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D演讲集 TED演讲集 9.3分

TED笔记100

Quintumnia星人
2017-12-28 17:06:06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版权归作者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作者:Quintumnia(来自豆瓣)

100,游戏奖励大脑的7种方式:1, 用经验值条量度进程: 取代用零碎的方式 将人们逐步分级 一个可以不断进步的 以非常,非常小的增量,一种他们感觉是自己的东西 然后所有事都向其发展 他们看着其攀升,然后他们的自我也随之提升 。2,长期与短期目标 :5000个馅饼,无趣 15个,有趣 所以你给人们 很多很多不同的任务 你说,这个是 解决其中的10个问题 但另一个任务 是在规定时间里上升20个等级 另一个任务是和其他人一起合作的 另一个任务要求你工作量提高五倍 还有一个任务是达到某个特定目标 你把事情分成这些可计量的小部分 人们可以选择然后同时进行 以让他们持续参与 并将它们和 个人的获利行为挂钩 3, 奖励成就 :你奖励每一个小小的努力 4,反馈: 如果他们不能把结果与行为连接起来 污染,全球变暖,这些事情 结果的产生在时间和空间上都是久远的 这非常难以学习或者体会经验 但是如果你能模拟东西给人们看 如果你给予人们一些东西,他们可以操作 可以演示,可以收集反馈 人们就可以学到经验,他们能看 他们能行动,他们能明白 5,不确定性因素 :现在这是个神经学金矿 如

...
显示全文

版权归作者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作者:Quintumnia(来自豆瓣)

100,游戏奖励大脑的7种方式:1, 用经验值条量度进程: 取代用零碎的方式 将人们逐步分级 一个可以不断进步的 以非常,非常小的增量,一种他们感觉是自己的东西 然后所有事都向其发展 他们看着其攀升,然后他们的自我也随之提升 。2,长期与短期目标 :5000个馅饼,无趣 15个,有趣 所以你给人们 很多很多不同的任务 你说,这个是 解决其中的10个问题 但另一个任务 是在规定时间里上升20个等级 另一个任务是和其他人一起合作的 另一个任务要求你工作量提高五倍 还有一个任务是达到某个特定目标 你把事情分成这些可计量的小部分 人们可以选择然后同时进行 以让他们持续参与 并将它们和 个人的获利行为挂钩 3, 奖励成就 :你奖励每一个小小的努力 4,反馈: 如果他们不能把结果与行为连接起来 污染,全球变暖,这些事情 结果的产生在时间和空间上都是久远的 这非常难以学习或者体会经验 但是如果你能模拟东西给人们看 如果你给予人们一些东西,他们可以操作 可以演示,可以收集反馈 人们就可以学到经验,他们能看 他们能行动,他们能明白 5,不确定性因素 :现在这是个神经学金矿 如果你愿意的话 因为一个已知的奖励 会激发人们 但是真正能让他们前进下去的 是未知的奖励 带着适当不确定性的奖励 也就是人们不知道是否能得到的奖励 比如25%的获奖机率,会使大脑兴奋 如果你想把它 运用到测验中 引入控制随机变量 到任何形式的检测和训练里 你能够改变人们的投入程度 通过引进这种非常有力的 进化机制 当我们不能完全预测某事时 我们为之十分兴奋 我们就想追溯出更多东西6, 预测进阶变强能力 : 神经递质 伴随学习产生的神经递质叫做多巴胺。 它与寻找奖励的行为相关联 有些非常激动人心的事要开始发生在 像英国布里斯托尔大学这样的地方 那里我们开始能用数学模型 模拟大脑中多巴胺的水平 这意味着我们能够预测学习过程 我们能预测加强型活动 这些机会期,这段时间 学习的过程在其中一个更高的水平上进行 随之而来的是两样东西 首先一定是关于记忆 我们能发现这些时候 当一些人更容易记忆时 我们可以给他们提供机会期这一宝贵的资源 第二样东西是自信 我们能看见游戏的运行和奖励结构 如何使人更勇敢,让他们更愿意去冒险 更愿意承担困难 更难被打击 这些都看来好像很险恶 但你知道,有些“我们的大脑被控制了,我们都沉迷了”的说法 沉迷这个字眼总萦绕周围 那有些真正的忧虑 但激发人类神经的最大因素是 他人 这才是真正让我们兴奋的 在奖励方面,不是金钱 不是获得现金--那也不错-- 而是与我们的同伴一起共事 看着我们,与我们合作 。 游戏开发者通过不断的改进使得游戏的结构和奖励机制能够在玩家出现疲倦的时候及时给予新的刺激,进而让玩家持续地、不知疲倦地继续参与到游戏当中。 7, 群体效应。有的时候,让我们跑起来的是其他人,或是竞争,或是合作,teamwork是在学**工作中广泛应用并成效颇多的一种机制。

99, Seth Priebatsch: The game layer on top of the world : 过去十年 是网络社交的黄金十年, 这十年里 人们在网上联系彼此的平台开始出现, 下一个十年, 将是游戏社交平台建立的时候, 影响人们行为的动机, 以及游戏社交平台, 都会逐渐建立起来,这很重要。 但是下一个十年——一定会有事情发生。 我的意思是,我们想建立一个平台- 一个人人都能读取 和改变信息的平台,这个平台会不断丰富。 网络社交圈是处理人与人关系的, 而游戏社交圈全是有关影响力的平台。 并不是简单地在网上增加一个社会联系 而是把你和其他人联系起来, 无论你在哪里和要去哪里。 它完全利用的是某种动力、影响力, 来影响人们 在哪里,去哪里以及怎样行动的方式。 这种方式真的很强大,比网络社交圈更加重要。 它会更深刻地影响到人们的生活, 或许以更无形的方式。 所以游戏社交圈无比重要, 此时,我们刚刚开始建立它, 我们认为游戏社交圈 堪与Facebook和开放列表这样的平台并驾齐驱,我们认为这是非常准确的, 我们把它做成一个开放的、 每个人都能够使用的、不断提升的平台。 玩游戏动机:1, 参与游戏者需要在约定的时间做某种事情, 通常也约定好了地点:限时优惠。 2, 影响力和地位 。3, 目标: 这种进步的动机在每个人身上如此根深蒂固 以至于当我们面对一个有进度条的任务, 它会细分成很多小的步骤, 让你会愿意尝试完成这个进度条, 我们会尽力移动那条蓝线, 一直移到屏幕的最右边。 4, 社群探索的概念, 人们需要一起工作 来达到某个目标的动机。 社群探索有影响力的原因是因为 它能够利用人际网络 解决各种问题。

98, Sebastian Wernicke: 1,000 TED Talks in six words :我的目标啊

97,Sebastian Wernicke: How to use data to make a hit TV show : 关于如何用数据做出 成功决策和不成功决策 —— 当你要解决一个复杂问题时, 你通常必然会做两件事。 首先,你会把问题拆分得非常细, 这样你就可以深度地分析这些细节, 当然你要做的第二件事就是, 再把这些细节重新整合在一起, 来得出你要的结论。 有时候你必须重复几次, 但基本都是围绕这两件事: 拆分、再整合 。 那么关键的问题在于, 数据和数据分析 只适用于第一步, 无论数据和数据分析多么强大, 它都只能帮助你拆分问题和了解细节, 它不适用于把细节重新整合在一起 来得出一个结论。 有一个工具可以实现第二步, 我们每个人都有, 那就是大脑。 如果要说大脑很擅长某一件事, 那就是,它很会把琐碎的细节 重新整合在一起, 即使你拥有的信息并不完整, 也能得到一个好的结论, 特别是专家的大脑。

96, Sebastian Wernicke: Lies, damned lies and statistics (about TEDTalks) : 大众的口味: 最热门的TED演讲是 那些能令观众产生共鸣的, 既简单易懂,而又意味深远的话题 譬如:幸福,我们自己的肢体 食物,情感

95, Kary Mullis 谈科学家怎么做科研:由实验得来现象(大型粒子对撞机),总结(标准模型), 1,但是你做这件事 — 我就是 — 你知道,靠做试验。 有时你需要写下过程, 你观察,你明白更多, 然后你慢慢地明白了 这个事情是怎么工作的。 这就是 — 我就是这么一步步来的。 我那时并不知道规则是什么, 我只是个天生的科学家,我想。 2, 但是... 我看科学研究的过程, 应该是当你有一个主意, 不要只是到处查问, 问那些你认为的权威人士(怎么说)— 我 — 当然有时候你也要这么做, 那是为了后来你发表你的结果的时候, 你需要知道还有谁在研究这个。 但是科学研究的过程是,你有个主意(就要亲身实验)— 就好比有天晚上我有个主意, 想要用两个寡核苷酸复制 DNA 片段, 然后就可以复制很多小片的 DNA, 你知道,这样一个想法 是我在开车回家路上那二十分钟想到的, 我没有回家 — 我回到实验室(做实验去了)。我当然也和别人谈了我的想法, 但是如果我真的听从了我那些朋友们,他们可都是分子生物学家 — 我早就放弃了。 要知道,如果我回去找权威人士要意见 问这个行不行得通, 权威会说不行,这个多半行不通, 因为如果这个实验成了,结果会非常好, 结果将改变每个人作分子生物学研究的方式。 没有一个分子生物学家,会希望一个化学家跑来 这里试试那里试试地改变它们的工作方式。 如果你去问权威的意见,你通常不会 — 你不会得到正确的答案。对吧。 要我说,你应该去实验室, 自己做实验,做成了你就是权威了。 你就可以拍拍胸脯说,我保证这个能成。 因为就在那里,那个试管里 我复制了 DNA。 在这里,这块胶上,这里有个小小的条带, 我知道这个是 DNA,我想要复制的那个 DNA, 所以成了!我做成了。 3, 你知道,这是你应该怎么样作科研。 然后你说,唔,现在我怎么作能让复制 DNA 更容易呢? 接着你就试出更好的办法来。 但是要记住你永远要从事实出发, 你做实验得到的那些事实 那些你能够上台展示给人们的事实。

94, Nick Bostrom: What happens when our computers get smarter than we are? : 在未来, 任何显著的思考基体的变化, 都能带来巨大的后果。 现在主要的研究方向是机器的学习。 所以,预期设计出知识的再现, 我们写出具有从原始感官数据学习的程序, 像婴儿一样。 结果就不会局限于某个领域的人工智能: 同一个系统可以学习两种语言之间的翻译 或者学着玩 Atari 的游戏。 当然,现在, 人工智能还未能达到向人类一样, 具有强大的跨领域学习能力。 人类大脑还具有一些运算技巧, 可是我们不知道如何 将这些技巧用于机器。

93, 成功人士的8个特点:1, 激情 如果你是为了爱而做的,钱自然而然就来了。 2,刻苦 他们是享受工作狂 3, 精通 想要做到精通没有秘诀,就是练习,练习,再练习 4, 专注 “我想成功就要使自己专注于一件事情” 5, 强迫 心灵上,神情上。你一定要强迫,强迫,强迫。” “你要强迫自己去战胜羞涩和自我怀疑” 6, 服务 “你需要为他人提供对他人有利的服务。” ”因为这就是人们致富的方式。 7, 点子 8,坚持

92, 卡梅隆.赫罗尔德:让我们将孩子们培养成企业家: 企业家是这样的人—这个屋子里就有很多的企业家 一旦有了想法和热情,或看到世界上的需求 就会挺身而出,开始动手 我们会想尽一切办法来实现自己的想法 也会有能力吸引到和我们同样的人加入我们 和我们一起实现梦想 。 我们都决定了开始做这样的事 是因为只有做这个事情才最合适我们了 我们并不适合做普通的工作,我们不会给别人打工 因为我们太倔强了,以及与之类似的企业家的性格 。 但作为一名企业家这确实很奇怪 注意力缺乏症,双相障碍 你知道双相障碍被戏称为CEO综合症吗? Ted Turner(CNN创办者)有此症状,Steve Jobs(苹果CEO)也有 网景公司的三个创办人都有此症 我还可以说出很多这样的例子 孩子们——你可以在孩子们身上发现这些 但我们却递给他们利他林(药物)并说, “不要成为企业家那样的人,适应另外一种环境并成为一名学生吧。” 对不起,企业家不是学生 我们走捷径。我们看清怎样玩这个游戏。我偷窃论文,考试作弊 我在大学里雇人做我的会计学作业 一连做了13次作业 但你要知道企业家不做会计的事情,只是聘请会计而已 所以我早就知道了这一点

91, Knut Haanaes: Two reasons companies fail -- and how to avoid them : 公司失败一般有两种原因: 他们总是做一样的东西, 要不然就是他们只关注新的东西。 对我来说,真正解决品质升级的办法 不外乎在两种行为中找到平衡 探索和开发 两者都甚为必要 但是太多不一定是好事 。 第一课是:在危机到来前做打算 任何持续创新的公司 其实都是在为公司的未来买保险 。 第二课:思考多个时间标度 我会分享一张表格给你 我认为这张表很好 任何一家公司我所注意到的 站在“年”的角度 来分析公司的价值 创新大致只有百分之三十 所以当我们只考虑每“年”的时候 创新不那么重要但向前看,在一个”十年“的周期里 创新和更新占到了百分之七十 但是公司们无法选择 他们需要筹集资金而且长期保持领先 。 第三课 邀请有才之人加入 我不认为 我们之中任何一个人可以独自在探索和开发之间找寻平衡 我认为这是一个团队竞技项目 我认为我们需要允许挑战发生 衡量一个公司是否伟大的标准是这家公司是否愿意被挑战 衡量一个董事会是否好的标准是它是否会建设性地去挑战 我认为这个过程像父母监护儿女一样 。 最后一课:怀疑成功 想想古罗马的胜利游行吧 当将军在胜利之后 接受庆祝 坐在马车上进罗马城 他们身边总会有人在他们耳边小声说道 “别忘了,你只是个平常人而已” 。 我想指出两个有用的问题 第一个问题:看看你自己的公司 在哪些方面你觉得你的公司有风险 掉入“满足于既有成功”的陷阱 或者就让公司自然前行? 而且你能做什么去挑战自我?第二个问题是 我上次探索新事物是什么时候 那次探索对我有什么启发? 有什么我可以更进一步的事情吗?对我来说答案是肯定的

