷的面孔,却被通透的光芒照彻,成为最坚定的信徒。就像之前评价平章,“被苦难切割过的心,才耐得过更深沉的黑暗,也盛得下更盛大的美好”,庭生更是如此,在那些人之后,他自己变成了光源,照亮偏狭与阴暗。有一个细节,萧元启本身已经走向了歧途,但在听了萧庭生的话之后,却产生了很大的震动,长林王在朝堂倒下,本身已经非常冷漠的元启却表现出了比一般朝臣更多的关切,甚至偷偷跑到长林王府门口去想要探听病情。在元启心中,长林王填补了许久以来缺失了的父亲的角色,他心里曾经那样羡慕过萧平旌有父兄护持,如果从小有这样一个父亲教导,他该是另一副模样。

老王爷对葬礼的要求,想必都印在诸位心中了吧。自始至终,他的心魂都不在金陵啊。

权谋:不是正途

在lofter上看到有人质疑萧庭生的人设,有一定的道理——老王爷既然是明了权谋手段之人,那么就不应该在朝堂上教育君主,不为主君留存颜面是大忌;更不应该瞒着皇帝擅自准备与大渝的交战,他应当明白不请令而行对皇权的危害有多大。

但是在我看来,这些并不矛盾。你认为的君威,是臣下服从听令,是需要臣子们唯唯诺诺地作出维护 ,而萧庭生认为的君威是来自为君者自己的能量与心智,是出自实实在在的政绩与民生,国安君自威。这才是长林王府与荀白水皇后之流的区别。

老王爷能在朝堂上说出自己的政治见解,幼主也能在众臣面前坦露为君之苦,这一点其实个人觉得更能衬托出当下大梁朝堂的包容与开明。当然就算是为了剧情需要刻意制造高潮好了,看到荀白水和皇后的小人长戚戚的德行,在正主稍微一吭气之后就被吓得魂飞魄散,真是太爽了!

当然我也不认为荀白水的顾虑是没有道理的,执掌强大军权的超品亲王,还处在幼主的辅政大位上,的确有削弱君权甚至独揽大权的可能,但是费尽心力将长林军扳倒之后,换上了萧元启,难道是更好的解决方法么?文臣的“忠君爱国”,自以为读了几本高头讲章就把全天下的道理都收入腹中,有时候实在太过天真。

想起很多年前看《大秦帝国之裂变》,感觉耳目一新,因为讲的是治国正途,秦国正在忧虑如何变法图强,转而看魏国,就觉得一派衰亡之相,卫鞅护送公叔痤回到魏国,卫鞅对魏王的一句评判是“魏王醉心权谋,喜好均衡朝堂”,便恍然大悟。

权谋的确聪明刺激,但终究不是正道。

——————————

2018.02.07

大结局当天就抢着看完了,不像想象中的会有很多话想说,剧中人物更像是活在心里的另一个世界的朋友了,看着他们如何走到一个我早已知道的结局,中间几多波澜,心结是否得解,开心与遗憾都是自己的,不必强加给角色们。

但还是聊添几笔,以慰寂寥,以酬知音。

爱情

除了男儿情义,《琅琊榜》里的爱情也是让人心心念念。正因为不是在情情爱爱的小纠葛中为虐而虐,是独立人格在无奈命运下的相知相惜,才让人觉得难得又难过,理想化又残酷得真实。

先说平章和小雪,嗯还有飞盏(捂脸)。最初看到这一段时就脑补了三个人的童年和成长历程,心中暗暗感动。金陵帝都,温柔知礼、能够打点上下妥当得体的名门贵女如云(比如荀安如),无论为家族前程计还是为个人生活考虑,稳稳当当地娶一个高门闺秀是最好的选择,而平章和飞盏这两个金陵城中拔尖的公子,却都真情真意地爱上了心地善良却粗心大意的武门之女,个人觉得可能因为海宴是女性视角吧,这一点还是妥妥地很有玛丽苏感的,我吃得很开心。

(我是张博的粉丝,看到微博上有人剪了一段飞盏&小雪的视频,用了嬴稷的原声,那段“出其东门”,配合飞盏多年的隐忍爱恋,真是太好哭了)

之后自不必说,平章要舍弃自己的性命去救父王和平旌,小雪作出支持他的决定,随后自己默默承担平章的责任。因为彼此完全懂得,所以选择支持,所承受的痛苦也因为有那样一份爱,也便不算真正的痛苦。

