芳华 芳华 7.6分

我最爱的穗子,有我最喜欢的芳华

东兑册
2017-12-28 10:33:35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萧穗子大概是文工团里唯一一个有客观立场的人,这就是为什么电影从一开始就用她的旁白来贯穿故事线索。

电影的开头,由新兵何小萍的视角带入穗子曼妙的舞姿,旋转,跳跃,舒展,她是自信坚定的,一如她在文工团的芳华岁月。从她看见舍友们在宿舍里拿着军装照质问小萍却不轻易加入其中开始,我就喜欢上了这个姑娘。她没有干部子弟郝淑雯的居高临下,也没有美丽漂亮的林丁丁的矫揉造作,更没有隔壁宿舍小芭蕾爱挑事儿的八卦性子。她不随意跟从她人的想法去看待那个看起来整天满身臭味、喜欢“偷偷摸摸”的小萍。如果说全文工团只有刘峰一个人愿意和小萍一起跳舞,穗子就是在大家撕扯小萍衣服的时候唯一站出来反对的。

事实上《芳华》里的人物并不脸谱化,正如郝淑雯总是趾高气扬有着门第成见,多年后也会为刘峰伸出援手。穗子也并不偏袒小萍,她总是和淑雯、丁丁在一起玩笑打闹,只是在她觉得小萍受到不公平待遇时为她说上两句话。

电影中大量用到了对比手法对人物进行反讽和凸显,比如朱克一群人在院子里嘲讽唯一愿意和小萍跳舞的刘峰时,镜头借由走向练功房的穗子,推进到沉浸在排练中,不顾外面言语的两个人身上。那时候的穗子是静静站在门口的,我不知





...
显示全文
萧穗子大概是文工团里唯一一个有客观立场的人,这就是为什么电影从一开始就用她的旁白来贯穿故事线索。

电影的开头,由新兵何小萍的视角带入穗子曼妙的舞姿,旋转,跳跃,舒展,她是自信坚定的,一如她在文工团的芳华岁月。从她看见舍友们在宿舍里拿着军装照质问小萍却不轻易加入其中开始,我就喜欢上了这个姑娘。她没有干部子弟郝淑雯的居高临下,也没有美丽漂亮的林丁丁的矫揉造作,更没有隔壁宿舍小芭蕾爱挑事儿的八卦性子。她不随意跟从她人的想法去看待那个看起来整天满身臭味、喜欢“偷偷摸摸”的小萍。如果说全文工团只有刘峰一个人愿意和小萍一起跳舞,穗子就是在大家撕扯小萍衣服的时候唯一站出来反对的。

事实上《芳华》里的人物并不脸谱化,正如郝淑雯总是趾高气扬有着门第成见,多年后也会为刘峰伸出援手。穗子也并不偏袒小萍,她总是和淑雯、丁丁在一起玩笑打闹,只是在她觉得小萍受到不公平待遇时为她说上两句话。

电影中大量用到了对比手法对人物进行反讽和凸显,比如朱克一群人在院子里嘲讽唯一愿意和小萍跳舞的刘峰时,镜头借由走向练功房的穗子,推进到沉浸在排练中,不顾外面言语的两个人身上。那时候的穗子是静静站在门口的,我不知道她欣赏的是舞还是人。另一处记忆犹新的对比,是在刘峰受到处分被派往前线时,没有以往老围着他让他帮忙的那群人,只有小萍抵着所有人的目光为他送行。等到穗子被调派前线当记者时,画面一改凄清的风格变成了大家伙的热情道别。

在故事里,穗子是唯一在越战期间见过小萍的人,就像以前在文工团里她是唯一愿意不轻易战队而帮助小萍的人。小萍生来有太多的苦难,每一个对她友善的人都会被牢牢记住,就像她在前线医疗队见到穗子时冲上前抱住了她,就像她让穗子务必找到失去联系的刘峰。

穗子是积极浪漫的,影片中她对陈灿的爱慕是为数不多的几条感情线之一。刘峰对林丁丁一直无微不至,穗子也从来不吝于像陈灿示好。她会把丁丁没吃完的饺子给总是吃不够的陈灿送去,她怕陈灿转行,会把自己唯一值钱的金链子塞给他让他去做牙拖。我一直无法忘记穗子拿着陈灿给的西红柿笑靥如花的一幕,那样充满欣喜幸福满溢的穗子令人无法不动容。如果说全片的高潮是精神崩溃后的小萍在剧院外的那段独舞,那最令人唏嘘的,就是穗子从乐器盒里将偷偷放进去的纸条再偷偷拿出,将人生的第一封情书洒向漆黑的夜色中。

多年以后,穗子成为了一位知名作家。就像1976年她的父亲终于被平反一样,穗子一直是故事中最幸运的人。她没有像嫁人的林丁丁一样发福发胖,没有郝淑雯关于丈夫的困扰,当然,也没有像刘峰和小萍一样在岁月的不公平中芳华渐逝。穗子不是没有遗憾,否则她不会事隔多年后还提起陈灿,不知道她的书里有没有提起过这些遗憾,但能肯定,里面一定有她最让我喜欢的芳华。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芳华的更多影评

推荐芳华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