90,斯诺登:1, 克里斯·安德森:爱德华, 对于这整场辩论的一个回应这样说道: 老实说,我们为什么 要在乎这样的监督?我的意思是,如果你没做坏事, 你就不值得对此感到担忧。 这样的观点有怎样的错误? 爱德华·斯诺登:首先, 你放弃了自己的权利。 你说,嘿,你知道, 我不认为自己需要这样的权利, 所以我决定信任他们,无所谓,没关系, 这些人(国安局)在做正确的事。 你的权利是重要的, 因为你永远不知道, 在未来的某个时刻, 你很可能需要这样的权利。 除此之外,这是我们 文化认同的一个组成部分, 不只在美国, 而是在整个西方社会 还有全球范围内的民主社会。 人们应该能够拿起电话 打给他们的家人, 人们应该能够发短信 给他们的爱人, 人们应该能够在网上买书, 人们应该能够乘坐火车去旅行, 人们应该能够去买机票,而不需要想着,这些行为 将会被政府的机构监察, 说不定在未来 这些监察你的 甚至都不是你的政府, 他们将会怎样曲解 他们会怎样揣测你的意图。 我们有隐私权。 我们需要正当的理由,合理的根据, 或者比方说窃听某些个别的嫌疑人, 因为我们意识到,相信他人, 任何政府机构, 将通讯的全部内容交予他们, 在秘密地,不被监管的情况下, 实在是无法忽略的诱惑。 2, 克里斯‧安德森: 但是他们做了一个计算 认为这是值得的 作为美国反恐的一部分。 当然,使得这成为值得付出的代价。爱德华‧斯诺登:嗯,当你看看 这些程序在阻止恐怖主义活动中 所发挥的作用, 你会发现,这是毫无根据的, 你不必相信我的话, 因为我们有过第一次公开法庭, 第一联邦法院审查了这一点, 超出保密协议,这些程序被称为奥威尔, 并且这有可能违反了宪法。 国会有权涉入 要求国安局介绍解释这些事情, 现在希望去 起草条例草案审议并进行改革, 并且有两个独立的白宫评审会议 审查了所有机密证据, 指出这些行动从来没有阻止过 任何一次即将在美国 发生的恐怖袭击。 我们真的成功阻止了恐怖主义吗? 这些程序具有任何价值吗? 我认为没有, 美国政府中的三个部门也说没有。3, 克里斯‧安德森: 抱歉。 你认为有一个更深层的动机, 除了反恐战争之外的原因吗?爱德华‧斯诺登:是的。原则上,恐怖主义 一直是我们在情报界 拿来当做采取行动的外壳。 恐怖主义是具有挑衅性的词语, 它使人们产生情绪反应, 从而合理化授权权力和程序, 这是除恐怖主义外他们不会认同的。 布尔溪和刀锋山这样的项目, 国家安全局要求这样的授权 回到1990年代。 他们要求联邦调查局向国会备案, 联邦调查局去到国会备案, 但国会和美国人民说不要。 他们说,这不值得让 我们的经济去冒险。他们说为得到这些,会对我们的社会 造成过大的伤害。 但我们看到的是, 在后911时代, 他们使用保密和以对抗恐怖主义为理由 秘密启动这些程序, 不过问国会, 不过问美国人民, 就是那种躲在紧闭大门后的政府 人们需要保护自己去反对它, 因为它使我们越发危险, 并且没有提供任何价值。

89, Don Tapscott: How the blockchain is changing money and business : 中间商全部取消:有可能在未来几十年 带来巨大影响的科技, 已经到来了。 并不是社交媒体, 也不是大数据, 也不是机器人科学, 甚至也不是人工智能。 你会惊讶地了解到, 它是比特币等数字货币的技术基础, 它叫做区块链: 不仅仅是歌曲作家, 任何形式的创作活动, 比如美术, 比如发明, 科学发现,新闻记者。 各行各业的没有得到公平报酬的人, 而有了区块链, 他们将在区块链上得到滋润。。 如果我们有的不仅仅是信息的互联, 如果还有价值的互联: 大量的,全球性的 分散式的账本, 可以在数千万台电脑上运转, 每个人都有权访问。 无论是什么样的资产, 从金钱到音乐, 都可以进行储存,移动, 交易,交换和管理, 全部不经过强大的中间商。 很多写手谈论起Uber Airbnb,TaskRabbit,Lyft等企业时, 把他们当做了共享经济的一部分。 这个想法很不错, 个人也可以汇聚在一起 创造并共享财富。 我的观点是 这些公司并没有真正的共享。 实际上,他们的成功恰恰 是因为他们不共享。 他们把服务汇集并加以出售。 假如说Airbnb并不是 那家250亿美元的公司 在区块链上有一个分布式的应用, 我们叫它B-Airbnb, 它从根本上属于 所有提供房间出租的人们。 当有人想租借一间房间, 他们进入区块链的数据库和标准库, 他们细细筛选, 帮助他们找到合适的房间, 随后区块链帮助签订合约。 鉴定当事人, 通过数字支付 解决支付问题, 这是系统内置的支付方式。它甚至处理声誉问题, 如果她给一间房间五星好评, 那么房间本身 和评价都已不可更改。 所以硅谷共享制经济 的破坏者将不复存在。 这将有利于经济繁荣。

88, Don Tapscott: Four principles for the open world :互联网拉低了传播成本,1,合作:于是,他就向我诉说了这个神奇的故事。 他接手了一个金矿,但他的地质学家们 查不出哪里有金子。 为了得到地质资料,他给了地质学家更多的报酬, 然而他们回来,依然无法告诉他 哪个方位适合投产。 几年后,他十分沮丧,决定要 放弃,但有一天他突发奇想, 他想:“如果我的地质学家们不知道金子在哪里, 也许其他人会知道呢。” 所以他做了一件疯狂的事情。 他把手头的地质资料 发布在网上,并发起了一个竞赛 名为“黄金公司挑战赛”。 基本上奖金就是50万美金 只要那个人可以告诉我,到底我有没有金子, 如果有的话,在哪儿能找到?他得到了来自全球各地的答复。 大家利用各种他闻所未闻的科技手段。 为了他的50万美元奖金, Rob McEwen发现了价值34亿美金的金矿。 他的公司市值 从9千万跃升至100亿美元。 我可以告诉你们,因为他是我的邻居, 他是一个快乐的家伙。2, 透明化 :有价值诚信变得越来越重要。3, 分享 : 我们需要的是革新整个科学研究模式。 医药行业需要把共享他们的资产 他们需要开始分享竞争前的研究成果。 他们需要开始共享 临床实验数据, 这么做,能在整个行业创造一个上升趋势, 这不仅仅是为了这个行业,而是 为了全人类。

87, David Christian: The history of our world in 18 minutes : 人类起源于20万年前。 我相信我们认定 作为这个宏观的故事的一个起始点。 让我解释一下为什么。 我们已经看到DNA某种意义上的进化, 它积累信息。 但是这十分缓慢。 DNA累积信息 伴随着随机的差错, 有些差错也可以运作。 但是DNA已经发展成一种更快的进化方式; 它产生了有大脑的生物, 那些生物能及时的进化。 它们积累信息,它们进化。 但是遗憾的是, 当它们死亡,信息也随着它们死亡。 让人类特别的是人类的语言。 我们有幸能有语言,一种交流方式。 如此的强大和准确 以至于我们可以准确的分享我们学到的事 它就积累成为集体记忆。 这就意味着 它能比学到信息的个体存在的更长久, 而且它也能一代一代的积累。 这就是为什么,作为一个物种,我们如此的有创造力 如此强大, 这就是为什么我们有历史。 我们似乎是在40亿年中唯一的 拥有这种天赋的生物。我把这个叫做 集体学习的能力。 这使我们如此特殊。 我们可以看到 在人类历史早期的阶段这种能力的运作。 我们作为一种物种 在非洲的草原上演化, 但是然后你看到人类迁徙到一个新的环境— 进入到沙漠,进入雨林, 进入西伯利亚冻土带— 艰苦,艰苦的环境中— 进入美洲,澳洲。 每次迁徙都涉及到学习— 学习新的方法来利用环境, 新的方法来适应环境。

86,拉里·佩奇:是的,这一个关于创新的好例子。 在我们开始着手之前, 我们已经在思考这个想法了, 有五年甚至更久, 但问题在于, 如何才能便宜地在天上设一个接入点? 通常的办法得用人造卫星, 但发射需要很长时间。 然后我们就看到,把一个气球放到天上, 是多么简单的事, 事实上,这再一次说明了互联网的力量。 我确实搜索过这件事, 我发现三四十年前 就有人放出过一个气球, 而且这个气球绕着地球转了不少圈。 然后我想,为什么今天我们不可以做呢? 这个项目就这样开始了。

84,Antonio Damasio: The quest to understand consciousness: 自传层的自我是构建 在过去记忆的基础上 还有我们所做计划的记忆上; 它包括经历过的过去和期待的未来 自传层的自我 还促进了持久的记忆、推理、 想象、创意及语言的发展。 而从那得到的,是文化的工具—— 宗教、正义、 贸易、艺术、科学、科技。 正是在这种文化中 我们才能真正获得一些 不完全被生理设定好的东西 这就是新奇的地方 它在不同的文化中发展 在人类的集合体里发展。 正是在这种文化里 我们发明了一些东西,我想称之为 “社会文化调节”

85,Jonathan Haidt: The moral roots of liberals and conservatives:自由派这样做有着崇高的动机 传统的权威﹐传统的道德 时常压制那些 在底层的人 女人 那些不符合社会标准的人 所以自由派为了那些受压迫的弱者说话 他们要改变 要正义 就算可能造成混乱 这个人的衣服上说”少放屁﹐去革命“ 如果你很喜欢经历新事 革命是好的 它是改变 它很有趣 保守派﹐在另一边 为传统和制度发声 他们要秩序﹐就算有可能要牺牲底层的人 保守派的心理是 秩序是非常难达成的 很珍贵 很容易就失去了 所以 Edmund Burke 说”人们的束缚 和他们的自由﹐是在他们的权利上。“ 这是在法国大革命的混乱后 只要你看清这一点 自由派和保守派都能有一些贡献 他们能在改变和稳定中找到平衡 — 我想重点是试着踏出我们的道德框架先了解我们是谁 — 了解我们自己的道德心理 了解我们都认为自己是对的﹐然后跨出去 就算只是一下子﹐跨出去 想想僧璨 跨出你的道德框架 尝试当做这只是每个人认为自己是对的人 的一种拔河 每个人﹐就算你不认同他们 都有自己的理由 每个人做事都有自己的理由 跨出去 如果你这样做﹐你便可以培养道德谦逊 让你自己离开这个自以为义 一种正常人类的心理

83,Daniel Levitin:--面对压力时如何冷静:1,压力下 大脑会释放皮质醇引起你的心率加速, 它调节你的肾上腺素水平 并阻碍你的思维能力。2,在我们大脑里, 有一个叫海马体的结构, 已经进化超过数万年了, 它可以追踪重要东西的位置—— 例如,水井的位置, 能够发现鱼的地方, 果树的位置, 以及友好物种和敌对物种 分别居住在哪里。 海马体是大脑的一部分, 伦敦出租车司机的 海马体结构通常比常人要大。 松鼠能找到坚果, 也要归功于它们大脑的海马体。 你们可能对这点感到疑惑, 但有人的确做了一个实验。 他们切掉了松鼠的嗅觉器官, 松鼠仍然能找到它们的坚果。 它们不是用嗅觉, 而是用大脑的海马体, 这个进化完美的大脑机制 是用来找东西的。 但只是对找固定的东西比较有效, 找会移动的东西却不是很管用。3,90%的药品只对30%到50%的人有用。

82,Adam Grant: 关于拖延症激发创造力: 原创者不墨守成规, 他们不仅有崭新的想法, 也通过实践去捍卫它们。 他们从人群中脱颖而出、畅所欲言。 原创者驱动着全世界的创造与变革。 你敢于在他们身上下注。 他们看起来与我的想象完全不同。 1, 只有在你被告知 你要完成某一项任务之后, 然后你开始拖延, 任务的想法还活跃在你脑海里, 这时才会产生新想法。 拖延行为让你有时间发散性思考, 以非线性的模式思考, 然后获得意想不到的突破。拖延症会导致生产力的下降, 但也可能会是新创造的摇篮。 改进其他人的想法 比从零开始创造想法要更简单。 我从中学到的就是: 想做原创者,你不必最先行动。 你只需要做得不同、做得更好。从表面上看, 很多的原创者看上去很自信, 但是在背后, 他们也像所有人一样, 感受恐惧和疑虑。 他们只是以不同方式来面对。 所以说做原创者的关键, 其实非常简单, 就是避免从第三步走到第四步。 你不去说“我超烂”, 而是说“最初的想法都是超烂的, 我只是还没做完而已。2,你是否主动地去质疑默认选项, 然后寻找一个更好的选择。3,伟大的原创者是那些失败最多的人, 因为他们是尝试得最多的人。你可以通过质疑自己的想法 来激励自己, 勇敢地面对放弃尝试的恐惧感, 并且知道自己想到很多坏主意后 才能获得几个好主意。

81,伍迪.诺里斯(Woody Norris)如何将声音按照你们想要的方式传播:虽然我不是大学毕业,但是不代表我笨 在这个世界上,太笨就会被淘汰 因为聪明的人太多了 我只是恰巧通过另一种方式接受教育 我不是完全反对教育 我认为教育很好,只是认为有时候 人们去接受教育,却失去了教育 过于自大,以至于不稀罕其他事物,因为他们认为自己更好 我们现在生活的时代很好 因为几乎所有东西都被重新探究过 我有一个用很多次的口号,就是 一无所有 我是认真的 至今没有发明任何东西 我们仅仅在摸索的开端 我们对自然法则、科学、物理的探索才刚刚开始 对于所掌握的,我希望,只是冰山一角。现在,当我播放时,你们听不到嘈杂的低声 这组设备播放的声音可以达到200赫兹,超过了听觉范围 实际上它是在发射超声波,低电平的超声波 振动频率是每秒十万次 你现在听到的声音 和在表面制造声音的普通喇叭不同 这个是外部,在空气中制造声音 正如我们一直被告诉的,空气是非线性的 把音量稍微调高一点 我的意思是略高于80分贝 突然之间空气开始将传播的信号扭曲化 原因是:声速不是常数。相当慢 但是声速根据温度和气压的变化而变化。现在,想象一下不用任何高科技水段 我在空气中制造一些正弦波 如果我将振幅调的过大 则会对气压产生影响 也就是说在制造正弦波的同时 声音的传播速度发生了变化 我们常见的广播 是力图接近完美的线性化 线性化意味着更好的音质 特超声则完全相反 它属于完全的非线性 它也作用于空气,但是是相反的效果 这就是特超声 但是它是可预测的 你可以制造精确的广播来消除这种影响。现在的问题是,那么声音从何而来? 不是在这个表面形成 而是沿着空气中这条狭窄的带 数亿计独立的点而形成的 所以当我把它对准你 你听到的声音就在耳边形成 我说过我们可以缩短这条带 我们可以将其扩散以覆盖整排座椅 我可以将其设置成只一支耳朵听一个喇叭 而另一只听的是其他的声音,这才是真正的立体声 当你用家庭影院的音响时 你两耳听到的都是一个喇叭的声音 就算只打开左边的喇叭 你右耳还是能听到左边喇叭的声音 而剧院的情况就更糟了 剧院的声音是在你的前方散播 因为声音时沿着空气中这条带形成 它不遵循平方反比定律 也就是说距离每增加一倍 它就会减弱大约三分之二 例如:你从1米走到2米,声音就会减弱6分贝 而现在,你去听摇滚音乐会或交响乐会时 前排和后排 享受到的效果是一样的 了不起吧?我们已经得到军方的订单,并将其中一些应用在伊拉克 比如在四分之一英里远的山坡上 制造军队调遣的假象 (观众笑) 或者在一个恐怖嫌疑分子耳边小声念圣经 (观众笑) 我是认真的 他们确实有这样的红外线装置 他们用它可以在100码远的地方 看到恐怖分子的面部表情 和温度变化中的绝对温度率 另外,也可以用以辨别敌友 我们做一个155分贝的版本 痛苦指数是120 它可以使你在一英里外与其他人交流 那可以是在一个公共的海滩上 而他们根本不知道这打开了 我们卖给军方的售价是7万美元 我们做多少他们就买多少 我们通过一个照相机把它安装在塔楼上,因此当恐怖分子对你射击时 你其实在另外一个地方 这里相只是一台照相机。我还有很多其他的发明 我发明过一个用来变速的等离子体天线 有一天 我正在仰望办公室的天花板 当时正在做一个探底雷达的项目 这时 物理学家CEO进来说:“ 我们遇到麻烦了 我们采用的波长太短 因此天线的铃声有问题 当你采用很短的波长时 天线就会和音叉产生共振 而且从天线中传出来的能量 比来自于地面的反向散射要多 我们正在尝试分析试 但数据处理的工作量太大了 我说 为什么不做一个只有用的时候才存在的天线? 可以打开可以关闭 那是一个细致化的荧光管 我卖了150万美元 现金付款 在它被破解后 我将其收回给五角大楼 当专利被批准后 我告诉他们它的来由时 他们笑了 然后我带去了一个样品 他们买下来了 。