再说平旌和林奚。从剧集一开始,看着弹幕上的老母亲们对萧爱国和林济世的催婚催糖,觉得超级可爱, 但其实大家心里都明白的,要是真的像其他剧一样每天谈恋爱估计大家都不会有这种期待了。《琅琊榜》写爱情很含蓄也很耐看,想想古人也没有直接说喜欢啊爱啊这一类的字眼吧,所以看上去旌奚一直没有突破性进展,但两人心中的细水深注,该是很明了的,平章在疗毒之前也在说着两个人“真真切切的缘分”,若非如此平旌为什么会因为林奚的做法那么生气,质问“我以为你懂我的”。

这一段本不必说,只是没追剧时看到被热切讨论的平旌骗元启谎称成亲的情节,很多人觉得这窗户纸捅得太不尊重女孩子了,说什么人设圆不回来了。我觉得有点好笑,想问一个问题:如果是林奚有必要时这样做了,平旌会跳出来反对并且耿耿于怀么?

哪里是角色的问题,明明都是看客们自己的不甘罢了。

《琅琊榜》中的女性角色都不单薄,有自己的主见和担当,再不济也有行事的充分原因而不至于成为符号。但这也只是一部好作品的标配而已,没什么特别值得推崇的地方。

倒是林奚面对平旌回金陵勤王的决定时所做的选择,让我思索了一阵。两个人经历过那么多磨难最终明了心意,这样一个人一份情太难得,难道就因为对方要去做自己本心必须要做的事,就要聚散听凭天意了么,不能等一等么?

后来摇头一笑,觉出自己的狭隘来。她也是要去做她本心必须要做的事情啊,这件事和情爱没有先后之分啊。况且她知道,无论金陵事何时了,只要平旌还活着,他第一件事,就是去找她。

天涯海角,心线不断,就是从未分离,否则咫尺天涯,有何意趣。

嗯,而且口嫌体正直的林奚小姐姐不是就在金陵城门口等到了心上人么。

亲情

长林王府的亲情自然不必再说了,这里想为小元时鸣一声不平,因为所有人都为着亲情而把他当小孩子看待,而非一国之君,长林王是如此,荀白水更是如此。

我不认为长林王隐瞒小梁帝自己决定与大渝皇属军开战是一个明智的决定,不仅因为这样会给自己招致祸端,更在于这样擅自做主而不让皇帝自己明白边境形式的做法是非常不利于元时统治大梁江山的,他对大梁的了解就始终会缺一块,而长林军以后能保证一直如现在这般能够稳住北境么?与其说他不禀报是想要独自承担违背国丧之礼的罪名,我觉得更不如说是怕萧元时太小拿不准主意而被荀白水等人左右,本质上是替小梁帝下了决定。

元时面临的为君之难,不只在于阅历不足,也在于这许许多多的“呵护”。

荀白水相较长林王,对待萧元时更像个大家长。所谓的为元时排除隐患削减长林兵权,作为内阁首辅难道看不出此时此刻长林军镇守北境给大梁带来的安稳么,但他非要制衡长林乃至于长林军制被废,另外为了调动之权不惜成本地重建羽林军,与其说是政治智慧,我倒觉得更像是家长的关心则乱。尤其是岳银川初次觐见反驳梁帝的话,明明句句在理,作为内阁首辅本应提醒陛下虚心纳谏了解本质的,却不假思索地训斥岳银川无礼,满满都是家长姿态·····说智慧,大概也只是经验老道了一些吧。

结果呢,萧元启起兵谋反,打出了幼主被外戚把控的理由,天道轮回,不胜扰扰。

哦还要说,荀皇后,不要再说她蠢了,蠢不是掩盖恶的借口,她就是坏。世间有许多不够聪明的人,但都能谨慎本分地生活,满怀善意地对待他人,而荀皇后对长林府一家却丝毫没有情义可言,可以想象一下在先帝尚未登基之前,长林王府是他做太子多么稳固的支柱,对荀皇后而言长林王既是兄长也是恩人,而荀皇后对长林府,哪一次不是想要做到绝处才甘心。其实何止长林府呢,失火后对东宫侍奉宫女的处置,以一镇之人性命换萧元时性命的决定,哪一点不是恶毒。

她唯一的一点善意,大概也就作为亲情留给了元时和荀家人了吧。

本心

平旌起兵勤王,必然。如同蔺晨所说,他与林奚此刻背负的,无关其他,只有本心。

他与父王萧庭生不同。萧庭生可算是赤条条来天地间,最后魂归梅岭,将生前名身后事都留在了帝都金陵。而平旌出生在父王的盛年之时,自小便受将门家风教导,忠君护国已是刻在骨子里的了,而抛开这一点不说,重情重义的他,怎么可能看着自己的元时弟弟陷入困境而袖手旁观呢。