80,伊藤 城: 想要革新吗?做一个现在主义者:一群毫无头绪的 非专业人员 就这这个事件 使大家聚集在了一起。 但这是一个新的做事的方法, 是由互联网 和一些其它的我们在做的事情促成的。么聚在一起, 做到了NGOs和政府 完全做不到的事情? 我想说这是因为 有了互联网。事实上人们在试图预测未来, 甚至是经济学家。 然后因特网出现了, 然后世界就变得特别复杂, 特别的便宜,并特别的快, 那些我们一度如此珍爱的 牛顿定律 原来只是局部的规则, 我们发现在这个 完全无法预测的世界, 大部分生存下来的人 都在用不同的原理工作。在有英特网之前, 当我们尝试去创建一个服务项目, 你所要做的是你首先得创建 一个硬件层面然后是网络层面和软件, 这需要花费上百万美元 才能做到最基本的事情。 那么当需要花费上百万美元 做那些基础的事情的时候, 你得有一名MBA, 他会写一个计划书, 然后从风投或者一个大公司 获得资助。 然后你还要雇佣设计师和工程师, 然后他们按照你的构想实现它。 这是在互联网出现之前,B.I, 的创新模式。 在互联网出现之后发生的是 创新所需的花费大幅度下降了, 因为合作的开销,推广的开销 交流的开销,和摩尔定律, 让尝试一样新东西的花费 低至接近于零, 你有谷歌,脸书,雅虎, 没有许可证的学生—— 不需要许可证来发明创新—— 没有许可证,没有幻灯片, 他们只是制作产品, 然后他们筹集资金, 再大略弄出一个销售计划, 也许后来他们雇了商管博士。 所以互联网引起了革新, 至少在软件和服务上, 从商管博士驱动的创新模式, 到设计师-工程师驱动的创建模式, 它把创新推进到了边缘, 到了宿舍,到了新企业, 远离了大型的研究机构, 远离了强力,有钱和有权威 却老而蠢笨的研究所。我们送了一些学生到深圳, 他们坐在工厂的地板上 跟深圳的革新人员在一块儿,确实很令人惊异。 在那里发生的是 你有这些出自出产的设备, 他们并不做原型或者幻灯片演讲。 他们摆弄着出产设备, 直接在设备上进行革新。 工厂就在设计之中, 而设计师真的在工厂里。 那么你所要做的是, 你下楼到货摊上, 然后你会看到这些手机。 而不是 像开帕罗.阿尔托的孩子们那样开启一个小小的网站 深圳的孩子做新手机。 他们像在帕罗.阿尔托的孩子做 网页一样做新手机, 所以,在手机行业 有一种革新的热潮。 他们所做的就是制造手机, 然后下楼到货摊上去卖, 他们也看其它的孩子用品,然后上楼, 又多做几千个,然后再下楼去卖。 这听起来像是软件之类的事情吗? 这听起来像灵活的软件开发, A/B测试和重复, 我们认为只能在软件层面完成的事情, 深圳的孩子是在这种硬件上完成的。 我的下一个工作人员,我希望是 这些来自深圳的革新者之一。所以这正发生在软件,硬件 以及生物工程领域, 所以这对创新来说是一个全新的思维方式。 这是一个由下至上的变革,是全民性的, 也是混乱,难以控制的。 这并不是不好,只是相对以往来说很不同, 我认为我们所沿用的研究机构的传统的规则 已经不再合适了, 我们这儿的大多数人 都本着不同的原则在运作。 而我最喜欢的一个原理是拉力, 是收取资源的理念。 当需要的时候从互联网上拿取, 而不是把它们存储在一个地方 从而试图控制每一件事。我三次从大学退学, 所以依靠传统教育来学习 对我来说是近而远之的事情, 但对我来说,教育是别人给你的, 但学习是你自己所成的。用指南针代替地图。 那么这一个理念是,写计划书 或者策划的花费什么变得如此昂贵 却它不是很精确或实用。 所以在平安广播的故事里,我们 知道我们需要搜集数据, 我们知道我们想发表数据, 与其做出一个详细的计划, 我们先说,啊,需要一个放射线探测仪。 哦,我们没有。 那我们就做一个。没有足够的感知器。 行,我们就做一个移动的探测仪, 我们开车四处转悠,我们寻找志愿者。 我们没有钱,就乱糟糟地开始吧。 我们不能把所有的事情都计划好, 但我们有着一个很坚定的指南, 我们最终达到了我们的目的地, 对我来说,这和灵活的软件的 开发相似, 但这个”指南针“理论很重要。

76,Steven Johnson: The Web as a city——很多时候让城市如此强大 是它们非中心化的活动 城市没有一个可以让你拿掉的枢纽中心 从而造成所有活动停止 如果真有,它可能就是世贸中心。群体智慧 让人们听懂的最好方式 就是用城市作为比喻,询问他们谁造就了这些城市中街区? 谁让Soho有这样的个性? 让拉丁区有那样的特点? 固然其中有一些高层的战略决定 但答案却是每个人和没有人 每人都对它们都有一点贡献 却没有人真正是这个街区 的终极塑造者。如果在我主页右边 放一个来自Technorati所有链接的订阅点(feed) 它会随着整个互联网的生态变化而变化 这个列表会变化 我却不能直接按照我的意志控制它 在某种程度上来看,这更像一个数据似的真菌 在我的网页上不断的生长,而非一个我刻意放在这边并由我操控的的链接 这基本上就是个全球脑(地球是一个脑,每个人是一个神经元的理论) 基于此你可以做很多不同的实验,看看这个‘脑’在想些什么。 现在有很多好玩的工具 Google开发了Google Zeitgeist (google网络查询分析程序,分析搜索的关键词和热门网站) 可以通过搜索的信息观察发生的事情和人们的喜好 最后发布一些有趣的数据图像。

我曾经试过的一个叫GoogleShare的新玩意儿。 实际上就是你放一个词 在google上搜索, 然后把这个词和某人名字再一起搜索。 所以这个词的搜索页面数 和它加了到某人名字的搜索页面数的百分比 即为这个人的关于这个词的GoogleShare.(其实就是这个人和这个词的关联度) 你可以搞个有趣的比赛 比如TED大会的GoogleShare 理查德·沃尔曼(TED大会的创始人) 拥有15%TED大会的GoogleShare 我们的好朋友克里斯也占有6%,但我也许会加一个小数点。所以在某种意义上,热门的博客来自于新人。 因此他实际在开发一种可以改变整个体系的工具 一种预设的涌现现象 虽然你依旧不能完全控制, 但是你在从有趣的方式改变着游戏规则 因为你最终看到的也许 是一个更民主的方式传播大众的声音。 所以这件事最牛逼的地方在于,我的演说会结束在这里 这样最具涌现性,最有内在组织性的系统 却不存在特定的组成部分和具有窥探到博客链接形成的型态全貌的能力。 并基于喜欢这个形状与否去相应的改变他们的行为 所以关于这场讨论,最爽的事情 如果幂法则和软件可以改变它 就是事实上我们正在对话 我希望对话从这里继续下去。

77,Tea Uglow: An Internet without screens might look like this:人类喜欢自然的解决方式。 人类喜爱信息。 人类需要简单的工具。 这些原则应该作为我们设计未来的基石, 不只是为了设计互联网。我跟日本的AQ设计公司 在一个有关心理健康的 研究项目上进行了合作。 我们想设计出一种实体, 它能够抓取情绪波动中的主观数据, 这对于诊断来说至关重要。 这个物体获取你的触觉, 因此你生气时可能会大力按压它, 或在心绪平和时轻抚它。 它就像一个数码表情贴。 然后你可能在一段时间后重温这些数据, 并在网上添加一些注释内容。 大多数情况下, 我们想创造一个亲切,美好的事物, 它能被放在口袋中 让你爱不释手。现在,一些人认为问题在于 当今那些举办运动的人 所面临的危险远不如以前, 但这并不是事实。 在盖奇、这埃及解放广场运动, 我见到人们舍家弃业 投入到这些运动中去。 事实也不像马尔科姆·格拉德威尔说的那样 (《纽约客》杂志撰稿人及畅销作家), 当今抗议者的凝聚力不足。 这是不对的,这些人参加抗议活动, 跟朋友一起参与,与从前没什么两样, 有的时候甚至还能 遇到志同道合的挚交。 现在我还是会跟10多年前 在萨帕塔全球抗议活动上 认识的朋友见面聊天, 陌生人之间的联系并非毫无价值。 当我在盖奇遭受到催泪瓦斯的攻击, 陌生人帮助我和其他人一起撤离, 而不是只顾自己逃命。 在埃及解放广场运动中, 我见到了很多人,抗议者, 拼命保护周围人的安全。 数字化宣传是个很不错的途径, 因为改变思想是改变政治体制的基石。 但是当今的运动需要 超越大范围快速的参与, 还要想办法让大家万众一心, 发展强有力的政治意愿, 保持高度一致, 制定政治决策的发展步骤, 并想办法付诸实施, 毕竟仅有这些好的意愿、 勇气和牺牲精神 是远远不够的。在新西兰,一群年轻人正在建立 一个叫做Loomio的平台, 用来进行大规模参与决策的制定。 在土耳其,140Journos正在举办“黑客松” 这样他们就可以同时支持社区活动 和大众新闻报导。 在阿根廷, 一个叫做DemocracyOS的开源平台 让议会和政治党派也能够参与进来。 这些都非常好, 我们还需要更多这样的组织, 不过办法并不只在于更好的网络决策, 因为要改进民主制度, 我们需要在每个阶段都有所革新, 从组织层面到政治层面,再到社会层面。

78,Zeynep Tufekci: Online social change: easy to organize, hard to win: 很容易发动并不总是意味着 很容易实现目标。 我们在做的是 找到最快的路径, 却没有利用传统方式的好处。 因为你们想想看, 以前组织的所有后勤工作 都很繁琐、单调, 并不只是为了完成工作, 这些工作创造了一种组织, 能够让大家万众一心, 一起做出艰难的决定, 达成一致、有所创新, 甚至更重要的是, 在求同存异中前行。 如今的运动缺乏有效的组织基础, 规模扩张得太快, 无法预见到可能面临的挑战。 有点类似于小型创业公司发展过快, 却还不知道下一步要如何发展, 而且也很少转换战略, 因为他们没有深厚的实力 来平和度过这段过渡期。

79,把每个社会问题(法案)转变成技术难题(产品)。女性工作歧视

65, 我们看的是相对收入 或者说社会地位、身份—— 就是我们之间的相互关系 以及人与人之间的差距大小。比较每个国家的前 20% 与后 20% 的收入差距。 你们可以看到左侧的国家都比较平等—— 日本、芬兰、挪威、瑞典—— 他们的前 20% 的富裕程度大概是后 20% 的 3.5 到 4 倍。 但是在比较不平等的另外一侧—— 英国、葡萄牙、美国、新加坡—— 收入差距要大一倍。越是不平等的国家 在各种社会问题上 表现得就越差。 关联性非常强。 但是如果你看同样的 健康和社会问题 与人均国民收入以及 国民总收入的指数的比较, 那你就什么也不会发现, 再没有相关性了。在越不平等的社会,儿童的表现就越差。 我们社会的平均福利 再也不是取决于 国民收入和经济增长。 它们在较穷的国家非常重要, 但是对于富裕的发达国家来说却并非如此。 而我们之间的差异 以及我们相对于他人的位置 如今看来非常重要。在较不平等的一侧, 大约有 15% 的人 感觉他们能相信他人。 但是在更加平等的社会, 这一比例上升到了 60% 或 65%。 如果再看社区活动参与度 或者是社会资本的评估, 都有非常相似的关联 与不平等紧密相关。整个社会 患有心理疾病的比例是其它社会的 3 倍。 同样的,这些都与不平等有着紧密的联系。 社会越是不平等 就越倾向于保留死刑。儿童高中辍学状况。 同样,差距很大。 如果我们讨论社会人才的选拔, 就会发现这种差距的危害非常严重。是否富爸爸有富孩子 穷爸爸有穷孩子, 或者这两者之间没有任何关系? 在较不平等的一侧, 爸爸的收入更加的重要—— 比如说英国、美国。 而在北欧, 爸爸的收入就不那么重要。 那里有更多的社会阶层流动。 正如我们常说的—— 我知道这里有很多美国听众—— 如果美国人想要实现他们的“美国梦”, 他们应该去丹麦。我们发现那些表现较差的国家, 无论什么, 都似乎是那些更不平等的国家, 但是那些表现得好的 似乎都是北欧和日本。 所以我们看到的是 普遍社会紊乱与不平等之间的关系。 不仅仅是一两件事出了问题, 而是几乎所有事。瑞士和日本, 他们在所有方面都显示出他们是非常不同的国家。 妇女的地位, 他们对小家庭的坚守程度, 在富裕发达的国家之中, 是在两个极端。 但是另外一个很重要的不同就是 他们如何实现较大平等的。 瑞典在收入上有很大的差异, 但它用税收、 国家福利、 慷慨的救济等等来缩小差距。 日本则相当不同。 首先日本税前工资差距比较小。 它的税收较低。 它的福利也比较少。 而对美国各州的研究中, 我们发现了鲜明的对比。 有一些州表现好是通过再分配, 而另外有一些州表现好 是因为税前收入差距小。 所以我们得出结论 如何实现较大的平等并不重要, 重要的是能实现这种平等。似乎总体而言—— 较为平等的社会在社会底层展示出的差异最明显, 但在社会上层也同样会有一些优势。不平等对社会心理的影响。 更多的是关注优越感和自卑感, 被重视和被看不起, 被尊重和被贬低。 当然,那些由于 身份地位的竞争而产生的感觉 促动了社会消费主义的前进。 但它同样也导致了地位的不确保性。 我们更担心的是别人如何评判和看待我们, 我们是否显得有吸引力、聪明、 或是诸如此类。 社会价值评价增强了 对这些社会价值评价的恐惧。们应该解决税后以及 税前的一系列问题。 我们应该限制收入, 遏制顶端的奖金收入文化。 我认为我们必须竭尽所能让我们的领导们 对员工负责。 我最后想要总结的 就是我们能够通过减少我们的收入差距来 提高我们的真实的生活质量。我感觉社会不平等和性工作者也有很大关系。

71,Jonathan Harris: The Web's secret stories:实际上我们真的也有很多共同点, 其中的一个共同点就是我们内心深处 都急需表达自我。 其中一个探索这些想法的项目 在大概一年前启动, 做一个名字叫作“我们感觉不错”的程序。 这个程序每两三分钟 扫描一下全球新张贴的博客日志, 寻找“我觉得”或者“我正感觉”这两个词组。 如果发现这些词组, 就提取这一整句话, 然后自动试着推断写这句话的人的 年龄,性别和地理位置。 然后,通过获得的地理位置和时间, 我们还可以找到 那个人写那句话当时的天气。 所有这些信息都保存在一个数据库里, 每天大约能搜集2万条感觉的数据。 这个项目已经运行了大概一年半, 至今为止已经搜集了大约750万条人们的感觉。 现在我大概演示一下 我们把这些信息可视化之后的样子。请看,这就是“我们感觉不错”。这些粒子能展示人的特性。他们又像有自己的生命, 疯狂地四处游动,欲探索生命的世界。 他们也显示出好奇的模样。 你们可以看到现在有一些粒子在鼠标周围蠕动, 另外一些 在左下角的 6个词周围游动。这6个词代表了“我们感觉不错”项目的6个模式。 我们现在看到的是“疯狂”。 另外还有“悄悄话”,“剪辑”,“同党”,“度量”和“果冻”。 现在我和你们一起看看其中几个。 “悄悄话”把所有情绪吹到屏幕顶上。 然后,一个接一个的按从新到旧的顺序 自己运行,进到一个滚动的感觉清单里面, “我现在感觉好一点了。”接下来这个模式称为“同党”。 “同党”对全世界在过去几个小时的感觉 做统计分类。 我们发现“好些了”是现在最常见的感觉, 其次是好,不好,愧疚,不错,沮丧,恶心等。 我们还可以按性别分类。 我们发现在刚才几个小时中, 女人谈自己的情绪比男人要多。 我们也可以按年龄划分, 就能得到世界的情感按照年龄分布的柱状图。 可以看到20多岁的人是最活跃的, 然后是青少年,然后是30多岁的人, 其他年龄段的就基本上不怎么讲了。 可以按天气来分类,我们把 感觉特征和天气特征的相似联系起来, 那么那些象征阳光灿烂天气的情绪 不断旋转着,仿佛它们就是太阳的一部分。 象征多云的情绪飘浮着,仿佛乘风来去。 象征下雨情绪的粒子坠落下来,就像是在下暴雨。 象征下雪的粒子就像雪花一样洒落地面。最后,按位置分类可以把感觉的来源地 显示在世界地图上,显示出那些感觉的地理分布。 “度量”对数据提供更多的数量分析。 可以看到,现在世界上感觉“被利用了”的程度 是平常的3.3倍。如果你想看看具体某些人的情况的话, 它还有搜索功能。 比如说,你可能发现 在孟加拉国多云的时候更多女人们希望她们能永远20岁

70,Jonathan Harris: The web as art:它是可以实现的 收集人们生活中的小故事, 不仅是在街角,而是要通过互联网。与此同时,忽然间涌现出大量的人 开始通过互联网来记录他们自己的生活,留下足迹。 发博客、照片、想法、感受、观点, 这一切对上网的人来说都是公开的, 并且是有迹可循的。 从这一点出发,我开始编写出一套计算机程序 用它来筛选大量的相关信息,网民的足迹。这个项目持续了足足有一年半的时间。 它叫做“我们感觉好”的。 这个项目追踪浏览全球所有新近发布的博客 每隔2-3分钟检查一次,搜索一些特定的词组 “我感觉”和“现在,我觉得”以及在哪里发现的这些短句, 并把这一整句记录下来 接着会尝试收集分析出一些有关该作者的个人信息。 例如他们的性别、年龄以及他们的地理位置 还有当他们写下这些语句时的天气情况。 这套程序每天可以收集到20万句左右的句子 并持续这样进行了一年半的时间, 至今它已经收集到了超过一千五十万条有关“我感觉”的句子。 然后,我把它这样展示出来。 这里出现的每个点代表着一个说英语国家的人的 前几个小时的感受。 每个点都是单独的一句话,来自单独的博客使用者。 并且,这些点的颜色也代表了不同类型的感受, 这些明亮颜色的点代表了喜悦,相反灰暗的颜色的点代表悲伤。 这些点的直径也代表了 它里面句子的长度情况。 所以,我们看到这个小一点的点里面的句子很短,这个大一点的点里面的句子长些。 第二个项目的概念是运用这样的经历来思考 任何一个故事的必要元素。 是什么组成了一个故事? 我们都知道,故事要有人物,还需要观点。 故事也需要在特定的地方发生。它要有发生的情景。 它也要有自身的色彩。它看起来怎样? 它也有时间。什么时候发生?发生的日期、时间?“我们感觉好”这个项目收集 人们生活中非常小非常细微的故事。 有些只有两三句左右的长短。 并且,我开始调整这个观念 我们到底是如何定义一个故事的。 最近,我开始热衷于深度地挖掘那些单独的故事。 并且它也指引我在这个现实世界当中做些事情, 不仅局限在网络上面, 仅把网络作为最终的展示平台之一。

67,Tim Harford: Trial, error and the God complex:他把它称为:万能神力(自以为有能力解决复杂问题的本事) 现在我可以来描述万能神力的症状 它的症状是: 无论问题多么复杂 你还是绝对彻底相信 你的解决方案是准确无误的。 我在我周围也一直看到这种“万能神力”的症状 出现在我的经济学家伙伴中 我看见它存在于我们的商业领袖身上 我们看见它存在于我们推选的政客身上。 这些人面对这及其复杂的世界 仍然绝对坚信 他们知道这个世界是怎样运作的 而你们知道,我们在这里听到的未来的数十亿人的种种 用那种方法来理解这个复杂 的世界显然是太简单化了。我们所处的环境的复杂性 这也许也是为什么 我们发现“万能神力”很有吸引力 我们喜欢退一步说:“我们可以来画一个图, 我们可以贴一些图表, 我们知道这是怎么运作的。” 但是我们不知道 我们从来都不知道。 我不是要在这里传递一个虚无主义的信息 我不是想说我们不能在 复杂的世界里解决复杂的问题 我们显然是可以的 但是我们需要用一种 谦逊的态度来解决问题 要抛弃“万能神力”的态度 而是用一个实际可行的解决问题的手法。 我们有一个实际可行的解决问题的手法 你给我举一个 成功的复杂系统 我就能显示给你看 这个系统是如何在试验和排除错误中不断演进的。但是遗传学家史蒂文琼斯教授 讲述了联合利华其实是怎样解决这个问题的 试验和失败 改变和选择 你拿一个管口 你随机地做出10个不同的管口 你测试这10个管口,你把最好的那个保留下来 你再拿这个做基础再做10个不同的管口 你测试这10个,你把最好的保留下来 你再这个基础上测试10个 你知道这是怎么做出来的了吧? 经过45轮测试后 你们就得到了这个很好的喷嘴管口 这个看上去有点象国际象棋棋子 工作起来绝对高效 我们不知道 为什么它那么高效 根本不知道 当你不再认为自己有万能神力 而是开始尝试一些东西 用一个系统的办法来决定什么办法行什么办法不行 你就能解决你的问题。这个过程就是试验和排除错误的过程 事实上这是成功机构的一个很大的共性 只是我们认识得很不够 我们听过很多经济是如何运作的言论 美国的经济仍然是世界上最好的经济体 它怎么变成世界上最好的经济体的呢? 我可以给你很多事实和数字 关于美国经济的 但是我想最突出的是这点: 每年10%的美国企业 会消失 这是很高的失败率 这个失败率比美国人的失败率要高 美国人并没有以10%的比率每年消失 所以我们可以总结说 美国企业比美国人消失得更快 因此美国企业比美国人进化得要快 而最终, 他们进化到了完美的顶端 他们会把我们都变成他们的宠物 (笑声) 如果,他们还没有这么做的话 我有时会想 但是试验和排除错误的过程 解释了这巨大的差异 西方经济的出色的表现。 它的发生不是因为你让一些特别聪明的人掌管了一切 它是从试试验和排除错误中得来的。谷山丰 提出了惊人的推测 谷山-志村猜想 结果几十年后 为证明费马最后定理 奠定了基础 事实,它和费马最后定理是 同等的 你证明了一个,就证明了另一个 但是它只是一个猜想 谷山丰试了一遍又一遍 但是他不能证明它是正确的 1958年他刚刚过了30岁后 谷山丰结束了自己的生命 他的朋友,志村五郎 和他一起研究数学 几十年后回顾谷山丰的生平时 他说 “他不是一个很仔细的人 作为一个数学家 他犯了很多错误 但是他能朝好的方向犯错 我想效仿他 但是我发现 能朝好的方向犯错 很难。”

69,Don Tapscott: How the blockchain is changing money and business:有可能在未来几十年 带来巨大影响的科技, 已经到来了。 并不是社交媒体, 也不是大数据, 也不是机器人科学, 甚至也不是人工智能。 你会惊讶地了解到, 它是比特币等数字货币的技术基础, 它叫做区块链。如今,我们完全依赖于大型中介机构, 中间商比如银行,政府, 大型社交媒体公司, 信用卡公司等等, 来构建经济中的信用体系。 这些中介机构承办了 各式各样的商业贸易 的一切流程。 从对人们的身份验证, 到记录的清除,设定和保存。 总的来说,他们做得不错。 但是有一个问题日益凸显。首先,他们过于集中, 这就意味着它们会被黑客攻击,而最大的问题在于, 他们使得数字时代带给人们 的福利变得不再平衡。 我们创造着财富, 但是我们的社会也日趋不平等。如果我们有的不仅仅是信息的互联, 如果还有价值的互联: 大量的,全球性的 分散式的账本, 可以在数千万台电脑上运转, 每个人都有权访问。 无论是什么样的资产, 从金钱到音乐, 都可以进行储存,移动, 交易,交换和管理, 全部不经过强大的中间商。 如果我们有价值的当地媒介?

12,如何透过社会媒体:1,为了使大家更有参与感,他们想为这只座头鲸命名,2,遵循网络规则,他们发起了一场公投 包含很多非常高雅、深刻、有内涵的名字,3,人们喜欢凑热闹,但他们并不真的热爱鲸鱼。 可能有一些是。但大多数人 只是对这个热闹感兴趣并且趋之若鹜。但这种参与其实不是出于利他主义。只是大家都想做点很酷的事儿而已。这就是互联网世界的规则。 这就是互联网的大秘密。因为网络提供了一个人人平等的游乐场。 你的链接和你的一样有价值, 我的也是一样。只要你有一个浏览器。 不管财力大小任何人都能访问任何网站。 只要网络能保持它的中立性。

68,Tim Harford: How frustration can make us more creative:基思·杰瑞特遇到了个麻烦。 他容忍了那个麻烦, 并想出了解决的创意。 但让我们想一想 杰瑞特的直觉。 他其实一开始并不想演奏。 当然, 我想我们每一个人, 当遇到类似的情况时, 可能都会有同样的感觉, 我们可能会有同样的直觉。 我们不想被要求用糟糕的工具 干出好活。 我们也不愿意 克服不必要的麻烦。 但是杰瑞特的直觉是错的, 不过感谢老天他改了主意。 我觉得我们的直觉也是错的。 我觉得我们需要对那些 因为必须解决一些小麻烦 而获得的出人意料的优势 而心怀感激。我们都已经很明白了 一些特定的困难, 和一些特定的障碍的存在 实际上可以提升我们的表现。

39,David S. Rose: How to pitch to a VC:诚信,激情,经验,知识,领导力,技术、、坚持承诺、眼光、现实的态度、聆听的能力。= 你要能说服我们, 你,或者你的团队 拥有了所有这些技能,承诺,视野=你要能看到你公司前面的方向,聆听别人的能力。从告诉他们你的市场开始。 你为什么要创业,一,二,三。 你要告诉他们你会怎么做, 你要做什么,你怎么做。 从头到尾都要很流畅。你要让我知道这些是可信的。 你要把你所要做的和外界联系起来。

40,Richard Branson: Life at 30,000 feet:提供一个地方(美感)给用户去体验,想想自己是客户会想要什么。开公司关键就是要找到合适的人 激发他们,要知道,就是是他们发挥各自的最佳优势 而且,我乐于学习,还很不耻下问 要知道我很喜欢了解现状 喜欢尝试翻天覆地 所以生活对我来说是一种学习过程 要知道,要是那天我坐在别人的航班上 感觉不怎么自在,也就是-- 21年前,我当时想,没准儿我能 创造一家让人自在的航空公司 后来,我买了架二手波音747,小试一把。

11,Elon Musk :蒸发问题直到沉淀出他们的基本原理,从那里得到原因,而不是通过类比推理。通过我们大多数人的生活,我们通过类比推理,这从本质上意味着抄袭其他人所做的微细变化。而你必须这么做,否则在精神上你就不能度过这一天。当你想要做一些新鲜的事情时,你必须按物理原则办事。 物理正是一种 用反直觉的方式来发现新事物的方法,就像量子力学。 它就非常反直觉。 所以我觉得这是非常重要的事情, 然后也要非常注重负面的反馈, 寻求反馈,特别是从朋友那里。

16,科尔比弗古森:拥抱混搭:亨利 · 福特曾经说过:"我没发明什么新的 我只重新组合他人的发现 那背后是几个世纪的积累。 当所有的因素,已准备好 进步才会实现,才成为必然"。我们的创意来自于外界,而不是我们内心。

17,想出新点子的方法:舍弃数据,用故事思维。把每个可能性写下来但不要马上评价。如果你的创意要以分析为基石, 知道你要努力的方向, 就会用力过度,没办法产生新的东西。 就算你知道自己的目标, 要想闭着眼投飞镖一样 自由地思考各种想法。 这样做,一定能接近靶心, 至少有一次(能实现)。 而那就是你要选的(答案)。 这样做就能让想法 响应需求,更能新颖独特。关键在于, 不要在自己思考的范畴之内搜集信息, 而要去收集随机。这样做的话,头脑中 就搜集到了各种各样用于联想的材料, 结合起来就能闪现各种各样的想法。 这个方法最大的优点就在于印象的持续性。

13:,Steven Johnson:—偉大創新的誕生:1,和他人的灵感连接,结果会更加不同:如果我们试着建立具有创意的组织,我们需要多一点像酒馆的空间,你们的办公室也应该像这样,幾乎所有重大突破的靈感 並不是在實驗室中、顯微鏡前誕生的。 靈感都是誕生在 實驗室每週的會議中, 當大家聚在一起,並分享他們最新的資料以及發現時, 時常也會有人報告他們的錯誤、 故障,他們發現的狀況。 還有一些和環境有關的事, 而我稱它為「液態網路」, 聚集各方思想的網路, 各色的背景,各色的志趣, 互相衝撞,互相對映 —— 這種環境,事實上 就是引發創新的最佳環境。 一個新思想就是神經元建立的新網路, 你大腦內的神經元會互相同步反應。 這是一個前所未有的新結構。 而關鍵的問題是:如何讓你的大腦進入 更容易形成新網路的環境? 而事實證明,這種對外網路的模式 模仿很多 人類心智的網路模式。2, 但實際上,如果你回朔過往的紀錄, 會發現,許多重要的思想 都是潛藏很久之後才誕生的。