这一点本心,飞盏与平旌相同,只是人物刻画的空间有限,不如平旌立体。

也是这一点本心,是平旌与元启最大的区别。

看到很多评论说到平旌与元启两人的成长史相比较,觉得元启的更为立体丰满,而平旌的角色显得有些单薄。嗯,该是如此,因为平旌本身就没变。一个通透明亮的人,承受了如山重负,始终没有被压垮没有变浑浊,这不就是平旌的可贵之处,也是《琅琊榜》这个故事最可贵的地方么。

最后的朝堂对峙,萧元启的争辩有理有据,是聪明与权谋,是理智的分析与判断,我也觉得很有说服力,历朝历代不都是从史书中的累累白骨和前车之鉴中找方法找借口么?

但萧平旌的理由很简单,你反思一下自己所想和所作,便该知自己不配为君。

说到底,做君王是以能为首,还是以仁为先?看看武靖帝和先帝,该知道大梁主君的标准。

觉得平旌的理由不够的人,可能本身想法就更接近萧元启更接近世俗标准一些吧。

不过朝堂对决这一段表演,不得不说吴昊宸的表现力是十足的,表演的节奏和台词功力都稍稍胜过刘昊然,当然也得益于角色本身的能量,而刘昊然的角色完成是胜在本色,难得的少年清朗之气,想起前段时间看的《妖猫传》中的白龙少年,若没有他,只怕杨贵妃的光彩也要暗上三分。

风起长林

最后说说这个名字吧。

大家都知道这个名字来自《琅琊榜》1,靖王登基后亲手写下的“长林军”,老太监高湛的那句“这宫城里的风,从来就没停过”。真是好呼应。

但我看到这个名字之后,想起两年前去南京先锋书店,正好遇到南京大学一位教授做小型分享会,讲的就是小说《琅琊榜》中的文化内涵,想到自家学校里研究古代文学的老师写论文觉得金庸《笑傲江湖》都不够分量,就实在觉得这位教授真是赤诚可爱,坐下听了一听。他讲到“林殊”之名,说联想到了一句成语:

木秀于林,风必摧之。

这句话用在《风起长林》,更贴合吧。

寒假在家翻看老书,又看到那篇高中时最喜欢的《与山巨源绝交书》,又发现这样一句:

长而见羁,则狂顾顿缨,赴蹈汤火;虽饰以金镳,飨以嘉肴,愈思长林而志在丰草也 。

“长林”意象,本身就代表着山野江湖,想到这部剧中萧平旌的矛盾,又是一层贴合。汉字真是奇妙,一个偶然相同的词可以牵连出这样绵长的思绪。

正午团队的工匠精神

几乎没有像这样追过一部剧,整个过程中除了看正常的剧集之外,还通过制作团队放出的专门的幕后专题纪录片和花絮,深入了解了一部电视剧的制作过程,更像是一种学习。

我很喜欢这样的宣传方式,不炒作不买热点,对自己精心完成的作品怀有信心,围绕作品来发布信息,与观众和市场形成良性互动。

我是从小看国剧长大的人。在我的印象中,小时候爸爸妈妈还没回到家的黄昏时分,写完作业之后,是家里那台小小的电视化解了我的孤独和落寞,而那时候的剧也都很好看,故事精彩演员用心,看一部剧就像读一本书一样,教我理解世界的眼光与角度,让我体会自己生活之外的情感。看到现在国内电视剧的一片乱象,由衷觉得心痛,所以觉得正午阳光团队真是踏踏实实的工匠,出品的剧集从选本选角到各个角度的完成,大部分都可以说是精品。

曾经也认真想过去做编剧这个行当,目前还是没有成行。但没关系,带着这种工匠精神,把自己的行业做到尽善尽美,这才是我们该从山影团队的工作中得到的鼓励,而不是去为娱乐圈操心。

后记

这篇剧评在此结尾,感谢大家一直在看一直有同好在交流并表达肯定,对于我这种懒得动笔也十分害羞于和别人交流感想的人来说这样的反馈真是让我感到前所未有的幸福。日后当更勤于笔耕,以求长进。

1789
14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153)

查看更多回应(153)

琅琊榜之风起长林的更多剧评

推荐琅琊榜之风起长林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视剧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视剧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