41,Simon Sinek: How great leaders inspire action:为什么?怎么做?是什么? 这小小的模型就解释了 为什么一些组织和领导者 能够在别人不能的地方激发出灵感和潜力。 我来尽快地解释一下这些术语。 地球上的每个人,每个组织 都明白自己做的是什么, 百分之百。 其中一些知道该怎么做, 你可以称之为是你的差异价值, 或是你的独特工艺,或是你的独特卖点也好,怎么说都行。 但是非常,非常少的人和组织 明白为什么做。 这里的“为什么”和“为利润” 没有关系, 利润只是一个结果,永远只能是一个结果。 我说的“为什么” 指的是:你的目的是什么? 你这样做的原因是什么?你怀着什么样的信念? 你的机构为什么而存在? 你每天早上是为什么而起床? 为什么别人要在乎你? 结果是,我们思考的方式,行动的方式, 交流的方式都是由外向内的。 很显然的,我们所采用的方式是从清晰开始,然后到模糊的东西。 但是激励型领袖以及 组织机构, 无论他们的规模大小,所在领域, 他们思考,行动和交流的方式 都是从里向外的。目标不仅仅是将你有的东西卖给需要它们的人; 而是将东西卖给跟你有共同信念的人。 目标不仅仅是雇佣那些 需要一份工作的人; 目标是雇佣那些同你有共同信念的人。 你知道吗,我总是说, 如果你雇佣某人只是因为他能做这份工作,他们就只是为你开的工资而工作, 但是如果你雇佣跟你有共同信念的人, 他们会为你付出热血,汗水和泪水。 人们买的不是你的产品;而是你的信念。 如果你讲述你的信念, 你将吸引那些跟你拥有同样信念的人。 但是为什么吸引那些跟你拥有同样信念的人非常重要呢? 创新的传播有一个规律, 如果你不知道这个规律,你一定了解这个概念。 我们的社会中,有2.5%的人 是革新者。 13.5%的人 是早期的少部分采纳者。 接下来的34%是早期接受的大多数, 然后是比较晚接受的大多数和最后行动的。但是创新的传播规律告诉我们 如果你想在大众市场上 获得成功,或者要大众接纳一个点子, 你得等到 获得15%-18%的市场接受度 这个转折点之后才行。 那时之后市场才真正打开。因为早期的大多数 不会尝试新事物, 除非有些人 已经先尝试过了。 而这些人,创新者和早期的少数人, 他们喜欢大胆的尝试。 他们更自然地凭直觉做事情, 发自于他们的世界观的直觉, 而不仅仅是因为市场上有什么样的产品。 人们买的不是你的产品;人们买的是你的信念。 你的行动只是证明了 你的信念。 实际上,人们会去做能够体现 他们的信念的事情。 那些为了抢先 在头六个小时内买到iPhone 而 排六个小时的队的人, 是出于他们的世界观, 出于他们想别人怎么看自己。 他们是第一批体验者。 人们买的不是你的产品;他们买的是你的信念。 民权运动只是碰巧 帮他将信念 付诸于现实的一件事情。 我们跟随他,不是为了他,而是为了我们自己。 顺便说一下,他的演讲是 “我有一个梦想”, 而不是 “我有一个方案”。

42,Simon Sinek: Why good leaders make you feel safe:唯一的变量就是 组织内部的情况, 这也是领导力起作用的地方, 因为是领袖决定了整体风气。 当领袖决定 将团队成员的 生命安全放在第一位, 即便牺牲舒适和有形的资产也要保证安全, 这样大家就会留下来, 并且有安全感和归属感, 这样奇迹也就会发生。当情况不对的时候, 我们被迫花费时间和能量 去保护我们自己, 这从本质上削弱了一个组织。 当我们在组织内部有安全感时, 我们会自然地结合我们的特长 和力量,并不知劳累地 去面对外面的危险, 同时抓住机会。关于一个好领袖是什么样的, 我可以给出的最贴切的类比就是家长。 如果你想想一个好家长是什么样的, 你想要什么?什么会塑造一个好家长? 我们想给我们的孩子机会, 教育,并在必要时训诫他们, 所有这一切都是为了他们可以长大, 并且比我们更有成就。 伟大的领袖也是这样的。 他们想为团队成员提供机会、 教育,以及必要的训诫, 帮助他们建立自信,给他们尝试和犯错的机会, 为了他们可以获得 超出我们想象的成就。我听说过一个故事, 一些海军陆战队员 外出在一家影院里, 他们穿着军服, 那个军官让队员们先吃, 他最后一个吃, 当队员们吃完后, 已没有食物留给他。 当他们回到营地, 他的士兵们拿出一些自己的食物, 让他们的军官吃, 因为这样的事常发生。 我们称他们为领袖,因为他们总是身先士卒。 我们称他们为领袖,因为他们 总是第一个承担风险。 我们称他们为领袖,因为他们 会选择奉献自己来保护 他的人民的安全, 让他的人民获益。 而当我们这样做时,很自然的结果是, 我们的人民会为我们做出牺牲。 他们会献出他们的血汗和欢笑、泪水, 为了看到他们领袖的愿景变为现实, 当我问他们,“你们为什么会那样做? 为什么你们会献出你们的血汗和欢笑、泪水 给那个人?”他们都给出了同样的回答: “因为他们也会这样为我做的。” 难道这不是我们都想 在其中工作的组织么?

49,Chris Anderson: Technology's long tail:所有的重要技术都经历过四个阶段-- 至少四个中的一个阶段,有时是所有四个阶段。 而其中的每个阶段都可以被看做一次撞击。 一次与其他的事物的撞击-- 比如,一个临界价格线会改变技术 和它对世界的影响。它是一个转变的契机。 这些契机会告诉你 这项技术的下一个篇章是什么, 以及你可以对它做些什么。第一阶段就是临界价格 技术发展的第一个阶段是 它的价格降到临界价格以下。 当它低于临界价格后, 如果它是一种成功的技术, 就会超越临界量, 形成突破。 很多技术在各这个时候就取代了另一个技术, 这也是另外一个重点。 最终,很多技术商品化了。 接近它们生命周期的尾声时,它们就几乎成了免费的了。这其中, 每个阶段都提供了机会给我们。 它是一种技术转折的机会。 即便是你错过了第一阶段,比如第一波 Wi-Fi 热潮 你知道,Wi-Fi经历了临界价格和临界量两个阶段 但是它还完成取代阶段,更还没去到免费的阶段 ─ 所以其中还有机会。

1,凯文凯利—技术的史诗:技术和寿命有正比关系,塑造着地球,并朝着更加复杂化,更加多样化, 更加专业化, 更具有感知性,更加普遍存在和最重要的,更具有进化发展性。

2,Heather Barnett: What humans can learn from semi-intelligent slime:在黏液霉菌体内, 存在有节奏的脉冲流, 一个脉管状结构把 细胞内含物,营养物质和化学信息 传输到细胞各处, 先朝一个方向流动,然后再向相反方向回流。 而正是细胞内的这种连续,同步振荡 让它得以建立起 对所处环境的一个相当复杂的认知理解, 而不依赖任何大规模的控制中心。 这就是它的智能所在。

3,Hans and Ola Rosling: How not to be ignorant about the world:这个TED讲数据如何矫正人的直觉,伽利略通过年复一年的观察推翻地心说。直觉对进化是有利的 它帮助我们很快的进行 归纳和总结 帮助我们夸大我们所惧之事 当所惧之事没有发生时 我们就会寻找其中的因果关系 然后我们会获得莫名的自信。这对进化来说是件好事 但是 当涉及到世界观时 这恰恰是导致结论颠倒的原因 有些趋势在上升而不是下降。并且这逐渐成为了我们的弱点 而不是优势 。那么我们该如何解决这类问题呢? 首先 我们要进行衡量 然后我们再来纠正 这里指的衡量 是我们能够明白 造成无知的规律是什么。现在我会给向家展示一些技巧 以此将误解转变成为 指导意见,如果你对当今世界的认知是基于事实的 那么你才可能会有机会去预测 将来会发生什么:A,你不太确定答案时 你应该猜“进步” 。B,所以如果你觉得不确定 就选“大部分人在中间”。C,如果你不确定 就选 ”大部分已经实现了。D,任何让我感到害怕的东西 你很有可能会夸大问题的严重性 这是指导意见之一 。 2020年 57%来自非西方国家 2025年 63% 2030年 68% 到了2035年 西方国家在富裕消费者市场中的比例被赶超 这些仅仅是针对未来的GDP所作出的推测 73%的富裕消费者 将居住在北美和欧洲以外的地区

4,Dan Gilbert:Why we make bad decisions:人们做决策时 会犯两种错误, 即错误地估算成功的概率, 和错误地估算成功的价值。前者因为,后者因为对比迷惑了我们的眼睛。这种”比较过去“的倾向 使人们放弃了很多好交易, 换句话说, 一个从前有更好价格的交易即使 现在仍然是一个好交易,也不如 一个曾经更烂的差交易能打动人。“比较”有一个特点: 当一样东西和另一样东西比较时, 它的价值会改变。这个“比较转移”的问题 影响了我们的理性决策。 多数情况下,人们很缺乏耐心。因为我们低估了未来的痛苦, 也高估了眼前快乐的价值。

10,Dan Gilbert—The psychology of your future self:为什么我们会做出 让自己将来常常后悔的决定?因为人们大大的低估了在未来的10年 他们会经历多少变化。我们的人格,价值观,喜好都会发生变化, 但是我们为沉浸于当前喜好, 因为我们高估了它们的持久性。时间是一种强大的力量。 它改变了我们的喜好。 它重塑了我们的价值观。 它改变了我们的人格。人类还处在发展变化的过程中, 却错误地以为他们不会发生任何改变了。 现在的你 只是处于过渡中,转瞬即逝, 暂时的的状态而已, 就像所有那些过去的你。 在我们的生命中唯一不变的就是, 变化。

11,Dan Gilbert—The surprising science of happiness:脑前额叶外皮有很多功能, 其中最重要的是 它拥有一种创造模拟经验的功能。发生在三个月以前的 重大的创伤, 除了少数个别例子 对你今日的快乐几乎没有影响。 我们没有其他选择或不能改决定时会最自我开导,满于现状: 这就是约会和婚姻的区别, 你出去和一个男人约会, 他扣扣鼻孔,你就不会跟他在约会了。 如果你们结婚了,他扣扣鼻孔。 嗯, 他有金子一般的心。 现代资本主义之父,亚当·斯密(Adam Smith), 用浮华却更贴近事实的语言 阐述如下。 这是值得思考的。 “人生中的悲剧与无序之源, 似乎皆来源于人们 过高地评估某种时局, 诚然,某些时局确实值得人们追求, 但是,不管这种追求有多大的合理性, 我们都不可因这种痴情的追求而打破 谨慎、公正的法则,亦不可破坏我们未来的心境。 因为假如我们真的那么做,我们必有一天会忆及当日的愚昧, 或者是因为自己曾经的偏私而感到后悔。” 我们确实应该追求价值更高的东西。 但是,假如我们过分看重不同选择之间的差异, 因而拼命的追求我们想要的东西时, 我们就可能面临危险。 当我们的追求不是无节制的时候,我们可以生活的快乐。 当我们的追求不受节制的时候,我们会生活得很痛苦,甚至会去欺诈,偷窃,伤害他人, 更甚至是牺牲真正有价值的东西。当我们畏惧受控制时, 我们会行事谨慎、三思而后行。 当我们的畏惧失去节制并无限膨胀的时候, 我们会变得鲁莽大意,或者胆小如鼠。最后用一句话来概括我们从这些数据中学到的东西: 我们每个人的期望与担忧在一定程度上都被夸大了, 通过选择感受,我们自己可以生产出 我们所不懈追求的那样东西。

5,Clifford Stoll:无所不及:All truth is one. In this light, may science and religion endeavour here for the steady evolution of mankind, from darkness to light, from narrowness to broad-mindedness, from prejudice to tolerance. It is the voice of life, which calls us to come and learn. 万相归一。在这道光芒下,愿科学与宗教为了人类稳定而协同起来,让人类从黑暗走向光明,从偏见走向宽容,从狭隘走向开放。这是生命的声音,呼唤我们前来,在此学习。如果你真想知道未来,不要问科技专家,科学家,或者物理学家,不要问程序员,如果你要知道这个社会20年后会是什么样,去问一个有经验的幼儿园教师。

6Tom Felton(马尔福)探索粉丝文化:狂熱的人其实是在尋求自我存在感。

7那些在Instagram上炫富的网红富二代:製造差異本來就是人之本性。

8,帕米拉·梅尔—别对我撒谎:1,每个人都愿意给你某样东西。 只要是为了得到他们渴望的东西,他们就心甘情愿地拿东西来交换。 欺骗是人们试图在现实与愿望之间架起桥梁 把我们理想中的自己与理想中的生活 种种心愿和幻想 与现实中的自己联系起来。2,说谎在人类进化上有着重要价值 研究者早就知道 物种的智慧越高 大脑皮层越大 这个物种就更可能欺骗。3, 研究表明 人们在过度强调否认时 喜欢使用较为正式的语言 我们还听到 “那个女人” 这种遥指性的措辞 我们知道 骗子们会不经意地 疏远话中的主语 借用语言来达此目的 如果克林顿说的是:“哎,实话告诉你吧...” 或者用到尼克松总统的口头禅:“实话跟你说...” 他立马就会 在识谎者面前露出马脚 因为识谎者知道这种被称为修饰语的话 更能暴露谎言 如果他完整地将问题重复一遍 或者他暴露过多细节 幸好他没这么做 那他的话就更不可信了 。4,诚实的人会很合作 让你感觉他们站在你一边 会表现出热情 他们会乐意帮助你找出真相 他们会帮你找出思路 提出有嫌疑的人 提供细节 他们会说:“ 啊, 可能是管工资的那些家伙做了这些假支票。” 如果感到自己被诬告 他们在整个对话过程中都会非常气愤 而不只是短时间发火 他们的怒气会贯穿整个对话过程 当你问到一个诚实的人 应如何惩罚造假支票的人 这个诚实的人 更可能会建议严惩不贷而不是宽大处理。在看看你与一个不诚实的人进行同样的对话 会是什么情况 这个人可能会有些疏远 往下看 降低音量 几字一顿 话不连贯 让不诚实的说自己做过什么 他们在一些不着边际的地方 透露过多细节 他们接着会严格按照时间顺序陈述 一个受过训练的质询者 在几个小时的问询过程中 旁敲侧击 让那个人用倒叙的方式来陈述 然后观察他如何说谎 并记录嫌疑人在回答哪些问题时音量最大 嫌疑人为什么会这样 这其实是人之常情 我们会事先想好说什么 但很少事先想好做什么样的动作 我们说“是” 而我们却在摇头表示“否” 我们说的故事非常有说服力 但我们却轻轻地耸了耸肩 我们犯了严重的罪 而在侥幸逃脱时面露微笑 这种微笑被称为“欺骗的喜悦”,。5,一个人往往会 通过一个表情 来掩饰另一个表情 而这个表情会闪现出来 谋杀者通常会漏出伤感之色 你新的合资伙伴可能会跟你握手 庆祝 和你去吃饭 接着漏出一丝愤怒 我们不可能一夜之间成为表情专家 我下面教你们辨识一个非常危险的表情 这也很容易学会 那就是轻蔑的表情 假设两个人势均力敌地竞争 这是个比较正常的关系 但是愤怒一旦变成轻蔑 你就输了 这与道德优越感有关 正因如此 人们才很难改正这个行为 这样的表情就是轻蔑 其标识就是 一边的嘴角向上并往里收起 这是唯一一个不对称的表情 不论对方是否在说谎 也并不总是谎言 只要看到对方轻蔑的表情 就应该往反方向思考 重新考虑这笔交易 说:“不用了。谢谢。我来可不是喝酒的。谢谢了。”

13,Will Wright:—Spore, birth of a game:1, 玩家喜欢做东西。 当他们自己可以制作东西时,他们就会对它 产生极大的共情感。2, 因为我觉得我们的世界现在所面临的诸多问题 大多归咎于人们目光短浅。 让我们去畅想五十年、一百年甚至一千年以后的变化实在太难。 而我认为给孩子们一个这样的玩具, 让他们重现动态变化, 用很短的时间看长期的变化, 让他们了解我们现在在做的事情,了解一百年后会发生的事情, 就是我现在能为帮助这个世界所做的 最有效率的事。 这就是为什么,我自认为,玩具可以改变世界。idea:做一个游戏让让人轻松学会物理。不用圆盘控制汽车,用换挡摇动控制汽车。星际游戏,进入黑洞时时间变得很慢

14,Yochai Benkler 谈开源新经济模式:1,从事互联网工作和研究的一个常见问题是 有时很难分辨一个新兴事物,究竟是短暂的潮流,还是根本性的变革 为了分清这两者的区别。自工业革命以来经济活动最核心的元素,第一次分散在了广大民众手中,2,如果项目的成果是完全公开的,成果可以免费为任何人所利用,这是人们出于社会层面或心理层面的动机,而做出的有趣有意义的事情 项目的成果是完全公开的,成果可以免费为任何人所利用,这是人们出于社会层面或心理层面的动机,而做出的有趣有意义的事,3,这种新框架还呼唤一种新的组织管理架构 尤其是,我们今天诞生了许多“任务组织” 以前,你需要雇佣很专业人员,让他们投入很多时间 以前,你需要雇佣很专业人员,让他们投入很多时间 现在,同样的工作,你可以把它切分细化为很多小部分,只需要一点儿激励和动机就可以完成的很少的工作量 现在,同样的工作,你可以把它切分细化为很多小部分,只需要一点儿激励和动机就可以完成的很少的工作量 就五分钟,少看五分钟的电视怎么样?五分钟,好吧,反正我觉得它很有趣 就五分钟,少看五分钟的电视怎么样?五分钟,好吧,反正我觉得它很有趣 或者,因为我觉得这件事有意义,或着为了得到某种归属感 或者像编辑维基百科那样,带给人某种社会关系

51,Paul Kemp-Robertson: Bitcoin. Sweat. Tide. Meet the future of branded currency.:未来是属于扁平合作式结构的 也就是说人们更愿意相信他们自己, 而非企业或是政府. 在英国、德国等发达国家 信任度就更低了. 想起来有点吓人 比起政府和领导人 人们居然更相信商人 而这对于货币有什么影响呢 归结货币的本质, 其实它是一种价值的表达形式,一种约定的价值. 在当下的数字时代, 我们拥有很多方式去量化价值 其中有一些很简单 有时候 当我们需要量化价值时 最简单的方式 是创造一种新的、靠谱的货币 从这个角度看 我们就能更好地理解比特币.历史是否在重演 纸质货币会不会被高科技所淘汰 货币是否会和政府脱钩 细想一下 品牌和企业正在填补 那些政府填补不了的空隙 我想也许明年 我们能在台上用 TED 币买一杯咖啡 一杯公平贸易有机咖啡

65,John Gerzema: The post-crisis consumer:第一个文化价值转变是, 生活有种转向所谓液态生活的趋势。 美国人对成功的定义由资产的多寡 变为是否拥有液态生活。 因为,一个人周围的过度行为越少, 他的行动速度会越发灵敏。 低调消费也因此流行, 低调消费是指盲目的消费 似乎与流行趋势不相符。

他们发现消费者在月初有较多的钱, 而月底则较少,因此他们所做的 就是开始改变他们的包装。 月初销售的包装比较大, 月底产品的包装比较小。第二个价值观是 趋向重视道德及公平竞争。 我们透过道德和尊重监视竞争。 消费者需要这样, 也因此,企业不只要提供 价值更须提供价值观。 渐渐地,在市场中寻找产品时, 消费者开始留意公司文化。 因此,我们透过道德与尊重所看到的,很多真实有希望的东西 已经从经济衰退中走出来。 后危机消费的第三个法则是 永续生存。 数据显示消费者意识到 这是一个马拉松而非短跑比赛。 他们开始认真,每一次购物 他们都有发掘出最大价值。 第四种金融危机后的消费主义 是回归信任圈的趋势。 这点非常重要。 我们都知道,信任无法被分配, 现在信任是关于连接你的小区、 连接你的社会网络。 在我的书中谈论到, 72%的人相信其他人 对品牌和公司的介绍,只有15%的人相信广告。 因此,从这个角度讲, 互助消费主义已经开始发展, 消费者一起合作 去得到他们从市场无法得到的东西。

31,Don Tapscott: 开放世界的四原则:一个开放的市场,集市 是为那些唯一有资格的头脑准备的, 这是变革的一部分,是我们的组织深层结构和 设计的一种深刻变化, 以及我们如何编排革新, 创造物品和服务, 与世界上的其他人协作的能力, 在政府方面,我们如何创造公共价值。 开放在于协作。那么第二点,开放是关于透明化。 这一点是不同的。我们谈论的是 对与组织利益相关者的关联信息传递: 员工,客户,生意伙伴,股东, 等等。开放的第三个含义和对应原则 就是关于分享。 这与透明化截然不同。 透明化是关于信息的传递。 分享则是关于放弃财产,知识产权。开放的 第4个含义 和相对应的原则,即权力。 我不是要在这里讨论母性意识。 知识和智慧就是力量, 由于它变得越来越分散,就会有 伴随分布 和权力下放及分类 这是目前全世界正在面临的局面。 开放的世界将带来自由。这不是一个信息时代, 这是一个网络智能时代。 这是一个广阔诺言的时代, 一个合作的时代, 我们的组织边界在变化, 一个透明化的时代,阳光 涤荡着人类文明, 这是一个分享和理解 共同的新权力的时代, 一个权力和 自由的时代。

36,Rachel Botsman: The currency of the new economy is trust我们回归到 旧市场原则和协作行为里去,这些 在我们所有人的习惯里根深蒂固的原则与行为。 他们都只是以不同方式被重新塑造了,跟上 这个社交网络的年代。 我们确实开始意识到我们用网络连接了 我们的世界来共享、 交换、 租赁、 易货或贸易 几乎所有东西。我们在 WhipCar上分享我们的汽车, 我们在 Spinlister上分享自行车,在Loosecubes上分享办公室 在 Landshare 上分享我们的花园。我们通过Zopa和Lending Club 从陌生人那里借钱,或是把自己的钱借给他们。 我们用Skillshare来分享一切经验,从如何做寿司, 到怎样写编码, 我们甚至在 DogVacay 上分享宠物。 21世纪,新的信用网络, 及它们产生名声值,会以我们无法想象的方式改变 我们对财富,市场,力量, 个人身份的看法。

,37,Rachel Botsman: The case for collaborative consumption:一个超级强大的人与人的交互形式 并拥有巨大的商业价值和文化影响力 正在如火如荼的进行着。 一言以蔽之,新技术 能够让 陌生人间也能建立起信任来。 我们现在住在地球村里 我们可以建立一种人与人的新联系 毋须像之前一样地面对面, 这种新联系却可以有更大的规模,这中联系的方式 也是之前不可能实现的。 所以正在发生的 是社交网络和实时技术 将我们带回“原始”的协作生活中。 我们进行物物交换, 分享等等 但是这些行为都被重塑成 充满活力而吸引人的新形式。 我觉得很有趣的是, 实际上,我们的世界之所以成为现在这个样子,就是为了让大家共享 不管是我们的街区,我们的学校, 我们的办公室,还是我们的Facebook网络等等。 这种正在生成的新经济形式, 即我的东西即是你的。 从网购巨头eBay 这一交易市场的始祖 到类似GoGet这样的租车公司, 你只要每月付费就可以按小时租车; 再到像是Zopa这样的出借服务网站, 它可以让在座任何的一个人 拿出一百美元来借出, 然后配对给世界上任何一位需要这100美元的借用者。 你看我们现在就是以一种 我觉得超前卫的方式 来互相分享以及协作。 我把这个叫做公众协作消费。

32,Malcolm Gladwell: The strange tale of the Norden bombsight:这就是我们有了 新发明后地心理膨胀 我们认为新发明能解决问题 但是问题本身要复杂很多 问题不是在于炸弹地精确队如何 而是你怎么用它 更重要的是 你是不是该用它

16,查尔斯·利比特谈创新: 1,这是一个完全靠消费者创造的产业, 之所以它不会被主流自行车市场创造 是因为他们不可能看到这个需求, 这个机会, 所以他们不具有创新的动机,2,创意开始从消费者那一端产生并回流, 并且它们经常超前于生产商。 为什么会这样? 嗯,一个原因 是突破性创新, 当你的点子 影响到一大批技术或者人时, 产生的后果连带着极大的不确定性。 创新的不确定性越大, 回报越高。 并且当你有一项突破性创新, 对于它的应用往往是极其不确定的。3,大公司有一个内在的倾向 要去强化过去的成功。 它们陷入其中不可自拔, 以至于很难发现 逐渐显现的新兴市场。那么新兴市场 就成了有激情的用户的成长温床。4,记者们以为 那些博客写手想成为记者, 其实他们不想,他们只想发出自己的声音。 他们想,就像吉米所说,他们想有对话,有讨论交流。 他们想成为信息流动中的一部分。 那里所发生的情况是 整个创造力领域在扩张。 5,果你是一个游戏公司, 并且你有1百万玩家在玩你的游戏, 你只需要其中1%的人 是协同开发人员,贡献点子, 那么你就有一个 1万人的开发队伍。把用户变成了生产者, 把消费者变成了设计者。

15,汤姆武贾克:大脑创造含义的3钟方法:眼睛会询问我们所看到了什么。 大脑则平行的处理这些虚构的信息, 同时问到很多问题 用来创造一个统一的心智模型。 第一个, 是通过视觉化他们来把想法解释的更清楚。 第二个,让他们具有互动成分。 然后第三个,让他们具有持久性。

19,Airbnb创始人:1,把恐惧变成乐趣 是创造力给予我们的礼物,2,事实证明, 一个精心设计的信誉体系 是建立信任的关键。 3,我们与斯坦福大学合作进行合作, 以年龄、居住地 和地理环境相似度为基础, 调查了人们对其他人的信任程度。 研究得出了一个意料之中的结果, 我们更喜欢与我们相似的人。 与我们差异越大的人, 我们越是不信任他们。 这是一种与生俱来的社会偏见。 不过有趣的是,当你把信誉 放在一起考虑的时候会发生什么, 在这里也就是评价。

20,Rana el Kaliouby:This app knows how you feel — from the look on your face:情绪识别技术。

21,Mandy Len Catron: Falling in love is the easy part:爱情的36个问题

34,Michael Shermer: Why people believe weird things:这也许就是我这简短演讲的重点,那就是 这就是通灵者占星家、塔罗牌师等等的运作原理。 人们会记住准的,忘记不准的。 在科学上,我们必须保存完整的数据。 检视准确的数据是否会明显地 从全部可预测的机率数字当中突显出来。

22,David Pogue—致简畅销:减少用户做选择时候的时间成本。微软是工程师的产品,苹果是艺术家的产品。 如果产品不工作 那不一定是你的错 可能是设计上的问题 在生活中留意好的和不好的设计 如果你是创造东西的人 要做到简单很难 让你的受众预热细节. 计算点击数 记住 难的不是决定加入什么特性 -- 而是决定拿掉什么 最好你的动机是: 至简畅销。idea:语音代替打字。

23,Larry Smith-你为什么不会成就伟业:passion.这就是为什么你不会成就伟业,除非- 除非,最引人回忆的词- 除非。 但是除非这个词和另外一个 最可怕的短语是连着的, ”如果我当初...“ ”如果我当初...“ 如果你曾经有过这个想法在你脑海里回旋, 它会特别伤人。

24,Sebastian Wernicke-How to use data to make a hit TV show:当你要解决一个复杂问题时, 你通常必然会做两件事。 首先,你会把问题拆分得非常细, 这样你就可以深度地分析这些细节, 当然你要做的第二件事就是, 再把这些细节重新整合在一起, 来得出你要的结论。 有时候你必须重复几次, 但基本都是围绕这两件事: 拆分、再整合。那么关键的问题在于, 数据和数据分析 只适用于第一步, 无论数据和数据分析多么强大, 它都只能帮助你拆分问题和了解细节, 它不适用于把细节重新整合在一起 来得出一个结论。 有一个工具可以实现第二步, 我们每个人都有, 那就是大脑。 如果要说大脑很擅长某一件事, 那就是,它很会把琐碎的细节 重新整合在一起, 即使你拥有的信息并不完整, 也能得到一个好的结论, 特别是专家的大脑。

25,Amy Cuddy-你的肢体语言塑造你:我们的身体会改变心理,心理会改变行为 而行为会改变结果.不要仅为了成功而假装 要把它溶到你骨子里去。持续地做直到它内化到你的骨髓里.

35,Sheena Iyengar: How to make choosing easier:现在社会中我们所面对的最严重的选择问题: 选择过多。 精减,具体化,分类,从简入繁 。

26Pranav Mistry-The thrilling potential of SixthSense technology:三体里面的技术有望在有生之年看到。

27,Uri Hasson-This is your brain on communication:一種設備 能記錄我的記憶、 我的夢想、我的想法, 並且傳到你的大腦—— 它被稱為「人類溝通系統」 和「有效率的說故事方式」。

28,Joseph Nye- Global power shifts:1,权利的转移就是亚洲的回归.2,计算和交流的成本 已经降到原来的千分之几造成权利分散. 3,么是权利? 权利其实就是一种能力 能够影响他人 以达到你的目的, 实现权利的方式有三种。 可以威胁他人, 通过强迫——棍棒, 可以买通他人 胡萝卜, 或者通过让别人心甘情愿地 做你想要达成的结果。 而让别人心甘情愿地做逆向要做的, 来达到你的目的, 而不是通过强迫或买通, 就是我所说的软实力。 而这种软实力很大程度上被人们所忽视 所误解了。 然而软实力是极其重要地。 事实上,如果你知道如何 运用软实力, 你会节省很多地 胡萝卜和棍棒。 按照惯例,人们认为权利 基本就是军事力量。 例如来自牛津的伟大的历史学家 A.J.P. 泰勒 对大国的定义是 能够打赢战争的国家。 但是我们需要一个新的阐述 来真正懂得21世纪地权利。 权利不仅仅是赢得战争 尽管战争依旧存在。 哪一个国家的军队赢了并不重要; 重要的是谁讲的故事能够赢得人心。 而且我们需要进一步考虑这个阐释 以及谁的阐释更加有效。4,权利的分配很像是 三维的象棋。 最高层: 各国的军事力量。 美国是唯一的超级大国, 而且未来20到30年 依然如此。 中国在军事这盘棋还不能取代美国。 这盘三维象棋的中间是: 各国经济实力的较量。 经济实力是多极的。 各级之间相互平衡。 美国,欧洲, 中国,日本 能够相互制衡。 三维象棋的最下层, 是各国之间的关系, 是各国政府所不能够控制的因素, 例如气候变暖,毒品走私, 货币流入和流出, 传染病, 所有这些跨国因素 都不是政府所能掌控的, 而且也没有人负责。 把这些叫做单极或者多极是没有 任何意义的。 权利的分配是很混乱的。 而且唯一能解决这些跨国问题的—— 这也正是本世纪出现的很多 大的挑战的唯一出路—— 那就是合作, 通过互相合作, 也就是说软实力越来越重要了, 协调各国的关系 来解决这些问题 并达成一致日益重要。

29,Joseph Pine: 消费者想要什么?:货物的个性化过程 自动地将货物转换为一种服务, 因为他就为一些特定的人而做, 就因为它不用库存 他是为个人的要求而定做的。所以我们从工业经济转到独立的个人。 但是就在上10到20年,所发生的是 服务业也被商品化了。当你为某个人去设计一个特别合适那个人需要的服务时 提供了他们正需要的东西是,是怎样的一个情形? 那么你就不会不让他们大声惊叹 你会不自觉的把它变成一个值得纪念的事情 你会不自觉的把它变成了一种体验。所以我们又来到了体验经济, 体验就为了主要的卖点 在我大多数演讲的地方, 当我在讲解体验的时候,我谈到迪士尼 -- 世界最初体验舞台。 我谈谈主题餐馆,一个体验性的零售机构, 精品旅馆,和拉斯维加斯 -- 世界体验的首都。 但是这里,当你在想体验的时候, 想想托马斯都比和他的团队,在演奏音乐。 想想有意义的地方。 想想品尝红酒, 想想一次去永久时钟的旅行。 那些都是体验。想想TED本身。 会议世界的体验中心。 这些都是体验。所有人都有渴求真实的欲望。 由此真实性 就成为了消费者新的知觉 -- 被哪个消费者所 选择的哪个经销商 以及他们所要购买的标准。 这变成了经济新的基础。 事实上,你可以看看这些经济是怎样发展的, 每一个都有他们各自的商业需要, 去迎合消费者的感知。而现在的体验经济 则关系到呈现真实性。 渲染真实性 -- 关键词是“渲染”。 对吧?渲染,因为你需要让你的消费者 -- 作为商人 -- 感觉提供的就像真实的。那也就是为什么会有想星巴克这样的公司, 对,从来不做广告。 他们说到,你想知道我们是谁,你就必须来体验我们。 想想他们通过体验创造的 经济价值。 对吧?咖啡,它的核心是什么? 对吗?是咖啡豆,对吗?是咖啡豆。 你知道咖啡值多少钱吗?当我们只把咖啡豆作为商品的时候。 2或3分钱一杯 -- 就值那个价。 但是研磨它,烘培它,包装它,放在一个商店的架子上, 就会值5,10,15美分, 当你像货物对待它。 同样的货物, 你在顾客面前提供泡制的服务, 在一个饭馆里或商店里, 你会得到50美分,也许一美元 每一杯。 但是在有星巴克气氛下 去泡制咖啡, 室内有西洋杉原木的装潢, 现在因为多了这原汁原味的体验, 你可以每杯咖啡收费 2,3,4,5美元。 所以,真实已经成为 消费者新的感知。让我为在座的商人做个总结, 3条规则,3条基本规则。 第一,如果你真的不真实 就不要说你是真实的。 第二,如果你不说你是真实的 就很容易做真实的。 第三,如果你说你是真实的, 你最好就是真实的。 现在为了听众里的消费者们 做一个总结 能让我们高兴的事就是 花钱和花时间 去满足对真实的欲望。

38,Chip Conley: Measuring what makes life worthwhile:“需求层次理论”运用到商业的例子—但当我们开始问自己如何解决 我们公司员工和客户的更高层次需求时, 我意识到我们没有任何衡量标准 我们不知道我们怎样做才是对的。 因此我们开始自问: 什么样的不明显的衡量标准 能被我们用来评估 我们的雇员的归属感, 或我们的客户与我们公司的情感维系程度? 例如,我们开始询问问我们的员工, 是否理解我们公司的目标, 他们是否对此表示认同, 他们能否确实的影响到它, 他们能否感到他们的工作能够实实在在地实现着为这些目标。 我们开始问我们的客户, 问他们是否感觉到与我们之间的情感联系, 七种不同情感联系方式之一。 出乎意料的是,当我们问这些问题, 并开始关注我们的金字塔顶端的更高层次需求时, 我们发现我们我们拥有了更多的忠诚。 我们客户的忠诚度暴涨。 我们的员工离职率降至 酒店行业平均职工流动率的三分之一。 在五年的互联网危机中, 我们的企业规模翻了三倍。现在,我走出来,花时间与其他领导者交流 问他们是如何度过这个困难时期的时候, 他们一次又一次的告诉我 他们只是管理那些他们可以衡量的东西, 而那些位于金字塔底部 可以衡量的有形的东西。 他们甚至不看金字塔中 更高层的那些无形的东西。 所以我开始问自己: 如何我们才能让领导者开始重视无形的的东西? 如果领导者们只是被教育去管理那些可以衡量的, 并且所有我们所能衡量的是生命中有形的东西, 我们就失去了位于金字塔顶部的整个部分。

营销TED:

18,塞斯-戈丁和他的切片面包—— 是不是足够新颖?一件事它可以决定人们谈论什么, 做什么,改变什么, 购买什么,制造什么, 关键是——这是一件不同寻常的事吗? 与众不同实在是一个十分酷的词因为我们常常把它理解为巧妙的意思, 它还意味着——值得我们去讨论。 这就是想法传播的本质。 我认为不需要把东西卖给那些 经常对你产品视而不见的人。 应该把东西卖给真正在乎和关心你产品的人。 那些热衷于某些东西的人。 当你讲话他们就会听 因为他们喜欢听——去和他们交流。 如果你足够幸运,他们会转告自己的朋友 那些在剩余曲线上的个体,然后它就会传播开来。 最后蔓延至整个曲线。

33,Malcolm Gladwell: Choice, happiness and spaghetti sauce——不存在完美的芥末酱,或者不完美的芥末酱。 只有不同种类,适合不同人群口味的芥末酱。芥末酱没有高低之分。 芥末酱,和意粉酱一样,是在同一个平面上的。 不存在好的芥末酱,或者不好的芥末酱。 不存在完美的芥末酱,或者不完美的芥末酱。 只有不同种类,适合不同人群口味的芥末酱. 那就是接受人类的多样性

43,Amy Lockwood: Selling condoms in the Congo——产品概念的延伸(避孕套不是sex,而是信任),你卖什么不重要,重要的是明白那些才是客户。然后你需要传送什么信息给他们。这就启发我思考 也许捐助机构恰恰没抓住 营销学上的一个要点: 了解谁是你的客户 。因此关键在于: 你卖的是什么东西并不重要 你要考虑的是谁是你的客户群 以及让他们做出改变 的原因是什么 也许这样就能挽救他们的生命了。

44,Dan Cobley: What physics taught me about marketing:1,品牌的规模越大,包袱越大, 这就需要更多的力量来改变它的定位。2, 市场营销是,市场营销所带来的信息是, 试图估量出消费者确实在做什么, 而不是他们说他们要做什么 或者预期他们要做的事情。3,你不能通过观察证明一个假设,你只能反驳这个假设。 市场营销是 无论你在你的品牌上投资了多少, 倒霉的一周可以削弱几十年的好成果。4,熵, 是一个衡量系统紊乱的方法, 这个量会一直增加。 从市场营销里得到的讯息是,你的品牌已经越来越弱。 你不能与之相抗衡,那么就接受这个事实 然后找到可以解决的方法。

45,Seth Godin论部落领导新时代—— 讲一个故事 给那些想听故事的人 1,把你的想法告诉全世界. 这个方法,大众市场, 需要普遍的想法 和大量的广告 因为你的对象是普罗大众。 我们做的就像是垃圾邮件发送者一样 试图去催眠所有人 去接受我们的想法. 催眠每个人都会我们的事业作贡献. 催眠每个人去给我们的候选人投票. 不幸的是它并不是一直这么奏效. 应该仿造部落: 互联网本应该把我们均匀的连接在一起. 但事实上,互联网创建了各种兴趣小团队: 可以结盟大量的人群. 不是因为你强迫人们去做违背他们意愿的事情. 因为他们希望相互联系. 2. 这就是我们现在的生计. 我们所有人的生计. 是找到一些值的改变的事情. 然后集合部落再集合部落 去不断的传播这些想法. 然后它变成超越我们自身的事情. 它变为一个运动. 所以当 Al Gore 去开始 改变世界的时候,并不是他自己去做的, 并且他也没有去做很多广告. 他去引起了一场运动. 全国范围内的数千人 替他做他的宣讲. 因为他不能在同一个晚上出现在100或200或500个城市里. 你不需要每一个人. Kevin Kelley告诉我们,其实我们只需要 一千个真正的拥护者. 一千个真正在乎你的想法的人 他们会把你带进他们的圈子. 然后是他们的他们的他们的圈子. 这就意味着,你创造的想法,你创造的产品, 你创造的运动不是针对于所有人. 它不是一个群众的东西. 它们不是关于这些的 它真正重要的 是找到真正相信他们的拥护者. 3,你领导别人的时候不需要从他们身上得到任何许可. 但一旦你去做, 这就是许可. 他们在等待,我们在等待 你出现告诉我们下一站去哪里. 这是所有领导者的共同点. 最重要的是, 他们对现状质疑. 他们对现在的东西不满. 其次是, 他们打造一种文化. 一种秘密的语言, 一个七秒钟的握手. 一种方法知道你加入或者离开. 他们有好奇心, 好奇每一个在部落里的人. 好奇外面的人. 他们问问题. 他们联系一个人和另外的人. 你知道人们最最需要什么东西吗? 他们最需要被想念. 他们希望他们没有出现的这天被想念. 他们希望他们离去时被想念. 而部落的领导人可以这样做. 很迷人的是, 因为所有的领导人都有魅力. 但你不需要魅力才会变成一个领导人. 而是成为领导人会带给你领袖魅力. 如果你查看或研究成功的领导者, 你会发现领袖魅力是从领导力产生的. 最后, 他们全心全意地去投入. 他们投入到事业中, 他们投入到部落中

46,Seth Godin: How to get your ideas to spread: 1,消费者一点都不在乎你,他们就是不在乎。 部分原因是——他们比过去有更多选择的机会, 和更少的时间。2, 他们没有绞尽脑汁在上面放更多的广告 而是想办法使它变得不同寻常 所以,关键是——这是一件不同寻常的事吗?与众不同实在是一个十分酷的词因为我们常常把它理解为巧妙的意思, 它还意味着——值得我们去讨论。 这就是想法传播的本质。3, 过去我们的商家常常生产普通的商品给我们普通人。 这就是大众营销。 不管极端消费者,只管主流消费群那确实是一个很大的市场。 但他们对极客, 对有特殊爱好的人,对落伍者均视而不见。 所有产品均向着中间这部分的人而去。 但是一个电视工业中心的世界正在离我们远去, 我认为这不再是一个我们会继续使用的销售策略。 我认为不需要把东西卖给那些 经常对你产品视而不见的人。 应该把东西卖给真正在乎和关心你产品的人。 那些热衷于某些东西的人。 当你讲话他们就会听 因为他们喜欢听——去和他们交流。 如果你足够幸运,他们会转告自己的朋友 那些在剩余曲线上的个体,然后它就会传播开来。 最后蔓延至整个曲线。

47,Rory Sutherland: Sweat the small stuff: 这个演讲说明仅仅依靠改变细节就可以避免大量财政浪费——其实可以行为经济学一再而再地表明 在人类干预和行为改变之间 其实存在着严重的比例失调 那些能够真正改变我们行为 和态度的事其实不需要花费 其看似所需的财力 或物力 但机构的本身 决定了它无法习惯 这种不成比例 于是便造成机构中 负责解决问题的人 往往拥有巨额的预算 而一旦有了巨额预算 人们便不由自主地寻找费钱的方式去解决问题 。 因为那些真正能够解决问题的人 往往权高位重,整天忙于 思考“战略性”的问题而不是实际地去解决 说到银行业,我最近遇到了这样一件事 一些银行业人士向我咨询“我们能够以广告来竞争吗? 我们怎样能推广银行在线业务呢 我说,“这其实相当简单。“ 比如,“当人们登陆到他们的网上银行里 是为了查看各种信息 而最不愿意看到的就是自己的结余。 我有一些朋友 从来没有用过自己银行的现金取款机 仅仅因为怕在屏幕上 看到自己的结余。

48,Rory Sutherland:广告人谈人生启示:客户是通过比较价值来衡量你的产品服务。 工程师、 医生和科学家, 都执迷于解决现实问题, 而实际上,当人们在社会中达到了一定的财富水平, 大多数问题其实是感知上的问题。 1,他采取了营销的手段,宣布土豆是宫廷御用蔬菜。 只有皇室家族成员才能享用。 他在一片皇家土豆地中种植土豆, 并派侍卫 日夜加以看守, 但却密令他们无需太过认真。 (笑) 18世纪的农民们懂得一个生活常识, 那就是值得看守的东西, 也值得偷。 不久,德国就出现了规模宏大的 地下土豆种植。 他非常成功的重塑了土豆的品牌形象。 这绝对是一个经典,2,非常渴望抛弃土耳其社会戴面纱的习惯, 使其具有现代气息。 那么,没创意的人可能就会简单的禁止佩戴面纱。 但是那会以强烈的负面反响而告终 以及铺天盖地的抵制。 Ataturk运用横向思维进行思考。 他规定妓女必须佩戴面纱,3, 所有的价值都是相对价值。 所有的价值都是感知价值,也就是所有的价值都是主观的。 第二点是说服往往要比强制更有效, 在情绪层面触发共鸣 。 基本的看法是(产品的)实际价值包括制作的过程, 包括劳动力。如工程设计。 包括有限的原材料。 现在我们要加上一种好像虚化的东西。好像是不真实的。 当然许多的怀疑和不确定是有原因的。 显然这个因素就是宣传作用。 然而,我们现在拥有的 是一个更加多样化的媒介环境 在其中我们创造这种价值。这样就合理多了。

72,约翰·乔则马:危机后的消费者:查觉了 他们顾客的流动性。 他们发现消费者在月初有较多的钱, 而月底则较少,因此他们所做的 就是开始改变他们的包装。 月初销售的包装比较大, 月底产品的包装比较小。渐渐地,在市场中寻找产品时, 消费者开始留意公司文化。品牌和公司能做的是 分红给消费者。 做一个长期品牌, 提供透明度,承诺物超所值。建立一个论坛, 在那里互相沟通和联系。 这俨然是一个非常,非常有效的 营销方式,

73,席娜艾扬格:如何使选择更容易:帮助减少客户选择。细分,具体化,分类和情境。

74,雷尼格里森: 404 ,找不到页面的故事——所以這是一個時刻 這些新創公司的人會開始坐下來想想 然後為他們可以做的事感到興奮 因為當再回到這些關係的議題 他們會從這樣的活動中發現 一個簡單的錯誤, 可以告訴我, 你不是什麼 或者, 它也可以提醒我, 為甚麼我愛你。

75,约瑟夫·派恩——消费者想要什么使用通过观察消费者,改变他们行为的做法。市场营销所带来的信息是, 试图估量出消费者确实在做什么, 而不是他们说他们要做什么 或者预期他们要做的事情

神经科学TED:

9,Donald Hoffman—Do we see reality as it is?:知觉并不是为了认识真实而存在, 而是为了繁衍子孙。你们现在感知到的空间和时间, 正是你的桌面。 实体物质只不过是桌面上的图标而已。真实更像是一个3D的桌面, 其设计目的是要隐藏真实世界的复杂性, 引导我们做出适应性行为。现实可能是某种庞大的,相互间互动的意识代理体的网络。

30,尤里·哈山:大腦溝通的新發現:一種設備 能記錄我的記憶、 我的夢想、我的想法, 並且傳到你的大腦。 ——人能溝通須有兩大因素。 首先,你的大腦必須在物理上 和我正在對你講話的聲波耦合。 其次,我們有共通的神經通訊協定 使我們能夠溝通。如同你們看到的 所有的人、 所有接收語言處理區 的回應都一致,或者很相似。 然而,只有當我們使用完整、 引人入勝、連貫的故事時, 反應才會進入大腦的深層區域, 包括額葉皮層和部分頂葉皮層, 從而令所有人 都出現非常相似的反應。 我們認為,聽眾這些相似的 大腦高層次區塊反應 是由講者的語意所觸發, 並非文字或聲音本身。 倘若推論正確, 那麼我們相當有把握, 若以兩種截然不同的語言 講述同樣的想法, 大腦的反應仍然會近似。聽者之間的 所有這些複雜波形, 實際上都源自演講者的大腦。 所以,講話和理解 倚賴非常類似的過程。 我們也發現 聽者和講者的大腦越是近似, 他們的溝通就越順暢。 溝通的同步不僅取決於 我們對基本概念的理解能力, 也倚賴我們有建立 共通點和理解的能力, 及相同的信仰體系。

非理性TED

50,Rory Sutherland-思考角度决定一切:1,因为人会把自己看事情的角度加在 同样一个实物一个事实上,会产生不同的效果,这就是把 重新包装事情的力量 :注重自主,就是给人一种 它对于它的环境有控制能力的感觉 ,虚荣和荣耀。ex: 如何定义重要的事情的。 你们称它为对于希腊的紧急援助, 还是对于一帮愚蠢到贷款给希腊的银行的紧急援助? 因为它们其实讲的是同一件事情。 你称呼它们的方法会 影响到你们感情上以及伦理上的反应。 2,所以相信心理解决方式的人们没有一个模型。 我们没有一个框架。 这就是沃伦·巴菲特的生意合作伙伴查理·芒格所称的 “一个用来悬挂你的想法的格子框架。” 工程师,经济学家,古典主义经济学家, 他们都有非常结实的格子框架 来悬挂他们每一个想法。 我们却没有一个全面性的模型,只有一堆 随机的个人想法。 这 意味着,在寻找答案的时候, 我们可能给了,我所谓的技术性的工程方式, 牛顿式的解决方式太多的重要性, 而忘记了心理上的解决方式。我觉得今天的世界很危险的 把经济学放于 人类心理学的学科之上。 但就像查理。芒格说的:“如果经济学不是行为上的研究, 我就不知道它到底是什么了。”馮·米塞斯相信经济学只是心理学的一部分。 我记得他称经济学是 “在资源有限的情况研究人类行为学。” 我觉得馮·米塞斯 这个比拟最好的解释了 市场学和感知价值的意义, 以及我们必须将它们提到和任何其他的价值同等 的地位的事实。我们每个人 - 包括在市场销售工作的 -- 都会从两个方面考虑价值的意义。 一方面有真正价值, 它是当你在工厂生产的东西或是提供的服务。 也有另外一种比较模糊的价值, 它是当你改变了人们看待某件事物的看法。 馮·米塞斯完全的唾弃了这种分别。 而他用了一下的比拟。 他提到了一帮叫法国重农主义者的奇异的经济学家, 他们相信真正价值是有土地而来的。 如果你是一个牧羊人,采石工或者农夫, 你创造着真正地价值。 但如果你从牧羊人那里买了羊毛, 并再卖出以羊毛制造的帽子时要求额外的费用, 你并没有创造价值, 你只是在剥削那牧羊人。 馮·米塞斯说现代经济学家在广告和市场销售方面 犯了同样的错误。 他说,如果你开了一家餐厅, 在你的烹饪的食物所创造的价值和 你打扫地板所创造的价值之间 并没有健康的区别。 其中一个或许创造了主要的产物 — 我们所为之付钱的 — 另外一个创造了一个 我们可以享受和赞美产物的环境。 而其中一个实际上比另外一个更重要的想法 从根本上就是错误的。 --西餐厅和大排档的区别。 3, 为什么我们不能有 用心理方式解决那个问题的机会? 我觉得那是因为在我们对待创造性的, 情感性的心理想法和我们对待理性的,数字的,数据的想法 有着很大的差距。 如果你是一个有创造性的人,很显然的,你需要和其他比你更加理性的人 分享以及寻求意见。 你需要通过一个成本效益分析, 一个有效的投资报酬率的测验。 我觉得这是合理的。 但这反过来却并不成立。 很多有着现存的框架的人, 比如经济或者工程的框架, 认为那逻辑便是答案。 他们不说的是: “这些数学感觉是对的, 但在我提议这个想法之前,让我把它给一些疯狂的人看下, 看看他们能不能想出更好的东西。” 所以我们,我觉得是有意识的, 相对 于心理想法,更加看重于所谓的机械化的想法。 选择对的思想框架和感知价值, 实际价值便会完全的被改变。 你可以发现在任何角度下我们的知觉都是有空隙的。 我们不能区分食物的质量以及 我们在享受食物的环境。 每个洗过车的人 都会观察到这样的现象。 当你开走时,你的车开起来感觉好一些。 而原因便是, 除非我的汽车清洗员偷偷的换了机油 并做了一些我没有付费以及我不知道的工作, 那便是因为我们的知觉都是有漏洞的。

52,Dan Ariely: Our buggy moral code:有两种力量 一方面,我们都有自省的能力 都希望对自己感觉良好,所以我们不想作弊 另一方面,我们作一点小弊 在还能对自己感觉良好的范围里 所以或许 我们心中有一种不能跨越的尺度 但我们仍然能从一些小奸小恶中获利 只要不要让我们自己感到不齿 我们说这叫“自我蒙混因素”. 当我们唤起人们的道德感,作弊的情况减少 当我们提高和作弊之中的距离 像是现金,作弊的情况便提高 当我们看到身边的人作弊 尤其是我们的同侪,作弊的情况便提高

53,Dan Ariely 什么让我们更热爱自己的工作?:报酬越低说明人们越努力,撑得越久。 通过让人们付出更多努力, 使人们更爱他们所作的事情。,和我们的创造者一样, 当看自己所创造出的东西, 我们不知道别人看到的和我们不一样。你如果负责 12 个步骤,你会在意你的劳动成果。 但如果你只负责一步,那就不会这么在意了。而我认为在工业革命中, 亚当斯密斯比卡尔马克思更正确, 但现实是我们环境变了, 现在处在知识经济时代中。 你可以自问,知识经济时代会带来什么? 效率是否仍然比意义重要? 我认为答案是否定的。 我认为我们已经过渡到了另一种状态, 人们必须自己决定 要投入多少精力、注意力和心意, 要多大关联性, 他们上班路上或者洗澡的时候会想着工作吗, 突然间马克思更有道理了。 因此当我们谈到劳动, 我们通常认为报酬就是动力, 但事实是它不止这些 -- 还包括意义、创造性、挑战、 所有权、自我意识、自豪感等等。

54,Dan Ariely :我们是否主宰自己的决定?:我们对自己的喜好其实并不那么清楚, 而正因为我们不清楚知道自己的喜好, 我们很容易受到各种外在因素的影响,

55,Dan Ariely: How equal do we want the world to be? You'd be surprised:我们的成见和预期 都会影响自己对世界的观察。 人们不喜欢贫富差距, 但更不喜欢、甚至厌恶 其他方面的不平等, 而这些恰恰是贫富差距的结果: 比如,健康或教育的不平等。 我们也发现,当谈论到 能动性较低的人群的时候—— 比如孩子或者婴儿—— 人们更愿意改变这种不平等, 因为我们认为,这类人群 无法对自己的情况负责。

心理学TED:

,56,Philip Zimbardo: The psychology of evil:路西法效应,尽管它集中在阴暗的方面—— 人们可能投向阴暗, 但他们本身并非阴暗—— 引导我作出一个心理学定义:恶是行使权力 这才是关键:权力。 如果你想改变一个人,你就得改变其所处的情境。 如果你要改变情境, 你得知道其权力存在于系统的何处。 所以路西法效应牵涉到理解 人性转变是如何受这三项因素影响的。 它是一个相互作用的过程。 人们会怎样影响情境? 情境如何影响人们? 制造并维持该情境的系统是什么?匿名性的威力。那么是哪七个社会性过程 会导致恶的逐渐产生呢? 无意中迈出第一步。 对他人去人性化。对自己去个体化。 推卸个人责任。盲目服从权威。 不加鉴别地依从群体规范。 袖手旁观,漠不关心,对恶行消极容忍。 英雄主义是恶的解药。 通过推广英雄主义想象, 尤其是在我们的孩子之中,在教育系统里。 我们要孩子们想,我是那个等待中的英雄, 等待合适的情境出现, 届时我会行英雄之事。现在所谓的英雄主义是, 平凡之人行英雄之事。 这是对汉娜·阿伦特的平庸之恶的反驳。所以情境是有力量的—— 关键是,这个情境 可以刺激一些人内心的敌意想象, 使我们成为恶之犯人, 也可以激发另外一些人内心的英雄想象。情境是同样的情境。 英雄主义之关键有二。 一:在众人消极冷漠之时有所作为。 二:你的作为必须以社会为中心,而非以自我为中心。

,57,Philip Zimbardo: The demise of guys?:男性的衰落是因为对亲密关系的新恐惧。问题是现在他们喜欢 虚幻的网络世界 而不是社交关系中 真实的互动,原因是过量的网络使用。因此这导致快速得 供给新的兴奋 男生的大脑被以全新的方式数字化重组 为了变化,新奇感,激动以及经常性的兴奋 这意味着他们完全脱离了传统的类型 传统分类是模拟的,静态的,交互被动的 他们也完全脱离了 逐步巧妙构建的 浪漫的男女关系。

,58,Philip Zimbardo: The psychology of time:那么,什么是最佳的时间洞察力呢? 高度依赖于“积极经历”,适度依赖于未来 适度依赖于”享受现在“ 永远不考虑“消极经历” 和“宿命论”。其实,最佳的时间洞察力是由你过去的经历 “积极经历”奠定了基础,你和你的家庭,独立自主 从未来得到是 值得奋斗的目标,新的挑战 从“享受现在”中得到的是动力 去探索自身 世界、他人以及原始需求。

,59,Paul Bloom: The origins of pleasure:人类是天生的本质主义者 我说这句话的意思是 我们对事物的反应不只是根据我们看到的 感受到的和听到的做出的 相反,我们的反应是以我们的信奉为条件的 他们到底是什么,从哪里来 用什么做的, 他们潜藏的内质是什么 我想说这种特性 不但表现在我们怎样看待事物 而且表现在我们对事情做出反应。这种物品产生的吸引力 并不是只发生在名人物品上 我们每一个人,大部分人的生活中 有某些东西是无法被取代的 它的价值来自于物品的历史 也许是你的结婚戒指,也许是你孩子的婴儿鞋子 如果它丢了,你就无法再找回来 你可以得到看上去或感觉上相似的东西 但你无法找回一模一样的东西。人类有这个特别有趣的特质 往往能在掌控的情况下 常常会去寻找低层次的痛苦 然后从中获得乐趣 就像在吃辣椒 和玩过山车一样 这观点其实早就被 诗人约翰·弥尔顿所总结过 他写到:“心是它自己的住家 在它里面能把天堂变地狱 地狱变天堂” 。

,60,Paul Bloom: Can prejudice ever be a good thing?:偏见帮助人们去分辨现实,也是常见的。抵制偏见的方法: 一个方法是去感化 人们的情感, 去令人们感同身受, 通常我们会用故事 来达到这样的效果。我们的理性可以激励我们 扩展我们的同理心, 可以激励我们写 “汤姆叔叔的小屋”这样的书 或者看“汤姆叔叔的小屋”, 我们的理性可以促使我们 创造海关,烟草和法律 这会限制我们 冲动的行为, 当理性存在,我们感到 我们要被限制。

,61,Martin Seligman: The new era of positive psychology:积极情绪有50%是遗传的 这种情绪不容易更改

,62,Alison Gopnik: What do babies think?:那当我们集中精力时 前额的皮层,在我们大脑中起着执行的作用, 发出一个信号 让我们脑部的一小部分变得更灵活, 更柔软,更会学习, 让脑部的其它部分 全部休息。 我们的注意力非常集中,有目的。 如果对婴儿和小孩注意力的进行观察, 我们会发现他们完全和我们不一样。 我觉得婴儿和小孩 他们意识更像一盏灯笼 而不像聚光灯。 所以他们不擅长 将问题简化。 但他们非常在行在同一时间里 吸收不同来源提供的信息。 如果你研究他们的大脑, 你就会看到里面有大量的神经传递素 这些传递素对学习和柔软性方面都有很大帮助, 而且我们尚未发现任何带阻止性的元素。 当我们说这些孩子 注意力不够集中时, 其实是说他们在分散注意力方面不擅长。 那就意味着他们很难 将注意力只集中在重要问题上 而遗漏那些为他们提供线索的事情。 这是一种注意力,一种知觉, 我们从那些生来就会学习的蝴蝶身上 见过的知觉。

,63,Sherry Turkle: 群体性孤独:我问人们 “为什么不面对面交谈?” 他们回答说:“ 因为面对面交谈 是实时发生的, 你没法控制你要说什么。” 所以这才是最重要的: 发短信, 写邮件,贴照片发状态 所有这些 都能让我们向别人呈现出我们想变成的样子。 我们可以编辑 就是说我们可以删除, 可以修改和润色 我们的面容,声音 甚至我们的整个形象 让它不少也不多 刚刚好。技术 最吸引我们的地方 正是我们最脆弱的一方面。 我们都很脆弱—— 我们很孤独 却又害怕亲密的关系。 所以我们研发社交网站和 “社会性机器人” 这样的技术 使我们可以在不需要真正友情的情况下 体验被关心和陪伴的幻觉。 我们借助技术找到和别人保持联系的感觉 并且可以舒服地控制这种联系。 但是其实我们并没有这么舒服, 也没能很好地控制。如今,我们口袋中的手机 正在改变我们的想法和我们的心灵, 缘于它们带来了三种 让人兴奋的错觉 一,我们可以把精力分配到 任何我们想关注的地方; 二, 总会有人倾听我们; 三,我们永远都不用独自一人。 这第三种 “我们永远不用独处” 的错觉 对于改变我们的心理状态是最关键的。 因为当人们独处的时候, 即使只有几秒钟, 他们也会变得焦虑,恐慌,坐立难安, 因而转向那些电子设备。 想想在人们在排队的时候, 等红灯的时候。 独处像是变成了一个亟待解决的问题。 所以人们试着用联系别人的方法解决它。 但是这种联系 更像是一种症状而不是真正的治疗。 它表达着我们的焦虑, 却没有解决根本的问题。 但是它又不仅仅是一种症状—— 频繁的联系改变着人们 对自己的理解。 它催生了一种的新的生活方式。对此最好描述是, “我分享,故我在。” 我们用技术来定义自己, ——分享我们的想法和感觉, 甚至在我们刚刚产生这些想法的时候。 所以以前,情况是 我有了一个想法, 我想打电话告诉别人。 现在,事情变成了,我想要有个想法, 所以我需要发短信告诉别人。 这种 “我分享,故我在” 的问题在于 如果我们跟别人断了联系, 我们就感觉不再是自己了。 我们几乎感觉不到自己的存在了。 所以我们怎么办呢? 我们的联系越来越多。 但是与此同时 我们也把自己隔绝起来。为什么联系会导致隔绝呢? 原因是 没有培养独处的能力—— 一种可以与外界分离, 集中自己的思想的能力。 在独处中,你可以找到自己 这样你才能很好的转向别人, 与他们形成真正的联系。 当我们缺乏独处能力的时候, 我们联系别人仅仅是为了减少焦虑感 或者为了感觉到自己还活着。 这时候, 我们并不真正地欣赏别人, 而这好像是把他们当作 支撑我们脆弱的自我感的 备用零件。 我们简单地认为总和别人保持联系 就能让我们不那么孤单。 但是这是有风险的, 因为事实恰好相反。 如果我们不能够独处, 我们会更加孤单。我并不是说 我们应该抛弃我们的电子设备, 我只是建议我们应当与电子设备, 与别人,也与自己, 建立更加有自我意识的关系。

,64,Jeffrey Kluger: The sibling bond:世界上95%的父母都有偏爱的孩子——而其他5%是在说谎。母亲一般更宠爱她们的大儿子,而父亲则往往更宠爱他们的小女儿。父母们通常会更愿意接近那些相处起来最轻松的小孩,或是和自己有相近特质的小孩。那些感觉自己在家中没人疼的小孩更可能出现自卑、焦虑和抑郁情绪。”

0
1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TED演讲集的更多剧评

推荐TED演讲集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视剧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